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1課】燭之武退秦師



經典原文



九月甲午,晉侯、秦伯1圍鄭,以其無禮於晉2,且貳於楚3也。晉軍函陵4,秦軍氾南5,佚之狐6言于鄭伯曰:「國危矣,若使7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8曰:「臣之壯也9,猶10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11。」公曰:「吾不能早用12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13。然14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15。

夜,縋16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17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於君,敢以煩執事18。越國以鄙遠19,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20?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21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22,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23,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24之有?既東封鄭25,又欲肆其西封26,若不闕27秦,將焉取之?闕秦以利晉,惟君圖之。」

秦伯說,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楊孫戍之,乃還。

子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28;失其所與,不知29;以亂易整,不武30。吾其還也31。」亦去之32。



作者



《左傳》舊傳是春秋末年左丘明所撰,清代今文學家認為是西漢劉歆改編,近人認為是戰國初年人據古各國史料編成,多用事實解釋《春秋》,與《公羊傳》、《榖梁傳》用義理解釋的方式不同。《左傳》起自西元前722年(魯隱公元年),終於西元前464年(魯悼公四年),書中保存了大量的古代史料,文字優美,記事詳明,是中國古代的史學和文學名著。



題解



〈燭之武退秦師〉載於《左傳•僖公三十年》。西元前632年(僖公二十八年)發生城濮(今河南陳留縣)之戰,晉文公戰勝楚國,建立了霸業。西元前630年(僖公三十年),晉和秦合兵圍鄭。圍鄭對秦國沒有什麼好處,鄭大夫燭之武看到這點,所以向秦穆公說明利害關係,勸穆公退兵,秦穆公因此退兵,晉文公只好撤退,化解了一場戰爭。



注釋

1.晉侯、秦伯:指晉文公和秦穆公。春秋時期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公為最高之爵位。

2.以其無禮於晉:「於晉無禮」的倒裝句,指晉文公即位前流亡國外,經過鄭國時沒有受到應有的禮遇。以,因為。

3.且貳於楚:並且在聽命於晉的同時,又聽命於楚。且,並且。貳,從屬二主。於,對。

4.晉軍函陵:晉軍駐紮於函陵。軍,名詞作動詞用,駐軍之意。函陵,鄭國地名,在今河南新鄭北。

5.秦軍氾南:秦軍駐紮於氾南。氾,音ㄈㄢˊ。氾南,古代東氾水的南面,在今河南中牟南。

6.佚之狐:鄭國大夫。佚,音一ˋ。

7.使:派。

8.辭:推辭。

9.臣之壯也:我壯年的時候。臣在此為燭之武本人之自稱。

10.猶:尚且。

11.無能為也已:不能幹什麼了。為,做。已,同「矣」。

12.用:任用。

13.是寡人之過也:這是我的過錯。

14.然:然而。

15.許之:答應、承諾這件事。

16.縋:縋,ㄓㄨㄟˋ。用繩子拴著從城牆上往下吊。

17.既:已經。

18.敢以煩執事:冒昧地拿這件事麻煩您。執事,負責事務的人,是對對方的敬稱。

19.越國以鄙遠:越過別國而把遠地當作邊邑。越,越過。鄙,邊遠地區,此處當動詞用。

20.焉用亡鄭以陪鄰:怎麼會用滅掉鄭國,來幫鄰國增加土地呢?焉,怎麼。以,來。陪,增加。

21.行李:也作「行吏」,外交使節。共,通「供」,供給。

22.嘗為晉君賜矣:曾經給予晉君恩惠。嘗,曾經。為,給予。賜,恩惠。

23.朝濟而夕設版焉:早上渡過黃河,晚上就築城防禦。濟,渡河。版,築土牆所用的夾板。設版,為築牆之意。

24.厭:通「饜」,滿足。

25.東封鄭:在東邊讓鄭國成為晉國的邊境。封,疆界,作動詞用。

26.肆其西封:擴展西邊的疆界。指晉國滅鄭後,必將圖謀秦國。肆,延伸、擴張。

27.闕:ㄑㄩㄝ,使減損。

28.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依靠別人的力量,又返回來損害他,這是不仁義的。因,依靠。敝,毀壞。

29.失其所與,不知:失掉自己的同盟者,不明智。與,結交、親附。知,通「智」。

30.以亂易整,不武:用混亂相攻取代聯合一致,不符合武德。易,代替。不武,不符合武德。

31.吾其還也:我們還是回去吧。其,表商量或希望的語氣,還是。

32.去之:離開。



評析

善於說服他人的人,往往能洞察人心,還要為對方設想,才能打動對方。燭之武對秦穆公的說辭,其實是利用秦、晉兩國的矛盾,達到分化兩國合作關係的目的。燭之武判斷眼前的局勢:秦、晉合作聯合攻打鄭國,兩國暗地裡又存在競爭的敵人關係,正是見縫插針的良機。他首先指出晉國曾經對秦穆公失信,有過不良紀錄,挑撥離間;其次問秦穆公聯軍攻打鄭國所為何來?恐怕只是晉文公為了報私仇與併吞鄭國,所以慫恿秦軍協助吧!況且晉距離鄭近而離秦遠,秦耗費兵馬攻鄭,只能為他人作嫁衣裳,自己得不到半分利益。聽了這番分析,秦穆公果然退兵了。



經典故事



外頭來報:「晉公子重耳一行人,正向國都走來。」

鄭文公擺擺手:「我知道,退下吧!」卻沒有交代任何話。

大夫叔瞻上前勸告:「聽說晉公子賢明,他的隨從都是國家的棟樑,又與大王同姓姬,有同宗的情誼,應該以禮節迎接。」

鄭文公搖了搖頭說:「從自己的國家逃出來、又經過我國的公子實在太多了,怎可能都按禮儀接待呢!」

叔瞻建議:「您如果不打算以禮相待,和重耳交個朋友,不如殺掉他,免得將來遭到報復!」

鄭文公哈哈大笑,根本不相信重耳有那麼大的能耐,也沒有禮遇重耳。後來重耳終於回到晉國,即位為晉文公。

過了幾年,晉國、秦國聯合起來圍攻鄭。晉軍駐紮函陵,秦軍駐紮氾南,隨時可以發動攻擊。晉文公對大夫子犯說道:「我逃難時,鄭伯不以禮相待而態度冷淡,這就算了,還和楚國親近,顯然對我有二心。今日,我就要一舉滅了鄭國!」



鄭文公坐在大殿上,得知晉、秦聯手攻來,焦急得不得了。

大夫佚之狐思索了片刻,就建議:「國家正在危急存亡之際,如果派燭之武去見秦伯,秦軍一定撤走,晉軍就無法獨自進攻了。」鄭文公便下令召見。

不料燭之武見了文公,卻推辭道:「臣壯年時還遠不如人,現在老了更不中用。」

鄭文公放低姿態說道:「唉,我不能及早任用你,現在國家危急了才來求你,是我的錯。但鄭國滅亡,對你也不是好事啊!」燭之武只好答應了。

到了晚上,燭之武在腰間綁了根繩子,吊下城去求見秦穆公。他見了秦穆公就說:「秦、晉圍攻鄭,鄭已經知道要亡。如果滅掉鄭國對您有利,那就沒話說。但是越過別國,以別人的土地當作自己的國境,那是很難的!您這麼做,等於滅掉鄭來增加晉國的土地,晉擴大,您就被削弱了啊!」

秦穆公面色一變,心想自己從未考慮過這點。

燭之武察言觀色,接著說:「如果您不攻打鄭,而以鄭作為東方的盟友,只要貴國有使者來,鄭可以供應所缺,對您沒有害處啊!而且您曾對晉文公有恩,晉君承諾給您焦、瑕二地作為報答,但他早上才渡過黄河回國,晚上就修築防禦工事防備秦軍,這是您知道的。晉哪裡會滿足呢?既在東邊的鄭國開拓疆域,又想在西邊擴展領土,未來如果不侵犯秦國,那要到哪裡取得土地呢?這次的戰事,恐怕是晉君有意削弱秦國,請您多加考慮。」

秦穆公聽了燭之武的話,深覺有理,於是和鄭國締結盟約,又派遣杞子、逢孫、楊孫等人戍守鄭國,協助防衛。秦穆公就帶兵返國了。

晉軍見狀,都大感驚異。大夫子犯連忙請求晉文公截擊秦軍。晉文公卻阻止說:「不行!如果不是秦伯,就沒有今天的我。受人幫助而回頭來害他,是不仁;失去秦國友邦,是不智;以混亂相攻取代團結合作,則是不武。我們回去吧。」於是晉軍撤退。

燭之武的一席話,就解除了鄭國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