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總則



第一條(立法目的)

為保障少年健全之自我成長,調整其成長環境,並矯治其性格,特制定本法。



■解說

對於少年事件處理法的立法目的,早在民國44年間,由司法行政部所草擬的「少年法草案」,即曾於第一條規定:「本法規定少年保護處分及少年刑事案件的特別措置,以矯治少年之不良習性,俾其身心得以健全發展為目的。」惜在立法院院會審議討論時,將此項立法目的規定予以刪除。

事實上將立法目的予以明文規定,不僅可藉以表明政府制定本法之意旨,更可建構整部法典立法精神,強調少年法的功能,為此民國86年第5次修正本法時,參考日本少年法第一條規定,亦開宗明義,明文「為保障少年健全之自我成長,調整其成長環境,並矯治其性格」,而制定本法。

由於「保護」少年,屬少年福利法範疇,本法立法目的既在處理非行少年的行為,突顯使用「保護」並不妥當,故以「保障少年」作為立法鵠的。至如何使少年能健全其自我成長,受到本法保障,其主要方式即查明少年非行原因,在保護優先主義原則下,使少年法院擁有先議權,責令少年調查官蒐集關於少年保護事件的資料,配合心理測驗員、心理輔導員及佐理員,以專業及科學方法,分析研判少年非行成因,以針對個案提出意見,供少年法院保護處分或刑事裁判參考,而能健全其人格發展,以增進其安全福祉。

又關於少年犯罪的緣由,歸納起來可分為:

(一)個人原因:如先天意志薄弱、智力低下、個性頑劣、思春期的心理衝動、沾染不良惡習、交友不慎,或從事不當職業,日本學者勝水淳行曾謂:「職業每每影響人的思想,故屠宰殺生之人,多養成殘忍性格;鍛冶工及碎石工,多養成粗暴習氣。」凡此均為少年犯罪的個人因素。

(二)家庭原因:家庭為個人生活的起點,與個人所發生的關係最早,影響也最鉅;通常在父母雙亡、離異、別居的破碎家庭、溺愛家庭、暴力家庭、過於貧窮家庭以及父母均就業,疏於管教之家庭,據統計常為少年犯罪的重要因素。

(三)學校原因:學校教育是傳授知識、培養青少年情操,使其獲致謀生技能的場所。惟許多實證研究均指出,學術能力和表現,是預測犯罪和偏差行為最好的指標之一;由於學生學術能力差、功課不佳,在校得不到獎勵,連帶地減低其學習興趣和對學校的歸屬感,間接地也促使犯罪及偏差行為的發生。

(四)其他原因:如社會、經濟結構變動,足以影響少年生活,導致誤入歧途;資本主義商業化結果,大都市興起,人口密集,使少年容易耳濡目染、尋求刺激

、鋌而走險,以致於構成犯罪等。

針對少年觸犯刑罰或虞犯行為原因,若其行為主要根源於少年個人因素,如罹患疾病、好逸惡勞或不良嗜好情形時,則本法規定應予「矯治其性格」,少年法院在裁處時,可就不同非行,予以個別處遇,譬如實施禁戒、交付保護管束並命為勞動服務等,以矯正和治療其性格。若少年非行係由於少年所屬家庭、學校環境或其他原因所造成,少年法院在裁處時,應調整其成長環境,採取妥適保護處分,如交付安置於適當的福利或教養機構輔導等;在執行中更應著重少年改善情況,予以調整處遇方式,以資鼓勵,俾其身心獲得正常發展,以落實少年法制的理想。



第一條之一(少年事件之法律適用)

少年保護事件及少年刑事案件之處理,依本法之規定;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



■解說

本條文揭示少年事件處理法(以下簡稱本法)的適用範圍與本法在相關刑事法中適用的層級規定。少年事件,從法律的觀點來看,可分為觸法案件及虞犯事件;從事件的性質來看,可分為刑事案件和保護事件(修正前為管訓事件);從處分的種類來看,可分為刑事處分和保護處分(修正前為管訓處分)。在民國86年10月29日修正本法時,基於少年法制乃以教育方式,對非行少年採取矯治、預防等措施,且「管訓處分」名稱,懲罰意味過濃,為維護少年自尊心,及貫徹保護少年的立法精神,而將「管訓處分」、「管訓事件」,均修正為「保護處分」、「保護事件」。

少年的行為,不論有觸犯刑罰法律,或者只有觸犯刑罰法律之虞,本法都有優先適用的性質,各少年法院(或地方法院少年法庭),應適用本法所規定的法律,踐行處理程序,並依個別具體情況予以適當處置,所以本法的適用範圍,包括「少年保護事件」及「少年刑事案件」兩種。又條文所謂「少年保護事件及少年刑事案件之處理,依本法之規定」,係指少年保護事件的受理、調查、審理、抗告程序,少年保護處分的諭知及執行;以及少年刑事案件的移送、調查、審理、羈押等處理程序,均應依本法的規定,而排除其他法律,如刑法、刑事訴訟法、保安處分執行法的適用。

又少年事件的內容很廣泛,處理過程實屬不易,欲以本法有限的條文,應付變化無窮的案例,洵不可能,為免掛一漏萬,本條文後段乃規定「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也就是說,刑法、刑事訴訟法以及其他實體法、程序法、組織法等,僅在本法未規定的清況下,且不違背本法的立法精神時,才可加以適用。由此可見政府在制定本法時,愛護少年、培育少年的用心。

■實例

陳小雄現為大林國中學生,因與同班同學林俊彥發生口角,一氣之下,猛推林俊彥一把,致使林俊彥摔倒,頭、手部受傷,經送醫治療數天才出院;為此陳小雄也被學校報請台灣新北地方法院少年法庭處理。在法院處理此一少年保護事件,進入審理程序時,林俊彥的父親出面,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要求陳小雄應與其父母連帶賠償醫藥費一萬八千元,法院應如何處理?

在本案例中,陳小雄雖構成了傷害罪,但因情節尚屬輕微,故台灣新北地方法院少年法庭調查後,逕行以少年保護事件審理,可見陳小雄並未被移送檢察官偵查、起訴。而附帶民事訴訟,依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必須「因犯罪而受損害之人,於刑事訴訟程序,得附帶提起民事訴訟」,所以附帶民事訴訟的提起,必以刑事訴訟程序存在為前提,若未經提起公訴或自訴,即不得提起附帶民事訴訟。陳小雄既未經檢察官起訴,僅由少年法庭以少年保護事件處理,在少年保護事件中,本法又未規定可以準用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因此林俊彥的父親,於保護事件處理程序中,對陳小雄及其父母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是不合法的。不過,如果林俊彥的父親,另行向台灣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請求損害賠償,則仍被法律允許,此時應繳交裁判費。



第二條(少年之意義)

本法稱少年者,謂十二歲以上十八歲未滿之人。



■解說

少年的年齡,為少年法制適用的依據,有特別規定的必要;不過因各國人種、文化、風俗、習慣、地理環境、少年身心發展的成熟度以及少年的犯罪趨勢等種種差異,各國就少年法制所規定的年齡,乃各不相同。例如日本少年法第二條規定,未滿二十歲的人為少年;德國少年法院法規定,行為時十四歲以上十八歲未滿的人為少年;美國伊利諾州少年法院法規定,男性十七歲以下,女性十八歲以下為少年;至於英國則於兒童及少年法中規定,八歲以上十七歲未滿的人為少年。

在我國制定少年事件處理法時,為決定少年的年齡範圍,亦曾引起相當熱烈的討論。原本行政院草案規定少年指七歲以上未滿十八歲的人,後來因考慮到七歲以上未滿十二歲的人都是學齡兒童,正接受國民教育階段,年紀尚輕,不宜使其太早進入司法程序,所以改採十二歲以上十八歲未滿,作為少年的年齡範圍。

關於年齡的計算方法,應依本法第一條後段「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的規定,經適用民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的結果,而採用周年計算法(例如:某甲為民國91年2月2日出生,民國102年12月25五日犯罪,依我國一般民間算法,某甲已十二歲,但如依前述周年計算法,某甲僅十一歲十個月,尚非本法所稱之少年,值得注意);同時,條文所謂十二歲以上應包括十二歲,十八歲未滿則不包括十八歲,在此年齡範圍的人,皆為本法所稱的少年。基此,在上述年齡範圍的人,均應受本法的拘束,如有觸犯刑罰法律或具有犯罪傾向的虞犯事件,少年法庭均可依據本法加以處理。

■實例

張小華於十七歲時,偷竊鄰居王伯伯家中的金錶、金飾及現金六萬元,事隔三年,在典當金錶時被警方查獲,此時張小華是否仍為少年犯,可否移送少年法庭?

張小華於竊盜時雖年僅十七歲,但在警察查獲時已年滿二十歲,已非少年事件處理法第二條所指未滿十八歲的少年犯,故此時應由法院按一般刑事案件的程序處理,不可再由少年法庭諭知保護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