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提起美國總統尼克森這個名字,在中國幾乎是家喻戶曉。有人把中美關係比作一艘在大河裏航行的輪船,從1972年2月尼克森訪問中國開始,到1979年1月鄧小平訪問美國結束,中美關係真正地從“解凍”到“起航”,步入了一個新的時代。而尼克森和毛澤東、周恩來就是中美關係的“解凍”人和奠基者。



  *中國人不忘老朋友。讓尼克森怎麼也不會想到的是,鄧小平會主動邀請要與他見面。他終於在離開白宮5年後第一次回到白宮。

  

  1979年1月29日,美國總統卡特和夫人在華盛頓舉行了盛大國宴,歡迎中華人民共和國副總理鄧小平和夫人。參加國宴貴賓共有140人,其中包括24名中國官員、6名美國政府內閣成員、14名參議員和11位美國知名企業家。其中還有兩個人物是鄧小平向卡特總統特別提出要求而邀請的,所以就特別引人注目。他們就是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和前國務卿季辛吉。

  鄧小平和尼克森在華盛頓見面了。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眾所周知,這個時候,中美關係的“解凍”者毛澤東、周恩來已經逝世,尼克森卻因為“水門事件”被迫辭去總統職務而在美國備受“冷落”。

  中國人不忘老朋友。讓尼克森怎麼也不會想到的是,鄧小平會主動邀請要與他見面,他終於有機會再次回到白宮。要知道,這是他自從1974年離開白宮後,5年來第一次回到白宮。據說,尼克森是在一片美國式的噓聲中走進白宮的宴會大廳的。

  卡特總統在他的回憶錄《保持信心》一書中,是這樣描述鄧小平和尼克森的第一次見面的:“果然不出所料,尼克森在白宮的出現震驚了華盛頓的新聞界。尼克森總統雖然並不認識中國的現任領導鄧小平,但在短時間的招待會上,他卻同他們津津樂道他以前的中國之行。從他們私下的言論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始終是中國人的一位受敬重的朋友,他們並沒有把尼克森‘水門事件’的指控看得很重。”

  當美麗動聽的《美麗的阿美利加》音樂在宴會大廳裏奏響時,表情一直十分鎮靜的尼克森卻突然顯得十分激動,他在宴會桌旁愉悅地對鄧小平說:“你知道嗎?他們演奏的是同一支樂曲,就是我訪問中國時聽到的那支曲子。”顯然,他很高興與鄧小平談起他第一次打開中美關係之門的訪問。

  鄧小平告訴尼克森:“你來的時候,我還遠在長江的南邊,在一個叫南昌的省城郊區的農機廠做工,得知毛主席請你來訪問,我是很高興的。”

  7年前的1972年2月21日11時27分,尼克森是作為美國總統的身份,在中國的北京機場的跑道上,和中國總理周恩來一起聆聽美國的國歌。那是自1949年之後23年來,《美麗的阿美利加》第一次在中國的土地上奏響。如今他作為一個普通的美國公民,在美國的總統府和中國的另一位副總理再次聽到這支樂曲,一樣的旋律,兩樣的心情——中國人民沒有忘記他。

  眾所周知,尼克森是以一個頑固反共的政客身份起家的,反共反社會主義是他幾十年來根深蒂固的一貫本色。他成名於整肅美國國務院中無辜的較有進步思想的官員阿爾傑•希斯。包括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著名記者愛德格•斯諾、毛澤東最喜歡的美國外交官約翰•謝偉思等都受到過他的排擠和迫害。不論在臺上或台下,尼克森始終是為美國統治集團效力的一名重量級角鬥士。1946年,尼克森第一次當選國會議員,初登政治舞臺。後來在艾森豪擔任美國總統時,尼克森當上了副總統。以後幾經榮辱興衰,終於在1969年登上總統寶座,成為美國的第37任總統(1969—1975),並於1972年贏得連任,是國際政治舞臺上最著名的政治活動家之一。正當他權極位尊而躊躇滿志的時候,因捲入“水門事件”的醜聞,為避免遭國會彈劾,翌年他被迫辭職。

  作為共和黨的領導人,尼克森入主白宮後,感到蘇聯已經成為美國的一個“非常強大、有力和咄咄逼人的競爭者”,“在同蘇聯對話時,也可能需要在中國問題上為自己找個可以依靠的有利地位。”尼克森深知沒有中國,“要建立穩定和持久的國際秩序是不可能的”。他希望與中國對話。於是他請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和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帶話給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和周恩來。而此時,中蘇關係已經嚴重惡化,中美關係仍處於敵對狀態。中國同樣需要美國來扼制蘇聯。毛澤東和周恩來就曾於1970年的國慶日在天安門城樓上會見著名記者斯諾夫婦,以此傳達改善中美關係的資訊。而在這年年初,中斷了兩年多的中美大使級會談在駐華沙的中國大使館內恢復談判;8月美國宣佈取消在國外的美國石油公司給過往的中國船隻加油的禁令;到了9月,總統尼克森對美國《時代》週刊發表談話說:“如果說在我去世之前有什麼事情要做的話,那就是到中國去。如果我不能去,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