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三十章 紅光



無極荒城中漫天黃沙依舊飛舞得歡樂。

女怨目送長淵爾笙走入荒城結界之後將舉著的小人頭放下。城門沉重的闔上,她孤單的站在巨大城門之下,傻傻望著城門上斑駁的紅漆發呆,一身的紅衣彷似要融進城門之中。

旁邊的守衛們喚了她幾聲,她也不搭理。大家都熟悉這個城主飄忽不定的怪脾氣,此時自然不會計較,都擺了擺手幹自己的事去了。

風沙捲過,揚起她寬大的衣擺,女怨握著小人頭輕輕撫摸。口中翻來覆去的呢喃著一句話,叫還未離開的守衛們聽出了些許悲傷的意味。

「生死相隨,可否……」也不知是在問誰。

女怨一直站著,直到城樓上的鐘鼓響起,她眼眸終是動了動,回過神來。望了一眼永無黑夜的天空,唇角一動,發出一聲淺淺歎息。她腳尖一轉,正要往回走,忽聞城門之外傳來「哢哢」的聲響。

在荒城中生活了幾百年,從未聽過城門從外面傳來任何響動,女怨眼眸一厲,立時戒備起來,豎了耳朵,更加仔細的探聽城外聲響。耳畔風聲嘶嘶,城門之外卻再無動靜,就像剛才那一聲響動是女怨產生的錯覺一樣。

她皺了皺眉頭,轉身離開。

就在須臾之間,女怨剛背過身去,荒城城門驀地發出一聲巨響,被一股極大的力量猛的推開,城門之外的黑暗再次出現,風沙像逃一樣奔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女怨心下怔愕,吃驚的轉過頭去,卻見一個藍袍男子一身是血的出現在黑暗之中。他像一個浴血歸來的將軍,每一步走得鏗鏘而堅定。

見那人身影越走越近,女怨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看癡了一般呆住。

荒城守衛們聽見城門的響聲皆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見到如此場景也都呆住,這些守衛們多是在荒城中待了許久的人,以前那些囂張的惡霸氣焰也都被消磨得差不多了,此時突遇變故,不由慌張起來。

「怎會有人闖入荒城結界!外面的世界毀了麼?」

「城主!粗事了!粗事了!」

「城門踢壞沒!壞了咱上哪兒找木頭補!這又不是石頭的城樓!」

然而這些嘈雜只有一句傳到了女怨耳朵裡——「墮仙長安!那是墮仙長安!」是被他捉進荒城來的人們惶然的喊叫。

墮仙長安……

「長安,長安,你的名字念著真平和,我也想要個這麼平和安樂的名字。阿蕪阿蕪,這名字叫起來就像什麼都沒有一樣。」

「阿蕪挺好,簡潔大方,我很喜歡。」

女怨尚記得,那時的長安是怎樣摸著她的頭頂,在和煦的陽光中笑得溫暖。

已有多久沒有記起這些往事了,女怨想,若是以後不再看見他,恐怕至死她也不會再想起這些事情的。因為,當時有怎樣的幸福,現在便有怎樣的孤寂痛苦。

踏入荒城之內,城門在他身後二度闔上。長安迎著眾人驚疑不定的目光執著的向著自己要尋的那人慢慢走去,他每向前走一步,血便順著他的腳步滴落在黃沙鋪成的地上,印下鮮紅的腳印。

女怨呆立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他走向自己,感覺自己的手腳漸漸無力。原來長安是長這個樣子的,女怨想,原來在她記憶中的長安,不知從哪一年開始已經變成了一團模糊的影子,帶著陽光的溫度像沒有面目的火焰一樣在心口灼燒。

「阿蕪。」長安伸出雙手,他像從血池裡面撈起來的一般,沒有哪一處是乾的。但偏偏是這樣狼狽的面孔揚起了最開心的笑容,「我來接你了。」

女怨的目光從他蒼白的雙手慢慢挪到他被血糊了的眼睛上,像聽不懂他說的話一般,木然看著他。

長安仍舊一步一步執著得近乎固執的向女怨走來,然而卻在他指尖快要觸碰到女怨臉頰之時,他眼前一花,身子驀地軟了下去。在眾人都認為長安會摔倒在地之時,女怨忽然向前邁了一步,堪堪接住長安軟下去的身子,摟了一懷血腥之氣。

荒城眾人看得瞠目結舌,四周皆靜默下來,不敢相信他們的城主竟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擺出這樣的表情……

「阿蕪。」長安昏迷之前倚在女怨耳邊輕輕說道,「我們回去。」

女怨沉默了許久,終是說出了他們再見後的第一句話:「回不去了。」

長安無力抬起雙手,只有緊緊的捏住她的衣袖,一個勁兒重複:「我們回去……」像害怕被丟下的小孩。

「回不去了。」

這話清晰得殘忍,不知輕重的拉扯著曾經的傷口,讓她疼得顫抖,而長安已經在她懷中暈了過去。

在那處靜靜立了一會兒,女怨扶著長安站起身來,環顧四周,見眾人皆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她沉著臉,聲色一如既往的陰氣沉沉:「都愣著幹嘛?這是你們城主的男人,還不快來見禮。」

眾人的下巴默默掉了下去……

女怨霸氣的一仰腦袋:「備轎,把我男人抬回去。」

於此同時,在另一個地方,開滿白花的遍野之中,長淵與爾笙向著紅光射出的地方前行。

爬上一個小土坡,爾笙看見坡下的另一番景象不由吃驚的瞪大了眼:「這是……什麼?」

一個巨大的圓形湖泊靜靜躺著,湖面的模樣像極了八卦中陰陽圖的模樣,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白的,黑白之中各有一個紅色的圓球在不停旋轉,兩個紅球發出的光彙集在一起然後直直射向天空。便是這直入天際的光芒將爾笙他們引了過來。

爾笙好奇的跑了下去,仔仔細細的打量著湖中水:「這真的是水嗎?」她好奇的伸手舀了一掌心出來觀察,見這湖水通透明亮,與尋常湖水沒什麼區別,心中好奇更甚,伸出舌頭便要舔來嘗嘗。長淵自她身後走來,默默的抓住她的手:「尚不清楚這是何物,莫入口。」

爾笙聽話的將掌心水倒入湖中,剛站起身忽然瞅見湖面起了波瀾。爾笙被最近接二連三的意外弄得有點疑神疑鬼,急急往後退了兩步,擺手道:「有妖怪要爬出來了?我還沒喝啊,真心沒喝啊!」

長淵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腦袋。

湖中並未像爾笙想像的那般爬出一個妖怪來,湖面輕輕蕩漾了一番,在白色那一面投出了一片幻像。長淵瞇眼仔細一打量,發現這湖水中投影出來的幻像竟是無極荒城中的景色,漫天黃沙,高大的朱紅城門。

爾笙驚愕的睜大了眼:「這是怎麼弄的?像真的一樣。荒城在這湖水裡面嗎?」

長淵將這番景象靜靜看了一會兒,目光又落在依舊沉寂如死的黑色湖水上,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眸中泛起一絲奇異的波動。正在此時,爾笙忽然拍了拍長淵的手臂,指著幻像驚呼:「那是長安和女怨,他……他們抱在一起了!他們當真是夫妻!」

爾笙在一旁喃喃自語的猜測著這兩人之前的故事,長淵則若有所思的看著湖。沒一會兒,湖中水又是一陣蕩漾,幻像消失不見。紅光也隨之漸漸消失。

 「哎……怎麼就沒了?」爾笙十分可惜。

長淵卻忽然道:「我約莫找到了出去的辦法。」

爾笙眸光一亮:「什麼辦法?」

「若是我猜得沒錯,出去的路應當在那道紅光之中。」

爾笙抬頭望向天空,那處已什麼都沒有了:「可是光沒了。」

「不急,既然這光會出現一次,那麼必定會出現第二次。」

「長淵怎麼知道那紅光是出去的路?」

長淵默了默解釋道,「那並非是路,而是陣眼。但凡迷陣必定有陣眼,陣眼便是所有陣法的弱點。無極荒城與萬天之墟同屬封印之陣,乃是天地自成的陣法,數萬年來不曾有人知曉其陣眼所在,眾人都以為這兩處迷陣是沒有陣眼的,皆到天地之法大妙……而現在看來,事實卻不盡然。」

他望著天際的紅光道,「白色湖水既然能印出荒城之中的景象,必定與荒城有所關聯。此處又有與萬天之墟幾乎一模一樣的封印之力,依我猜測,這兩色湖水一是無極荒城,一是萬天之墟,一黑一白,一處象徵永夜,一處象徵永晝。是以萬天之墟沒有白日,無極荒城沒有黑夜。」

爾笙將眼眨巴著看了長淵一會兒:「所以呢?和咱們出去有什麼關係?」

長淵本講出了些許興致,覺得自己能推斷出其間關係是件驕傲的事,但突然被爾笙這麼直白的一問,他噎了噎,清咳一聲道:「也就是說,此處乃是無極荒城與萬天之墟的陣眼,而方才湖水中印出荒城景象時紅光出現了,但在景象消失之後光便也消失了,可見那光是此湖與外界連接的媒介,若是我們能進得了那光之中,說不定也能出去了。」

爾笙繼續眨巴著眼望著長淵:「可是那光消失了。」

「……總會再出現的。」



第三十一章 我們回去



找到了出去的方法,但能讓他們出去的紅光卻消失了,兩人無奈之下只好坐在湖邊遙遙望著天空,等待紅光的再次出現。

暖風徐徐的吹,爾笙生出了幾絲睡意,她腦袋一偏一偏的往長淵那方倒。長淵本皺眉注視著湖中兩個紅色的光球,神色間帶著些許沉凝,一個不經意間,餘光瞥見爾笙閉上了眼一歪一倒的想要睡覺,他目測了一下爾笙離他的距離,然後不動聲色的往她那方移了幾分。

爾笙腦袋搭下,剛好落在他的肩頭。

柔軟的黑色髮絲落在他頸間,掃得他的心緒也跟著柔軟起來,長淵腦袋也輕輕的往爾笙那方偏了偏,貼著她的頭頂蹭了蹭,雖然沒有笑,但眼中盡是滿足。他像個偷了糖的小孩,得意的享受著此刻安逸。就算飛過他們面前的白色花瓣全化成了灰,他也覺得此景甚美。

長淵想,就算走不完萬里山河看不遍大千世界,但能守得自己這一片心的安寧,也沒甚不好……

正想著,爾笙嘟了嘟嘴發出一聲模糊的呼喚:「肉……」她咂巴著嘴,像在回味著什麼。

長淵默默的望了一會兒遠方,然後擦了擦自己的手指,放到爾笙嘴邊。爾笙撅著唇碰到了長淵的手指頭,而後老實不客氣的一口含了進去,像孩子一樣津津有味的嘗著。

長淵見她睡得踏實了,也沒把自己的手抽出來,任由爾笙一會兒舔一會兒咬。

若是以後能與爾笙一直這樣坐著也不錯。他想,她餓了,他餵就是。

暖風習習,不知吹了多久,湖中兩個紅色的光球驀地一閃,只見兩束紅光自球中射出,然後與空中交匯在一起直入天際。

長淵的目光在黑色的那一半湖中停留了一會兒,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一聲淺淺的歎息,最後才晃了晃爾笙的腦袋將她喚醒:「咱們該走了。」

爾笙迷迷糊糊的坐直身子,她揉著眼道:「該上學堂還是出去打妖怪?」話音未落,她驀地省悟過來,「不對,是紅光出現了嗎?走走,趕緊的!待會兒又不見了!」

「不可魯莽。」長淵拉住了爾笙,「我們尚且不知隨著那光會走到何處,且容我先探探。」

爾笙撓了撓頭:「外面是刀山火海也得去啊,總比一直困在這個地方來得好。」

長淵無奈搖頭:「你這認莽撞的毛病卻是與司命一樣……」

「誰和她一樣!」爾笙一聽這話就炸毛了,拽了長淵的衣領,一副要揍他的模樣,「我說了不會准她入門的!誰和她一樣了!除了我,你誰也不准娶。」

長淵立馬嚴肅的附和:「誰都不娶。」

爾笙這才放開了長淵,替他理了理衣襟道:「雖然以前老聽見無方的女弟子們說男人都是騙子,但是我相信長淵不是一般的男人,你一定不會騙我的。」

長淵認真的點頭,隨即道:「你先等等,我先去探一下那紅光。」

「有危險嗎?」

「沒有。」

「那我在這裡等你。」

長淵縱身一躍,直奔那柱光束而去。

爾笙乖乖的坐在湖邊等長淵回來,她望了一會兒白色的湖水,見裡面還沒有投出荒城的景色,便把目光挪到了黑色湖水那邊。長淵說這是與萬天之墟相通的湖水。

萬天之墟,囚龍之地。

爾笙用力的往湖中望,但除了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爾笙想,長淵便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過了數萬年嗎?那得有多孤寂……

沒錯,定是十分孤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