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1.公正是靈魂的偉大需求  

富蘭克林充滿智慧地說:「人們對大自然法則的看法各不相同,有人說它們是殘酷的,也有人說它們是仁慈的。其實它們既不殘酷也不仁慈,而是絕對公正的──事實上,就是公正本身的不變原則在運作。這不僅適用於大自然,而且同樣也適用於我們每個人的靈魂。」  

人世間的每個人的靈魂需求的表達方式各不相同,然而或多或少都可以感受得到。它以一種深不可測又難以形容的饑渴為表現方式,發生在那些某方面有特殊發展的人身上,無論他們已經擁有了多麼富裕的物質生活,都永遠無法得到滿足。許多人的認識容易被外表誤導,為了滿足這種饑渴,他們拼命追求物質的享受,以為這些將能滿足他們的需求,為他們帶來平靜。  

每個人的潛意識都在渴望公正,而且都試圖以自己的行為方式,並依照自己的思想狀態和模式,來滿足這種渴望。渴望只有一種,公正也只有一種,然而尋求的途徑卻很多。  

自覺在尋求的人,因為對正確的路線已經有了初步瞭解,所以他們不久將可以榮幸地發現,只有公正才能為靈魂帶來最終的永恆滿足。  

不能自覺尋求的人,雖然也會有短暫的喜悅,但並不會得到祝福,因為他們為自己開闢了一條痛苦之路,不得不拖著傷痕累累的雙腳走下去。饑餓卻與日俱增,而靈魂將為自己所失去的公正的權利而吶喊。  

無論靈魂是處於清醒、夢幻或者沉睡,如果不是得自公正的實現,所得到的滿足都難以持久。無論它是有軀體的或脫離軀體的,都不斷受制於苦難的懲罰,直到最後,逃向公正的庇護所,才會發現自己長久以來一直尋求卻苦無所獲的喜悅、滿足和平靜。  

公正是靈魂的偉大需求,靈魂在公正的基礎上,就可以無憂無慮地立於世間生存的風暴之中,不再感到迷惑,同時,也可以為幸福而美好的生活建立一座宮殿。  靈魂的家園,就存在於這項原則的實現,它也是所有永恆祝福的來源和倉庫。找到它,就找到了一切;失去它,就失去了一切。它是一種思考的態度和意識的狀態,其中不再有生存的競爭,而靈魂也會安歇在一片富足裏,在那裏,它一切偉大的需求都能夠得到滿足,既無須掙扎、也不必恐懼。  

善於運用心智的人可以得到幸福,因為這樣的尋求絕不會落空。  

讓我們將公正這種美好的品德,不斷昇華到自己的生命中去吧,既公正地待人,又公正地待己,公正地面對人生。



2.偏見是公正的最大剋星  

富蘭克林認為:偏見是黃疸病,有偏見的眼睛看什麼都是黃的。  

沒錯,偏見是人品的毒瘤,是進步的障礙。眾人皆知,公正是一個人最可寶貴的品質,而偏見則是公正的剋星。因而誰要想成為一個處事公正的人,誰就要謹防偏見。  

所謂偏見,即是片面、偏激、不公正的見解,是一種妨礙認知資訊的行為態度。  偏見是諸偏之根。一個人對某事某人一旦有了偏見,就會產生偏向、偏心、偏辭、偏重、偏袒,乃至導向行為的偏頗和事業的偏廢。人犯錯誤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頭腦裏有偏見作祟。  

偏見者常常把人看偏。偏見是正確進行判斷的感情障礙。當一個人被偏見俘虜之後,對自己喜歡的人,就會只看見他的優點;對自己不喜歡的人,就會只見到他的缺點。偏見會帶來偏愛和偏恨,「情人眼裏出西施,情敵口裏變東施」,講的就是這個道理。這種待人處世哲學,使自己失去了為人公正的品格。  

偏見者常常疑心生暗鬼。富蘭克林說過:「偏見可定義為缺乏正當充足的理由,而把別人想得很壞。」  

一個人的頭腦如被偏見所禁錮,對他人的一言一行,都會用頭腦裏的錯誤標準去衡量,其結果可想而知。事實告訴我們,偏見比無知離真理更遠。  

偏見的類型多種多樣,有種族偏見、有階級偏見、有集團偏見、有行業偏見等等。形成偏見的原因也很複雜,有的是階級立場導致的,有的是由於既得利益或私心作祟而形成的,有的是由於按照個人經驗、匆忙作出無根據的結論,有的是由於無分析地接受了某人或某集團流行的判斷,而有些是由於片面的思想方法而形成的。  

分析產生偏見的原因,是為了謹防偏見、做到公正。通常情況下,有偏見的人常常意識不到,或不願意承認自己有偏見,因而克服偏見是很困難的事情。  

要做到公正、防止偏見,需要加強多方面的修養,如培養公正待人的優良品德,養成冷靜觀察問題的習慣,不要過於相信自己的印象,不去接受未加分析的判斷,不聽信流言,不去隨人說三道四論短長。在評價一個人的時候,不人云亦云,而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聽,用自己的頭腦去思考。  

記住富蘭克林的話吧!謹防偏見最重要的是,要用科學的思想方法來觀察思考問題。克服了偏見,公正自然就會向你身邊靠近。



3.自私不能自利,損人終不能利己  

人們常常會責備別人「自私自利」、「損人利己」,其實,自私哪能自利呢?損人哪能利己呢?  

自私的人處處為己,不肯「拔一毛以利天下」,他們在自己的周遭築起了高高厚厚的牆,保護著自己的貪婪,卻也阻礙了自己的進出與視野。他們把自己的身心局限在狹窄的空間裏,過著自我陶醉的生活。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利」字當頭,一切惟利是圖,哪管什麼人情、義理?  

然而,自私真的能自利嗎?當然不是。現今都市裡的房子鱗次櫛比。某城市一個樓下的住戶因為一己之私,將公寓的防火巷搭起石棉瓦來當儲藏室,有一次鄰居失火,緊要關頭消防車卻開不進來,以致比鄰數棟房屋皆付之一炬,還出了數條人命。那位自私的人不但房子、家當全燒光了,還吃上官司,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可見,自私真是不能自利的。  

自私心重的人就是「我執」很強的人,他們的生命裏只看到了自我,執著於我要、我覺得、我認為,而不是您請、您覺得、您認為,因為不懂得尊重別人,所以也得不到別人的尊重。雖然有時候眼前能貪得一點小便宜,但爾後往往失去了大利益。相對的,利他的人雖然眼前吃點小虧,但爾後往往能夠得到更大的、綿綿不絕的回報。哲人說:「利人為利己之基。」真是人生智慧的寫照。  

現代商場上,製造商和經銷商形成了一個供需依存的縝密關係,若沒有經銷商的渠道,製造商製造出來的東西無法流通獲利;如果沒有製造商的產品,經銷商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製造商和經銷商是一種唇齒相依的關係,做生意是要講求雙贏的,絕不能讓其中的一方感到委屈,雙方在合作的折衷談判裏,找到一個平衡點,讓雙方都能賺錢,才是長久之道。但有些經銷商卻吃定了製造商,不是壓低進貨,就是退貨沖賬,自己賺足了好處,卻讓製造商無利可圖;自己大塊吃肉,卻讓對方無處喝湯。像這種損人利己的行為,終將讓對方唾棄,到頭來自己變成了無貨可銷,還不是得吃大虧?所以說,損人利己像風中的殘燭,雖有短暫的亮光,但卻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損人利己的公司,絕對不會是一個好公司。  

損人是絕對無法利己的,惟有成就別人,才能成就自己。智者說:「幫助別人,就是實現自己。」這句話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富蘭克林告誡青年:自私的人,終將為人所唾棄;損人的人,也終將自食其惡果。



4.絕不「點燃別人的房子,煮熟自己的雞蛋」  

富蘭克林在一次重要的演講中曾這樣說:「世上就有那麼一些人,他們對自己的權利背得滾瓜爛熟,就是不想知道自己應盡的義務。」  

是啊,人們總是在做自己內心想做的事情。從這個角度說,每個人都是自私的,但自私並不都那麼可怕,可怕的是私欲太盛、利令智昏,時時處處以自己為中心,以損公肥私和損人利己為樂事,一切圍著自己想問題,一切圍著自己辦事情,在滿足其一己之私的過程中,不惜損害公益事業,不惜妨害他人利益。這樣的人誰不怕?怕的時間長了,也就如同瘟疫一樣,人們避之惟恐不及;怕的人多了,也就如過街老鼠一樣,人人見之喊打。這樣的人即便是比別人多撈取了一些利益,也不會獲得真正意義上的幸福。如果說,他們也侈談什麼成功,充其量不過是雞鳴狗盜的成功,沒有任何值得驕傲和自豪的。  

「點燃別人的房子,煮熟自己的雞蛋」,西方的這句俗話,形象地揭示了那些妨害他人利益的自私行為。  

自私自利者不管是借偷盜、貪污、索賄或挪用等手段,把公共財產或別人的財產變成自己的財產,還是以權勢撈取地位或榮譽,在別人看來,無疑都是不光彩的。儘管他們有時利用通過卑劣手段撈取的財、權來給某些人送人情、買人心,使這些人不得不感謝和感激他們,但更多的人卻瞧不起他們。儘管他們中還有些人用那些不義之財做本錢,開公司、搞生意,掙了大錢,成就了事業,有的還笑眯眯地做一些慈善之舉,但他們仍然是昧心的一族,別看法律未審判他們,但受害的普通群眾卻在感情上給他們判了刑、定了罪。  

一個人如果是這樣的人,心靈是不會安寧的,所擁有的人生便是一個卑鄙的人生。  一個人在損公坑人的時候,只是在物質上、權勢上和榮譽上肥了自己,暫時得到了一點實惠,而付出的卻是人格和靈魂的代價。由此將失去純潔美好的心地,從本來壯美的人生境界,跌到了一堆垃圾上,將不時地嗅到發自靈魂深處的臭氣。這是一個人的根本性的損失,永遠不可挽回的損失。即使以後覺悟到了,不再損公損人肥自己,但那心靈上沾上的污點,卻是永遠抹不去的,它將伴隨著一個人的終生,使其得不償失。  

人之為人的根本性的存在,並不是這團肉、這副軀體外殼的存在,而是人之為人的精神、德行、人格的存在。抽去了後者,人與普通動物也就沒有多大區別了。  所以,自私者的算計和耍弄小聰明,到頭來仍是卑鄙和愚昧。  

自私者損人肥己式的小聰明,是一種卑鄙的聰明,是那種打洞鑽空了房屋、在房屋倒塌前迅速遷居的「老鼠式的聰明」;是那種欺騙熊為它挖洞,洞一挖成便把熊趕走的「狐狸式的聰明」;是那種在即將吞食獵物時,卻假裝慈悲流淚的「鱷魚式的聰明」。  

誠然,在無垠的時間和空間裏,每個人都處在一個獨一無二的點上,每一個人又都是一個完整的世界。關心自己,發展自己,實現自我,是每個人的追求,這沒有什麼不合理,沒有什麼值得非議的。  

一個人除非他是神經病,沒有人不關心自己,不希望發展自己,實現自己的追求。這一切可謂人之私欲使然。沒有私欲是不正常的,有私欲而無度則更是不正常的,不損人利己,不損公肥私,這是最基本、最道德的私欲標準。  

正常地關心自己、發展自己、實現自己,人人都自珍自愛自重。為此,社會才能充滿勃勃生機,充滿歡歌笑語。  

然而,當自私自利者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來為自己的自私行為進行辯護的時候,便是極其荒謬的。他的所謂「為己」,是指為了自己而不顧別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損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利益。二者的本質區別就在這裏。  

前者的關心自己、發展自己和實現自我,絕不是以損害他人為前提,相反,前者的最終目的和實際的人生效果應該是為人、為大眾的,他們所追求的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樣一種良好的人際關係模式。而極端自私自利者的前提是損公損人,是奉行所謂「人人為自己,上帝為大家」這個可詛咒的常規。  

如果一個人是以損害公共利益或他人利益為前提而發展自己、實現自己,那麼他就站到了自私者的行列。  

誠然,生物學家們都知道,動物的基因是自私的,它們必須自私,因為基因為爭取生存,直接同它的等位基因在發生你死我活的競爭的時候,只有擊敗對手、犧牲等位基因才有自己生存的權利。人由遺傳基因發展形成,人之自私大概發源於此。  

但是如果以此論證自私自利的合理性,也同樣是荒謬的。  

人們應該知道,人並不只是一個僅由遺傳基因而發展形成的自然的動物,人更是一個具有廣泛社會性的文化的動物。  

一個人如果僅以基因必須自私而心安理得地自私自利,丟棄文化這種「全新的非生物學的」力量,那就把自己更重要的部分──精神,從自己的軀體上剝去了,剩下的只是一副髏骨,會變得毫無人的力量,即使血肉仍附在自己的身軀之上,那也和普通的動物沒有什麼區別。  

既然人們不願把自己貶落到普通動物的層次,不願丟掉人的尊嚴,不願缺少人的概念的任何一項內容,那就必須尊重社會的公共道德、遵守文化的規範。也許要每一個人做到「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太空洞抽象,不合實際。但是,每一個人,不論是東方文化環境裏的人,還是西方文化環境裏的人;也不論是社會主義國家的人,還是資本主義國家的人,人人都要講究公共道德,以公眾利益、大眾利益為上。  

富蘭克林指出:私欲過盛之人,必會偏離公正之準星,沒人願與之共事,因而永遠難成大器。世間小人,個個蠅營狗苟,皆私欲所惑也;而世間君子,皆坦坦蕩蕩,能克己私欲而走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