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坦白說,我對白天所見的美女一丁點印象都沒有,只是本能的覺得她是個好人,所以也就聽從無歡的話,在這安心等待,好在這裡吃穿不缺,終於讓孩子們過著少爺小姐的好日子了。

夜晚,因為兩孩子黏著我,千尋就把我們安排在一個大房間,氣派華貴。

讓人哭笑不得的就是那位活寶少爺--嵐尋,竟然也跑到我們床上,抱著樂兒直嚷嚷,要和她一起睡,被氣急敗壞的可兒一腳踹下床。我正尷尬,想要對千尋道歉,不料倒是千尋給了嵐尋臉色,小少爺本要再鬧,看他娘寒氣逼人,就猶豫的看了樂兒兩眼,見樂兒擔憂的看他,他又突然溫柔一笑,一蹦一跳的離開了。

我和千尋寒暄了幾句,和她簡單說了這五年的狀況,她也沒有多言,只是用心聽著。

末了,我決定問一個母親不該問的問題,「千尋,妳既然認識失去記憶以前的我,那妳知道我這兩孩子的爹是誰嗎?」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但這兩個孩子和他太像了,想要隱瞞都難!」

「那到底是?」



「我答應了無歡,不能告訴妳,恐怕他們每個知道妳還活著的男人都不想要妳知道吧。」

「他們?和很多男人有關嗎?」

「當年妳和他突然消失,真的傷害了很多人,就是嵐楓也為妳像變了個人,唉,夜深了,我先回去了!改日再說!」

「嵐楓?又是何許人也?」

聽的我一頭霧水,沒想到千尋就不說了,鬱悶啊,看她遠去,我也不得不放棄,好在來日方長。

我回到屋裡,正在整理思緒,卻被童聲打斷。

「娘!我們真的要住在這嗎?」小腦袋轉向我,手卻緊抓著樂兒。

「不然怎麼辦啊!你爹,不,你師傅說了,讓我們在這裡等他的!」眼前一團迷霧,怎麼也理不清楚。

「我不喜歡這裡!」柔和的燭光映在他的小臉,堅定又執著,若真像他爹,我想我這紅杏真是豔福不淺。

「因為尋兒吧?」知子莫若母啊!

「他總愛和我搶妹妹!」說得激動,他還揮舞空出的一個小拳頭。

「現在寄人籬下,我們要忍!而且尋兒這孩子不差,也是太孤單了,整個山莊這些年就他一個孩子!」

千尋剛剛說,尋兒作為嵐家的子孫本不是一般的孩子,他爹嵐夜耗盡畢生的能力冰封了他孩子六年的異能,六年一過,他將通曉太多別人不可知的東西,自然會活得像所有嵐家子孫一樣痛苦。

「娘!」我再度陷入沉思,過了好久,可兒又喚我。

「怎麼?」我微笑著看他,心裡柔軟一片。

「我是男人,會保護妳和妹妹的。」也不知可兒的小腦袋又在想什麼,突然這樣說話。

「就你這個小孩,還男人?好!好!小男人,快休息吧,你看你妹妹早就睡著了!」我本想笑他,可見他想反駁,怕把樂兒吵醒,也只有不和他計較,催促他早點休息。

午夜夢迴,我似乎被人喚醒,睜開眼,已是滿臉淚痕,再看身邊,原來是樂兒在囈語。

「爹,爹,別走,別丟下樂兒,樂兒會乖,會照顧好哥哥和娘。」天啦,為什麼總被兩個五歲的孩子說照顧,我真的嬌弱到讓五歲的孩子都起了保護欲。

小手揮舞著,像要極力抓住什麼,和可兒做夢時一樣,想來他們一直都希望有個爹,我連忙拉住她揮舞的小手,努力的安慰。

「樂兒乖,妳爹不會走的,娘一定會找到他,問他為什麼丟下我們不管。」我溫柔的在她耳邊低語。

漸漸的,她的聲音弱了下去,又安然入睡。

我抹去淚痕,回憶剛才的夢境,又是那個模糊的夢,那個看不清的男子,對我淡淡的笑。

他會是孩子們的爹嗎?

就這樣簡單的過了兩日,除了尋兒常來我這裡找樂兒,千尋似乎有意躲我,應該是怕我問及孩子的爹是誰,我本不是死纏爛打的性格,雖然很想知道,但是我畢竟不是這身體的原主人,孩子是他的,但不代表我這個借屍還魂的人還要繼續和他糾纏,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若是我真和孩子生父走了,又將無歡置於何地呢?

「娘!妳看,這楓葉林好美啊!」

樂兒為防止兩位哥哥為搶奪她再次開戰,索性黏著我這娘,於是當樂兒拉著我,開心雀躍看風景的時候,兩小子正在我們身後小眼瞪小眼。

「是啊,可是我怎麼覺得我好像來過這!」

「什麼時候?」可兒以為我想起以前,激動的衝上前,尋兒看他一動,也跑了過來。

「夢裡吧?」我一出言,大家都洩了氣。

「白白激動,老娘,妳調戲我神經啊!」可兒嚷道。

「誰有空調戲你啊!你們三個去玩吧,不過記住,別離開我的視線。」我沒說完,他們已經跑遠了。

本想在這如夢般的楓葉林裡小睡一會兒,補個覺的,卻感覺到一大團黑乎乎的烏雲遮住了我,讓本來在陽光下小憩的我非常不滿,於是繼續閉上眼睛,在草地上爬著摸索,好不容易重新尋獲陽光,擺了一個大字型的舒服姿勢,繼續入睡。

奇怪了!這雲怎麼又追過來了,還帶喘粗氣的,難道要下雨,在打雷嗎?我心裡打算,也許該回去提醒千尋收被子了。

「啊!」誰曾想我一睜眼,卻是放大的人臉,和我只有幾釐米的距離,鬍子拉碴的,很快我就光榮的成為新一代鬥雞眼美女。

人家睡美人都是睡出了王子什麼的,我為什麼睡一覺,就遇到了原始物種!

天啦,兩個寶貝心肝啊!不是說要照顧我嗎?快來救我!

54 驚心動魄

「妳真的失憶了嗎?」他沙啞的聲音,帶著些許磁性讓人沉迷。

「你?」我理去他額前的碎髮,看清了他的樣貌。滄桑而頹廢,疲倦不已,但是分明的俊朗輪廓,卻頗有男人的味道。

「詩!」

我驚訝的看著他緩緩低下頭,熾熱的呼吸,親密的震撼著我細膩的觸感。我們的唇幾乎快要碰到一起,而我,像是被點穴一般,瞪大眼睛看著他,連呼吸都快遺忘。

「你……」我忽然察覺他將唇上移,驚呼,他卻用粗糙的手指輕點我的唇,然後寬慰我般綻放笑顏。那一刻,我都快被迷傻了。

重複剛才的曖昧,他再次將唇上移,伴隨我的顫慄,他已經將一吻落在我的額頭。忽然,我的腦子一昏,往事歷歷在目,只要和眼前男子有關的情景,由不得我控制,全部回憶起來。

「嵐夜說,吻了妳的額頭,妳就會記起吻妳之人和妳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我記起來了,你是嵐楓,為什麼我……」

「嵐家的子孫中每個人繼承的能力不同,消除妳記憶的人繼承的就有消除記憶這種能力,而破解的方法就是被妳遺忘的人去親吻妳的額頭。」

「消除記憶?誰將我的記憶消除了?」我驚訝萬分,一切出乎我的意料。

「不要問那麼多!這次我不要再放妳走,答應我,嫁給我好嗎?」

「為什麼?嵐楓,我對你……」

「不用騙我,妳已經記起我的名字,嵐夜說過若妳對我無情,即便我吻了妳,妳還是會記不起我。」

「原來我真的不是借屍還魂。我還遺忘了誰?孩子的父親是誰?」孩子的父親是誰這個問題一直是我的心病。

「孩子?什麼孩子?」他驚訝的看我,彷彿聽不懂我的話。

「娘,救命!」

我來不及和他說完,耳邊就響起了可兒的呼救。

「可兒!」

我看著可兒跌跌撞撞向我這跑來,身後一群黑衣人在追,他們手上抓著樂兒和尋兒,樂兒大哭,尋兒又蹬又咬抓他的黑衣人。我立刻推開身上的楓,向可兒奔去,可兒慌張的跑著,見我趕過來,一頭紮進我的懷裡,無論怎樣,可兒畢竟還是孩子,剛才他應該是掙脫跑過來的,蜷縮在我懷裡,全身都在發抖,可是他的眼睛依舊恨恨地瞪著抓樂兒的黑衣人。

「你們是誰?」嵐楓出言問道,看著我懷裡的可兒,有所領悟。

「主人說了,糖詩一旦現身,殺!和她有關的人一律殺無赦!」帶頭的黑衣人一聲令下,我們已經被分散開的十幾個黑衣人圍住,看氣勢、武功都不弱。

我不知道為什麼為招惹這樣的狠角色。但是看著在他們手上的樂兒,我根本沒有退路。手上的銀色微微抽動,決定拚死一敵。

「上!」

他們蜂擁而上,生死一線,我護住可兒,而我,卻被楓護在身後。

「二叔。」尋兒的聲音。

看不清的速度,嵐楓已經出手將兩黑衣人手上的孩子救出,那兩人雙臂被廢,樂兒和尋兒被他救出,放在我身邊。黑衣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暫時嚇住了,都看著我們,不敢再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