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自序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導因:1945年8月6日上午日本廣島核爆,幾乎全世界都會提到這一件人類史上第一次核爆史實,導致前後超過二十萬人死傷,損失無法估計。這是一本試圖解釋那麼多日本大城市可以選擇,美國為什麼選擇廣島?全世界的教科書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研究者長期與日本廣島大學大塚豐教授與池野範南教授保持聯繫,經常到廣島大學參加學術活動。自從首次到廣島市內的核爆平和記念館參觀之後,內心的激動一直無法平復。戰爭的可怕,核爆的可怕,沒有親眼看到難以置信。



那一次的參觀使研究者更深入感到興趣。因為當年1895年在日本下關(Shimono sheki)所簽訂的「馬關條約」決定了兩岸關係,甚至於影響到整個亞洲的發展,一直到今天,還是台灣內部沒有共識的主要原因。「假如當年沒有馬關條約」,今天的台灣與兩岸關係會是如何?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議題。因此研究者在2010年7月帶家人前往日本九州福岡去尋找歷史上的中國。



當然幾次到廣島大學並且專程去福岡轉下關參訪當年簽訂馬關條約的「春帆樓」,如今原址增設了一家餐廳,使用春帆樓的名稱。不過一般只接受預約。令研究者感觸較深的是,許多中國歷史的源頭與日本息息相關,可是我們的教育並沒有交代。例如可以舉辦文化之旅,到日本尋找歷史裡面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很有意義的計畫。



研究者長期從事國際教科書與兩岸教科書比較研究,尤其是對日本情有獨鍾,「賽德克巴萊」電影上演之後,研究者特別去尋找「霧社事件」的歷史文獻,赫然發現當年轟炸霧社的化學武器,竟然是在廣島製造的,這使得研究者進一步推論思考「為什麼是廣島?」,並寫成研究計畫請日本的教授指導。他們給我很寶貴的修改意見,研究者在2012年向日本交流協會提出文化研究資助的申請,獲得通過,使研究者可以順利在2013年暑假前往日本廣島大學擔任訪問學者,開啟研究者的調查研究之旅。



為了找尋「為什麼是廣島?」的答案,日本廣島大學大塚豐教授與池野教授做了很大的努力。不但幫我安排前往軍事基地訪問,也安排我去製造毒氣的大久野島,並且聽取他們的講師做說明。至於還有很多珍貴的紀錄畫面與歷史上被毀去的紀錄,研究者也都認真的記錄下來。



這一段期間研究者繼續肺癌治療的療程,本來日本交流協會文化部非常擔心,顧慮我的身體健康問題,是我堅持沒有問題一定可以如期完成,她們請示東京本部才同意。研究者的心願完成,期盼為兩岸歷史教育補上一段空白。不過回到台灣之後,健康就完全紅燈,壞細胞轉移到腦部與骨頭,主治醫師安排各種治療,先是放射性全腦放射治療,然後是化療,接著是標靶藥物治療。



我不後悔,因為這是歷史上的疑惑。我很感恩日本交流協會的資助之外,由於是我堅持要以彩色印刷,才能夠彰顯歷史上的史料,所以費用不少。財團法人童傳盛文教基金會的應允資助,研究者感受到「敲門處處有人應」的溫情與無上的感恩。



這是一本研究過去歷史的書,但更是為未來歷史教育而寫的書。



這是一本調查研究敘述日本廣島核爆原因的書,但是更為全世界歷史教育解答「為什麼是廣島」的重要根據。真切期盼這一本小書為兩岸歷史教育補充一段空白,研究者花費那麼多心力與健康的代價也就值得了。

楊景堯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

2014/01/12



壹、緒論



一、研究動機



台灣與日本的關係密切,自從1895年日清馬關條約以來,台灣受到日本殖民統治長達五十一年,一直到二次大戰才結束,交回給中華民國統治。在台灣的歷史教科書當中,與日本有關的許多紀錄,例如從1894年開始的中日甲午戰爭開始,到二次大戰結束,日本入侵



中國與統治台灣的許多史實,都成為今天許多電影的題材,還有教育的重要事件。



二戰已經結束長達六十多年,日本也付出慘痛的代價,1945年8月6日廣島與8月9日長崎的核彈爆炸,成為台灣歷史教科書對日本統治記憶的終點,隨後亞洲才展開新的一頁。

研究者2009年曾經去過廣島核爆紀念館,非常震撼;試想有十多萬人在霎那之間同時被原子彈爆炸的熱威力殺死,數十公里之內建築物被夷為平地,那種恐怖景象完全不能想像;從今天廣島市的繁榮景象也絲毫看不出來。



研究者在紀念館親眼目睹許多當年廣島核爆的相關紀錄,其中有不少舊照片是日本軍隊出發前往中國的紀錄,引起好多想像。2010年研究者終於一償宿願,經由福岡前往1895年中日馬關條約簽約處:位於下關的春帆樓,這一些與台灣教科書記錄當年日本有關的重要地點,至今仍然是兩岸學生學習的重點。尤其是2014年為「中日甲午戰爭」屆滿一百二十年(兩甲子),將會有許多紀念與研討會,中國與日本、台灣的歷史教育又會受到關注。在中國大陸的教科書之中,將1895年4月17日簽訂「馬關條約」稱作「四一七國恥日」,在屆滿兩甲子的前夕,重視相關的歷史教育是很符合實際的。



從1894年以後,許多不同資料都顯示,日本派到中國的軍隊,都是經由博多港(現在的福岡)搭船出海前往中國,例如1900年的「八國聯軍」義和團事件、1904年日俄戰爭、1931年「九一八事件」、1932年「滿洲國」成立、1937年「七七事變」、「南京大屠殺」等等。到日本尋找台灣教科書中當年的日本軍隊的歷史記憶,激發台灣學生學習動機一定很有幫助。



2012年台灣播出的電影「賽德克巴萊」非常轟動,但是在台灣歷史教科書記錄很少,僅以「霧社事件」統稱,再詳細閱讀史書才知道,當年日本為了弭平霧社事件,從廣島運到台灣最新的化學武器「芥子炸彈」,在霧社山區裡施放,用毒氣殺死造反的原住民。當年製造此一從未使用過的炸彈製造地點,如果今天還在,一定很有教育意義。



台灣的歷史教科書有關日本廣島的敘述幾乎是零,也沒有說明二戰結束之際,為什麼美國會選擇以原子彈首定廣島為轟炸目標,台灣與中國大陸的教科書對廣島的真面目一無所知。此外,在二戰結束已經六十八年後的今天,日本政府對於二戰歷史的態度如何?也可以藉由本研究真正理解,日本如果重視世界真正的和平,就應該會公開廣島過去的軍事歷史,留給後人教育的重要資訊與見證。



因此本研究限定以廣島作為個案研究,思考「為什麼是廣島?」。探討台灣教科書所不知道的廣島,試圖分析廣島的歷史對於中國、台灣與日本的教育意義。



二、研究目的

1. 尋找日本廣島近代史實(1894鄄1945)有關的歷史場景與記憶。拍攝照片,收集資料,訪問歷史教科書專家學者,返台之後撰寫論文或編輯成冊,以供台灣學生(兩岸學生)學習珍惜世界和平。



2. 提供歷史記憶的題材,幫助一般民眾認識歷史,親近歷史,以及以此一題材做為「文化歷史之旅」的導引教材,可以增進日本歷史觀光的吸引力。



3. 最終目的是促進國際理解(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提供歷史教科書補

教材;最後導向重視與珍惜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