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新年才過沒幾天,我們就來到位在北卡羅萊納州艾西維爾市郊區的奎爾斯博物館。參觀博物館不在我的趣事排行榜上,但魔法學院所有二年級生都要在寒假期間,找時間來這裡參觀一些特殊的古物展品。

  明天早上就要開學,所以今天是我們完成這項指定作業的最後日期。我和其他魔法戰士學生得接受對抗混沌惡煞的武術訓練已經夠糟了,竟然連寒假都要寫作業?真是太沒天理了。

  黛芬妮、卡森和我下午三點來到這裡,我們剛剛花了九十分鐘在博物館裡閒逛,慢慢地觀賞展覽品。從外面看來,奎爾斯博物館跟一般的博物館沒兩樣,它就位在城郊的阿帕拉契山區。

  然而,裡面可就大不同了。

  踏進這間博物館的大門,感覺像穿越時光,來到古羅馬一般。大廳的設計類似羅馬大競技場,觸目所及,全是白色的大理石,加上高聳的梁柱。到處都點綴著金、銀、青銅的閃亮葉子,從牆壁一直延伸到整個圓盤狀的天花板上,處處都充滿閃亮耀眼的顏色。

  展品中,各式項鍊和戒指上的藍寶石和紅寶石,如彩色煤塊般鮮豔灼亮,擺在展覽櫃內的上等絲綢和其他衣物,都發出淡淡微光,看起來如棉花糖般輕柔細緻。博物館的職員還穿著古羅馬人的白色寬大長袍,增添了展場的效果。

  但這裡不只是展覽古羅馬的東西,每個房間都有特殊的主題,分別展示不同的文化古物,從北歐、希臘,到俄羅斯和日本,還有北歐到日本中間所有土地和人種文化都有,這是因為這間博物館是忠於萬神殿的單位。天神、女神、古戰士和神話怪獸——萬神殿源自一群聯合起來拯救世界的好人。

  很久以前,邪惡的北歐邪神洛基想要奴役所有人,因而使這個世界陷入一場漫長血腥的混沌之戰。但萬神殿成員挺身而出,阻止洛基和他的追隨者混沌惡煞統治世界。最後其他天神和女神把洛基困在神話世界的牢獄,使他遠離人間。

  現在,博物館展示這些古物:珠寶、服飾、盔甲、武器等過去正邪兩方在混沌之戰和其他戰役中,曾經使用過的各種古物。儘管洛基已被關進監獄,但萬神殿成員和惡煞的戰爭仍持續多年,新一代的戰士和怪獸仍彼此對抗。

  當然,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洛基差一丁點破獄而出,發動另一場混沌之戰。不過,這卻是我時時刻刻心中所想的事情,尤其我還是那個應該出面阻止邪神逃出監獄的人。

  「這個蠻酷的。」黛芬妮說。

  她指著玻璃櫃中的一把弓箭。這把弓是由一塊完整的縞瑪瑙雕製而成,上面有幾個漩渦形的圖案,弓弦是由幾條纖細的金線組成。這把弓的旁邊放了一個與它相配的箭袋,但長型圓筒狀的袋子裡面只有一枝箭。

  黛芬妮彎身讀著武器下方台座上的銅牌,「上面寫說,這把弓箭以前是北歐奉獻女神西格恩的,每次她從袋子裡拿出一枝箭,就會再冒出另一枝。好吧!這下是超級酷了。」

  「我比較喜歡這個。」卡森指著一個看起來像迷你型手握式低音喇叭的象牙號角,光滑的表面發出縞瑪瑙般的微光。「上面寫說,這是羅蘭號角,但不確定它有什麼用途。」

  我眨了眨眼,我一直在想著洛基、惡煞和萬神殿的事情,結果只是隨便走著,沒有照我們該做的那樣認真觀賞古物。

  我們站在擺滿武器的圓形大房間內,玻璃櫃裡和牆面上,全都擺滿長劍、棍棒、長矛、短刀、弓箭和星形飛鏢,牆上的武器旁邊則掛著許多繪著神話戰役的油畫。

  後面的牆壁也是跟博物館其他地方一樣是大理石製的,不過牆面上刻著許多神話怪獸的浮雕,有半獅半鷲的怪獸、石像鬼、飛龍、吐火女怪奇美拉、蛇髮女怪戈耳工,頭髮像蛇,那些蛇臉上全都帶著殘酷的冷笑。

  展覽室中央的高台上,有一個穿著全套盔甲的古代騎士,騎在一匹假馬上。騎士手上拿著一支長矛,彷彿正要衝過去刺對面那個同樣站在高台上的羅馬軍團士兵蠟像,這位士兵高舉著手中的長劍,抵擋騎士的攻擊。

  整個展區裡都擺滿各種人像,包括戴著尖角頭盔的維京人,手拿巨大戰斧朝站在他身旁的斯巴達人的盾甲劈過去。幾尺外,兩個代表華爾基莉人和亞馬遜人的女性蠟像握著自己的劍,面無表情看著維京人和斯巴達人打著永恆的戰役。

  我注視著那個維京人和斯巴達人,有一瞬間,他們的影像突然閃爍一下,彷彿晃動起來。他們蠟製的嘴唇憤怒地噘起,手指緊握著武器,因即將到來的戰鬥全身緊繃。我打了個冷顫,移開目光。從我踏進這間博物館之後,我的吉普賽天賦心靈感應魔法就開始起作用了。

  「哼,我不覺得那把弓有什麼特別。」濃重的英國腔以鄙夷的口吻說道,「我覺得它蠻無趣的,而且很普通。」

  我低頭看向聲音的來處:維特。這把劍套在黑皮套裡,掛在我的腰上。

  維特不是普通的劍。首先,劍柄不是平凡的表面,而是刻著半張臉的銀質金屬。上面有一隻耳朵、一個鷹勾鼻、一張嘴巴,這些加起來形成這把劍的握柄,劍柄上方還有一隻鼓凸的眼睛。我總覺得好像有個男人被困在金屬裡面,很想出來。

  除了知道他性格粗魯、愛指使人又嗜血之外,我不確定維特是誰,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這把劍老是不停地念說,他應該出去找幾個惡煞來殺。

  事實上,我想殺的只有一個惡煞,就是那個殺死我媽的惡煞女孩。

  一輛被撞爛的車,一把在雨中猛然揮下的劍,還有血,好多好多的血……

  我媽被謀殺的記憶頓時浮現腦海,險些讓我失去理智,但我將這些記憶推到腦後,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我的朋友身上,他們正在觀賞著縞瑪瑙弓箭和象牙號角。

  我今天把維特也帶來了,因為我認為他可能會喜歡看這些展示品。此外,當黛芬妮和卡森彼此談笑舌吻時,我需要有個人陪我聊天。他們兩個實在是好得有點過火,有時候蠻討厭的,尤其我現在的愛情生活正處於悲慘的狀態。

  「畢竟,不過是一把弓而已,」維特繼續說道,「又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也不是真正的武器。」

  我翻翻白眼。哦,對,維特也會說話,大部分都在講他自己有多了不起。

  「有人就喜歡弓啊!」黛芬妮嗤之以鼻,俯視著那把劍。

  「這就是妳的毛病,華爾基莉人。」維特說。

  那把劍怒視著她。維特只有一隻眼睛,眼珠是很奇特的顏色,不是紫色,也不是灰色。真的,維特的眼睛讓我想到薄暮的色彩,天黑之前天空中那道柔和的晚霞。

  「還有你,凱爾特人。」維特說道,把注意力轉到卡森身上。「關跟我說,你比較喜歡用棍棒,棍棒耶!甚至連個尖頭都沒有。魔法學院教你們這些戰士的東西,真是丟人。」

  魔法學院的所有學生都是魔法戰士,包括我們三個。黛芬妮是華爾基莉人,卡森是凱爾特人,我則是吉普賽人,我們都是當初第一次對抗洛基和惡煞的萬神殿戰士後裔。到現今,這個時代仍維持這個傳統,大家到魔法學院上學,學習運用我們擁有的技巧和魔法,以便對抗混沌惡煞。

  我們不是唯一一群戰士,還有維京人、羅馬人、亞馬遜人、忍者、日本武士、斯巴達人。學校裡可以找到這些戰士,還有更多其他戰士。

  「我說啊!真是丟人。」維特又揚揚自得地說。

  卡森看著我,我只是聳聳肩。雖然我只擁有維特短短幾個月,但我很快就知道,這把嘮叨的劍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維特愛說什麼,想要什麼時候說,想說多大聲,都隨他自個兒高興。如果你膽敢跟他唱反調,他樂得跟你更進一步詳談,同時要我把他的劍刃架在你的咽喉上。

  維特和黛芬妮彼此怒目而視,隨後黛芬妮轉向卡森,開始跟這個樂團怪咖討論那把弓多酷。我則在展示間內隨意閒逛,欣賞其他古物。

  維特仍在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語,說長劍才是唯一真正的武器,當然,他是天下最好的劍。我只是在適當時機,敷衍地嗯哼幾句附和的聲音,這樣總比跟他爭論輕鬆多了。

  黛芬妮和卡森繼續觀看那把弓,維特自吹自擂的大話說完之後,再次陷入沉默。我正看著以前屬於阿里阿德涅的銀線球,希臘神話中傳說她把這個線球交給忒修斯,協助他走出牛頭人身怪物看守的拉比林特斯迷宮。這時突然有腳步聲傳來,有人走到我身旁。

  「關德琳‧佛洛斯特。」對方以虛偽的口吻說:「真高興在這裡見到妳。」

  我轉身後,發現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四十幾歲,黑髮、碧眼、皮膚白得像大理石地板的男子,身穿深藍色西裝,一雙有翼波狀蓋飾的皮鞋,擦得比室內的玻璃櫃還要晶亮。要不是我知道他脾氣暴躁又神經質,而且知道他多討厭我的話,可能會覺得他長得蠻英俊的。

  我嘆口氣,「尼克麥迪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來這裡監管展覽品,這邊展示的古物大部分都是跟古物圖書館借來的。」

  尼克麥迪斯是古物圖書館的老大,圖書館位在離這裡不遠的北卡羅萊納州賽普斯山上的魔法學院裡。除了書本之外,這間著名的大圖書館還收藏了許多無價之寶的古物。圖書館的七層樓內擺滿幾千個玻璃櫃,裡面存放的古物都是過去屬於天神、女神、金牌勇士和惡煞在戰場上使用過的器物。

  我猜奎爾斯博物館會向古物圖書館借展覽品也是有道理的,這可能也是魔法學院的教授要學生來這裡參觀的原因,這樣他們就不得不仔細觀看研究每天在圖書館經過卻不大注意的古物。

  尼克麥迪斯定定地注視著我,他見到我時的表情,不會比我在這裡巧遇他更高興。他抿起嘴說:「我看得出來,妳跟妳的朋友們,也是等到最後一刻才來這裡做神話歷史課的作業,你們很多同學都是這樣。」

  摩根‧麥當格、山姆森‧索仁聖、沙瓦娜‧華倫,我看到好幾個我認識的人在博物館內四處走動。所有的同學都跟我和黛芬妮、卡森一樣,年紀約在十七歲左右,全都是二年級的學生,大家都想在開學前,擠進圖書館參觀古物。

  「我一直都很忙。」我咕噥地說道。

  尼克麥迪斯以不大相信的口吻悶哼一聲,「是喔。」

  我覺得很生氣。我一直都很忙,事實上,真的是非常忙。不久之前,我才得知那些惡煞正在尋找海姆刀,傳說這把刀是在混沌之戰的最後一場戰役中使用的十三大武器之一。這十三件古器都有強大的力量,因為這些武器都經歷過那場最重要的大戰。但這個古器之所以這麼重要的原因,也是真正讓我害怕的原因,是惡煞能用這把海姆刀,把困在牢獄中的洛基釋放出來。

  我下定決心要比那些惡煞先找到它,所以寒假時,我讀了所有能取得的、關於這個武器的資訊。比如說,這是誰製造的、在混沌之戰中是如何使用,甚至還包括它可能擁有什麼力量。

  但我讀到的所有書籍和文章都無法告訴我,我最想知道的答案:我媽媽被謀殺前,究竟把它藏到哪裡去了,還有我該怎樣比惡煞更早找到它。

  當然,我不能告訴尼克麥迪斯這些事情,他不會相信我在寒假期間,做了這麼有用又重要的事。尼克麥迪斯一定認為,我只是坐在家裡看漫畫、吃餅乾,因為我之前在古物圖書館裡值班時,每天晚上都是做這些事情。

  是,是,也許我對下課後的兼差工作不是那麼投入,告我啊!我只是想在面對另一個瘋狂的惡煞之前,稍微摸魚玩樂一下。那些惡煞還認為我很厲害、很重要,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

  然而,儘管館長態度冷若冰霜,我還是忍不住四下張望,希望能看到和我同年齡的男生跟他一起來——這個男生有我見過最漂亮的眼睛,和相得益彰的狡黠逗趣笑容。

  「羅根和你一起來了嗎?」我無法抑制話語中滿懷期待的口吻。

  尼克麥迪斯正要開口,有個聲音打斷他。

  「我在這裡,吉普賽女。」一個低沉的聲音讓我的背脊發涼。

  我的心怦怦跳著,慢慢轉身,發現羅根站在我身後。

  濃密捲曲的黑髮,熱情的冰藍色眼眸,自信滿滿的笑容。當我看到羅根時,呼吸停在喉嚨裡,心跳加速,跳得這麼劇烈,肯定會被他聽到。

  羅根穿著牛仔褲和深藍色的毛線衣,外加一件黑色皮夾克。當然,這些衣服都是名牌,因為這位斯巴達人跟校內的其他學生一樣有錢,但就算他穿一身破衣,我還是會注意到他精瘦的體格和結實健壯的肩膀。

  對,羅根有那種壞男孩的外表,還有男妓的風評。校內其中一個持續不斷的謠言說,羅根會在每個他睡過的女生床墊上簽名,這樣才能記得他睡過哪些人。

  我從不知道這個謠言是真是假,也想不通羅根當初為什麼有辦法做到這樣。我的確觸碰過這個斯巴達人,也用我的心靈感應看過他的記憶,可是我看到的大多是他的戰鬥技巧,因為羅根當時心中想的,還有我當時需要的就是這些東西。

  我不知道羅根和幾個女生約會過,但我不大在乎這些流言,因為他真的是很棒的男生,聰明、強壯、風趣、迷人又有愛心。當然,還有他救過我很多次的關係。要不喜歡這種從惡煞刀刃下救過妳一命、讓妳不被尼米亞猛獅吃掉的男生,的確很困難。

  羅根的目光落到我戴著項鍊的頸項上,就是寒假前他在學校送我的聖誕節禮物。六條銀絲編織成的鍊子套在我的脖子上,交接處的墜子是簡單又雅緻的雪花圖樣,雪花外緣的尖端鑲了幾顆鑽石。這條漂亮的項鍊看起來像女神戴的首飾,雖然我認為這項鍊對我來說,太漂亮、太精緻了,但我還是一樣喜愛它。

  「妳戴了這條項鍊。」斯巴達人以低沉的嗓音說。

  「自從你送我之後,我每天都戴著。」我說,「很少拿下來。」

  羅根面帶微笑地看著我,感覺太陽好像突然從烏雲密布的天空中展露出來,一時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好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