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意亂情迷

不知身在何處,不知今年是幾時。

慕容沅迷迷濛濛的蘇醒過來,身體還是軟綿綿的,藥勁兒過去,腦子比之前稍微清醒一點,看著躺在旁邊的宇文極,殷殷道:"你……"一開口,還是嬌軟嫵媚的聲調:"你說話不算話。"

她現在這副樣子,又嬌又媚,聲音更是在挑逗和誘惑。

宇文極饜足餐飽,臉色卻不太好,看著她的眼睛,想問一句"妳和端木雍容是做了什麼",又問不出口,自己對她做這件事,是趕上她被別人下了藥,她和端木雍容在一起的時候,總不會也趕巧被人下藥。她是清醒的,他們在一起卿卿我我!

嫉妒像是蛛絲一樣爬滿了他的心房,沉溺不能自拔。

"你這是什麼表情?"慕容沅覺得委屈極了,這傢伙破了自己的身子,為什麼還像自己欠了他錢不還似的?情緒本來就不穩定,嗚嗚咽咽哭了起來:"你吃幹抹淨,就翻臉不認人了。"

"沒有。"宇文極見她委屈可憐,心軟了軟,臉上表情放柔和了一些,有些慌亂地道:"阿沅,妳想多了。"他俯身過去親吻她的耳朵,隱約還記得,從耳朵後面到肩膀,好像是她的敏感區域,特別是輕輕啃噬的時候,她叫得歡。

"嗯……"慕容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身子更軟了。

端木雍容也對妳這樣做過嗎?宇文極想要控制自己,腦子裡卻鋪天蓋地都是這樣的遐想,怒火上來,下嘴便重了一些。

"痛!"慕容沅拍打他,夢囈般地低聲道:"我不要。"

"妳要的。"宇文極突然翻身起來,俯視著她,眼神明明滅滅:"阿沅,從今往後,妳的眼裡只能有我,妳的心裡只能裝著我。"他低頭,滑到錦緞被子裡面,含住那粉紅的一點,舔舐、吮吸,用舌尖濕濕的撩撥,牙齒輕輕地咬,唇舌並用,聽著她嫵媚得好似春水一般的吟哦,嬌軟綿長的餘韻。

從今以後,只允許妳在我的身下綻放顫抖!

將修長的手指放進那溫暖緊致的地方,一點點探了進去,濕濕的、暖暖的,先前自己就是在這兒銷魂,不斷的摸索往前探去。

此刻迷藥的藥勁還沒有散透,不一會兒,就有黏黏的愛液分泌出來。

"你別……"慕容沅覺得臉上燙燙的,心情羞羞的,理智上覺得很不好意思,身體又不受自己控制,只能安慰自己,反正都已經嫁給他了,就算提前了一點兒,好像,也不算是錯吧。

宇文極的身量比她要高出一個頭,手指在下麵探路,人鑽出了被窩,和她擁唇親吻纏綿起來,將舌渡進櫻桃小口裡面,不停吮咂。正在纏綿之間,她的身體忽然劇烈抖了一下,看來是找對了地方,便用手指代替身下的物事,反覆撞擊那處。

弄得慕容沅一陣嗚嗚咽咽,似哭非哭,漸漸變成了唱歌一樣的吟哦。

之前的破處,對於她來說其實並不是太享受,疼痛更多,加上少女的身體剛開,不是太能承受男女之事。此刻沒有了疼痛,宇文極的手指又比他的分身小很多,配合還沒有散盡的迷藥,反倒感覺更加舒服:"我、我,唔……"呼吸漸漸急促,腳背緊緊弓起,身體不知道該要怎麼擺放。

"阿沅,阿沅。"宇文極一遍遍呼喊著她的閨名,親吻著她,手上動作不停歇,低低嘶啞道:"我什麼都會給妳最好的,妳,永遠都是我的。"

慕容沅身體緊繃繃的,只顧大口大口的呼吸,不停顫抖。

他一路不斷親吻舔舐,滑了下去。

從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