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The Scream!

不是吶喊的《尖叫》

愛德華‧孟克(Edvard Munch,1863-1944)的《尖叫》(The Scream)於2012年5月2日經由紐約蘇富比(Sotheby’s)拍賣,賣家是挪威商人歐爾森(Petter Olsen),他的父親曾是孟克的鄰居和贊助人。最後由神秘買家透過電話競標,以1億1千992萬2千5百美元成交,拍賣過程只歷時12分鐘,《尖叫》成為世界拍賣史上最昂貴的藝術品。超越之前最高拍賣價的畢卡索《裸女、綠葉與胸像》(Nude, Green Leaves, and Bust),該畫於2010年5月經由佳士得(Christie’s)拍賣,以1億650萬美元成交;至於創下單幅畫作最高價碼的塞尚《玩牌者》(The Card Players)是於 2011年以至少2.5億美元私下交易,成為卡達王室的典藏。(圖1參考本書)

孟克共畫有四幅《尖叫》,繪於1893年的《尖叫》收藏於挪威奧斯陸的國家畫廊,係以油彩、卵彩以及粉彩畫在紙板上;奧斯陸的孟克美術館則典藏兩幅,各以卵彩和粉彩畫在紙板上;此次拍賣的《尖叫》則是孟克於1895年以粉彩繪於紙板上,是唯一私人所擁有的版本。

買家的身份隨即引起揣測,被提及的人包括美籍的俄國巨賈布拉瓦特尼克 (Leonard Blavatnik)、微軟大亨愛倫 (Paul Allen)、卡達王室等,但尚未獲得證實。

死亡陰影下成長的孟克

孟克的父親是軍醫,薪資不高,育有5個小孩,孟克排行第二。他母親雖然比父親小20歲,但在孟克5歲時就死於肺病,他的姐姐蘇菲(Sophie))也在15歲時因病過世,妹妹凱薩琳(Laura Catharine))在年輕時就罹患精神病,兄弟姐妹中只有安德瑞亞(Andreas)結婚成家,然而也在婚後數個月就去世。孟克本身自小體弱多病,他日後一再以疾病、死亡及悲傷為題材,應該淵源於他家庭與個人的境遇。

孟克在就讀技術學校一年後於1880年立志成為藝術家,他進入皇家素描學校學畫,遵循當時美術教育的方式,開始臨摹古代大師的畫作,當時的挪威藝壇深受德國學院派之寫實風格的影響。孟克選擇學習法國的藝術,於1885年赴巴黎參訪一年,因而接觸到高更和其他象徵主義的文學及繪畫,孟克認為只有擺脫學院派的嚴格訓練,改以大自然為師,才是正在萌芽之挪威藝術的唯一方向。但是所謂自然主義並不是亦步亦趨再現視覺的觀察,法國大文豪左拉(Émile Zola,1840-1902)這時將藝術品定義為:「透過性情所觀察到的大自然的一個角落。」換言之,藝術品是透過藝術家主觀的詮釋來反映大自然。

孟克創作的突破始於1886年繪製的《生病的小孩》。在自然主義的氛圍下,以小孩生病作為描繪題材是相當普遍,藉以呈現尚未體驗人生即告別的悲劇。對孟克而言,《生病的小孩》不但呈現他對母親與姐姐因病過世的記憶,也表達他從小體弱多病而對死亡的恐懼。孟克曾說:「疾病、瘋狂與死亡都是環繞著我搖籃的天使,終生跟隨著我。」(圖2參考本書)

《尖叫》創作的原始意象

孟克於1893年創作《尖叫》,共有四個版本,收藏於奧斯陸國家畫廊的版本最常被複製,描繪從艾克柏格山(Ekeberg)俯瞰奧斯陸峽灣(Oslofjord)與霍佛多雅島(Hovedøya)。孟克曾在1895年《尖叫》版本的畫框上如此寫道:

我與兩個朋友沿著一條路走著,當時正是日落黃昏之時,天空突然變得血紅──我停下來,感覺疲累,於是就靠著欄杆──藍黑色的峽灣與城市上方瀰漫著血與火舌。我的朋友繼續往前走,而我佇立在那裡,因為焦慮而顫抖,而且感覺到有一個無止盡的尖叫穿越過大自然。

坊間將孟克的The Scream一畫譯為「吶喊」,但吶喊是高亢地大聲喊叫,例如「搖旗吶喊」或墾丁所舉辦的「春天的吶喊」,而孟克此畫所要表達的是出自內心焦慮恐懼而意欲發出的尖叫,然而這種意欲從內心深處發出的尖叫卻因為發不出聲音而扭曲痛苦,因此形成一種「穿越大自然」的「無止盡的尖叫」。這件作品並不是描一個人在喊叫,而是對無所遁逃於天地間之絕望痛苦的呈現。

孟克在繪作此畫的前一年,於1892年到法國南部的尼斯(Nice)造訪了畫家朋友史克瑞德維格(Christian Skredsvig),畫了《絕望》(Despair),孟克稱這幅畫是「他的第一幅《尖叫》」。史克瑞德維格曾如此記述:

長久以來他(孟克)一直想要畫他對日落的一次記憶。如同鮮血一般的紅…。他渴望不可能獲得的東西,而且他的信仰就是絕望。所以我勸他將這段記憶畫下來,於是他就畫了這幅傑出的《尖叫》。(圖3、4參考本書)

孟克於1982年1月22日在尼斯所記述的日記雖然與他之後在1895年的《尖叫》畫框上所寫的內容大同小異,但提供觀者增進瞭解此畫的原始意象:

有一天黃昏我沿著一條路走著,一邊是城市,另一邊是峽灣。我感到疲累、很不舒服,於是停了下來,俯視峽灣──當時正是日落黃昏之時,雲彩突然變得血紅。我感覺有尖叫穿越過大自然;我感覺聽得見這個尖叫。我畫了這幅畫,把雲彩畫得如同鮮血一般的紅。色彩在尖叫。於是就完成了《尖叫》。

畫中漩渦狀的血紅天空與峽灣中的船已然成形,而前景中戴著帽子的人就是孟克的側臉自畫像。在他1893年《尖叫》的版本中,這個自畫像被一個骷髏狀的頭所取代,更重要的是在《絕望》中,孟克只是傳達他所感受到的無聲的尖叫,並以紅色來表達尖叫,但是在之後的《尖叫》版本中,孟克所強調的是他獨自一人的孤寂與焦慮。

The Scream!

不是吶喊的《尖叫》

愛德華‧孟克(Edvard Munch,1863-1944)的《尖叫》(The Scream)於2012年5月2日經由紐約蘇富比(Sotheby’s)拍賣,賣家是挪威商人歐爾森(Petter Olsen),他的父親曾是孟克的鄰居和贊助人。最後由神秘買家透過電話競標,以1億1千992萬2千5百美元成交,拍賣過程只歷時12分鐘,《尖叫》成為世界拍賣史上最昂貴的藝術品。超越之前最高拍賣價的畢卡索《裸女、綠葉與胸像》(Nude, Green Leaves, and Bust),該畫於2010年5月經由佳士得(Christie’s)拍賣,以1億650萬美元成交;至於創下單幅畫作最高價碼的塞尚《玩牌者》(The Card Players)是於 2011年以至少2.5億美元私下交易,成為卡達王室的典藏。(圖1參考本書)

孟克共畫有四幅《尖叫》,繪於1893年的《尖叫》收藏於挪威奧斯陸的國家畫廊,係以油彩、卵彩以及粉彩畫在紙板上;奧斯陸的孟克美術館則典藏兩幅,各以卵彩和粉彩畫在紙板上;此次拍賣的《尖叫》則是孟克於1895年以粉彩繪於紙板上,是唯一私人所擁有的版本。

買家的身份隨即引起揣測,被提及的人包括美籍的俄國巨賈布拉瓦特尼克 (Leonard Blavatnik)、微軟大亨愛倫 (Paul Allen)、卡達王室等,但尚未獲得證實。

死亡陰影下成長的孟克

孟克的父親是軍醫,薪資不高,育有5個小孩,孟克排行第二。他母親雖然比父親小20歲,但在孟克5歲時就死於肺病,他的姐姐蘇菲(Sophie))也在15歲時因病過世,妹妹凱薩琳(Laura Catharine))在年輕時就罹患精神病,兄弟姐妹中只有安德瑞亞(Andreas)結婚成家,然而也在婚後數個月就去世。孟克本身自小體弱多病,他日後一再以疾病、死亡及悲傷為題材,應該淵源於他家庭與個人的境遇。

孟克在就讀技術學校一年後於1880年立志成為藝術家,他進入皇家素描學校學畫,遵循當時美術教育的方式,開始臨摹古代大師的畫作,當時的挪威藝壇深受德國學院派之寫實風格的影響。孟克選擇學習法國的藝術,於1885年赴巴黎參訪一年,因而接觸到高更和其他象徵主義的文學及繪畫,孟克認為只有擺脫學院派的嚴格訓練,改以大自然為師,才是正在萌芽之挪威藝術的唯一方向。但是所謂自然主義並不是亦步亦趨再現視覺的觀察,法國大文豪左拉(Émile Zola,1840-1902)這時將藝術品定義為:「透過性情所觀察到的大自然的一個角落。」換言之,藝術品是透過藝術家主觀的詮釋來反映大自然。

孟克創作的突破始於1886年繪製的《生病的小孩》。在自然主義的氛圍下,以小孩生病作為描繪題材是相當普遍,藉以呈現尚未體驗人生即告別的悲劇。對孟克而言,《生病的小孩》不但呈現他對母親與姐姐因病過世的記憶,也表達他從小體弱多病而對死亡的恐懼。孟克曾說:「疾病、瘋狂與死亡都是環繞著我搖籃的天使,終生跟隨著我。」(圖2參考本書)

《尖叫》創作的原始意象

孟克於1893年創作《尖叫》,共有四個版本,收藏於奧斯陸國家畫廊的版本最常被複製,描繪從艾克柏格山(Ekeberg)俯瞰奧斯陸峽灣(Oslofjord)與霍佛多雅島(Hovedøya)。孟克曾在1895年《尖叫》版本的畫框上如此寫道:

我與兩個朋友沿著一條路走著,當時正是日落黃昏之時,天空突然變得血紅──我停下來,感覺疲累,於是就靠著欄杆──藍黑色的峽灣與城市上方瀰漫著血與火舌。我的朋友繼續往前走,而我佇立在那裡,因為焦慮而顫抖,而且感覺到有一個無止盡的尖叫穿越過大自然。

坊間將孟克的The Scream一畫譯為「吶喊」,但吶喊是高亢地大聲喊叫,例如「搖旗吶喊」或墾丁所舉辦的「春天的吶喊」,而孟克此畫所要表達的是出自內心焦慮恐懼而意欲發出的尖叫,然而這種意欲從內心深處發出的尖叫卻因為發不出聲音而扭曲痛苦,因此形成一種「穿越大自然」的「無止盡的尖叫」。這件作品並不是描一個人在喊叫,而是對無所遁逃於天地間之絕望痛苦的呈現。

孟克在繪作此畫的前一年,於1892年到法國南部的尼斯(Nice)造訪了畫家朋友史克瑞德維格(Christian Skredsvig),畫了《絕望》(Despair),孟克稱這幅畫是「他的第一幅《尖叫》」。史克瑞德維格曾如此記述:

長久以來他(孟克)一直想要畫他對日落的一次記憶。如同鮮血一般的紅…。他渴望不可能獲得的東西,而且他的信仰就是絕望。所以我勸他將這段記憶畫下來,於是他就畫了這幅傑出的《尖叫》。(圖3、4參考本書)

孟克於1982年1月22日在尼斯所記述的日記雖然與他之後在1895年的《尖叫》畫框上所寫的內容大同小異,但提供觀者增進瞭解此畫的原始意象:

有一天黃昏我沿著一條路走著,一邊是城市,另一邊是峽灣。我感到疲累、很不舒服,於是停了下來,俯視峽灣──當時正是日落黃昏之時,雲彩突然變得血紅。我感覺有尖叫穿越過大自然;我感覺聽得見這個尖叫。我畫了這幅畫,把雲彩畫得如同鮮血一般的紅。色彩在尖叫。於是就完成了《尖叫》。

畫中漩渦狀的血紅天空與峽灣中的船已然成形,而前景中戴著帽子的人就是孟克的側臉自畫像。在他1893年《尖叫》的版本中,這個自畫像被一個骷髏狀的頭所取代,更重要的是在《絕望》中,孟克只是傳達他所感受到的無聲的尖叫,並以紅色來表達尖叫,但是在之後的《尖叫》版本中,孟克所強調的是他獨自一人的孤寂與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