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四章 貴客臨門

  這些日子家裡進帳不少,劉氏果真如之前所說的,仔細管起帳來了,閒來無事便在屋子裡翻看。

這一日她起得早,想起林賽玉說要支些錢去還賒的帳,也不忙著梳妝,就穿上林賽玉前些日子為討她歡心,特意找了城裡好手藝的婦人,來給她做的一件深藍遍地金對襟羅衫,倚著窗便取出本子來算。

  十月末的天氣已經有些寒意,英兒在打掃院子裡的落葉,林賽玉在廚房不曉得做什麼剁得砧板咚咚響,一會兒又吩咐英兒撒了些米糠,引來麻雀在院子裡鬧成一片,讓這個小院子顯得格外有生趣。

這瑣碎的聲音聽在劉氏耳內讓她心裡覺得暖呼呼的,想到自那日後,媳婦嘴上雖沒說什麼好聽的話,卻處處貼心恭敬,令人感受到她打從心底裡的擔憂與愧疚,劉氏冷了的心腸也軟了下來,只不過還堵著一口氣難消而已。

  劉氏看著帳本上的錢,先撥出一筆給林賽玉的,又想起那日城裡的婦人來做衣裳時,帶給她看的那一匹大紅兼四季團花喜相逢緞子。

當時,她就想到以前還在家時,每年過年絕對少不了用這樣的布料做衣裳。算起來,她已經好多年沒穿新衣過年了,便又撥出一些錢。

  她一一算著,給林賽玉添加一件,英兒服侍得好,自然也要有一件,二郎的騙局已經被拆穿了,過年應該回來吧!四季常穿的衣裳都沒有,乾脆一起做了。

  想到這裡,她又望著窗發呆,想林賽玉的信已經送出一些日子了,怎麼還沒回信?那孩子該不是不敢回來吧?這樣一想,頓時又懨懨的,將本子一闔斜靠在炕上。

  這時候,她聽得院子裡一陣熱鬧,林賽玉尖著嗓子才喊了句「娘,二郎回來了。」人就闖了進來。

  劉氏急著從炕上下來,雙腿相絆一個踉蹌跌過去,幸虧劉小虎眼明手快接住了,母子倆跌坐在一起。

  「娘,不孝兒給您叩頭了。」劉小虎跪著往後挪了幾步叩頭哭道。

  劉氏呆看著眼前蓬頭垢面的孩子,彷彿又回到他們當初逃難的時候,那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心裡有許多話要說,凝結在一起,終究是嘆了一聲半句也說不出來。

  劉小虎也不起身,不停地叩頭,一面哭道:「二郎知道娘寒了心,氣惱二郎騙了您,二郎沒用,二郎不會讀書,考不上功名,辜負了您的教導。」

  「二郎不敢跟娘說,也沒臉跟娘說,不知道怎麼辦,只好躲起來。二郎不是不把娘放在心裡,正是放在心裡,才更加羞愧,不敢回來。娘,您打我也好罵我也好,別不要我就好。」劉小虎說著跪行過去,摟住劉氏放聲大哭。

  劉氏被那一句「不要我」說得五臟俱裂,想當初家破人亡那一刻,自己也是不想受痛苦煎熬,想要一頭撞死,是小小二郎哭著抓著她的衣裳不放,才讓她收起了死心,咬著牙活下來。

  怎麼吃盡了苦頭,剛嘗到甜頭,母子就生出嫌隙?一時間劉氏滿腹委屈湧了上來,雙手狠狠打在劉小虎身上,哭道:「誰叫你騙娘,你把娘當外人。」

  劉小虎也不躲,任她打著,只是一味的哭。

  林賽玉在一旁早哭得雙眼朦朧,聽到這裡,知道他們母子心結解開,心裡的巨石終於放下,便放聲大哭起來。

  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