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以貌取人,看哪些性格特質最準?

  一個美麗的秋日,我走在加州柏克萊的「電報大街」(Telegraph Avenue)上──這條街恐怕是本市「自由奔放」名聲的最佳代表。我擠過滿街叫賣手染T恤、水煙斗、麻布料的小販,忽然看到一對替人「看面相」的男女。我大感興趣,開始盡量不動聲色的觀察他們的攤子。



  這時來了兩個顧客,他們丟下五元紙鈔,急切的坐下來聽老闆「看相」。這對男女相士明察秋毫,仔細端詳顧客的面容,偶爾還戳一戳,以便評估對方的臉部結構。



  在這一兩分鐘的檢視中,兩個相士交頭接耳說了幾個字,最後開始對顧客伶牙俐齒地說了起來: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他們的精神生活如何發展、他們未來這段時間將會遇到什麼喜事和考驗。顧客專注聆聽並頻頻點頭,似乎對相士的話很滿意。



  我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可是不久就明白一件事,這兩名相士的作為和我們自己日常所為其實很類似:都是依據第一印象估量別人。



  在與他人互動時,幾乎所有人都免不了根據最初幾分鐘所感知的行為線索,評估對方的性格:



  ‧剛剛來應徵經理職位的那個人是不是能幹、聰明、可靠?

  ‧那個人究竟是想和我交往,還是只把我當朋友?

  ‧這個珠寶商賣給我的寶石價格合理嗎?

  ‧婆婆當真高興見到我嗎?

  ‧剛剛認識的那個業務員,是不是我想約會的類型?



  不論推策是否正確,我們還是盡可能好好判斷。



  學術界對於外表與性格關係的研究,有一段堪稱跌宕起伏的歷史。面相的科學調查,也就是研究外貌如何透露性格,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曾寫道:「觀察別人的臉孔,我們就能夠從五官推斷其性格。」



  我們從別人的臉部和其他零碎的線索,彈指之間立即判斷對方的性格,而且眾人的判斷通常顯現驚人共識。如果你我看同一張臉孔,各自判定對方的誠實、可靠程度,結果兩人的評分可能相同。真正的疑問在於,我們能不能根據臉部特徵或行為線索,正確預測某人的性格特點和他未來的行為。



  最新的科學發現暗示,答案是肯定的,至少適用於我們生活中的某些層面。面孔與行動從無數方面洩露一個人的真面目,提供關於個人性格與智力的線索,甚至猜得出此人平日急公好義還是常與人尋釁。



  儘管如此,有時候我們對別人的判斷可能完全錯誤──偶爾還會帶來嚴重後果。舉例來說,法庭上擁有娃娃臉的被告比老成臉孔的被告,容易獲得無罪判決,甚至有證據顯示,陪審團面對特定臉部特徵的被告,更容易判處對方死刑。



眼神、音調、吸引力──看穿一個人的智力

  智力能不能透過行為線索傳達出去,讓任何人一目瞭然?有些研究人員因此用各種技巧,想要找到答案。有一支德國研究團隊用攝影機在實驗室裡,拍下從事不同標準化工作者的影片,然後將影片播放給獨立評審看,請他們評估片中人的智力。



  結果發現其中一項特別準確的指標:大聲朗讀報紙大標題和副標題。評審只要觀看、傾聽影片三分鐘,就能夠正確預測片中人的智商高低。由此可見,假如你打算探查某人的智商,只要叫他朗讀一份《紐約時報》就搞定了。



  多數人應徵工作、爭取獎學金、拜見未來公婆或岳丈岳母時,都希望自己看起來聰明能幹,對嗎?根據過來人的經驗,我在爭取大學獎學金時,心裡就是這麼想的。有三條線索不僅左右我們對他人智力的知覺,也洩露我們自己真實的心理狀況:眼神、音調、吸引力。

直視他人眼睛(尤其在說話時這麼做)的人,不僅顯得比眼神閃躲的人更聰明,實際上智力也的確比較高。



  有些證據顯示,說話清晰、快速、大聲(但是不能太大聲)的人,也比較聰明伶俐。

最後是吸引力,令人感覺有吸引力的人,可以預料也是聰明人,不過這一點只適用於「容貌不怎麼出色」的人。



  其實大家都很懂得靠「裝聰明」,來哄騙別人高估我們自己的智力。從好的一面看,下回你故意裝聰明時,如果只需要讓對方當下感到你聰明,那麼很可能手到擒來。不過,從壞的一面看,別人也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對你裝模作樣,使你以為他很聰明,實際上卻非如此。



別惹寬臉男

  我們也能夠預測相反性格:攻擊性。我有一個朋友就是靠這個吃飯的,他是私家偵探,敲開人家的門、遞狀紙給對方是這份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自從幹這一行以來,他已經遞出正式公函給三萬多個人,要嘛通知對方,配偶已經訴請離婚,要嘛告訴對方必須在某時抵達法院聆聽罪刑宣判。儘管大多數受文者接到噩耗時都勇敢承受下來,可是有些人卻做不到。



  有一次受文者是個五十幾歲、體重三百磅(約一百三十六公斤)的男子,他打開家門聽到壞消息後,立刻鼓起胸膛、咬緊牙關、逼到我朋友的眼前,開始叫嚷:「你他媽的給我滾蛋,現在就滾!我警告你,滾出我的地盤!」接著他像頭公牛一樣追在我朋友身後不放。



  不過我的朋友在男子還沒開口以前,就已經預料到會出現這個局面,因為多年遞送狀紙的經驗,他學會迅速判讀情況,趁情勢尚未惡化,就做好閃的準備。這次他毫髮無傷逃過了追打。



  臉部寬度與攻擊性之間的關聯,支持我那位私家偵探友人相信的軼事證據(anecdotal evidence,指來自傳聞、故事的證據),也就是追打他的人當中,很少有窄臉漢子;有一次他告訴我,對他暴力相向的人幾乎都有一張「滿臉橫肉」的臉孔。當然,我們還是需要謹慎以對,因為闊臉卻溫和、窄臉但暴戾的男子大有人在;記住,這只是平均值而已。



  研究人員已經找出多種與男性臉部長寬比例有關的奇異發現,舉例如下:



◎比較會說謊和使詐

  在控制嚴謹的研究中,闊臉男子藉說謊來勝過對手的意願比窄臉男子高三倍。另一項研究顯示,參與實驗的受試者丟兩顆骰子來決定自己可以玩幾次抽獎,彩頭是一張價值五十美元(約一千五百元台幣)的禮券。



  研究人員發現,闊臉男子誇大自己骰子點數(亦即使詐)的機率是窄臉男子的九倍。事實上,研究人員發現闊臉男子認為自己很有力量,這種心理多少促成他們的不道德行為。這項實驗的一位研究人員指出:「我們的發現顯示,有些人為了達到自己目標,毫不在意做出背信忘義的事情。」



◎闊臉男子較易與人發生搏鬥

  窄臉男子比闊臉男子更容易死於接觸暴力(臉部長寬比例與婦女的死因無關)。儘管闊臉男子比較容易與人發生肢體搏鬥,可是一旦陷入爭執,窄臉男子較容易因此身死。



老師的教學品質,看六秒鐘和四個月,結果一樣

  學生開始對老師形成印象,花了多少時間?有一項研究找來十四門不同課程的學生,這些課程分別由五位老師教授,此時學生已經完成教學評鑑。有一組學生是在新學期第一堂課後就填寫評鑑問卷,另一組則在開學第一週結束後填問卷,到了學期結束時,所有學生再填一次相同的問卷。



  學期初(第一天和第一週的最後一天)學生打的分數,正確預測他們在學期末給老師打的分數。學生精準預測老師對這門課展現的興趣高低、是否善於傳達課程重要性與對該門課的期望、提供良好回饋的程度、學生私下找他們求教的難易程度、與學生原來期望的符合程度、鼓勵學生的程度、學生覺得這門課的挑戰程度。換句話說,學生在開學第一天對老師的第一印象,一直延續到四個月之後。



  沒想到從短短三十秒的影片,陌生人就能區分高品質和低品質教師。這些陌生受試者根據老師的非語言線索做判斷,結果獲得學生評鑑績優和課程品質優秀的那些老師,在他們看來比較和藹可親、有活力、熱忱、樂觀、支持學生、有信心、親切、主導性強、能幹。



  在後續研究中,研究人員沿用類似方法,不過把實驗主題換成高中老師。陌生受試者看過三十秒的影片,對那些被學生評為教學效果良好的老師,他們的評價是比較和藹可親、度量寬大、關注學生、專業、樂觀、親切、熱忱。



  有一點很重要:非語言行為和給老師的評分相關性極為顯著,足可精準預測表現某些行為線索的老師,日後學生(針對大學課程的研究)和校長(針對高中老師的研究)對他們的評分也會比較高。



  和一般直覺相反的是,觀看三十秒短片以評估大學教師非語言行為,和花六秒鐘看短片的評估結果殊無二致。然而,以中學教師為主題的研究,觀看六秒鐘短片之後所做的預測並不準確。為了避免讓你有疑慮,在此順便交待一下,不論是評估大學教授或中學老師的非語言行為,這些陌生受試者都沒有受到老師個人魅力的影響。



臉部的情緒線索,識破準確率達七成

  在探討正確的線索是什麼以前,我們先暫停一刻,談談兩件重要事情。



  第一,研究人員提出來與欺騙有關的一切可靠行為線索,僅僅是線索而已,並非判斷說謊的證據表徵。辨認出一個甚至多個說謊徵兆,並不代表你就已經百分之百抓到騙子。



  第二,儘管研究人員對於哪些特定線索可資測謊頗有共識,但他們仍有一些歧見,所以我嘗試將這些線索濃縮成獲得最多研究支持的項目。明目張膽說大謊(譬如「我沒有出軌,對不起配偶」),遠比撒善意的小謊(例如「你穿這件衣服真好看」)更容易露出馬腳。因此,我把焦點放在研究人員在說瞞天大謊的人身上所找到的線索。



  艾克曼在與同事的一些最新研究中,光憑臉部表情就能正確預測謊言,正確率達到七成。如果拿得到包含當事人臉部、聲音、語言、身體在內的影片,艾克曼能夠分析所有已知的說謊訊號,成功率更高達九成。



◎無法控制的「可靠」肌肉最誠實

  我們臉部有一些肌肉幾乎不可能隨意收縮,艾克曼稱之為「可靠」(reliable)肌肉。如果你觀察一個人說話和臉上表情都顯示很悲傷,可是內側眉頭卻沒有上下抽動,這表示他的悲傷是裝出來的;雖然這個人盡了力,可是這處肌肉卻不聽話,不能聽他指揮而抽動。

  此外,眼睛四周的肌肉,也就是產生魚尾紋的肌肉,同樣是無法自主的可靠肌肉,它與我們內心歡樂有關。



◎強顏歡笑──壓制下來的表情

  一個人若是露出某個表情,但半路中斷,又用另一個表情來掩飾前一個表情,這多半是足以判斷他說謊的可靠線索。



◎臉部肌肉不對稱

  如果一個人表達情緒時,臉部一側肌肉收縮得比另一側明顯,這個表情可能就是假裝的。絕大多數真心的面部情緒表達都是對稱的,也就是臉部兩側表情會一致。偽裝情緒表達時,人的臉部比較可能出現不平衡的情況。下次你對朋友說個笑話,記得看看對方笑的時候,笑容對不對稱。



◎臉部表情與其他行為不同步

  真正的面部情緒表達和其他相關的行為是同時發生的,反觀偽造的表達卻和其他行為線索脫節,不是出現得太早,就是慢一步,時機很不恰當。舉例來說,假如某人真的對你很生氣,可是他先跺了腳之後,臉上才出現憤怒的表情,這時候你就不應該太相信他。



◎說話音調偏高

  說謊的人說話音調通常比較高,所以聽起來比說時話的人較為緊張或苦惱。



預測執行長的成敗──看臉孔就知

  預測一家公司成敗的能力太珍貴了;做股票的人每天都想盡辦法預測漲跌,好幫客戶和自己賺大錢。不論大眾出版或學術論文,至今都無法找出一種直接導致企業經營成敗,而且持續有效的人格特質。可是誰也沒想到,我們居然可以從最微不足道的證據,來預測企業執行長的成就──至少可預測他們所經營的公司賺不賺錢。這項證據竟是一張照片。



  對執行長身分或經營之公司一無所知的陌生人,怎麼可能只看一看臉孔,就猜得出他們公司的營運是好是壞?事實上還真的有關聯:臉孔看起來權力不小(有能力、支配力強、成熟)的執行長,經營的公司比較可能賺錢;反之,臉孔看起來較無權勢的執行長,公司獲利能力多半殿後。



  受試者推斷擅於領導公司的那些執行長,實際上這些企業果真很會賺錢。即使研究人員以統計方法控制其他變項,包括執行長的魅力、照片中的情感表達、年紀,前述發現依然突出;受試者覺得執行長親不親切,倒是和公司獲利無關。



  有一項後續研究顯示,能力和領導力評分也能預測財富雜誌一千大企業中,由女性執行長領軍的公司孰優孰劣,其餘的特質則無關聯。魯爾與安貝迪指出:「看臉孔推斷企業成敗的能力,不論猜男性或女性執行長都精準。」



「我真是看錯人了!」證明你需要這本書

  假如你堅持下來讀到此頁,我認真感謝你花時間閱讀本書。從一開始我就說明,這本書的宗旨不是幫助你在生活中做出正確預測。如果它對你有這個用處,好極了,然而我寫這本書的主要目標,是協助你成為更老練的觀察者,了解別人的非語言訊號與表徵,另外也藉此向你說明心智的預測能力。



  我希望至少達成部分目標,譬如說,我們已經學會嬰幼兒的哪些行為線索可以預測自閉症,照片如何洩露一個人的性格和攻擊傾向,笑臉如何預測婚姻穩定度,微表情如何表露說謊,臉部結構如何預測公司是否獲利,甚至預言誰會贏得政治選舉。當你明白,竟然有那麼多線索可以洩露過去和未來的事件,我希望各位和我一樣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