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長安遇故人

被郭允這麼一提醒,聽出他話外之意的盧縈,好像還真不能與他的主公這麼膩歪了,畢竟,連臉皮奇厚,葷素不忌的郭允也受不了了。當下,她咳嗽一聲,把自己整理一番後,重新拉開了車簾。

在她掀開車簾的那一刻,劉疆戴上了紗帽。

此刻,他們的馬車已經避到了一旁,官道正中,走的是一支長長的車隊。從這車隊的儀仗看來,多半又是哪個權貴顯要。

盧縈看了一眼,不怎麼感興趣,便收回了目光。

可在盧縈打量外面的人時,外面的人也在打量她。能在堂堂帝都稱風流的盧文,自不是一般人物,便是坐在那裡不言不語,也是一道罕見的風景。因此,每一個經過的人都會順便向她瞟上一眼。

也因此,收回了目光的盧縈便沒有注意到,車隊中的一輛馬車裡,一個容長臉的少年朝他瞟了一眼後,臉色微變。當下,他招來那人說了句什麼話,才狠狠瞪了盧縈幾眼轉回頭去。

這支隊伍很長,接下來又是一支權貴的車隊,等盧縈兩人的馬車通行時,都過了小半個時辰了。

馬車駛動,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著這座舉世聞名的雄城的盧縈,還真沒有心情與劉疆廝纏了,她興奮的東張西望著,光是看著那高達數十米,寬也有數十米,便是最為狹窄的上面,也可以同時通行幾輛馬車的高達天際的城牆,盧縈喃喃說道:"真了不起!"

一側的郭允聽到她這話後,嘲笑道:"咦,盧文郎君不是淡定從容,從不知敬畏的嗎?怎地現在又變回妳的鄉巴佬了?"

這話一出,盧縈不由側目而視,她鄙夷地盯了他一眼後,淡淡提醒道:"郭家郎君,請注意你世家子的風度!"

郭允重重一哼,道:"我還真是傻了,竟然與妳來做口舌之爭!"當然,重點是,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還要去挑釁。

見他識趣地轉過頭去,盧縈哼了哼,道:"你是不聰明,明知道我是主公的枕邊人,隨時在主公面前吹吹枕邊風,你就得刮到十萬八千里去,居然還敢罵我鄉巴佬?"說這話時,她搖頭晃腦,竟是對自己能狐假虎威不以為恥,頗以為榮。

一直翻看著帛書的劉疆抬起頭來,他轉頭盯向盧縈,似笑非笑地道:"這麼說來,我是昏聵之人了?"

見盧縈自討苦吃,居然把主公也拉入了戰場,郭允不由樂得嗤地一笑。

盧縈這時已連忙轉頭看向劉疆,討好地笑道:"主公自是英明無比。我那話,不就是信口警告警告姓郭的嗎?"

劉疆面無表情地瞪了她一眼。

眼前這個女子,總是不朝自己撓一爪子便不舒服。也許自己做得還不夠……她這脾性不鎮壓下去,要是哪一日自己都習以為常了怎麼辦?到得那時,叫他怎麼面對手底下的那幫子人?怎地面對天下人?叫他君威何在?丈夫的威嚴何存?

越想,劉疆的面色便越是端凝。

盧縈顯然不知道自己這句話造成的後果,逕自朝外面張望著。

這時,馬車已經駛過護城河,駛過城門,正式進入長安城內。

長安城內,正是無比繁華熱鬧時,這在外面還不覺得,一進來,馬車也走不動了,騎馬的速度,還比不上步行的。

正嫌坐在車內不夠敞快,欣賞美景不夠方便的盧縈馬上說道:"阿疆,我下馬車走走。"

"嗯。"

一得到他的允許,盧縈馬上下了馬車。

他一襲白袍,又是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