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托雷斯,怎麼了嗎?」

愛莉西亞自然地開口喚他,卡修凡的眼神則有點游移不定。

不過托雷斯似乎未察覺自己成為話題,一臉困惑緊張。

「卡修凡大人,有、有個自稱國王使者的人來訪。」

「什麼?」

卡修凡聞言同樣神色一凜。

「怎麼會在這種時間?」

「是。他並未帶過多的士兵前來,王室印章應該也是真的,薩格萊教我辨識過。」

展現學習成果的同時,托雷斯也瞥了愛莉西亞一眼。

「使者想晉見卡修凡大人與愛莉西亞小姐。您打算怎麼處理呢?」

愛莉西亞聽著兩人的低聲交談,也不由自主地感到不安。

雖然不是突然遭受攻擊,可是太陽都要下山了,沒有事先聯絡就派了使者前來……而且不只要找卡修凡,還指名愛莉西亞,很難讓人覺得是好事。

愛莉西亞的表情不自覺地黯淡下來時,頭上傳來一股溫暖。她驚訝地抬起頭,只見卡修凡溫柔地輕撫她的亞麻色頭髮,對她微笑。

「別露出那樣的表情,沒事的,愛莉西亞。」

卡修凡鼓舞地說完,攬住妻子的肩膀。

「既然人家都點名了,妳也得露面才行。走吧,愛莉西亞、托雷斯。路亞克,愛莉西亞就交給你了。」

「放心。」

愛莉西亞覺得路亞克接下任務後似乎是馬上消失。這種神出鬼沒的身手也是前「玩具軍隊」成員的特徵。

即使王室使者沒有帶過多的士兵前來,會面時身邊有護衛也不好,因此最為強悍也身手最好的路亞克,此時才是最理想的護衛。

「其他人在這裡等我。」

卡修凡留下這句話給其他人之後,便大步邁向大廳。







依舊劇烈的青白色閃電,不規則地閃爍著略嫌昏暗的大廳。

愛莉西亞忍不住讚嘆地到處張望。卡修凡卻動也不動,認真凝視大門前站立的陌生人影。

「閣下就是國王陛下的使者嗎?」

「這麼晚來打擾,十分抱歉。在下是佛羅里安‧馬貝爾。」

一名俊美青年簡單地行禮並自我介紹,一頭漂亮的銀髮看起來還帶點青色。他身後雖然站了幾名士兵,但幾乎沒有存在感,跟背景沒有兩樣。

佛羅里安水藍色的眼睛上方是與髮色相同的睫毛,鼻樑高挺、唇形好看,外貌工整冰冷得與其說像個人,更像是人偶。光滑的白皙肌膚上只有右眼角下方的淚痣,勉強在他的美貌上增添些許人味。

「想必您就是阿茲貝格地區的領主──卡修凡‧萊森強公爵閣下。」

第一次見面的人往往會對「強」公爵的怪異頭銜感到疑惑,不過再怎麼說也是國王承認並賜封的爵位,因此佛羅里安身為國王使者,當然也說得毫不遲疑。

愛莉西亞總算正眼注意到佛羅里安,忍不住扶正眼鏡,仔細地端詳他。

「哇,好棒啊。您長得好像古老傳說裡會出現的銀騎士耶!」

愛莉西亞向來缺乏年輕女孩的感性,對於佛羅里安的美貌實在沒有太深刻的感動,只是被他的打扮吸引,因為佛羅里安身上穿的正是故事中經常會出現的古典風格銀色鎧甲。銀色的鎧甲上有非常精細的銀色雕刻,在閃電的青白色光芒下,就像鬼火一樣妖異地閃爍著。

佛羅里安為了打招呼而摘下頭盔拿在手上,不過密實包覆全身的甲冑看起來相當笨重且行動困難。防禦能力雖然很好,可是不適合用於實戰,通常只會在正式場合當成禮服。就算是國王的正式使節好了,穿得這麼誇張現身的人也很少見。

「馬貝爾先生嗎?真不愧是王宮的人,您的喜好非常了不起呢。」

「您的讚美讓在下深感榮幸。原來……您就是愛莉西亞‧萊森夫人……」

佛羅里安謙虛地接受愛莉西亞的直言稱讚。不過他形狀姣好的嘴角微微下垂,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他所宣稱的那般感到榮幸。

而佛羅里安的隨行人員嘴角似乎也都揚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淺笑,就連愛莉西亞都發現了。他們大概是察覺她的視線,於是很快便恢復為面無表情。

愛莉西亞還想多問點有關華麗鎧甲的事,但佛羅里安很快以公事公辦的口氣改變了話題。

「在下帶來國王陛下的親筆信函。萊森強公爵閣下,請您過目。」

佛羅里安將頭盔夾在腋下,單膝跪地,呈上信函。

卡修凡接過信函,快速瀏覽內容,同時狀似不經意地把手放在愛莉西亞的肩膀上,暗示她「別多話」。

「印章與署名確實是真跡。不過信中只寫著緊急傳喚萊森夫妻前往王宮。」

「在下只是一名使者,並不清楚信函的內容。」

在金屬的摩擦聲中,佛羅里安姿勢端正地站起身,若無其事地回話。

雖然說有時候人長得太美麗會讓人敬而遠之,可是佛羅里安所散發的氣息卻是刻意與人保持距離。

完成任務的佛羅里安正打算轉身離去時,卡修凡開口挽留。

「在下自知無禮,但使者閣下來得非常突然,要是能事先通知的話,我們便會設宴款待各位。」

「聽說阿茲貝格的冬季異常嚴寒。一旦積雪結冰後,就連習慣居住於此的人民也無法自由往來。在下自知失禮,但仍以緊急傳喚為優先考量。抱歉特來打擾,告辭。」

佛羅里安的賠罪完全只是表面工夫,讓卡修凡立刻反問對方。

「您打算不等我回覆就先行回去嗎?」

「在下的責任只是送信過來,不是等候您的回覆。況且,既然是國王陛下的召見,自然不會有其他答案。」

佛羅里安認為這根本不是問題,回應得毫不拖泥帶水,不過最後一句話聽起來滿不在乎。

愛莉西亞覺得佛羅里安與狄尼洛似乎有些相像,兩人的共通點就是俊美外表與難以親近。

卡修凡的聲音壓低了些。

「信中表示要萊森夫妻前往王宮。也就是不只傳喚我,還要我帶妻子進宮?」

「如果信中如此寫明,那麼便是如此。」

「我也就罷了。國王陛下找愛莉西亞會有什麼事?」

「在下不知情。」

四兩撥千金大概就是這樣了。擁有驚人美貌卻異常冷淡的佛羅里安實在令人生厭。

如果是狄尼洛應該還會多解釋一點。愛莉西亞想起狄尼洛極為平淡又獨特的說話方式。

一旁的卡修凡聲音壓得更低了。

「我認為閣下不太適合擔任使者。這個人選是史坦柏宰相的意思嗎?」

直接點出希爾丁王室內部情況的一番話,讓佛羅里安的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或許他覺得這個問題也是在質疑他的資格。

然而佛羅里安最後依然只有呆板的回應。

「國王陛下的信函,在下確實送到了。告辭。」

佛羅里安沒有看向任何人,行禮之後,便在雷聲的伴隨下,消失在阿茲貝格的夜色中。







國王使者一行人離去並關上門之後,雷聲忽然變得很小。

路亞克憑空冒出來,一開口就是發表感想。

「不隨著挑釁的言詞起舞,口風緊得很適合當使者呢。可惜難相處得讓人感到絕望啊。」

卡修凡冷哼了一聲。

「我還比較希望他是來宣戰的。看他的樣子應該會一口氣回王宮去吧。不過那傢伙是在王宮裡工作吧?那種個性,虧他幹得下去。哼,搞不好他一開始就是被推出來送死的使者?」

佛羅里安直來直往、毫不通融的態度,跟充滿權謀詭計的王宮實在格格不入。

卡修凡猜測王室是不是故意派佛羅里安來激怒他,讓他失手傷害國王使者,再藉此加以刁難。

「哇,那他就會真的變成無頭騎士了耶!」

愛莉西亞高興地提起自己最喜歡的無頭騎士,不過表情又迅速籠罩一股陰霾。

「國王陛下找卡修凡大人與我,到底有什麼事呢?」

希爾丁王國過去以王室為頂點,國內各地則由以家族姓氏為地名的地方伯擔任領主統治,是個簡單清楚的中央集權國家。王公貴族的特權就是擁有祈翼教的堅固勢力,能夠公然壓榨平民階級,因為平民的祖先背叛了聖女與神明。

然而大約在八十年前,各地掀起一股叛變風潮,從此希爾丁王室與祈翼教的勢力便雙雙步入衰退。而他們為了奪回失去的力量,暗地進行各種計畫。

現在居住在萊森家的人幾乎都吃過他們計畫的苦頭,至今尚未完全脫離苦難。

愛莉西亞微微低頭,一旁的托雷斯表情也變得跟她一樣。

卡修凡見狀,輕嘆了一口氣。

「我是不知道他找妳做什麼,不過想見我的理由倒是很清楚……我可能真的成為他的眼中釘了。」

以王室的角度來看,卡修凡用錢買下地方伯千金做為妻子,是個該受人唾棄的暴發戶。而承認他的奇怪爵位,多少也可看出王室想要收買、安撫他的打算,但見他逐漸擴展勢力範圍,王室應該是有口難言。

另外從卡修凡的角度來看,這只不過是他拍掉燒到他身上的火苗所造成的結果而已。

偏偏卡修凡不只跟國家的黑暗歷史「玩具軍隊」的活口路亞克有往來,也跟傭兵國家雷格多過從甚密,等於手握數個危險的火種。就連成為提爾納德的監護人一事,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你們別露出那種表情啦,愛莉西亞,還有托雷斯。再怎麼樣也不可能一召見我們就忽然把我們殺了吧,我想頂多就是訓斥一頓而已。」

卡修凡再度伸出大掌,溫柔地撫摸愛莉西亞的頭,安撫看起來很不安的她。

「也是,最多就是軟禁……欸,雷登伯爵?」

聽到腳步聲的愛莉西亞回過頭去,只見提爾納德正甩開想幫忙的薩格萊與諾拉的手,搖搖晃晃地走過來。

「萊森,你並不打算當國王,對吧?」

提爾納德剛才應該有偷聽到卡修凡與佛羅里安之間的對話,他的表情看起來相當膽怯。

「尤藍說,我的父親就是因為想當國王,才會被教團收拾的。」

十年前,雷登地區的農民叛變,提爾納德的家人都跟著房子一起被燒死了,只剩他一個人。

不過那只是表面上的原因。聽說其實是為了解決懷有野心的前任雷登伯爵,祈翼教團才會在背後下手。

之後,一堆對豐饒的雷登地區貪圖利益的人,輪流成為提爾納德的監護人,使他受到嚴重的傷害。提爾納德如今主動開口提起自己身上所發生過的悲劇,雖然證明了他已經有所成長,卻也表示他有著不祥的預感。

「我不是說你沒資格當國王。可是,萊森,我、我不想再失去身邊的人了……」

「別擔心,提爾。你放心,連當這種鄉下地方的領主都麻煩得要命了,誰還想當什麼國王啊?」

提爾納德肯定又想起不久前因「天譴」而死的尤藍,因此卡修凡摸摸他的頭,就像對愛莉西亞那樣。

「不過,國王陛下似乎不這麼認為。雖然麻煩,可是我覺得該是去跟他說清楚的時候了。真是的,就算要測試我的忠誠,也太會挑時間了吧。這份生日大禮真是令我感動呢。」

卡修凡露出相當不耐煩的表情,接著像要轉換心情似的,語氣堅定地下達命令。

「托雷斯、諾拉,盡快準備。我們要盡快前往王宮。剛剛那個使者也說過,現在已經冬天了。我們動作太慢的話,就算去程沒事,回不來也很傷腦筋。」

「那麼,提爾納德大人與我也一同前往吧。」

薩格萊迅速表達意願。

「應邀前往王宮,正是為提爾納德大人尋覓新娘的絕佳機會。就算與王室成員打照面也是很好的經驗。反正提爾納德大人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而雷登大宅也還沒重建好。」

薩格萊自己也受了重傷,但現在大致都休養好了,至少三寸不爛之舌的狀況相當良好。

「你的厚臉皮已經越來越讓我害怕了。不過看你沒什麼改變,也算是好事。也好,既然是雷登家的當家,陛下也不會置之不理吧。」

卡修凡都擔心自己可能會有殺身之禍了,薩格萊卻依舊冷靜得有點可恨。

諾拉瞥了一眼苦笑的卡修凡、動也不動的薩格萊,以及在一旁的提爾納德之後,對愛莉西亞宣布。

「我、我也要一同前往,夫人。」

「嗯,當然啊。」

愛莉西亞的首肯,並沒有讓諾拉出現太大的反應。

「啊,諾拉也一起去啊……」

反倒是提爾納德高興的話語,惹得諾拉一陣臉紅。

「您、您別誤會了!我是夫人的隨身女僕,夫人去哪兒,我自然要跟著去哪兒,這是當然的啊!」

「嗯,說得是。妳最好是跟來,諾拉。」

薩格萊高傲地揚起下巴,眼鏡後的雙眼充滿冷笑。

「妳跟著去,拿自己跟那些名門千金比一比,讓妳知道自己多麼配不上提爾納德大人。」

「你說什麼?少看不起人了!說起來,這個靠不住的小少爺才配不上我呢!」

「喂,諾拉,妳怎麼可以這麼說?」

緊繃的空氣將甜蜜的氣氛一掃而空,沒營養的怒吼叫囂再度展開。無論好壞,這樣的喧鬧跟平日相同,卻沒有讓愛莉西亞的表情變開朗。

「就叫妳別那種表情了,愛莉西亞。妳不適合苦瓜臉喔。」

卡修凡傷腦筋地摸了摸愛莉西亞的亞麻色頭髮,認真地望著她。

「再說,去王宮應該能充分滿足妳的好奇心。妳知道嗎?王宮裡有間號稱擁有全國最多藏書的圖書館。」

「哇啊,真的嗎?」

提到最喜歡的話題,愛莉西亞不由得雙眼閃閃發亮。

「真的。畢竟藏書的多寡直接反映權勢的大小。聽說有很多書都只有那裡有收藏。」

書籍的製作必須花費時間、勞力與資金,成為僅限於部分特權階級持有的代表物品。把裝訂精美的藏書擺出來炫耀則是貴族的興趣。

「哇,那也會有夢幻奇書《惡靈在雨天合唱》嗎?」

愛莉西亞舉出自己一直很想看的書,興奮地估量著價值。

「還有、還有《死了七次的煉金術師》與《煉金術師的第八次死亡》都有吧!啊,《煉金術師的第八次死亡》是《死了七次的煉金術師》的續集。在第一集最後應該已經死去的煉金術師,在死靈使者的招喚之下,又從水底往國回來了喔!它們的簡稱《七煉》與《煉八》比較為人熟悉。」

愛莉西亞接二連三地說出怪異的書名,滔滔不絕地說出卡修凡沒聽過的事,讓他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硬。

「不……愛莉西亞,妳這麼高興很好,但不要期待太高吧?那裡幾乎都是歷史書或神學書,我想不會有太多通俗作品……」

卡修凡想要阻止過於興奮的妻子暴走,可是愛莉西亞的視線已經轉向剛才開始對托雷斯發難的諾拉。



托雷斯氣勢十足地打算解決諾拉與提爾納德主僕之間的爭執,他拿出一張畫有如三顆壓扁麗果的紅色圓餅圖畫,開始對三人說教,要求三人好好相處。結果不只諾拉怒罵「這鬼東西哪裡像我了」,就連薩格萊都轉而對他生氣。

「諾拉剛剛也說了喔,不管我去哪裡都會跟著我!對了,卡修凡大人,您去過王宮嗎?您知不知道哪裡是比較可能有東西出沒的地方呢?像那種權力鬥爭激烈的地方,一定會有不少又精采又可怕的故事,對不對?」

「妳的見解沒錯……不對,愛莉西亞。我的意思是,雖然我不希望妳太消沉,可是也別太興奮,好嗎?」

差點被愛莉西亞牽著鼻子走的卡修凡趕忙求饒,此時盧卡靠近他們。

「卡修凡大人,您要去王宮嗎?我想去!請務必讓我同行!」

盧卡傻笑著開口的瞬間,卡修凡的雙眼忽然變得銳利,但盧卡似乎完全沒有察覺。

「聽說王宮裡有一堆漂亮的東西啊!建築物、美術品、寶石,還有一堆美女!身為畫師,我也想去接受刺激啊,好痛!」

不假思索地舉起拳頭直接刺激不知死活的盧卡,卡修凡語氣不快。

「夢話等你完成第一件工作之後再說!你給我留下來。如果你沒有在我們回來之前畫完肖像,我可不保證後果,聽懂了嗎?」

卡修凡生氣地撂下狠話之後,走向托雷斯。

托雷斯正指著紅色圓餅宣稱:「不對,這是雷登伯爵!」

看來卡修凡打算親自去結束他們的無意義爭論,催促他們為出遠門做準備。

「嗚,卡修凡大人好過分喔……愛莉西亞,妳也很想帶我去王宮,對不對?」

盧卡遭卡修凡毫不容情地拒絕之後,轉向愛莉西亞求援。

然而愛莉西亞毫無惡意地打碎了他的妄想。

「想是想,不過如果盧卡想繼續待在這裡的話,得好好工作才行喔,不然卡修凡大人會砍你的脖子或腳的。而且我也很想快點看看盧卡筆下的卡修凡大人呀。」

一番雲淡風輕的可怕威脅讓盧卡閉上嘴後,愛莉西亞又進一步要求。

「對了,盧卡。接下來就是諾拉與路亞克的生日了。你可以在我們回來之前也畫好他們兩人的肖像嗎?」

「嗚啊!賽拉姨!唐叔!」

盧卡哀號著跑向餐廳,尋求會寵他的人了。

「啊哈哈,大家的我行我素還真是老樣子啊。」

路亞克愉快地看著屋內完全不輸雷聲的騷動。

「愛莉西亞,我也會跟去喔。不管妳與卡修凡葛格要去哪裡,我也會一起去。」

「嗯,謝謝你,路亞克。」

兩人相視而笑。

「就算這是愛莉西亞,也該更可愛一點!」

卡修凡指著紅色圓餅的怒吼聲,伴隨屋外的狂風呼嘯而至。





希爾丁王國中樞的王宮所在地──牙南地區,四周被有力的地方伯領地包圍。

「有人說王室也是因為如此才能勉強保下王權的。」

卡修凡望著馬車窗外的風景,嘲諷地說道。

坐在他身邊的愛莉西亞也看著另一側的窗外。

此時的阿茲貝格地區早就已經積雪了,但馬車從他們的居住地往東南方前進約四天,這一帶比較溫暖,也尚未下雪。不過冬天確實逼近了,道路兩旁的廣大草原上,棕色的枯草很是顯眼。

這附近的氣候似乎跟費德霖相似。愛莉西亞懷念娘家的一切,到處張望,尋找有趣的發現。

「這裡是赫扎地區吧?這附近的有力地方伯……還有奧得家與史坦柏家。」

「沒錯,都是名聲顯赫的大貴族。」

他們都是平安度過叛變風暴、保住財力與權勢的名門貴族。特別是奧得侯爵家,跟愛莉西亞他們還有一段不小的過節。

「其實穿過奧得地區會比較近,但我就是不想隨便欠那個王子殿下人情。」

卡修凡挖苦地用「王子殿下」稱呼的人,就是奧得侯爵家的當家吉士卡‧奧得。接著他又小聲地補充了一句。

「也不想欠王女殿下人情」。

「啊,卡修凡大人!那就是王宮嗎?」

一成不變的景色中,忽然出現的景象讓愛莉西亞吃驚地高聲呼喚丈夫。

雖然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可是已經看得到順著平緩山丘的左右兩側,在石牆的包圍下,一座石灰白的城堡就聳立其上。城堡本身就已經夠壯觀了,而周邊的哨塔、士兵房舍等數棟建築物,還有服務王室的工匠或商人聚居的城鎮,包圍著王宮。

「好厲害啊!這麼大的城堡,我只有在書上的插畫看過!」

「畢竟為了稍微克制叛變風氣,大部分城寨式的城堡都被破壞光了呀。」

卡修凡見愛莉西亞如此興奮,輕嘆著對她解釋。

接著他大手一伸,一把摟過正貼著窗戶、尋找圖書館方位的愛莉西亞。

「咦!啊,怎、怎麼了嗎?」

「愛莉西亞,我有件小事想拜託妳。」

愛莉西亞見卡修凡神色認真,忍不住正襟危坐,卻因太靠近卡修凡的臉,而讓她有些心跳加速。

「妳應該沒去過王宮,那裡有個很可怕的伏魔殿。」

「哇啊,真的嗎?」

伏魔殿。這名稱聽起來真是美妙,愛莉西亞不禁心生嚮往。

卡修凡見狀趕忙修正說法。

「不是啦。對喔,不能用這種方式跟妳解釋。總而言之,王宮雖然表面上金碧輝煌且行禮如儀,可是背地裡卻充滿權力鬥爭,大家都在暗中彼此扯後腿。」

「嗯,我知道。」

愛莉西亞老實地點頭。平緩剛才還興奮不已的單薄胸口。

「有人會雇用殺手、有人會隨身攜帶毒藥到處走、有人則請來詭異的咒術師去咒殺政敵……然後被殺的人就會變成惡靈……」

「這又是什麼怪書的內容吧。不過也不算全錯……總之,愛莉西亞,我的要求只有一個。」

強硬地導正妻子又要聊歪的話題,卡修凡下了命令。

「妳要安分一點。不管誰來找妳說話,除了一開始打招呼之外,只要微笑就好了。可能會有人來做無謂的試探,妳不必給予多餘的資訊。」

「呃、好,我知道了。」

「還有,妳可以去圖書館。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隨意走動。盡可能不要離開我身邊。沒有我在身邊的時候,妳跟誰說話、說了什麼,之後都要一五一十地告訴我。」

「喔、好……我明白了……」

幾個命令彷彿像是看不見的枷鎖,讓愛莉西亞不禁感到沮喪。她不介意事後報告,但這樣就無法隨心所欲地在王宮裡探險了。

愛莉西亞剛才的興奮之情消失無蹤,變得無精打采。卡修凡見狀傷腦筋地摸摸她的頭。

「難得來一趟王宮,要是什麼事都不能做,肯定讓妳很無聊。不過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妳。雖然路亞克會跟著,可是那裡畢竟是王宮,總會有他無法隨便露面的場合。」

路亞克此時正躲藏在後方跟隨的載貨馬車內。另一輛馬車則載著雷登主僕與諾拉,他們應該依然吵鬧不休吧。

「因為我喜歡妳,不想讓妳遭遇危險。如果可以的話,我根本不想帶妳去王宮,也有很多事情不想讓妳看到……」

摸著愛莉西亞頭髮的卡修凡忽然說道,讓愛莉西亞的「肚子痛」瞬間達到頂點。

「卡、卡修凡大人,啊……」

隨著座椅吱嘎一聲,卡修凡更用力地抱緊妻子。

「妳也喜歡我,對嗎?」

「喜、喜……喜歡啊……嗯……」

愛莉西亞緊張地回答,聲音被輕輕覆蓋下來的唇瓣一併吸走了。

「那麼,妳能向我保證,妳會乖乖的嗎?」

卡修凡帶著迷人笑容的叮囑,讓愛莉西亞在甜蜜的餘韻中愣愣地回答。

「好……我會努力……」

「真的要努力。還有,別露骨地估價。」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死神姬的再婚6:囚於鏡中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