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Chapter4走得穩,路途更平順



上了大學之後,因為跳國標舞的關係,我開始了跟高跟鞋的不解之緣。



政治大學位於木柵山上,偏偏我就讀的外語學院是在學校最後面一棟,也就是得走最多階梯的那一區,因為接駁車也常常擠滿了人,所以我通常都選擇用走的,就這樣每天爬山,除了曬黑之外,又練出了一點蘿蔔腿。



即使這樣,我依然每天穿高跟鞋。當時只覺得穿高跟鞋很美,並不是真的很會走路,也沒有特別做什麼練習,直到有一次在學校出了大糗。



那天我跟往常一樣,抱著書、穿著高跟鞋,優雅的拾階而上要去系館上課,沒想到高跟鞋跟卻卡到路旁的水溝蓋上,怎麼拔都拔不出來!



當時的狀況真的很尷尬,因為依照直覺,如果我用力硬拔,鞋跟一定就會壞掉;而路上人來人往的,在那個還在用B.B.call的年代,又沒有手機可以求救,我只好故作鎮定的抱著書、假裝在等人!我又是個極容易流汗的人,還記得那10分鐘有如一個世紀那麼久,我就站在水溝蓋上猛冒汗,表面鎮定、內心完全在吶喊!一直到上課鐘響起,我趁著四下無人的時候,才索性把鞋給脫下,光腳踩在地上。



一開始我還試著用單手想優雅的「拾起」鞋子,結果根本不為所動,後來也顧不得形象了,直接雙手併用,使勁吃奶力氣把高跟鞋給「拔」出來,搞到狼狽不堪,飆得滿身汗,連內衣都濕透了。所以鞋子拔出來之後,我疲累不堪,乾脆課也不上直接回家。



回想起來,政大校園內的陷阱實在太多了,我還有一次更糗的經驗!



大學時我選修新聞系的課,新聞系的系館在外語學院下方,有次我跟同學邊聊天邊輕快的走下階梯要去趕上課,沒想到只剩最後4階時,我整個人卻正面朝下,「啪嘰」一聲「仆街」在地上,摔得非常豪邁。



更慘的是,我小腿前方脛骨直接打上階梯,當下那個刺骨的痛我到現在還記憶深刻!同學們當然是即刻想要扶我起來,但我實在痛到站不起身,臉皮薄的我還想硬忍著不哭出來,眼淚卻不由自主的滾下來。



因為跳國標舞的關係,當時我在政大已經小有名氣,只記得摔倒時旁邊還有其他同學在竊竊私語的討論、訕笑,當天晚上,BBS就實況轉播了我的糗狀……



從此之後,我就非常注意自己走路的體態,也因為跳舞的關係,才瞭解自己從前在走路的時候,根本都沒有用到核心肌群,甚至連核心肌群是什麼都不知道。



穿上高跟鞋,找到屬於你的黃金比例



高跟鞋到底有什麼魔力讓女人如此著迷?一切都是為了身材比例,因為腿一修長,身材才會接近「黃金比例」,讓人眼睛一亮;而身材修長,整個人看起來就瘦了。



黃金比例是古希臘人發現的,達文西許多畫作中都用到這樣的切割比例,創造出完美的形象。把這個比例用在人體上,最完美的體態是身高與下半身長度比值是 1.618;這對於我們一般人來說是很難達到的,不過只要一穿上高跟鞋,所有女人都可以接近這個黃金比例!



至於該穿多高的高跟鞋?以黃金比例來算,最好是大腿與小腿的比例3:5,你不妨可以自己算算看。



對很多人來說,穿上高跟鞋雖然可以讓身材比例變好,走起路來卻非常困難。我的秘訣是「一穿高跟鞋走路,身體要有被牽制的感覺。」你可以想像自己很開心的要跟男伴跳舞,但不是急著送上門去,而是由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