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選摘(節錄)

逍遙遊第一

一、小大之辯

極北玄冥之處有一條魚,牠的名字是鯤。鯤的巨大,不知計量有幾千里啊!變化而成為一隻鳥,牠的名字是鵬。鵬的背脊,不知遼闊有幾千里啊!當牠奮起而飛,翅膀彷若遮蔽天空的層雲。這隻大鳥啊,乘著海氣運轉的時機將要飛徙到南冥。極南玄冥之處,就是天池的所在。



1-1鯤鵬之例:一說(天)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齊諧》,是一本記載怪異的書。《諧》書上說:「當大鵬飛徙南冥時,拍擊水面激起三千里層浪,摶抱扶搖旋風向上直飛九萬里高空,然後乘著六月的季風氣息而去。」草澤間的水氣像野馬奔騰,空氣中的塵埃飛揚,生物藉以氣息相互吹拂。仰望天空蔚藍深邃,難道這就是天的本色嗎?還是因為距離太遠而無窮無極的緣故?如果大鵬從高空俯視下方,情境也像這樣的啊!

1-2鯤鵬之例:二說(地)

《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況且水的積累不夠深厚,則負載大船便顯無力。倒一杯水在廳堂的低窪處,則小小的草芥便能行船;放個杯子卻膠著不行,這是水淺而船大的緣故。同理,風的積累不夠深厚,則負載巨大翅膀便顯無力。是故要直上九萬里,為的是在下方積累風量。其後時時培積這大風,背脊頂著青天而不致半途無風而廢,而後才能繼續向南飛行。

1-3物無大小 必有所待

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今培風;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而後乃今將圖南。

小蟬和斑鳩嘲笑著說:「我興起而飛,停在榆枋小枝上,有時飛不到不過暫時落在地上罷了。何必非要飛上九萬里之後才南飛呢?」去城郊的三餐後回來,肚子仍然飽實;走百里的就得準備隔夜糧;走千里的更要積聚三個月的糧食。這兩隻小動物又如何知道這個道理呢!

1-4二蟲之例

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而止,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適莽蒼者三湌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蟲又何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