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昭雪

葫蘆溝,某處山坡下。

「這麼說,老胡真的背叛我了。」被屬下強迫救走、死裡逃生的齊正青滿身沙塵和鮮血,看著跪倒在他面前的洪大山:「老費死了?」

「將軍,我們殺回去。」洪大山吼道。

「怎麼殺回去?殺哪裡去?我們只剩下十個人!」齊正青旁邊一個受了傷的將士說道。

另一人怒道:「難道我們就這樣被誣陷為叛賊?」

「是東胡人設計我們的,要算帳也是找他們。」有人叫道。

齊正青示意大家稍安勿躁,他再度看向洪大山:「你說榕城守備不肯出兵,是因為皇上也認定我們通敵叛國了?」

洪大山緊握拳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起來。」齊正青突然喝道:「別人不相信我們不要緊,我們相信自己就行。」

「將軍,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有人問。

洪大山說:「將軍,我們殺回赤崗城吧!就是戰死沙場,也比被當逆賊好。」

「對!」

「殺他個片甲不留。」

齊正青卻只是深深吐了一口氣,沉聲道:「我們等。」

他們只能等,等相信他的那個人到來。

※※※

「敬少爺,您看這批貨該賣什麼價錢?」大漠路上,塵煙滾滾,熾烈的陽光炙烤大地,夾帶沙粒的大風吹得人皮膚生疼,一望無際的沙漠中,一隊將臉龐遮得只剩下眼睛的商賈停靠在路邊歇息。

幾匹駱駝慵懶地趴在一旁哼哧哼哧打噴嚏,旁邊有十數個神情恐懼的孩子,這些孩子看起來大約十二、三歲,有男有女,他們茫然而害怕地看著那些在喝水的人,不明白自己只是在街上走著,怎麼會被帶到這鬼地方來了。

那個叫敬少爺的少年看起來比他們大不了多少,他回頭冷漠地掃視他們一眼,對那個討好他的男子說道:「以往賣什麼價錢現在就什麼價錢。」

這少年略顯瘦削,樣貌清俊,不是別人,便是從京都逃出來卻遇到人販子的齊敬。

他差點就成了那些白豬的其中一個。

白豬是這一行的暗語,指的就是拐騙來的孩子。

那日,他絕望至極,拚死不願被賣出去,沒想卻得了人販子頭目朱爺的賞識,後來還認了他當乾兒子,這是他第一次自己出門做買賣,朱爺手下有些人不服他,也有些人想討好他,他看得一清二楚。

「敬少爺身嬌肉貴的,這趟大漠的買賣可辛苦您了,您應該跟朱爺說一聲,派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