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所謂「魯迅世界」,顧名思義,是指魯迅與他的家人、親友、老師、同學、學生、熟人、生人,論敵乃至生死對頭所構成的人生或社會,所以,「魯迅世界之謎」,就不只是魯迅之謎,而是魯迅與他的周邊人物的一些謎案。

  叫做「謎案」是指沒有確切答案的懸疑之事。本書從開始動筆至今,已好幾個年頭了,隨著一些研究成果的披露,原來寫的謎案,現在已經不是謎了,如本書原有的一篇〈魯迅的大姨叫什麼名字?〉現在知道了,她叫魯琪,魯迅世界的「魯氏三姐妹」之一,另二人是魯迅的的二姨魯蓮、魯迅的母親魯瑞,所以這一篇撤下了,也有可能,本書中所寫的謎案,隨著時間的推移,有的將破解;但有的謎案,永遠不會破解,那就成了魯迅世界的永恆之謎了。

  魯迅世界之謎有多少?本書收短文120 篇。而每一篇有的不只一個謎,這就是說,魯迅世界之謎或可至200 餘,而2005 年版《魯迅全集》的人物類注釋,就有229 人,其注文只有二個字:未詳。這就又增加了229 謎案了,魯迅世界之謎,當有500 個左右了吧。上述229 個謎,筆者未寫,無任何材料可動筆。

  由於筆者接觸材料有限,有的謎案可能早已不是謎,可筆者不知,將其視為謎而寫入書中,也有可能,有的謎案有遺漏,所以,敬請方家與讀者如發現上述情形,希告知作者,以便日後訂正。



吳作橋 王羽

2012 年底於長春楓林園

九九、蘇雪林為什麼在魯迅逝世後反魯?



蘇雪林(1896-1998),現代著名女作家、文學研究家、教授。曾用名瑞奴、瑞廬、小妹,字雪林,以字行,筆名有綠漪、靈芳、天嬰、蘇梅、老梅等。祖籍安徽省太平縣嶺下村。生於浙江里安。1917年在安徽省立第一女子師範學校畢業後,留母校附小任教。1919年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1921年畢業,翌年赴法國留學,先後在吳稚暉創辦的海外中法學院、里昂國立藝術學院學習美術,後改學文學。1925年回國,在蘇州景海女師任教,後任蘇州東吳大學、安徽省立大學、上海滬江大學教授。1931年為武漢大學教授、與淩叔華、袁昌英一起共事,人稱「珞珈山三女傑」。1949年到香港真理學會任職。一年後赴巴黎研究神話。1952年到臺灣,先後任臺灣師範大學、成功大學教授,其間一度赴新加坡南洋大學教書。1973年於成功大學退休,專事著述。蘇雪林1925年與張寶齡結婚,婚後36年僅同居4年。1972年前與胞姐淑孟女士一起過,

組織了一個姐妹家庭。不久姐姐病逝,她便一人住在臺南,直至逝世。享年102歲,是中國現代少有的高齡女作家。著述甚豐,主要有《李義山戀愛事蹟考》(1927)、短篇小說集《綠天》(1927)、自傳體長篇小說《棘心》(1929)、《蠹魚的生活》(1929)、《遼金元文學》(1933)、《唐詩概論》(1934)、《蘇綠漪創作選》(1936)、《青鳥集》(1938)、《屠龍集》(1941)、《蟬蛻集》(1945)、《鳩那羅的眼睛》(1946)、《當代中國小說戲劇一千五百種提要》(1948年與善秉仁、趙燕聲合編,英文版)、《天馬集》(1957)、《屈賦新探》、《眼淚的海》(1967)、《九歌中人神戀愛問題》(1967)、《人生三部曲》(1967)、《試看(紅樓夢)的真面目》(1967)、《文壇話舊》(1967)、《我的生活》(1969)、《閒話戰爭》(1970)、《中國文學史》(1970)、《秀峰夜話》(1971)、《最古的人類故事》(1978)、《二三十年代作家與作品》(1978)、《我論魯迅》(1979)、《蘇雪林自傳》(1996)。此外尚有翻譯作品《一朵小白花》、《梵賴雷童話集》等。

蘇雪林在文壇上的廣為人知,與其說是她的小說創作,倒不如說是她的反魯。應當說,在魯迅逝世前,蘇雪林對魯迅的態度是友好的,對魯迅的評價是正面的。1934年11月她在《國聞週報》上發表《〈阿Q正傳〉及魯迅創作的藝術》一文,說魯迅小說「已經使他在將來中國文學史上占到永久的地位」,說魯迅的代表作可以「與世界名著分庭抗禮,博得不少國際的光榮」,說魯迅小說特點是用筆的深刻冷雋,句法的簡潔峭拔,題材的新穎獨創,用字的千錘百煉。在文中她還反對胡適應用紹興土話寫《阿Q正傳》的主張並說「《阿Q正傳》不用紹興土白,正是魯迅的特識」等等。周作人教過她,魯迅未教過她,但她仍以魯迅的學生自居。1928年7月4日,她將自己剛剛出版的《綠天》贈給魯迅,落款是「學生蘇雪林謹贈」。7月8日又出席了李小峰招待北新書局作者的宴會,與魯迅同席。雖說這一時期她自己說,見了魯迅在女師大風潮中的表現有點「小人行徑」便開始看不起魯迅了,而那次宴會,她說魯迅對她很冷,很傲慢,她也耿耿於懷,但不論怎麼說,此時她與魯迅還沒有大的隔閡。

魯迅逝世後,1936年11月18日蘇雪林寫了一封致胡適的信,其中夾了一封致蔡元培信(後此致蔡元培信一直未能寄出),不久胡適寫了回信,她便把她致胡適的信與胡適的回信在1937年3月1日出版的《奔濤》半月刊第1期上發表了,打響了蘇雪林反魯的第一槍。在此文中她說:「魯迅的心理完全變態,人格的卑污,尤出意料之外,簡直連起碼的『人』的資格還夠不著。」此後她寫的反魯文章有《理水和出關》、《論魯迅的雜感文》、《說妒》、《論偶像》、《論污蔑》、《論是非》、《過去文壇病態的檢討》、《富貴神仙》、《對武漢日報副刊的建議》、《琵琶鮑魚之成神者─魯迅》、《對戰鬥文藝的我見─論共匪的文藝政策及當前戰鬥文藝的任務》、《與共匪互相利用的魯迅》、《新文壇四十年》、《學潮篇》、《魯迅傳論》。這些文章後來全收在她的《我論魯迅》一書中。此書之後她的反魯文章還有《大陸刮起反魯風》、《浮生九四》等。

如果說高長虹的反魯是「惡漢撒野」,那麼蘇雪林的反魯就近於「潑婦罵街」了。胡適就曾在前文提到的回信中說蘇雪林的反魯話語是「舊文字的惡強調」。蘇雪林之反魯並不是理論上的爭鳴,她只是罵,高長虹式的罵。她說魯迅的罪狀是:性格乖張、心理變態、思想落伍、人格卑污、品行無狀、總體罪惡。她說《阿Q正傳》是套襲日本某作家的作品,她說國民黨所以失敗就是共產黨利用了魯迅。她給魯迅的罵名就有文妖、土匪大師、紹興師爺、迫害狂、一包糞土、老毒蛇、瘋老頭、青皮學者、火老鴉、大流氓、暴君、玷辱士林之衣冠敗類、二十四史儒林傳所無之奸惡小人、色厲內荏、無廉無恥、多疑善妒、氣量偏狹、乖張可怕、禍國殃民、性情惡劣、陰暗空虛、一錢如命、最愛放賴、兇惡狠毒、好諂成癖等等。一個晚輩這樣罵長輩,一個學生如此罵老師,這讓人們不得不問:蘇雪林為什麼如此仇恨魯迅,他們之間有什麼過節嗎?

蘇雪林反魯的秘因是什麼?有的研究者說是由於她無限忠於「黨國」。這一說法不能確切地說明她之所以反魯。魯迅逝世前,蘇雪林也是忠於「黨國」的,她那時為什麼不反魯反倒頌魯?這不好解釋。蘇雪林自己說,她在女師大風潮中看清了魯迅的「小人行徑」,魯迅攻擊陳源,而陳源與她蘇雪林關係好,攻擊自己朋友的人自然是敵人,所以她要反魯。可是她為什麼在女師大風潮時期不反魯,反倒在10年多一點之後才祭起反魯的旗幟,拖了這麼長時間,這也不好解釋。還有就是前面提到的在一次宴會上魯迅對他很傲慢,她只是向魯迅點了一下頭,並未說一句話。也許是魯迅的傲慢激怒了她,使她反魯?這次宴會時間是1928年7月7日。為什麼在事隔8年多她才發作?這同樣不好解釋。而且這事也有因小果大之嫌,人家也就只是冷一點,傲慢一點,並未把你怎麼樣,你便大反特反,這於情理也講不通。有的研究者說,蘇雪林反魯是因為她暗戀魯迅,魯迅未予理睬,所以才惱羞成怒,意在報復。這倒有點像。陳漱渝先生在臺南訪問她時,問她為什麼如此激烈地攻擊魯迅,她卻回答說:「有人說,我之所以攻擊魯迅,是因為我對魯迅單相思,愛而不得轉為恨;這是沒有根據的。」這一不打自招,欲蓋彌彰式的回答是否透露了一點什麼資訊,值得關注。蘇雪林反魯有一個特點,就是在魯迅逝世後反魯,她只唱獨角戲,魯迅已死。不能反擊、回擊她了。在昔日的反魯大軍中,蘇雪林是唯一未受到魯迅反擊、攻擊的人。關注這一特點很重要。她可能是怕魯迅揭穿她什麼老底,也可能是怕最後落個失敗的下場,所以才在魯迅死後反魯的吧。這倒為「暗戀說」提供一個參照,儘管如此,我們仍只能說,蘇雪林反魯仍是一個謎。我們現在仍找不到蘇雪林追求魯迅的任何一點實證資訊。「暗戀說」也是影影綽綽,撲朔迷離,讓人不能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