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楔子 前塵

大晟朝永慶二年夏末,京城盛郡王府後宅,世子妃蘇陶然的瑜瑾園。

  蘇陶然強撐著才生產完、尚是極度虛弱的身子,流著眼淚伸出手:「三姐姐,快將哥兒抱來叫我瞧瞧,他……他真的才下生就沒了氣息?」

  她懷胎八個多月的兒子啊!為何這麼迫不及待的就早早出生了,還是個死胎?

要知道這可是她第一個孩子,是她掙扎了大半日才生下的骨血。

  給她接生的那兩個穩婆,可不是王府的家生奴才,她們的話……陶然還真信不過。

她方才可是聽見兒子像小貓兒似的哭聲了,只可惜那聲音太過微弱,響了一聲就斷了……

  誰知她的親姐姐蘇嫣然卻驟然變了臉,冷笑著回頭:「你1就別動你1那些小心眼了,我說你1生了個死胎,就是個死胎。」

  陶然的心立刻如掉進了冰窖一般,痛徹心扉,冷入骨髓。若說她之前一直都將這個親姐姐當成好人,如今的她……幾乎什麼都明白了。

  她這個三姐姐蘇嫣然,與她是同父同母的親姊妹,大前年初春嫁進威遠侯府陳家,至今膝下只有一個女兒。

  前些日子兩人一同回娘家,給祖父蘇老太爺做壽,聽說盛郡王妃請太醫給陶然把過脈,這一胎懷的是個男孩兒,嫣然的眼珠子頓時就紅了。

  莫不是三姐姐與母親一樣,很為沒生個男嗣傷心難過?陶然還為此軟語輕言勸慰了嫣然好久……

如今她幡然醒悟,原來自己……真是傻到家了。

  恐怕嫣然絕不是單單嫉妒她懷了男孩兒吧?陶然淒然的想。

  要知道盛郡王府這門親事,當初可是要定給嫣然的,是嫣然嫌棄盛郡王世子花花腸子,王府又逐漸凋零,也不知如何說動了母親于氏,竟然在姐妹倆的親事上做了手腳,姐妹二人的夫家來了個大掉轉。

  如今,嫣然費盡心機嫁進去的夫家,去年在新帝登基一事上站錯了位置,短短一年多就變成了門可羅雀,盛郡王府卻眨眼間恢復炙手可熱的繁華。

  依嫣然那種爭強鬥狠的性子,哪受得了她這個軟弱的妹子突然凌駕其上?如今她們母子可不就落進了嫣然手中,全憑人家宰割了。

  陶然這麼想完,突然打了個冷顫,又死死盯了嫣然懷中的襁褓一眼。不行,就算為了這個孩兒,她絕不能讓嫣然輕易得逞。如今時辰快近中午,或許世子爺能早些回來。

為了兒子,她必須拚一拚。

  「三姐姐,我求你1,求你1不要如此狠心,就叫我再看看我那可憐的孩兒一眼吧!」

陶然也不顧自己還在流血,跌跌撞撞下床撲了過去,亦不顧地上冷硬,抱住嫣然的腿再也不鬆開。

  嫣然柳眉倒豎,滿臉寫滿嘲笑和狠辣。

  敢情這軟弱的小喪門星終於有了膽大的時候了,還敢撲過來阻攔她,難不成是突然變聰明了?

  可惜,這一切都太晚了。

  她若不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