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

笑話,是語言的花朵,是幽默的展現,是生命活力的徹底抒發。在編寫《哇哈哈!讓我一次笑個夠》的摸索製作過程中,我驚訝地發現:「笑」竟是如此鮮活的存在著,一如我們豐富的生命——交揉著「喜怒哀樂」和「生老病死」——諸多有趣的感動。



根本,流傳於世上的億兆個笑話,沒有人斗膽敢確定哪一則會延續千代萬世的——除非我們無知到完全漠視時間與空間才是創造、顛覆、主宰笑話的重大要素。然而,我卻又不得不帶點驕傲地說:因為本人的專業與努力,本書所蒐集的笑料盡是一時之選,保證足以笑掉你們的、我們的、他們的大牙!



除此之外,本書的真正重點,除了紓解房價、水電、物價上漲,以及您工作、家庭所帶給您的沉重壓力之外,還著重於傳授各位如何成為一名頂尖的「笑話高手」——好讓這世界更有歡笑、更加美好。至於——那些過時的笑話書,會在《哇哈哈!讓我一次笑個夠》出版之後,成為風中衰敗、枯萎的花瓣——終將落土,以接續肥沃這片笑的園地!



您可以節衣,可以縮食,可是,笑聲絕不可少的。

近視眼

大雄:「驗光師,我要檢查視力。」

驗光師:「你覺得剛剛引領你進來的那位小姐漂亮嗎?」

大雄猶豫了一下,說:「的確長得還不錯啦!」

驗光師:「嗯——你跟我尚未調整視力以前一樣——患有非常嚴重的近視眼喔!」



波斯貓

有三隻老鼠在酒吧裡相遇——

第一隻老鼠喝了一杯伏特加之後說:「我家主人設置的捕鼠器,老子根本不把它放在眼裡!更正確地說,我總是把那上面的食物幹掉,再拿捕鼠器來練習臂力!」

第二隻老鼠聽了之後說:「給你拍拍手,為你加加油!」然後,不以為意地喝完手中那瓶可樂娜。

第三隻老鼠也把手上的那杯伏特加一飲而盡,且不甘示弱地表示:「我都把我家主人放的老鼠藥磨成細粉,當作古柯鹼來吸,味道還不錯哩!」

第二隻老鼠聽完後,又一口氣幹掉了第二瓶可樂娜,然後把酒瓶扔給侍者,欲轉身離去。

「ㄟ!老兄!再多聊一會兒吧!還這麼早,幹嘛急著走呢?」

只見牠轉過身來說:「對不起,時間到了,我必須回家上我主人所養的那隻波斯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