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燎跡大陸之北,有隱族伊祁氏。古神祇之後,容貌綺豔,髮瞳絢麗,行蹤詭祕非常人所能察,是為隱也。——《燎跡大陸軼聞錄》

  

  黑更半夜,萬籟俱寂。

  漫天雪花在夜空下飄揚,散發出蕭瑟的氣息。

  遠離皇城,被紫椴林隱匿的小苑內,燭火閃爍。

  「怪物!」一道尖銳的女聲劃破了雪夜的寂靜,「怪物!起來!」

  披頭散髮衣裳凌亂的婦人,神情癲狂,雙眼凸現,發瘋似的衝進西面臥室,不由分說地揪起床榻上少女如雪髮絲,把少女瘦弱身體粗魯地拖曳到冰冷的地面。

  「該死的怪物!妳毀了我的一切!」婦人歇斯底里地抓著少女單薄的肩膀搖晃著,尖長的指甲掐進少女纖瘦的肩,血漬在雪白單衣上暈出一朵朵妖豔的血花。

  「……」

  少女目光渙散地望著表情漸漸猙獰的婦人,習以為常地忍耐著。

  「怪物!我一定是被詛咒了,才會生下妳這個怪物!」婦人眼神狂亂地咒罵著。

  聞風而至的嬤嬤,杵在一旁,膽顫心驚地看著婦人發狂,卻不敢插手。

  「滾!給我滾得遠遠的!」少女的沉默似乎惹怒了婦人,婦人再度拽起少女的雪髮拖到後門,把少女推向門外的冰天雪地,看著漫天飛雪中的少女,狂笑不止,「哈哈……哈哈哈……見不到怪物……他一定會來的……」

  砰!房門被無情地甩上。

  少女跌落在臺階下,雪花無聲無息地落在她無瑕得近乎透明的臉頰上,凍結了血液,媲美白雪的肌膚漸漸發青發紫,淡粉唇瓣上的血色也早被風雪吹去。

  「天哪!小姐!」嬤嬤惶恐驚叫,衝到門邊,卻被發狂的婦人死死地抱住,無法動彈。

  「夫人,小姐只著單衣,外面風急雪驟,她熬不住的!」嬤嬤對著女主人哀求,「夫人,您讓我出去給小姐送件衣裳,好不好?」

  「哈哈……怪物死了最好……」婦人的眼神迷亂,恨恨地開口,「不准妳開門……讓怪物去死……去死……我不要再看到她了……」

  雪地上的少女掙扎著爬起來,聽著門內母親充滿恨意的話語,粉紅色眼眸黯然失色。

  凜冽的寒風驟然捲起,紛揚的亂雪鋪天蓋地地湧向少女,少女纖瘦的雙臂緊緊地抱著身體,緩緩地移動腳步,踏進了黑沉沉的紫椴林,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雪中。

  沒有光,沒有溫暖,她的世界一片黑暗。

  當大雪淹沒了少女嬌小的身體,當寒冷剝奪了少女最後的意識,燦若琉璃的笑容卻在她嘴角綻放。

  原來,死亡並不可怕。

  怪物消失,然後,母親解脫了,她也解脫了。

  在陰曹地府,滿是魑魅魍魎,她再也不會被當作怪物了……

  

  ☆☆☆

  

    「氣死閻羅王,唯有魅公子。」

  燎跡大陸五國——朝遠、川沃、畢瑄、央啻以及聖朝上日,近年來江湖中不約而同地流傳著這樣一句話。

  魅公子,何許人?

  江湖人口中的杏林天才,行蹤詭祕、身分成謎,隻身周遊五國,武功詭譎自成一派,醫術精湛,專救病入膏肓垂死之人,妙手回春氣死閻羅。

  根據那些有幸從閻羅王手中撿回一條命的人形容,神醫相貌平平,讓人過目即忘,印象深刻的只有那雙魅惑人心的深邃眼眸,「魅公子」之名因此傳開。

  魅公子救人十分挑剔,不是一腳踏進棺材的他還不想救。

  魅公子診金標準詭異,完全憑心情收取患者的一樣東西。

  傳言,魅公子有起死回生可解百毒之靈藥,才能與閻羅王抗衡,譜寫杏林傳奇。

  一時間,魅公子名聲大噪,成為燎跡大陸人人競相追逐的神人。

  然而,魅公子神出鬼沒,見過他的人又描繪不出其真實面容,僅憑一雙魅眼尋人,連魅公子的一根頭髮都沒找著。

  就在天下人都尋思著,如何找出這位名揚天下的魅公子時,作為焦點人物的魅公子,此刻卻神情詭異地盯著閻羅王手中的新獵物。

  他,碰到了他非救不可的人。



  ☆☆



  一夜風雪,在黎明破曉前停止。

  曙星閃爍下的落星嶺,突兀凸現的雪堆,擋了魅公子的路。

  雪堆下的是個人,與冰雪渾然一體的雪白髮絲,讓魅公子幽邃的眼眸閃過一道訝然。

  狹長的落星嶺遠離都郡,東鄰京城遠郊的紫椴林,南接央啻國與上日國接壤的翡雪山,西面是央啻與川沃國的邊境分界昴河,向來人煙罕至,唯一會出現在這裡的……

  魅公子頓了頓,傾身拂開積雪,少女毫無血氣的青白面容在他面前展露。

  嚴冬時節,她身著單衣的瘦弱身體,好像冰封似的僵硬,毫無聲息。

  尋死?

  青紫唇邊的安詳笑容讓他皺起了眉頭。

  髮如雪、顏如玉,這般綺麗的外貌,是族人吧?

  修長白皙的手指探向少女的鼻下,然後伏身在她胸口細聽。

  少女的鼻息和心跳縹緲,若有若無。再撐開少女緊閉的眼,微微鬆擴的瞳孔,是如水淡化掉的粉紅色,這樣與常人不同的眼眸,令魅公子心一悸。

  雪髮粉眼,果真是族人。

  雖說魅公子救人挑剔,但唯獨族人不在他的挑剔範圍之內,是必救的責任。

  他忙不迭地脫下披風,將一息尚存的少女裹得嚴嚴實實,抱起來。

  他一邊以自身體溫去熨暖失去意識的冰冷少女,一邊從袖兜內掏出白瓷瓶,倒出一粒褐色藥丸塞進少女發紫的唇中。

  少女的唇沒有任何動靜,藥丸依然含在她口中。

  他閉上眼睛,意念流轉之間,就見右手食指散發出微微的霧氣,擺動食指,指尖彷彿長出無形的線,栓著少女口中的藥丸,引導著它進入少女的體內。

  然後,魅公子的食指指腹按在少女的腹部,溫熱的霧氣舒緩地侵進少女身體內,化解了她體內的藥丸。

  最後,他收手移到少女腕邊,微弱的脈搏異常緩慢地起伏著。

  那藥丸是他調製的護息丸,可以護住垂危病患逐漸消散的氣息,爭取足夠的治療時間。

  「真糟糕。」魅公子斂下眼低喃一句。

  少女昏迷在雪中的時間至少有三個時辰,冰冷幾乎將她的知覺剝奪殆盡,而她求生意願十分低迷。

  她能夠在冰天雪地中保留那一息吐納,簡直是個奇蹟,他若再晚一步,她就一命嗚呼。

  不過,既然他趕巧了,這少女的命他就收下了。

  問題是,他的族人,為何會孤零零地倒在落星嶺的雪中呢?

  這少女是谷內出走的族人?還是谷外返回的族人?

  魅公子抱著氣若游絲的雪髮少女,往落星嶺北面相連的璿璣谷走去。

  作為被隱族人寄予厚望的準族長,一回來就在家門口見到奄奄一息的族人,這份「禮物」未免也太重了吧?

  如此反常的狀況,讓向來散漫不喜約束的準族長繼承人摩蒼,不得不認真考慮盡盡準族長的義務了。

  在他離開遊歷各國期間,隱族內是否發生了大變動?

  抑或是偽裝成尋常人隱藏在央啻國中的隱族人被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