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1章



愛麗絲宛如置身第七層天堂。她已經試戴假髮與接髮一個多小時了,猶豫,離開,回來,再試戴。她在這裡可能耗上一整個下午。

她三四年前純粹湊巧在史特拉斯堡大道上發現了這家小店。其實她沒在找什麼,但是出於好奇走進去,驚訝地看見自己變成紅髮女,脫胎換骨的樣子,她當場買下了那頂假髮。

(中略)

她不認得那個男人;以前從未見過他──像那種體型,她會記得。況且,五十歲的男人跟蹤三十歲的女人似乎很怪……並非她有年齡歧視,絕對沒有,她只是驚訝。

愛麗絲低頭看著假髮,假裝猶豫,然後走到店內能看清楚街上的另一邊。從他衣服的剪裁看得出來他曾經是某種運動員,重量級的。她撫摸著一頂灰金色假髮,努力回想第一次是什麼時候見到他。她記得在地鐵上看過他;四目交會了片刻──足以讓她注意到對她露出的微笑,顯然意圖表示善意與好感。她困擾的是他眼神中的執迷。還有他的嘴唇,薄得幾乎不存在。她本能地起疑,彷彿不知怎地所有薄唇的人都在隱瞞什麼,某種沒說的秘密,可怕的罪惡。還有他高聳圓頂狀的額頭。不巧,她沒多少時間觀察他的眼睛。眼睛從不說謊,愛麗絲認為,她用眼睛來判斷別人。顯然,在地鐵上有那樣的人,她不想久留。

她謹慎地、幾乎偷偷地轉身背對著他,在包包裡翻找她的iPod。她播放〈Nobody's Child〉,同時回想昨天或前天是否看過他在她的大樓外徘徊。記憶很模糊,她無法確定;如果她回頭去看,或許會更清楚,但她不想鼓勵他。她確定的是在地鐵看到他的兩小時後,她走到史特拉斯堡大道上一回頭又發現了他。她突發奇想決定回到店裡試戴中等長度有劉海的紅褐色假髮,她轉身,發現他站遠了一點,他靜止著假裝在看櫥窗裡的東西……在女裝店。他怎麼假裝也沒用……

(中略)



她有點太早到。這是她第二次來。上次是一週前,員工顯然記得獨自用餐的紅髮美女。今晚他們把她當熟客迎接,侍者搶著服務她,笨拙地和這位漂亮顧客調情。她向他們微笑,輕鬆地迷倒他們。她要了同一張桌子,背對陽台,面向室內;她點了同樣的半瓶亞爾薩斯冰酒。她嘆氣。愛麗絲熱愛美食,愛到她必須小心。她的體重總是不穩定,但她學會了怎麼控制。有時候她會胖上十或十五公斤,變得幾乎讓人認不出來,但是過兩個月她又回到原始體重。這是幾年前她無法逃脫的循環。

她拿出書來,並且多討了一根叉子把書撐開,以便吃飯時閱讀。坐在她對面的是上週在此看過的淡褐髮男子。他跟朋友共進晚餐。目前只有兩人,但從他們言談中顯然很快會有其他人加入。她一踏進餐廳他就看到她了。她假裝沒發現他注視著她。即使其餘朋友來了,展開關於工作、女孩、女人的無窮談笑,輪流述說自我吹噓的故事,他可以整晚盯著她。同時,他會偷瞄她。他不難看──四十歲,或許四十五歲──而且顯然跟年輕人一樣帥;他有點喝多了,所以苦著一張臉。他的臉激起了愛麗絲內心一些感觸。

她喝掉她的咖啡,而且──算是她的讓步──在離開時看了他一眼;她做得很技巧。短暫的一瞥,愛麗絲做得很完美。看見他眼中的渴望,有一瞬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