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試閱

鳳凰入阿房

慕容沖起兵平陽,進攻蒲阪。秦王苻堅想調兵抵禦,一時苦無統將,只好將鉅鹿長史竇沖派去抵禦慕容沖。鉅鹿公苻睿少了一個幫手,不免勢單力孤,但他年輕氣盛,粗莽任性,不管什麼利害,便去攻打華陰。慕容泓聽說他來勢洶洶,心生怯意,於是率領士兵逃往關東。苻睿打算率兵截擊,司馬姚萇進諫道:「不如由他們退去,都是一群亂黨,兇猛殘忍,如果把他們逼到死角,反而會激起他們的鬥志。我們不如虛張聲勢,嚇嚇他們算了。」苻睿悍然說道:「他們始終是禍患。俗話說:『斬草要除根。』能除為何不除?況且我們兵馬多於他們,怕他什麼?」於是自做前驅,去截殺慕容泓。慕容泓早有防備,在華澤布下埋伏專等苻睿前來。苻睿不探路徑,一味向前亂闖,到了華澤附近,見有人馬就麾兵殺去。慕容泓將他引進沼澤之中。突然呼哨聲起,草叢中鑽出許多伏兵,各執長槊前來廝殺。苻睿的兵馬被四面包圍,苻睿這才知道自己中計,慌忙退兵,身後的隊伍也亂成一團,四處亂竄。澤中泥淖很多,一不小心就會滑倒,斷送性命。苻睿也陷進泥淖中,馬足越陷越深,一時無從自拔。敵兵趁機殺來,你一槊我一槊,苻睿身上頓時被戳了幾百個窟窿,就算是銅頭鐵臂也活不成了。苻睿的兵馬損失大半,剩下的幾千殘兵得到姚萇的援應,才被救回。
姚萇回到華陰檢點兵士,十失七八,都難以成軍了。只好派遣龍驤長史趙都,到長安報明失敗的情形,一面謝罪,一面請示下一步應當如何。哪知趙都離開後卻杳無音信,派人探聽才知道趙都被殺了,並有敕命來拿自己。姚萇當然著急,偷偷地溜到了馬牧。西州豪族尹詳、趙曜、王欽、狄廣等人有五萬兵馬,要推姚萇為盟主,姚萇不肯。天水人尹緯一再規勸,姚萇躊躇半天,想到自己已經無路可走,方才答應下來。姚萇占據萬年,自稱「大將軍、大單于、秦王」,大赦境內,改元白雀。然後起用尹詳、龐演為左、右長史,姚晃、尹緯為左、右司馬,狄伯支、焦虔等人為從事中郎,王欽、趙曜、狄廣等人為將帥。歷史上稱苻氏建立的秦國為「前秦」,姚氏建立的秦國為「後秦」。
慕容沖被秦將竇沖打敗後,逃到慕容泓那裡。慕容泓帶著十多萬人馬駐紮在華陰,修書給秦王苻堅道:「吳王已定關東,請速備大駕,奉還家兄慕容暐。慕容泓定當率關中燕人迎接衛皇帝回鄴都,與秦以武牢為界,分治天下,永為鄰好。」苻堅大怒,立即召來慕容暐責備道:「你的兄弟們都在作亂,鬧得天下不得安生。想當初朕不忍心殺害你們,賜予你們官爵、金銀,處處以禮相待。現在王師只不過小敗,你們便如此猖獗?慕容垂在關東叛亂,慕容泓和慕容沖也一樣興兵作亂,豈不可恨?現在慕容泓竟然還寫來這樣的書信,你自己拿去看。你如果要走,我自然送你。像你們這樣的宗族,實在是人面獸心,不配我用國士之禮相待。」說著,將來信扔給慕容暐,慕容暐連忙叩頭謝罪,苻堅的怒氣才稍稍消解,他讓慕容暐下詔,令三叛立即罷兵各回長安。慕容暐唯唯而出,名為奉命寫信規勸,暗中卻派密使對慕容泓說道:「秦數已終,燕國可以重興了。我已經是籠中禽鳥回不去了,況且我不能保住宗廟自知有罪,你們不必管我。你應當建立大業,起用吳王為相國,中山王慕容沖為太宰,你可為大將軍兼司徒。聽到我死的消息,你馬上登位!」慕容泓看完後,發兵前往長安,改元燕興,並寫信給慕容垂互結聲援。
慕容垂圍攻鄴城許多天了,一直沒有攻下,於是向右司馬封衛問計。封衛建議引漳水灌城。慕容垂依議,引水攻城,依舊不能攻下。慕容垂焦慮不已,就去遊獵,順便在華林園飲酒。沒想到城中士兵得知,圍住華林園,射入無數飛箭。慕容垂無法突圍,幸好冠軍將軍慕容隆麾騎前來,衝破秦兵,慕容垂才得以逃出。
慕容垂回到軍營,太子慕容寶說道:「翟斌恃功而驕,懷有二心,不可不除!」慕容垂說道:「我們與他訂有河南盟約,不能背負。況且他的惡行還沒有暴露,我如果下手,世人會認為是我負義,沒有容人之量。我們要招攬豪傑,恢復大業,胸懷應當寬廣一點!如果他真的有異謀的話,我會預先做好防備。」慕容寶退下後,范陽王慕容德、陳留王慕容紹、驃騎大將軍慕容農勸道:「翟斌兄弟貪得無厭、驕縱不法,必然成為國患。」慕容垂又駁道:「貪必亡,驕必敗,怎能為患?讓他自作自受吧。」後來翟斌密囑黨羽,代請尚書令一職,慕容垂說平定鄴城以後再說。翟斌因此有了二心,暗地裡將城中的水泄去。慕容垂知道後依然不動聲色,只下令召翟斌等人前來議事。翟斌與弟弟翟檀敏一同前來,被當場拿下,按律斬首了。
翟斌的侄子翟真當夜率領部眾逃往邯鄲,後來又逃到鄴下,想與苻丕內外相應。太子慕容寶與冠軍大將軍慕容隆湊巧碰上他,於是麾兵上前,迎頭痛擊,擊退翟真。慕容垂又派慕容農和慕容楷帶著數千騎兵去追擊翟真,在下邑遇見翟真。見他手下多半是老弱殘兵,慕容楷正要與他交戰,慕容農諫阻道:「我兵長途跋涉,又饑餓又疲憊,且賊營內外不見丁壯,肯定有詐。不如安營自固,等機會再下手。」慕容楷不聽,執意進攻,果然中計,被伏兵團團圍住。幸好慕容農前去援助,殺開一條血路,才將慕容楷救回,但是兵士已折損了大半。慕容垂下令遷往新城,讓苻丕回長安,再派慕容農去攻打翟真。翟真轉到中山,攻下承營,派堂兄翟遼守住魯口,作為掎角。慕容農先進攻翟遼,翟遼屢戰屢敗,逃奔翟真去了。
後秦王姚萇進屯北地,秦王苻堅親自討伐姚萇。苻堅走到趙氏塢,派護軍楊璧帶領游騎堵住姚萇去路。右軍徐成、左軍竇沖、鎮軍毛盛三面進攻姚萇,連破姚萇,並堵住了姚萇的水道。當時正是盛夏,姚軍沒有水喝,當然焦渴難耐。姚萇派弟弟姚尹買出營,帶領兩萬勁兵攻打上流的秦兵。誰知一場交鋒下來,姚尹買戰死沙場,士兵十死八九。姚萇只好挖井取水,依舊未得滴水,逃路又被塞斷,危急萬分。三五天後,士兵渴死多人,急得姚萇仰天長歎,焦灼異常。忽然間,黑雲四布,雷電交加,大雨傾盆而下。姚萇得天相助,軍心大振。秦王苻堅指天長歎道:「老天,老天!難道你竟然保佑賊人嗎?」秦軍頓時氣餒,姚萇轉衰為盛,派使者與慕容泓約為聲援。
燕謀臣高蓋等人因為慕容泓執法過於嚴峻,德望不及慕容沖,竟然將慕容泓殺害,立慕容沖為皇太弟。慕容沖起用高蓋為尚書令。姚萇將兒子姚崇作為人質送到慕容沖的兵營,讓慕容沖速到長安牽制苻堅,並召集七萬兵馬進攻秦軍。秦將楊璧前來抵擋,姚萇衝殺過去,一舉擊敗楊璧。姚萇再分頭進攻徐成、毛盛各營,連連獲勝。徐、毛二將都被抓住,只有竇沖脫逃。姚萇厚待楊璧、徐成、毛盛三人,與他們一同宴飲,好言撫慰。
秦王苻堅很是沮喪,又接到長安警報,說慕容沖逼近長安,苻堅只好暫時放下姚萇,奔回長安。正好平原公苻暉率領洛陽、陝城七萬人馬回到長安。苻堅命苻暉統領全國軍事,帶五萬將士前去抵禦慕容沖。苻暉在鄭西與慕容沖大戰,秦兵大敗,苻暉逃回。苻堅又派前將軍姜宇和少子河間公苻琳率領三萬人,在壩上與慕容沖大戰,苻琳與姜宇相繼戰死。慕容沖占據了阿房城。慕容沖小字鳳凰,當時長安有歌謠唱道:「鳳凰,鳳凰,至阿房。」秦王苻堅還以為阿房城內將有真鳳凰到來,特別種植了數十萬株梧桐、翠竹專等鳳凰飛來。哪知來的是人中鳳凰,不是鳥中鳳凰,使得秦王苻堅一場好夢,就此破滅。
秦已經被慕容氏、姚氏鬧得一塌糊塗,偏偏江左的桓、謝各軍也乘勢侵略,連連攻下淮北好幾座城郡。荊江都督桓沖後悔不該輕視謝氏,氣憤成疾,竟然一命歸西。晉廷追封桓沖為太尉,諡號「宣穆」。桓沖的侄子桓石虔隨謝玄到淮北,占住魯陽,攻下彭城,除掉秦徐州刺史趙遷。謝玄上疏奏請任命桓石虔為河東太守,讓他鎮守魯陽,自己為彭城鎮帥。內史劉牢之攻打兗州,趕走秦守吏張崇。張崇投靠了燕王慕容垂,劉牢之進據鄄城,晉軍大振。河南各城陸續歸晉,晉任太保謝安為大都督,讓他統轄十五州軍事。謝玄想要進軍青州,特派淮陽太守高素攻打廣固。秦青州刺史苻朗韜略不足,急得手足無措,只好投降。謝玄又移兵去攻打冀州,劉牢之進據碻磝,濟陽太守郭滿進據滑台,將軍顏肱、劉襲進逼黎陽。秦冀州牧苻丕急忙派將軍桑據到黎陽抵禦晉軍,不料黎陽陷沒,燕軍又來圍攻鄴城。苻丕沒奈何,只好派參軍焦逵向晉乞和,寧願割讓鄴城,以換取糧道,援助長安。焦逵奉命後與司馬楊膺商議,楊膺讓他將苻丕的求和信改成降書送到晉軍營。
晉將謝玄自然答應,前去徵求謝安的意見。謝安讓謝玄收下鄴城,自己則請求帶兵鎮守廣陵。孝武帝當即允准,在西池為謝安餞行,君臣盡歡,從容道別。
慕容垂屯兵新城,派慕容麟攻入常山,收降秦將苻定、苻紹、苻亮、苻評,生擒苻鑑,然後進入中山城。慕容農率兵與慕容麟會合,一起攻打翟真。二人來到承營觀察地形,隨從只有一千騎兵。翟真趁機發兵圍攻,燕兵邊戰邊退,慕容農對慕容麟說道:「翟真是懦弱之人,如果我率領精銳專攻翟真,翟真一定會逃走。這樣一來,其他人也就散了。」說著,回頭看見驍騎將軍慕容國來了,就讓他率領銳騎一百多人,專門圍攻翟真。翟真果然逃跑,其他士兵也紛紛散開。慕容農與慕容麟在後面追擊,直到翟真的營前。翟真的部下爭著逃命,亂成一團,自相踐踏,死傷多半。燕軍趁亂混進營門,攻下承營周邊。翟真逃入內城,閉門固守。有一半的士兵沒來得及進城,只好棄械投降。慕容農收了降兵,再攻內城。翟真偷偷逃到行唐,司馬鮮于乞將翟真刺死,自稱「趙王」。翟真的手下不服,又將鮮于乞殺死,推立翟成為主帥,在行唐苟延殘喘。
慕容垂聽說苻丕要將鄴城送給晉廷,不由得怒氣上沖,對范陽王慕容德說道:「苻丕實在可恨,本應離開卻不離開,竟然還要將鄴城送給晉廷,我先去趕走他再說。」慕容德也點頭贊成,慕容垂就帶兵去圍攻鄴城,留出西門讓苻丕逃走。苻丕仍不肯離開,繼續守在鄴城。
慕容垂在城下圍了幾天,接到慕容沖來信。信中說故主慕容暐被殺,在秦國的其他宗族也一律被殺,只有慕容垂的幼子慕容柔與孫子慕容盛逃到他那裡,幸得無恙,請慕容垂放心,並說自己奉慕容暐遺命已在阿房城稱尊即位。慕容垂看了之後,不禁悲歎,對將領們說慕容沖已經在關中稱尊,自己不應再稱尊。
慕容暐是怎麼被殺的呢?原來慕容暐在長安有一千多同宗的人,他本想逃往關東,只是苦無機會。慕容紹的兄長慕容肅與慕容暐密謀,打算趁慕容暐的兒子大婚之期謀殺苻堅。婚期將近,慕容暐請苻堅參加婚禮,苻堅答應下來。沒想到那天下大雨,苻堅沒有來,慕容暐的一番謀畫自然就白白浪費了。慕容暐於是決意出逃,誰知百般策畫卻還是走漏了消息,被苻堅察覺,結果出逃不成,反而丟了性命。苻堅還下令衛兵搜捕鮮卑族人,無論男女老幼全部殺死。只有慕容柔因為寄養在閹人宋牙家,才逃脫一死,後來與慕容盛伺機逃出。
慕容沖為慕容暐發喪,然後即位,在阿房稱帝,改元更始。史稱慕容沖建立的燕國為「西燕」,但因他歷年短促,不列入十六國中。慕容沖稱帝以後又率兵進逼長安。



序:
一批年輕的文化人,為了讓更多讀者體會蔡東藩《中國歷朝通俗演義》的魅力,經過艱苦努力,以專業的精神和嚴謹的態度,將蔡著的「舊白話」——這種「白話」今天已經不大讀得懂了——重新譯為今人能夠輕鬆理解的當代白話。毫無疑問,這是讓蔡著得到傳承的最好方式。他們的工作「活化」了蔡著,既是對於原著的一次致敬,也是一種新的可能性的展開。翻譯整理後的作品,為一般讀者提供了方便,無論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地進入中國歷史的深處。
蔡東藩的《中國歷朝通俗演義》是一部讓我印象深刻的書,少年時代曾經激起過我的強烈興趣。那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可以讀的書少得可憐,但一個少年求知的興致是極高的,閱讀的興趣極強,加上當時的課業沒有什麼壓力,因此可以讀現在的青少年未必有時間去讀的「雜書」。當時中華書局出版的蔡東藩的《民國通俗演義》就是讓我愛不釋手的「雜書」,它把民國時期紛亂的歷史講得有條有理,還饒有興味。雖然一些大段引用當時文件的部分比較枯燥,看的時候跳過了,但這部書還是深深吸引了我。後來就要求母親將《中國歷朝通俗演義》都借來看。透過這部書,我對歷史產生了興趣。歷史的複雜、深刻,實在超出一個少年人的想像,看到那些征戰殺伐、宮闈紛爭之中人性的難測,確實感到真正的歷史與那種黑白分明的歷史觀大不相同。當時,我們的歷史知識都是從「儒法鬥爭」的框架裡來的,歷史在那個框架裡是那麼單純、蒼白;而蔡東藩所給予我的,卻是一個豐富和蕪雜得多的歷史。在這部書裡,王朝的治亂興衰,人生的枯榮沉浮,都讓人感慨萬千,不得不去思考在渺遠的時間深處的人的命運。可以說,我對於中國歷史的真正瞭解,就是從這部歷史演義開始的。
三十多年前的印象一直延續到今天。不得不承認,這部煌煌巨著,確實是瞭解中國歷史的最佳讀本。這是一部難得的線索清楚、故事完整、細節生動的作品。它以通俗小說「演義」歷史,以歷史知識「豐富」通俗小說,既可信又可讀。
蔡東藩一生窮愁潦倒,他的經歷是一個普通中國人的經歷,他對於歷史的描述是從普通人的視角出發的。他不是一個魯迅式的啟蒙者,但他無疑具有一種另類的現代性,一種與五四新文學不同的表達策略。蔡東藩並不高調激越,他的現代性不是啟蒙性的,不是高高在上的「我啟你蒙」,而是講述歷史,延續傳統。他的作品具有現代的想像力,表現了現代市民文化的價值觀。
在《清史通俗演義》結尾,蔡東藩對於自己做了一番評價,足以表現一個落寞文人的自信:「錄一代之興亡,作後人之借鑑,是固可與列代史策,並傳不朽云。」他自信自己的這部著作,足以與司馬遷以來的史學名著「並傳不朽」。
蔡著的不可替代之處,不僅在於他準確地挑出了歷史的大線索,更重要之處在於,他貫注了歷史深處的人的命運。有些歷史敘述者,過於追求所謂「歷史理性」,結果常常忘記歷史是鮮活生命的延展。在這些人筆下,歷史變成了一種刻板和單調的表達。而蔡著不同,他的歷史有血液、有溫度,是可以觸摸的。他的歷史是關於人性的故事。
從蔡著中,我們可以感受到活的歷史,體驗到個人命運與國家、文化之間密不可分的關聯。馮友蘭先生在〈西南聯大紀念碑〉的碑文中這樣闡釋中國文明的命運:「我國家以世界之古國,居東亞之天府,本應紹漢唐之遺烈,作並世之先進。將來建國完成,必於世界歷史,居獨特之地位。蓋並世列強,雖新而不古;希臘羅馬,有古而無今。惟我國家,亙古亙今,亦新亦舊,斯所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者也。」今天,中國文化所具有的歷史連續性和不斷更新的魅力正在煥發光芒,馮先生對於中國未來的期許正在成為現實。
在這樣的時機,蔡著《中國歷朝通俗演義》的新譯,就更顯其價值。我們期望讀者能夠從中獲得閱讀的樂趣,並從歷史中得到啟示,走向更好的未來。
讓我們和讀者一起進入這個豐富的世界。
是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