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天道

《殉獵》臺灣版序

黎晶

《雜種》是我的長篇小說處女作。於西元二○○六年十月在中國大陸出版。為此,中國作家協會、作家出版社在北京舉辦了首發式和「黎晶文學現象」研討會。該書發行三個月即再版,並在北京人民廣播電臺文藝臺小說連播節目中播出,創收聽率新高。《雜種》還被全國總工會推薦為全國職工圖書館必藏書目。這次能把《雜種》這部長篇小說獻給臺灣的讀者朋友,真是有幸。



臺灣的讀者熟悉南國的風情,對中國東北邊疆小興安嶺的茂密森林,黑龍江波濤的澎湃,滴水成冰的銀色世界,中俄邊民的生活習俗,以及出沒深山峪中的黑熊、虎豹,尤其是松柏支撐的那一片湛藍色的天空,空中飛翔著獵人奉為山神的雄鷹「海東青」一定是陌生的。《雜種》是一幅風情萬種的東北民俗畫,她向你們述說著一個感天動地的傳奇故事。小說主人翁于毛子的誕生,荒誕離奇又有著不能改變的真實。他家三個樸實精幹的男人相繼死於非命。故事述說的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美麗的于家媳婦和一個偷渡國境線的俄羅斯青年,一夜狂歡之後生下了一個混血兒「二毛子」,他英俊、善良、智慧,是模範的民兵排長,更是名震興安嶺的好獵手。縣鄉領導喜歡他、利用他,上海大城市下鄉的女青年跟他生孩子;屯子裡的漂亮媳婦競相投入了他的懷抱……。



捧起這部長篇,你會感覺到故事沿著歷史發展的脈絡和年輪,揭示出自然界生命的價值,人與動物的尊重,人與人之間的好惡恩仇,官場和平民的交融與分離。小鬼是單純的忠義,大鬼是世道上的潛規則,閻王則是寬厚威嚴的天道。



捧起這部長篇,昇華著真實的經歷,那遙遠的雪獵情趣,那真切的邊村風物,那粉紅原味的風流韻事,那淒美詩化的命運足聲……,便會悄然圍攏過來,伴你消磨一個慵懶的紅茶午後,傍你度過一個迷情的紅酒子夜,還能激起你對粗野原始般的人性回歸。清晨,理性老人又叩響了門環,送來昨天人道和天道之後的戰報。



臺灣的讀者朋友,《雜種》讓你讀到的不光是文字的經營和塑造,不光是從內心深處發出的呼喚,它還是畫面、銀幕,在你眼前鋪開一幅圖案,一張接一張地不會間斷。



長篇小說《雜種》在臺灣的問梓,紅螞蟻圖書公司李錫東總經理鋪設了一條讓主人翁于毛子跨越海峽的旅行,讓臺灣同胞和海外僑胞從于毛子身上,感受到了炎黃子孫流淌著鮮紅血液的溫度。



相信你們會愛上它。





引子

一個俄羅斯民族的優秀男人,為情越境,在中國江岸的樺皮屯裡,與一個賢慧、端莊、美麗的女人一夜狂歡之後,淹死在黑龍江(俄羅斯稱阿莫爾河),留下了一個「雜種」。因「他」而起,三個男人接連不斷地死於槍下……



這樁樁血案,就發生在「文革」十年,最撕扯心肺的還是一九八三年臨近春節的那個寒冬。二十多年過去了,那夜空中的月亮被凍在了天上,粗壯的落葉松,纖細的白樺,還有渾身

貼滿鎧甲黑乎乎的柞樹,將映滿血色的月亮鎖在了這片僵死的樹梢之上。民兵排長仰臥在潔白

的雪原中,鮮紅鮮紅隆起的血漿,就像一塊絨氈,在清冷的月光下,將死者高大的軀體印刻在

谷有成部長揮之不去的內疚裡,至今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一九八三年是一個百業待興充滿生機的年代,紅色的大幕已經落下,每個人內心充滿的紅

色希望,隨著這場大戲的退場,和那到處映入眼簾的紅旗,滿牆的語錄,袖角上的袖章,這個

主宰十年的色調,被這場大雪所覆蓋得一乾二淨。



谷有成退休在家,但至今他也沒有鬧清楚,為什麼在「文革」之後,那些在十年「浩劫」中被批判的談「官」變色的走資派們,不顧還未痊癒的疤痕,將那一頂頂散有血性氣味的烏紗爭先恐後地戴在自己已染霜髮的頭顱之上。而谷有成他自己,一位邊防團的副團長,突然像是中了邪,腎上腺素激增,一種「學而優則仕」的當官激情和欲望,在他們這一撥人當中的內心深處爆炸,驟然產生一股兇猛的衝擊波,將十年的斷流續上。封建社會的「君子不可一日無權」的權力欲望變本加厲地開始向四周擴張。令人驚異的是,在這場角逐的拼殺中,發生了許多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從而竟影響了他們的一生。



谷有成搖身一變,當上了璦琿縣委常委,縣人民武裝部長。他找到了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活得很舒坦,鑼鼓喧天地粉墨出場了。然而,鑼鼓聲後,一戶再普通不過的農村人家,卻在這場大戲裡全景式地演出了一幕蒼涼、悲壯的歷史劇,劇碼沒有導演,沒有名角。劇情卻波瀾壯闊,驚天動地……
天道

《殉獵》臺灣版序

黎晶

《雜種》是我的長篇小說處女作。於西元二○○六年十月在中國大陸出版。為此,中國作家協會、作家出版社在北京舉辦了首發式和「黎晶文學現象」研討會。該書發行三個月即再版,並在北京人民廣播電臺文藝臺小說連播節目中播出,創收聽率新高。《雜種》還被全國總工會推薦為全國職工圖書館必藏書目。這次能把《雜種》這部長篇小說獻給臺灣的讀者朋友,真是有幸。



臺灣的讀者熟悉南國的風情,對中國東北邊疆小興安嶺的茂密森林,黑龍江波濤的澎湃,滴水成冰的銀色世界,中俄邊民的生活習俗,以及出沒深山峪中的黑熊、虎豹,尤其是松柏支撐的那一片湛藍色的天空,空中飛翔著獵人奉為山神的雄鷹「海東青」一定是陌生的。《雜種》是一幅風情萬種的東北民俗畫,她向你們述說著一個感天動地的傳奇故事。小說主人翁于毛子的誕生,荒誕離奇又有著不能改變的真實。他家三個樸實精幹的男人相繼死於非命。故事述說的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美麗的于家媳婦和一個偷渡國境線的俄羅斯青年,一夜狂歡之後生下了一個混血兒「二毛子」,他英俊、善良、智慧,是模範的民兵排長,更是名震興安嶺的好獵手。縣鄉領導喜歡他、利用他,上海大城市下鄉的女青年跟他生孩子;屯子裡的漂亮媳婦競相投入了他的懷抱……。



捧起這部長篇,你會感覺到故事沿著歷史發展的脈絡和年輪,揭示出自然界生命的價值,人與動物的尊重,人與人之間的好惡恩仇,官場和平民的交融與分離。小鬼是單純的忠義,大鬼是世道上的潛規則,閻王則是寬厚威嚴的天道。



捧起這部長篇,昇華著真實的經歷,那遙遠的雪獵情趣,那真切的邊村風物,那粉紅原味的風流韻事,那淒美詩化的命運足聲……,便會悄然圍攏過來,伴你消磨一個慵懶的紅茶午後,傍你度過一個迷情的紅酒子夜,還能激起你對粗野原始般的人性回歸。清晨,理性老人又叩響了門環,送來昨天人道和天道之後的戰報。



臺灣的讀者朋友,《雜種》讓你讀到的不光是文字的經營和塑造,不光是從內心深處發出的呼喚,它還是畫面、銀幕,在你眼前鋪開一幅圖案,一張接一張地不會間斷。



長篇小說《雜種》在臺灣的問梓,紅螞蟻圖書公司李錫東總經理鋪設了一條讓主人翁于毛子跨越海峽的旅行,讓臺灣同胞和海外僑胞從于毛子身上,感受到了炎黃子孫流淌著鮮紅血液的溫度。



相信你們會愛上它。





引子

一個俄羅斯民族的優秀男人,為情越境,在中國江岸的樺皮屯裡,與一個賢慧、端莊、美麗的女人一夜狂歡之後,淹死在黑龍江(俄羅斯稱阿莫爾河),留下了一個「雜種」。因「他」而起,三個男人接連不斷地死於槍下……



這樁樁血案,就發生在「文革」十年,最撕扯心肺的還是一九八三年臨近春節的那個寒冬。二十多年過去了,那夜空中的月亮被凍在了天上,粗壯的落葉松,纖細的白樺,還有渾身

貼滿鎧甲黑乎乎的柞樹,將映滿血色的月亮鎖在了這片僵死的樹梢之上。民兵排長仰臥在潔白

的雪原中,鮮紅鮮紅隆起的血漿,就像一塊絨氈,在清冷的月光下,將死者高大的軀體印刻在

谷有成部長揮之不去的內疚裡,至今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一九八三年是一個百業待興充滿生機的年代,紅色的大幕已經落下,每個人內心充滿的紅

色希望,隨著這場大戲的退場,和那到處映入眼簾的紅旗,滿牆的語錄,袖角上的袖章,這個

主宰十年的色調,被這場大雪所覆蓋得一乾二淨。



谷有成退休在家,但至今他也沒有鬧清楚,為什麼在「文革」之後,那些在十年「浩劫」中被批判的談「官」變色的走資派們,不顧還未痊癒的疤痕,將那一頂頂散有血性氣味的烏紗爭先恐後地戴在自己已染霜髮的頭顱之上。而谷有成他自己,一位邊防團的副團長,突然像是中了邪,腎上腺素激增,一種「學而優則仕」的當官激情和欲望,在他們這一撥人當中的內心深處爆炸,驟然產生一股兇猛的衝擊波,將十年的斷流續上。封建社會的「君子不可一日無權」的權力欲望變本加厲地開始向四周擴張。令人驚異的是,在這場角逐的拼殺中,發生了許多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從而竟影響了他們的一生。



谷有成搖身一變,當上了璦琿縣委常委,縣人民武裝部長。他找到了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活得很舒坦,鑼鼓喧天地粉墨出場了。然而,鑼鼓聲後,一戶再普通不過的農村人家,卻在這場大戲裡全景式地演出了一幕蒼涼、悲壯的歷史劇,劇碼沒有導演,沒有名角。劇情卻波瀾壯闊,驚天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