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成語「好高騖遠」的寫法困擾了很多人,其實根據句法結構分析就可以明白知曉。「騖」,《說文》曰:「亂馳也。从馬敄聲。」意思是說馬亂奔馳,是動詞。《戰國策‧齊策五》:「魏王身被甲底劍,挑趙索戰。邯鄲之中騖,河山之間亂。」鮑彪注:「騖,亂馳也。」在文中可以理解為「混亂」的意思。而後再引申為「疾馳」,《穆天子傳》卷一:「戊寅,天子西征騖行,至於陽紆之山。」郭璞《注》:「騖,猶馳也。」《韓非子‧外儲說右下》:「代御執轡持策,則馬咸騖矣。」再引申為「追求;追逐」,如《楚辭‧九辯》:「乘精氣之摶摶兮,騖諸神之湛湛。」王逸《注》:「追逐群靈之遺風也。」
至於「鶩」,《說文》曰:「舒鳧也。从鳥敄聲。」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云:「舍人、李巡云:『鳧,野鴨名。鶩,家鴨名。……謂之舒鳧者,家養馴不畏人,故飛行遟,別野名耳。』」《左傳‧襄公二十八年》:「公膳日雙雞,饔人竊更之以鶩。」孔穎達《疏》引舍人曰:「鳧,野名也;鶩,家名也。」《後漢書‧馬援傳》:「效伯高不得,猶為謹敕之士,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者也。」李賢注:「鶩,鴨也。」宋王安石〈自白土村入北寺〉詩之一:「夕陽人不見,雞鶩自成群。」可見「鶩」本是家鴨。晉以後亦指「野鴨」,《禽經》:「水鶩澤則群,擾則逐。」 張華注:「鶩,野鴨也。」
「好高騖遠」的「好」是喜好,作動詞用,「騖遠」的「騖」只能寫作動詞的「騖」,不能寫作名詞的「鶩」。反過來說,「趨之若鶩」的句型如同《孟子‧公孫丑上》:「信能行此五者,則鄰國之民仰之若父母矣。」的「仰之若父母」,即「若」之後接名詞,可見「趨之若鶩」只能寫作名詞的「鶩」。
附帶討論前一陣子吵得沸沸揚揚的「心無旁騖」。這個成語之所以會寫作「心無旁鶩」的關鍵是《孟子‧告子上》的一段話:
 孟子曰:「無或乎王之不智也,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見亦罕矣,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吾如有萌焉何哉?今夫弈之為數,小數也;不專心致志,則不得也。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誨二人弈,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弈秋之為聽。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思援弓繳而射之,雖與之俱學,弗若之矣。為是其智弗若與?曰:非然也。」
有人即以「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來比喻人未能專心致志,故認為應該寫作「心無旁鶩」。按:《孟子》明明是以「鴻鵠」為喻,與後者用「鶩」不同。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比興》:「比類雖繁,以切至為貴,若刻鵠類鶩,則無所取焉。」文中「刻鵠類鶩」比喻仿效失真,適得其反,可見「鵠」、「鶩」確實有所不同。我們知道由典籍轉化而來的成語,大多數與典籍用語相同,比如成語「心猿意馬」來自〈維摩詰經變文二十卷〉:「卓定深沉莫測量,心猿意馬罷顛狂。」許渾〈贈杜居士詩〉:「機盡心猿伏,神閒意馬行。」但是寫作「旁鶩」完全看不出與「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有任何關係。其次,從典籍記載來看,古書中有「旁騖」的寫法,如《明實錄附錄‧明熹宗七年都察院實錄‧卷六‧天啟三年十一月》:「既免案牘之煩騷,且齊百司之觀聽。庶精神不至旁騖,前後都相照理。」《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經部‧卷二十五‧禮學彙編》:「舍康莊而旁騖,其惑於多岐亦宜也。」曾國藩〈致方宗誠書〉:「望閣下無因鄙言而旁騖駢枝」。這些「旁騖」皆是說別有追求而不專心。至於「旁鶩」字面上根本無法解釋,典籍中也沒有見過,《漢語大辭典》只收「旁騖」一詞是很合理的。「心無旁騖」的說法是後人發明,不見於古書,解釋起來是說心中沒有別的追求而專心一志。此外,「心猿意馬」以及「心似平原跑馬,易放難收」的說法,皆可見馬性奔躍故可形容心性的不專心、放縱,以此角度亦可用來理解「心無旁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