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22、世世代代都無法忘記的企業家傳奇人物

——約翰‧D‧洛克菲勒



約翰‧D‧洛克菲勒是我所見到過最令人印象深刻、眼光最為開闊、思想最有深度的男人。如果說拿破崙「有帝王的胸襟」,塞西爾‧羅茲「夢想囊括非洲和歐洲」,那麼,洛克菲勒就是一個能將整個宇宙都考慮在內的人。他衡量一件事情的準繩是整個地球和全人類。他從始至終的檢驗標準都是:它會給人類帶來怎樣的影響?他的目光和行為早已不再限定在某個地區、某個省、甚至國家內。

比如說:

他告訴我:「支持一個醫院是地方上的責任,首先應該由當地人來考慮。同時,醫院也只為當地人服務。但是,如果能培養出一隊熱忱、聰明、頭腦靈活、專業知識豐富的醫療人員,使之能夠進行研究,最後研究出一種能夠服務於全人類的全新醫療技術,那就不再是某個地區的責任,或由什麼地方的人來考慮的問題了,這就成為了一個富翁應該考慮提供幫助的事情。」

我問道:「能力所能帶給你的最大滿足感是什麼?」

當時,我們倆正在打高爾夫球,洛克菲勒先生在回答問題之前,用力打出了一個他自己擅長的直線式長球,然後,僅僅給出了我一個間接的回答。

「如果說通過我們的付出,一批作風良好、醫術精湛、謙虛上進的醫生被培養出來,這就已經證明了我們所花費的財力和精力是值得的。就在一兩天前,我收到了一份報導,說我們已經發現了一種方法,能夠治癒一種由戰爭引起的叫做氣體壞疽症的可怕疾病。通過測試,科學家已經充分肯定,新研製出來的血清能夠大幅預防這種已經威脅和奪去數千名士兵生命的破壞性疾病。這不正是我們的醫生們做出的及時而有價值工作嗎?」

就算洛克菲勒先生一整天侃侃而談,也不會用到半個「我」字。他總是使用「我們」,除非是拿他自己的事情開玩笑。有一次,那還是在我不十分瞭解洛克菲勒先生的時候,他回答了我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和他早期職業生涯中一次事故有關。因為他總是使用「我們」,所以他的回答讓我多少有點迷惑,於是我就問:“那麼‘我們’是指誰?”他有點窘迫。我從報告中得知,這件事是他一個人做的。他頓了頓,拘謹地、含糊其辭地回答道:「啊,哦,後來我的弟弟威廉一道來了。」

還有一次,他在我的逼問之下只好承認,某件事情的確是他一個人而不是「我們」完成的。洛克菲勒先生不大喜歡我這種方式。

他提醒我:「你一定要注意,如果你打算要寫我的話,不要搞得多麼特殊,和你打算要寫的其他人一樣就行了。」

我之所以要提到這些小插曲,是想要闡明一下洛克菲勒先生留給人們的第一印象——他與生俱來的、毫不做作的謙虛,他的低調的方式,他沒有一點點張揚感的談吐。幾年前,有人希望在他提供的資訊幫助之下,能夠寫出一部有關洛克菲勒的生平和工作方面的全傳記,這著實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洛克菲勒先生用真誠的語言說:「不,我從來沒有做過值得用一本書去寫的事情。」所以,迄今為止他的傳記還沒有出來。

我能夠聽到洛克菲勒先生親口講述一些關於自己早年的奮鬥和經歷,言談中還不時地折射出他對待生活的一些哲理,並且能夠聽到他就「獲得成功」這個永不落伍的話題表達出自己看法,真的是比其他人幸運多了。「不要讓我長篇大論」是洛克菲勒先生出於謙遜給我的另一個叮囑。他公開聲明自己不希望被人看作是一個擺權威架子、在各方面都獨斷專行的代表人物。「不要相信我兒子嘴裏的我,他對我有偏見」是洛克菲勒先生的另一個勸告,這番話是他當著小約翰.D.洛克菲勒的面,用開玩笑的語氣說的。

下面是這位商業史上最傑出的人物在打高爾夫球時、開車時或者在飯桌上,不經意間所流露出來的一些有意義的話語:

「對於剛進入社會的年輕人來說,最為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建立起信譽來,也就是一種聲譽和品質。他必須獲得別人對他的百分百信任。」

「在我的事業生涯中所碰到最困難的問題,就是沒有足夠的資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給我足夠的資金我一定能將這些事情做到。在你指望別人能借給你錢之前,你首先必須要建立起自己的信譽度。」

「我所獲得的第一筆貸款數額為兩千美元,那個時候,這是一筆數目不小的錢。銀行將款貸給我的原因是行長熟悉我的生活方式,瞭解我的習慣和我的勤奮。他從我的前任雇主那裏得知,我是個值得信賴的年輕人。”

「如今,年輕人和其他一些人總希望別人為自己多做點什麼。他們總希望能得到紅利和各種各樣的特權。」

「年輕人要想出人頭地,就應該徹底瞭解自己從事的行業,認真、細心、勤奮地工作,然後將錢積蓄起來,要麼買下公司的股份成為大股東,要麼另外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公司。」

「萬事都要靠自己,絕不能指望重要工作會無緣無故落到自己頭上。在認真完成好現有的份內的工作之後,你可以透過做一名有能力、有頭腦的工人,建立起自己良好的信譽,盡可能地積累每一美元而讓自己強大起來。」

「就現在的公司經營方式而言,購買一定的股份很容易,因此要參與進去並獲得利潤。」

「說到機會,現在每個人擁有的機會是六十年前的十倍。那個時候機會少,用來抓住機會、利用機會的手段更少。現在,我們周圍到處都充滿機會,充足的資金流和健全的信貸系統可以幫助每個人抓住商機。」

我問洛克菲勒先生,您是怎樣想到要成立標準石油公司的,標準石油公司是美國規模最大的現代聯合企業。他對這個問題給出的的回答,讓我又一次深深感覺到了他總是刻意地歸功於別人、對自己付出的努力輕描淡寫的特點。

「我們並不是第一家採納聯合企業這種理念的公司。」他糾正了我(他慣用的「我們」二字總帶給我一些理解上的麻煩),「西部聯合電報公司首先開始購買了兩三條電報線路,然後形成了一個大的電報公司。標準石油公司在這方面其實並未達到應有的成果。當時的石油行業實際上很混亂,所以幾乎每進行一次精煉,就會面臨著破產的危險。成品油的價格一度比生產成本還低。競爭是致命的,殘酷已經不算什麼了。我們吃過很多苦,有過很多辛酸,事情一度曾到了無法進行下去的地步。所以要想拯救這個行業,就必須要採取特別的措施。

「我寫信給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問他是否願意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和我見一次面。儘管我們一年多沒有說過話了,但他還是同意了。就像我告訴過你的那樣,那個時候的確是你死我活的競爭。我們討論了整個石油行業的情況,他意識到,有必要採取一些果斷的措施來避免整個行業普遍性的毀滅。他同意以一個合理的價格賣出自己的公司然後加入我們。隨後,我們又以同樣的方式收購了其他幾家公司。」

我問道:「洛克菲勒先生,您從哪裏搞到那麼多資金?您告訴過我那時資金處於長期短缺狀態。」

這個靠著自己超越常人的智慧,創立了全球最大企業的商界元老笑了笑,眨眨眼睛說道:「還真有它有趣的地方。我們對一個公司做了合理的評估後,就會確定一個雙方都滿意的價格,接下來,我們要麼就付給他們現金,要麼就給他們標準石油公司的股份。」說到這裏,洛克菲勒先生放聲大笑起來,他似乎不打算再多說什麼了。但是,我覺得他一定還有什麼有趣的事要講。

「是的,現在看起來這個問題有點可笑,但那時候對我們來說卻是一個需要嚴肅考慮的問題。我會派頭十足地拿出支票簿,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對對方說:『 我是要給你寫一張支票呢還是給你標準石油公司的股份?』結果就像我預料的那樣,大部分人還是很明智地接受了股份。當然,對待那些個別的不善於經商的賣家,我們會盡力勸說他們,讓他們明白,就算持有最少量的股份,到頭來也會獲得更多的利潤,因為我們本身就非常自信。」

我又問道:「當現金短缺而不是盈餘時,您又是怎麼做的?你那時一直處在嚴重缺乏資金的狀態中。」

「我們會想盡一切辦法湊齊資金的。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已經知道該如何來獲得銀行的貸款了。」這就是洛克菲勒先生的回答。

緊接著我又問道:「標準石油公司能夠取得令世人矚目的成就,這份成就要歸功於什麼呢?」

洛克菲勒先生給出了令人感到意外的答覆:「歸功於其他人。」

我請求他對這個回答給出準確的解釋。在連擊兩球之後,我們逐漸開始向發球區以外的場地走去。洛克菲勒先生停下來,把頭向我這邊傾了傾,用略帶機密的口氣對我說:

「來,我給你說幾件事。人們一直認為,我是個了不起的工人,不顧嚴寒酷暑,起早摸黑地工作。實際上,我過了三十五歲之後,就成了一個現在被人們稱為『 懶散』的那種人。每年夏天,我都會在位於克利夫蘭的家裏度過,把時間花在種植花草樹木、修路、做一些園藝工作上,我騎馬,享受和家人共同度過的時光,透過私人電報管理我的企業。從我第一次進入辦公室的那一刻起,就從來都沒有把自己全部的時間和注意力都用在工作上,我總是對週末學校、教堂工作和兒童福利方面的事很感興趣。或者也可以這樣說,我樂意為那些不太友好的、孤獨的、可憐的人做一點事情。對於那些偶然來到我辦公室看看我,公司的事情自己全盤包攬,忙到沒時間考慮其他任何事情,甚至都沒辦法過上正常人生活的企業家,我從心底為他們感到難過。」

「我們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感謝公司匯聚了一批最具商業頭腦的人。他們有才能、真誠、工作努力,他們有能力但是很誠實,儘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但是卻能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合作,建立起一個健康成功的企業。雖然有時他們觀點會有所不同,但是我們的政策是『沒有暗箱操作』,如果必要的話,我們會在會議桌前坐上整整兩天,直到所有人都達成一致,最終形成一個計畫為止。公司一直都求賢若渴,沒有恐懼、沒有嫉妒是我們這裏的真實情況。」

洛克菲勒先生稍作思考後,又補充道:「這麼多個性迥異、才能出眾的人竟然能夠在一起合作這麼多年。如果你覺得他們是靠某種見不得人的勾當達到這一目的的話,那豈不是太可笑了嗎?如果這些人多年來都不是在做著榮耀體面的工作的話,又是什麼力量能夠把他們牽在一起,長期以來都不出現裂痕的呢?」

在整個商業界,洛克菲勒先生遭到的謾駡與攻擊是最多的。當我仗著膽子向他提起這件事時,我還以為他會一改溫和友善的語氣和他在談話中一貫的寬容態度。沒想到,我的問題僅僅是把洛克菲勒先生性格中寬容、大度、豁達、博愛的一面引向了另一個高度。

他用平靜的聲音回答道:「是的,一直以來,我們在很大程度上被人歪曲,並因為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遭人譴責,其實這些事情我們連想也沒想過。儘管我承認,寫在媒體上和流傳在社會上的一些傳言的確給我們造成了很大很深的傷害,但是我從來沒有對此懷恨在心或為此痛苦,因為我知道,那些沒能夠取得和我們一樣成就的人會感到不滿或委屈,這是人之常情。所有這一切我們都應該能夠預見得到,並做好承擔這一切的思想準備。我從來都不曾懷疑,當人們瞭解到事實真相後,自然會給出一個公斷來。整個事情在幾年內可能不會水落石出,但是,只要從現在起的二十五年後,人們最終能夠理解,去根據真正的事實,而不是被歪曲的事實對我們做出一個判斷,我就已經很滿足了。我從不懷疑公眾判斷力的公正性。」

有一天,我們之間的談話轉到了「給予」這個話題上,這時候洛克菲勒先生表現出了很大的興趣。我對他說起,我在和美國最知名的金融界和商界領袖交往過程中,發現他們總是很強調洛克菲勒先生所取得的成就,和他的慈善行為所發揮的作用——他的行動已經深入到每一個能夠引起人類罪惡和邪惡的根源中去,並且為根除這些現象做出了不遺餘力的努力,而不是僅僅考慮到如何緩解這個世界上的各種罪惡。

「正如許多人認為的那樣,給予對於我來說已經不是什麼一朝一夕的事情了。」洛克菲勒先生帶著格外的熱忱回答道,「我從每個月賺二十五美元時候起,就經常地將自己的部分收入捐獻出去。我從未停止過這種行動。我媽媽教會我要幫助別人,我也很幸運在這方面能夠得到妻子以及兒子的支援與合作。如果沒有全家人同心協力的鼓勵和支持,我們可能連最小的成果都達不到。因為我們一直認為,在如何合理地施捨錢財方面所做的研究和需要花費的精力,絲毫不亞於賺錢所需的精力。」

「在我剛剛開始經商之時,我就在想,我要進入一個最好、最大的領域,一個能為整個世界提供有用的東西,從而能夠把整個世界作為潛在市場的行業。所以,我們也在想,在給予的時候,應該把目光放在能為整個世界帶來好處的方面,也就是說,要把全人類看作一個整體。這一點一直以來就是我們的指導原則,我們要盡可能地為更多的人類帶來幸福。我們並不是要僅僅給乞丐一些施捨,如果能做一些事情根除產生這麼多乞丐的原因,那麼我們就獲得了更為深刻、廣泛、有價值的成就。同樣的道理,如果為世界上最好的醫生提供設備,讓他能夠年復一年地進行實驗和研究,同時,為了能夠讓他的工作順利進行,花費經費前往世界的某地也是必要的。如果通過這種科學方面的研究,能獲取一種新的知識,從而研製出一種新的治療方法來根除某種疾病,那麼,這項工作所帶來的利益也就成為了全人類的寶藏。」

洛克菲勒先生認為教育是能夠解決許多世界性問題的靈丹妙藥。因為無知是世界上大多數悲慘和痛苦的根源,因此,用知識取代無知是通往漫長的消除各種悲慘狀況的必由之路。因此,推動教育是洛克菲勒先生做出的巨大貢獻。

我提到了美國教育總局正在醞釀取消各大學希臘和拉丁語課程的計畫,該計畫已經在試行,並且引起了的騷亂。

洛克菲勒先生饒有興致地回答道:「事情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但僅僅這一點就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它會讓事情的每一個方面都浮出水面,這樣一來,各方面都會有所收穫。我自己本身既不會希臘語也不會拉丁語,但是我的一個女婿卻十分喜愛拉丁語,總是用拉丁語和一個朋友通信。我之所以向你提到這些,是為了表明我對任何交流方式都不存在偏見。」

「在你所認識的商人中,誰是最了不起的?」有一次,發生在前方路段的爆炸擋住了去路,我們不得不從駕駛中停下來,這正是一次談話的絕好機會。我們就停在一個小樹林邊上,洛克菲勒先生立刻就對他最大的愛好——樹木發生了興趣。我建議性地說出了一兩個人的名字,而洛克菲勒先生卻仍然還在尋找適合用來做標本的樹木。

最後,他終於開口了:「前兩天報紙上刊登了一篇有關蓋茨先生的文章,你看過了嗎?」那篇文章我看過了。「那麼,從現在起,你在寫任何關於我的事情時,別忘了說明,蓋茨先生是我們一切慈善行為的天才指導者。他能夠成為我們中的一員,首先是因為他所從事的事業需要具有層次相當高的天賦和傑出的經商能力,其次是他的那顆善良的心,和他與生俱來能夠把好鋼用在刀刃上的金錢分配指導能力。我們都欠蓋茨先生很多,他的幫助應該得到普遍的認可。在我所認識的人中,他的經商技巧和樂善好施方面的整體能力要遠遠高於其他人。」

從這一點上,我可以推論出,弗雷德里克‧T‧蓋茨先生,這個曾經在洛克菲勒第一次為芝加哥大學提供捐助的協商中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多年來一直和小約翰‧D‧洛克菲勒共同管理著洛克菲勒家族慈善事業的人,多年來一直是洛克菲勒先生最有價值的一名私人助手。

對於「人」這個話題,洛克菲勒先生這樣說:「人,並非機器或植物,他可以形成一個組織。合格的商人應該能夠組織人們,以低成本生產出大量優質產品。有三件事情是成功的必然條件。他們應該採用恰當的輔助手段來經營自己的生意;他們應該仔細保存和利用全部的副產品來防止浪費;他們應該知道如何以最為經濟有效的手段來推銷自己的產品。此外,他們還應該有足夠的實力來成功地管理工人。」

我又提到了「投機」這個話題。對此,洛克菲勒先生報以堅決的態度,並且情緒激動地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過去,每次華爾街發生什麼事情,人們總免不了把矛頭指向我們,說是我們投機造成的。事實並不是這樣。」洛克菲勒先生聲明,「標準石油公司從沒有控制過任何一家銀行、信託公司、鐵路公司或其他任何一家與自己業務無關的公司。我的某些個人投資並沒有獲得令人滿意的結果,但是,當股票下跌時,我們並沒有棄之而不顧,作為個人投資者,我們通過注入更多資金和設法改進它的管理而挽救它,不讓它繼續下跌。這也就是我為何會持有某些礦產股的原因,當然,最後的結果就是我滿載而歸。」

「標準石油公司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一個事實,那就是多年來,所有和標準石油有關的人都將自己的全部精力奉獻給它,讓它能夠不斷地在其他國家得到發展,建立起子公司。一直以來,我一次次地否認標準石油公司在股市中有過投機行為,這讓我感覺到很累,所以,我不想再多說了。毋庸置疑,這件不幸的事應當由那些抱著投機的目進入股市,並進行投機操作的公司來負責任,標準石油公司從沒做過這樣的事。」

「我一直反對標準石油公司的股票上市,就是因為我不希望他們成為那些投機者的玩物。讓工人們集中精力搞好自己的公司,要比花時間去盯著股票行情收錄機好得多。你是知道的,石油企業很容易有突然的、幅度很大的波動,比如說,一個新油田的發現可能會導致油價的大幅下跌,同時,老油田的枯竭也可能會導致油價的上漲。如果我們的股票上市的話,可能會成為那些投機賭博者的頭號利用工具,所以直到今天,我們的股票也沒有在紐約股票交易市場上市。」

不管我們討論的是生活中的哪個方面,社會也好、宗教也罷,抑或是金融企業之類的話題,我發現洛克菲勒先生總是站在放眼世界的角度去看待它們,他總是那麼胸襟開闊、寬宏大量,從來不曾譴責過誰,總是儘量將自己的成就一筆帶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