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二章 苦求索:為尋求報國真理四處奔走



一 、為求學,他輾轉千里向西方學習



一八七九年,孫中山十三歲。自從孫眉返回故里完婚並帶著大批招募來的鄉人回檀香山後,他一直想去檀島,但父母未允,為此常鬱鬱不樂。到一八七九年五月,剛好有英輪格蘭諾克號,由澳門載僑民赴檀,孫眉借此請父母赴檀島靜養。孫中山向父親極力表示很想到檀島一行,以廣見聞。楊氏因思念長子,也從中相助,孫達成於是同意他與母親一同去檀島。五月二日,孫中山終於得以隨母親一同出發,不由地興奮異常,神思飛躍。



孫中山和母親在大海中航行了二十餘天,方才到達檀島。在大海上的感受非同尋常,據他自己說:「始見輪舟之奇,滄海之闊,自是有慕西學之心,窮天地之想。」



在檀香山,楊氏住了不久,就回國了。孫中山住在火奴魯魯愛槐鎮孫眉家中。他先是在大哥商店習業,學習中國式記帳方法和算盤、土人方言等,但他對此毫無興趣,味同嚼蠟,很想進學院學習。孫眉對此深為理解和支持,同年秋送他進入了意奧蘭尼學院。這個學校,是英國聖公會主教畢斯浦與威爾士夫人於一八六二年共同創辦的。韋禮士牧師一八七二年繼任校長,遷校址於白地斯街,並擴建校舍。孫中山入學時,當時已有三名中國學生鐘宇、唐雄、李弼在校寄宿,以後又來了六名中國學生。學費每年一百五十美元,這在當時是相當昂貴的費用。孫眉非常疼愛這個弟弟,極力支持其學業,他甚至通過法律手續,將自己財產一半分給孫中山,以助其求學。



孫中山的教師叫斯勞美胡拉,他對不懂英語的孫中山,先觀察十日後,才開始教授他字母、拼音、語法等。孫中山對英文課極感興趣,但學校的初期生活也給他帶來了不小的苦惱,那時學校風氣歧視東方人,尤其歧視中國人,當時他還身穿清朝的長袍馬褂,腦後留著一個長辮子,校中的當地學長就經常惡作劇地拉他的辮子,或扯其袍子取笑。他開始時極力隱忍不發,以後便不再忍耐,而是毅然抵抗,甚至使用武力,他因參加過體力勞動,力氣大,學長也被他打得紛紛敗北,於是大家便不敢再欺負他。但他們又改變了辦法,仍然和孫中山作對,就是唆使幼小的孩子們一起拖他的辮子。孫中山向來以抗強扶弱為原則,對幼童便予以忍耐,時間一久,這些幼童也被感化過來,不再取鬧。而且其不畏強暴,不欺弱小的高貴品質,終於為大小同學們所嘆服,並得到了他們的好感,成為他們中間的一員,從此開始,他也得以專心讀書。



孫中山在檀香山讀書時,中文基礎已經很深,他在英文課間空暇的時候,不喜歡與同學做遊戲,而是常常一個人坐在角落裡朗讀古文。有時候也在紙上寫些東西,寫完便撕去,因此同學們都不知道他寫的是什麼。孫中山平時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好讀史書,對於華盛頓、林肯等偉人的勳業尤其景仰。因為他喜歡讀西方的傳記,因而英文進步很快,到後來研究教義時,也非常勤謹,與人談論教理時,常常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意奧蘭尼學院有數百名學生,其中以英、美籍人最多。學校教育在韋禮士主持下,嚴格認真,採取英國式教育,講授英國史,而不講美國史;記數單位,也採用英制,教師也大都是英國人,只有教初級英語的斯勞美胡拉為當地土人。這個學院還具有濃厚的宗教色彩,韋禮士運用誘導與強制兩種方法講授聖經,並且每天帶學生在學院禮堂早晚兩次祈禱。每逢週日,就到聖安得勒教堂做禮拜,也帶領學生參加唱詩班。學院裡的中國學生也都參加,孫中山自然在內,但他尚未接受洗禮。



孫中山還非常喜歡該學院設置的消防和軍事訓練課程,除了積極參加訓練外,每天早晨都做體操。在校中國學生有很多半工半讀者,像是他的同學鐘宇。孫中山為了節省長兄費用,也半工半讀,他具體管理校園中的蔬菜和其他雜務。



這時他雖開始深入學習西方文化,但仍未剪去清朝留給他的長辮子,同學們問他為什麼還不剪去,他則回答說:「這種陋俗是滿清強迫造成的,必須等到全體國民聯合一致,一舉而革除之,否則的話就沒什麼意義了。」



孫中山自己曾經回憶說:「憶吾幼年,從學私塾……數年後至檀香山,就傅西校,見其法教之善,遠勝吾鄉,故每課暇,輒與同國同學諸人相談衷曲,而改良祖國,拯救祖國,拯救同類之願望,於是乎生。當時所懷,一若必使我國人人皆免苦難,皆享幸福而後快樂。」



他還對同學鐘宇說,他「想知道何以英、美政府和人民相處得這樣好」。他曾質問鐘宇:「為什麼滿清皇帝自命天子?而我們是天子腳下蟻蟲?這樣對嗎?」



韋禮士後來回憶:「據記憶所及,帝象在校的時間,並沒有表現其後來那些發展的情況。」這時的孫中山在外表上,尚無反清的跡象,但在內心的思想中,無疑對於中國的清朝腐敗與封建政治,已開始從理性上有初步或朦朧的批判,他對於剪辮子的觀點,就是一個有力的證明。至於對於華盛頓、林肯的景仰,更說明孫中山民主主義思想的萌芽,應當就在這個時候。



一八八二年七月二十七日,孫中山畢業於意奧蘭尼學院(學制三年),獲英文文法第二獎,夏威夷王加拉鳩親自向他頒發一本中國書作為獎品。王后奄麻、公主利奧加蘭尼也在場觀禮,當地華僑均引以為榮。



孫中山畢業後,暫到其長兄商店幫助經營店務。次年入阿湖學院,此學院為檀島當時最高學府,相當於高級中學,由美國人設立,校制為美制,學生約千人。孫中山原準備在該院畢業後赴美留學,作專門研究。



孫中山在檀香山學習的時候,正值夏威夷(檀香山)人民為反抗美國吞併夏威夷而英勇鬥爭的時期。早在一八五○年代,美國就認定夏威夷是它侵略太平洋各地區的跳板,起了吞併的野心。自南北戰爭以後,美國的勢力逐漸侵入夏威夷。一八七四年,美國乘夏威夷統治集團發生內訌,派出海軍陸戰隊支持加拉鳩取得王位,次年即脅迫加拉鳩去美簽訂「互惠條約」, 從而在夏威夷享有種種特權,把它變為自己的經濟附庸,插手干預它的政治和法律事務,控制它的文化教育事業。



自此以後,夏威夷失去了獨立地位,實際上已處於美國政治、經濟和軍事的絕對控制之下。美國的侵略激起了夏威夷人民的極大憤慨,反美鬥爭情緒日益高漲,他們響亮地喊出「夏威夷是夏威夷人民的夏威夷」的口號,英勇抗擊美國侵略者,幾乎天天在那裡反抗,到處都有驅逐和打擊入侵敵人的鬥爭。



當時,有不少檀香山的華僑支持夏威夷人民的反美鬥爭,而意奧蘭尼學校的師生們,也積極參加了支持當地人民的獨立事業,抨擊親美的吞併主義者圖謀的活動,該校已成為一個「反美和反吞併主義情緒的堡壘」。孫中山身臨其境,耳聞目睹夏威夷這個弱小國家人民的鬥爭,感受到他們反抗侵略的覺悟和勇氣,所受刺激非常之深。從而啟發了他對於中國革命運動的思想,促使他對滿清統治下的中國前途與命運產生無限聯想。孫中山思緒萬千,聯想到中國遭受帝國主義侵略的事實,對清政府的腐敗統治進一步產生了不滿,為祖國的前途和民族的命運感到擔憂,開始萌發了以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為榜樣,來改造中國社會的朦朧理想。他在課餘時間,經常和中國的留學生聚在一起,暢談如何才能改良祖國和拯救同胞的想法。



孫中山在檀香山學習期間,宗教教育一直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意奧蘭尼學校的校長韋禮士牧師為了使該校的學生們皈依上帝,有計畫地專門開設了聖經課程,規定學生們每個星期日必須去聖安得勒大教堂做禮拜;在他稍後進入的阿湖學院,除聖經課和星期日禮拜外,更安排由主教親自講授聖經課,學生們早晚要在學校教堂祈禱,有不少學生是教徒。所有這一切,都對孫中山發生著很大影響。耳濡目染,他在不斷的宗教灌輸中被

基督教義所吸引,對其中平等、博愛的內容十分感興趣,熱心地背誦聖經,覺得比中國儒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一套嚴格的封建等級制度要好得多,因此,他積極參加唱詩班等各種宗教的聚會,準時參加早晚在學校教堂的祈禱和星期日的教堂禮拜,對基督的感情也隨之愈來愈濃。



孫中山與日俱增的宗教感情,不久便見諸了行動。一天,在孫眉的家中,他勇敢地嘲弄並撕毀了哥哥供奉著「保佑」人們「平安出入」的關帝神像,說道:「關雲長只不過是三國時代的一個人物,死後怎能降福人間,替人們消災治病呢?」並勸牧場工人不要膜拜關老爺像,此事被帳房楊先生向孫眉告發,並以辭職相抗議。孫眉非常生氣,曾罰孫中山下跪,但此時孫中山對基督的感情與日俱增,他已準備受洗禮入基督教。堅守舊俗的孫眉擔心孫中山違背中國舊的傳統禮俗,皈依基督會遭到親人的譴責,堅決不應允。於是,兄弟失和,孫眉毅然責令孫中山停止了學業,並決定送其回國,以遏止弟弟日益升騰的宗教情緒。



海外四年多的生活和學習,是孫中山早年的一段重要經歷。這個正處於成長期的小留學生,透過四年多的國外經歷和系統的西方教育,開拓了胸懷眼界,豐富了他的民主思想和科學知識,思想上發生了巨大變化。他將國內情況和國外見聞相對照,愈來愈感覺到,西方的資本主義教育制度和教學方法比中國好,中國社會的許多不合理的狀況應該改變,從而促使他的生活情趣、價值觀念、思維方法等方面,也開始發生潛移默化的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