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訂約就是為了爽約

在中國,如果我約一個朋友到家裡來,打個電話,把我家的方位以及車次、站名、門牌、樓層、房間號一次性告訴完畢,就可以在家坐等了。可在首爾,如果是和韓國朋友有約,情況就不一樣了。第一通電話,他會問我家的方位,然後,到了車站,他再問車次和站名,我想告訴他門牌,他就說:等下車再說吧。一般處理一個約會,至少打兩三次電話。有的人,甚至到了樓下,還要再打一遍最終確認房間號。

韓國人為什麼會這樣呢?說他們大腦不發達記不住,好像不應該。我分析,這可能與他們習慣於約會遲到和喜歡爽約有關。他們自己也沒有把握,會不會走到半路突然改主意,所以要一次一次地分段確認。如果半路決定不來了,那麼一次問明白所花的時間和記憶就有點浪費了。有時候我就想,什麼叫壞事變好事,也許,正因為韓國人有這種糟糕的生活習慣,所以才造就了今天韓國手機通信業的較快發展吧。

在國內時,我並不是一個守約模範,但到了韓國之後,對於韓國人如此漫不經心對待約定的人生態度,我很長一段時間都不適應。對韓國人而言,約會遲到半個小時,基本不算回事,先等的人和後來的人對此可能連提都懶得提。而我赴約,直喜歡打出提前量來。這樣,我的提前量加上他們的遲到量,往往會把我等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幾次下來,我也學會了坦然遲到,所謂劣幣驅逐良幣,這就是例證。

韓國人爽約,更是達到令人髮指的程度。至少有兩次,我和韓國朋友約好在某處見面,我準時到了,已經做好了他遲到半個小時的心理準備,可是半小時過去,他還沒露頭,打電話一問,他說有事來不了了。這給我氣得,恨不能把口水噴到他臉上。來不了你不打個電話?可他的語氣,卻跟沒事兒似的!後來有機會和一些在韓的中國朋友聊及此事,他們差不多人人都有過類似經歷。再和一些韓國人討論此事,他們也承認是有這個毛病的,因此他們自嘲說,韓國語為此專門規定了一條俗話:訂約就是為了不守約。

當然,也有例外,那就是打高爾夫球。在韓國,高爾夫是大公司一般職員也可以消費的運動項目,這樣,儘管高爾夫球場很多,卻依然不夠用,想打球一定要預約。你預約了,然後想悄沒聲兒地不去,那不行。只要發生一次爽約,這個球場會毅然通知其他球場,聯手封殺你,讓你三個月內無法在任何球場打球!真有事必須取消預約的,打電話不行,必須由訂約者本人專程跑上幾十公里去郊外的球場,當面提出申請。所以,在韓國,另一句俗話就是這樣的:除了父母兄弟和自己突然去世,否則高爾夫約定一定要遵守。



整容往往是傳說

一提到韓國,絕大部分人馬上會想到三件事,一是泡菜,二是韓劇,三是整容。

有一個老段子,是《三聯生活週刊》苗煒先生講的,說他到首爾採訪世界盃足球賽,滿街的韓國女生看起來不如想像中那麼養眼,心下略有失望。突然,有一極漂亮有型的美女打他眼前姍姍走過,他忍不住用漢語和同伴讚嘆:「啊,終於遇上個漂亮的!」沒想到,那美女回頭對他嫣然一笑,說:「大哥,我西安的。」

韓國有這樣的俗語:「南男北女。」說的就是南方女子整體不夠靚,而南方男子則性情溫和,樣貌出眾,像裴勇俊、張東健、權相佑等,在中國、日本都是超級師奶殺手。因此,硬體相對較弱,整容就成為韓國部分女性不得不的選擇。

韓國演藝界到底是不是還殘留有沒整過容的自然美女?這算不上世界級難題,但至少是一個亞洲級難題。說實話,韓國人自己心裡也沒底,他們只好用猜的。前一段時間,曾有5 萬韓國人參與猜謎,最後投票選出幾位來,她們是:李英愛、李孝利、全智賢、張娜拉。

除此之外,金南珠、金喜善等公開承認的人不用說了,連宋慧喬、蔡琳、崔智友也都動過刀子,還有那個曾被丈夫暴打致傷的崔真實也是不真實的。那麼,金泰熙呢?孫藝珍呢?河智苑呢?金亞中呢?等等等等呢?

看女藝人是否整容,韓國人有一條判斷準則,只要是瘦削臉型,看起來比較歐化的,十個有十個是手術產品。眼睛下邊臥蠶比較豐滿圓潤的,十個有九個是人工製品。至於墊鼻子,削下巴,那差不多已是家常便飯了。韓國電視經常有一些藝人參與的綜藝節目,有時玩遊戲,會有一些輸贏懲罰的舉動,其中一條剛性的規定就是:不准碰任何人的鼻子。因為誰也不敢保證誰的鼻子是真的,乾脆就立法統一保護起來好了。

那麼,李英愛、李孝利、全智賢和張娜拉就一定是自然美女嗎?呵呵,韓國人可沒那麼說,她們只不過是他們用民主的方式票選出來的,這一半是因為她們看起來有點像自然人,一半是因為他們想表達自己內心的希望。

在韓國,我注意過一個現象,在電視台播出的一些搞笑類節目中,會公然拿一些女子的貌醜來當噱頭,這種情況,在中國,是不可想像的。另外,韓國公司招聘員工,也很重視應聘者的長相,這是公開的秘密。據說,有些公司在招聘現場角落裡還會安排一個相面師,暗中觀察,行使一票否決權。因此,韓國整容盛行,並不完全是出於個人原因,女為悅己者容之類的;應該說,是社會壓力與生存策略的勾肩搭背,把一些人生生推到了無影燈下的手術台上。

韓國人的確很自豪他們的整容醫術,近些年,整容醫學是考大學的熱點,醫學旅遊是韓國觀光部門大力向亞洲國家推介的項目。新聞中經常說,中國女人、日本女人成群結隊到韓國整容。如果你在首爾明洞一帶發現有大批操著漢語的醜女出沒,那麼沒準她就是來花錢挨刀的。

因為明星的示範作用,的確是有越來越多的韓國人接受並嚮往整容了。但從我的生活小圈子來看,普通人真正動刀子並不多。當然,割雙眼皮這種小動作忽略不計。說實話,真正的整容手術,昂貴得很,不是一般上班族有能力負擔的。因此,整容往往只是一種傳說。在這種傳說的影響下,不知道中國現在是什麼風向,一個男人,會很容易同意自己女朋友或老婆整容嗎?一個男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整容女結了婚,等到知曉真情後,會選擇分手嗎?



韓國人租房不花錢

在韓國,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四個月薪水差不多就能買一輛MATIZ 小汽車,但是要買房子,那可得照十年努力了。因此,有相當多的韓國人,在一生的相當一段時間內,都要靠租房生活。而韓國人租房方式非常有特色,值得中國房地產界和一些炒房炒成了房東的人士借鑒。

比如說我在京畿道南楊州市想租一個房子,韓國計量單位35坪,房東一定是要押金的,至少1000 萬,相當於台幣30 萬。沒有押金,不可能租到標準的房子,只能去租《閣樓男女》裡那種樓頂上的臨時棚子,或者是十坪一間的考試院(供高考補習生住宿使用的)。

交了1000 萬之後,每個月還要交房租50 萬元,相當於台幣一萬五千元左右,煤氣水電衛生電梯管理費另算。要是我能交得起2000 萬押金,月租就變成30 萬了。交3000 萬押金,月租又會減到20 萬。交4000 萬押金,月租就是10 萬。至此,我的租房方式叫「月稅」,有押金,有租金。而如果我能交上5000 萬押金,好,每個月的房租就免了,一分錢不用交,這個,就叫「傳貰」。

不管是月稅還是傳貰,等到你退租時,房東會把押金如數還給你,當然,利息是沒有的。所以,如果你有那麼一筆錢,但暫時還不夠買房子,就可以租傳貰。韓劇裡時有這樣的情節,某人養情人,就會拿出一筆錢,給情人租個傳貰房。當然,這時候,說租房不花錢還不夠準確,因為你交給房東的那一大筆押金,放到銀行裡是會生利息的。但是,畢竟,你不用每個月交出一筆租金了,感覺上,就像不花錢似的,有一種自己擁有了房子的錯覺,緊張感會舒緩一些。

實際上,大多數韓國房東並不會把押金放到銀行吃利息,因為利息太低,他們一般都用來投資了。這樣,比如我的房東花兩個億買了房子,他就不必把兩億全砸在房子上,他還可以獲得至少五千萬的流動資金。這一點,對促進經濟活躍是有一定幫助的。你可能會問,投資不會馬上見效,要是房客突然有變故要退租,他怎麼可能一下子還人家五千萬的現金呢?這一點,房東並不擔心,你退租了,還會有新的房客再交押金。所以,在韓國,簽訂租房合同是非常嚴格的,一年就是一年,兩年就是兩年,你想提前搬走,是要交一筆違約金的,而且押金也不可能馬上還你,要等到房東找到新房客,才能用新房客的押金還給你。因此,正常合同快到期了,你還想住,必須與房東提前打招呼,否則,你不吱聲,房東就會找好下家準備給你退押金了。同時,為了保護房客的利益,韓國相關法律規定,房客有權要求租房期限上限為兩年,這兩年內,房東不得擅自提高押金和租金。

以前曾經有過這樣的案例,房東收到押金後,投資事業失敗,個人破產,而且房子也抵押給了銀行,這時候的房客就慘了,押金無法收回,房子也被銀行收走住不成了。所以,在韓國,租房之前,一定要去銀行諮詢,確證你將租住的房子沒有被抵押,銀行方面給你提供法律證明,你才能放心地跟房東簽訂租房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