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人類自有歷史以來歷經數千年進化、已由神權時代─君權時代─進入民權時代,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更已進入民權時代之核心─人權時代;未來亦將邁入另一個生存更寬廣之“萬物共生”時代,而使宇宙萬物皆能共存。目前全世界各國無論其國家體制及意識型態為何?多已基於人類之基本需求─生存與自由,而皆在日漸提升其國家之人權理念中,人際間與萬物間之和平共存理念亦已隨之日趨開放。惜乎在利益之高度誘惑下,人類之自我觀仍然十分強烈,無論其利益為政治、經濟、宗教、族群……等,皆無日不在暴力性或非暴力性之戰爭行為中,數千年以來人類對地球之人物力等資源已耗費至鉅。甚而在高科技生活享受下,已廹使大自然之不斷反彈,如長此以往,必會將宇宙萬物慢性導向於毀滅之途。 

二、撰寫本書之目的,主在提供人類對戰爭與和平之真正意義,能有較深入之認知,並祈求能由認知而力行,使眾人皆能趨吉而避凶,而得以和平共存。其實戰爭之真正意義,乃是宇宙整體性之「動與靜」之自然互動作用行為,亦即係自然生態之否定行為─除舊佈新行為。在戰爭之本質上,則是宇宙運行與成長之原動力,亦係歷史文明進化之原動力,宇宙間若無戰爭即無動能,戰爭終止即係宇宙毀滅。而此種動與靜之自然變化,不幸卻為人類用之為戰爭本質,轉變為萬物生死對立之戰爭行為,且此種行為之結果,又端視戰爭行為之目的與方式不同而異。倘如戰爭之目的與方式皆為良性者,則萬事萬物皆得以和平共存,反之,如為惡性者,則萬事萬物必相與偕亡。故本書立論之主旨,係以兵凶戰危為惕勵,而以和平共存為祈求!尤盼人類能正確體認戰爭之真義與本質,共同自其正面行為,開創全人類乃至萬物永遠美好之明日。 


三、本書共分為四篇,兹謹將主要內涵簡介如左: 
(一) 戰爭乃宇宙整體性與自然性之互動變化現象,亦係永恆性與必然性之動與靜之交互作用行為。而戰爭之結果則是生 (革新) 與死 (毁減)。故人類應深知戰爭之利害而導之趨向於良性,庶可獲致真正之和平共存。而均衡利益乃平息戰爭之最佳手段,但如何均衡利益則是最高之領導統御藝術。 

(二) 國防乃是國家安全之防衛行為,其目的在於保護國家及人民之安全及獲得利益。本書所提供參考之國家組織體制模式,乃係以民主法治為基本,以國家安全為目的,並以協調整體之權力均衡為著眼,俾能建立一個良好之國家組織體制。但真正良好之國家體制,則必須能充分發揮政治運作功能,故常涉及現行體制功能、歷史與文化傳統、生活習慣、及地理狀況等等因素,總而言之,凡能保護國家安全與獲得全民利益,及能發揮制衡功能與適合人民所需之體制,皆為良好之國家組織體制。國防管理乃國家安全之本,而建立以“人力,物力,財力,自然力” 四大資源能力,為國防管理之首要,尤必須建立永久性之“國防資源鏈”,使國防資源能永遠循環運用,不虞匱乏,才是建立國防組織體制之真正意義。 

(三) 彈性戰略原理,乃是能因應多元化壓力及具有反彈性能力之物性原理。在彈性戰略理論上,其基本理念乃係﹁能因敵變化而取勝﹂,故在理論基礎上則係以易理為本體─變化無窮,以辨證法則為中心─革新進步,以幾何學理為準繩─力之運用,乃為最佳之奇正相生變化無窮之多元性戰略理論。在其本質上,具有確保彈性變化之功能,在其內涵上,係將國家之安全力量劃分為軍事〈禦外〉及治安〈靖內〉兩大體制,以共保國家之安全。故彈性戰略之軍事組織體制,則採取具有彈性功能之軍政與軍令兩個體系,以藉二元變化之軍政體系,而建立具有多元變化功能之本體。並藉戰力變換之軍令體系,作最高度可因敵致勝之運用。 

(四) 戰爭與和平,乃大自然萬物永恆性之動與靜互動作用行為,且亦定必會產生利與害之行為結果,其為害者足以毀滅宇宙一切,但其為利者則可創造宇宙萬物。人類與萬物之所以能存活至今乃至於永遠,皆係拜宇宙億萬年來大自然戰爭作用行為所賜。和平乃宇宙間萬事萬物彼此能平等相待之良性互動作用行為,以共存為目的。如欲避免戰爭以永久和平,首在將人類之本性導之向善。然後依“先法後仁”之民主政治而治之。 

(五) 海峽两岸之未來,希望能藉大自然分合之理,及“本是同根生”之民族情感,雙方皆以至誠之心,面對两個實體國家,先行互相承認,互相遵重,共同“結盟”。使先能凝聚两國之國力,然後俟互相磨合两個意識不同之國家政體後,再“結合”回歸為大一統,及傳承五千年歷史,與真正施行民主法治之一個國家。尤希望進而以此種結合模式,促進世界各國或政體,亦能和平結合,而真能達到全人頰之永久和平。 

四、本書所探討之戰爭理論及國防等問題,因範圍及內容皆較為廣泛複雜,且所涉及之專業性問題又極多,但本人卻非天才,對各專業問題皆多不夠深入熟知,謹基於以彈性戰略原理為基礎而作構想,並循合理之推論而著述,故言所專與掛一漏萬之處甚多,誠盼各學者專家不吝指正與提供卓見以匡不逮,期能共為未來世界和平一盡棉薄,至所祈盼與銘感! 
作者 元達 謹識 
中華民國一O三年二月 
第一章 戰爭理論 
第一節 戰爭之意涵 
壹、戰爭之意義 
戰爭乃是整個宇宙所有「動與靜」之相互作用行為,由於其內涵極其廣泛與複雜,所以古今中外之學者專家,對於戰爭之意義亦各有所不同之認定,但大多皆自軍事立場而認定,而認為兩軍在戰場上相對作戰之行為才是戰爭,此實乃狹義上之認定而已。此外,無論在中外之歷史文化資料中,雖皆有戰爭行為之紀錄,但卻僅紀錄各個戰爭之發生原因、經過(包括人、事、時、地等)、及對戰爭成敗之檢討教訓等,而對戰爭之意義,在理論上仍無明確之認定。就如東方最傑出之兵學家─孫子而言,在其十三篇兵法名著中,對戰爭之意義亦無認定,僅在始計篇內一再強調戰爭之重要性而已。直至兩千餘年後,才由西方之名兵學家─克勞塞維茲,在其戰爭論名著中,對戰爭之意義與實質內涵,才作較明確之認定,而確認「戰爭是一種強迫敵人遵從我方意志的力的行動」。雖然其定義仍未能涵蓋戰爭之全部涵義,但在本質上則對「力的作用行為」卻有深入之認定。茲僅就戰爭之全部內涵;分從字義上、本體上、與行為上予以歸納說明,以確定戰爭之整體意義如下: 
一、依戰爭之字義認定 
在字義上解釋為:「凡兩者之間互角勝負者為戰,而使其引之歸己者為爭」,亦即舉凡兩種事物之間,雙方相互角鬥以決定勝負之行為就是戰,而欲求將對方利益獲取為己有之行為就是爭,其在字義上之解釋甚為明確。例如人與人間(包括個體間或群體間)或其他事物間,相互為獲取對方之利益(包括:生存、生活、及特殊需要等利益),而相互角鬥以決勝負,並將對方之利益攫取為己所有之行為即是戰爭。又如兩株共同生長於一地之植物,甚或是同根同枝葉間,在其成長之過程中,亦各自為其獲得更充沛之陽光、空氣、水份、飬料等,成長所需物質,因而互相發展爭取,結果自然是勝者則茁壯茂盛,敗者則弱小甚或凋謝,此即實質上之戰爭行為。故各種事物間之戰爭行為或型態雖各有所不同,但兩者間之相互角鬥與引之歸己之行為現象則是一致,其戰爭之意義內涵亦完全相同。 
二、依戰爭之本體認定 
在本體上解釋為:「凡宇宙所規律兩者間力之消息(消長)關係與互動變化形態即為戰爭 。消者滅也,息者生也。孔疏註謂:「天之寒暑往來,地之陵谷遷貿,盈則與時而息,虛則與時而消」。亦即乃整個宇宙間大自然之天體運行現象,皆係緣自於規律力之消息關係與其所表現之形態,依目前科學能力探測所知,整個宇宙是浩瀚無際者,故其運行主在於規律力所分秒變動之消息作用關係,而在宇宙中之各星系,如太陽系、銀河系、或其他之星系等,亦皆無時無刻不在消息變化中(息之滅即係消之生,消之滅即係息之生),也就是時時刻刻皆存在於戰爭行為中,而只是各自之消息形態之表現有所不同而已。例如地球係一年四季往復之消息形態,其所有事物之生老病死等之變化,亦皆無一不在於消息之循環形態中,故在實質上此種消息關係即乃戰爭之本體現象。但因此種自然現象如雷電、地震、爆炸等,係具有立即與直接之威脅能力,而為人類所畏知者外,其他之消息變化現象,因皆係在溫和狀態中進行者,且其作用行為過程,對人類並無切膚之痛,而為人類所忽略或遺忘而已。故就戰爭本體而言,戰爭即係消與息之互動變化作用行為,且係永遠不斷存在者,除非整個宇宙毀滅,也許此種消息關與現象才會靜止,而戰爭也才會終止。故戰爭乃是一種“無限性之消與息”之相互作用行為,且不受任何時空所限制。 
三、依戰爭之行為認定 
在力作用行為上解釋為:「凡兩者間為求達到真實目的,而相互施予對方壓力之行為即是戰爭」。克勞塞維茲更明確認定:「戰爭是一種強迫敵人遵從我方意志的力的行動」,但由於時代背景不同,“人”之價值觀亦有所不同,且克氏之戰爭理念乃係純軍事性者,故其所言,在現代背景中則僅係戰爭行為內涵之一部而已,在實質行為上卻並非完全如此。因克氏所認定之強迫發起乃係一種暴力方式,但在尊重人權之現代甚或未來之時代背景中,並不完全適合,倘如在任何之戰爭行為上,皆完全採取暴力性之「強迫敵人遵從」方式,則勢必引發敵對者之極力反對,並將帶來無窮之後遺症。如改為非暴力之方式,而動(誘)之以利,使敵人遵從我方之意志,自較強迫方式易於為對方所能接受,此種方式亦即所謂競爭之雙贏方式,自當能不戰而止兵。而強迫方式多屬暴力行為,以利誘方式則是非暴力行為,故舉凡事物之為和平性行為者皆易為人所接受。此外,在力作用行為上,其在動態作用(施加壓力)時,就是戰爭行為,其在靜態作用(零壓力)時,就是和平狀態。故動與靜僅是物體之外在或內在行為之表現,而其內涵則仍是力作用之本體,只因無外力作用時則靜,受外力作用時則動而已。但物體之本質卻仍然存在,僅只其質或量有所改變。例如;某戰勝國,雖已侵佔敵國之一切(包括人口、土地、主權等),而變為更龐大,但卻仍是一個國家。其在量之因素上雖己變成龐大,但在質之因素上却仍是原來兩個國家之人民與土地,此種未經化合之本質因素,是極其不穩定之因素,一旦處於某種時機下即會分裂還原,如近代前蘇俄之形成與分裂還原之史實,即可為任何有霸道理念者所警惕。故在力作用行為上,「戰爭僅是兩種事物間互相施予對方之力作用行為」,除非其本質完全相同,否則絕無凝聚與化合之可能。 
貳、戰爭之本質 
就人類而言,戰爭本質乃係人類對其力之作用行為,而戰爭與和平本就是力作用行為之一體兩面,而兩者之主要區別則在於力作用之導向,在戰爭時乃係將力作用導向於使用“暴虐”力,在和平時則係將力作用導向於使用“融和”力。因此必須確切體認戰爭之本質乃是力之一體兩面作用,在基本上則為動與靜之相互作用行為,在內涵上則為智能與體能之相互作用行為,而且是先智能而後體能,亦即凡事皆應先靜而後動,且更應深謀熟慮,有利則動,無利則止,如此才能在任何方式下進行任何性質之戰爭,使能迅速達成戰爭目的。故如何善用力作用之綜合功能,俾為人類爭取或獲得生存與生活利益,才是瞭解戰爭本質及運用之力作用行為,其要素有二如左; 
一、基本因素方面 
戰爭本質之基本因素就是力之動與靜作用行為,亦即是力作用之一體兩面行為--動與靜之相互作用行為,故戰爭與和平在戰爭本質上亦本為一體之兩面。而力之作用只是一種啟發作用而已,亦即所有事物發生變化之起因(誘因),倘若一切事物皆無外來或內在之力作用時,則必定會是靜止,反之則必會處於動態中,故克勞塞維茲所認定「和平是戰爭之延續」,其理即在於此。事實上在力之作用內涵中,依據易理之理念,本來就具有戰爭(剛、陽)與和平(柔、陰)之本性,因此,任何事物皆有其兩極化,及正反两面之相互作用功能。例如;一年之有冬夏兩極,因互動變化而有四季,故就宇宙萬象變化而言,力之作用乃是一種永恆之“宇宙能”現象,故戰爭與和平亦係一種永恆之交替現象,而力作用在戰爭之本質上,乃是兼具有靜與動之雙重性者,此種雙重性之力作用本能,即係戰爭本質之基本因素。 
二、主導因素方面 
戰爭之主導因素,就是力之「智力與體力」之綜合作用,亦為操縱力作用之行為能力,此即乃萬物與生俱來之「智能與體能」,其在力之作用時,會密切結合而產生不可分離之綜合功能,而且通常皆係以智能為本體,以體能為作用,其所表現於物體之力作用上,就是物性之自然導向本能反應。就人類而言,任何人皆係與生俱來具即有智慧及體能兩種力量,其所遭受任何之力壓力時,必會先主導其運用智能以觀察與判定,再而立即導向其運用體(智)能作所需之反應行為。例如;兩個相撲者,雖皆各以相互角力撲勝對方為目的,但在相撲實戰時,仍皆先行觀察對方之態勢與能力以謀智取,而俟機適時借力用力,才能擊倒對方獲得最後勝利。故對決定勝負之力作用運用,必須先以智能為主而以體能為從,如此綜合交換作用,才會產生最大之力作用效力。但此種作用行為也是可以分離者,克勞塞維玆亦認為“智與力”兩個因素,是相互分離而可並用,並認為「對力的最大使用,並不與智的同時使用相衝突」。其對於智與力兩者關係之如此認定,但卻並不強調智能與體能兩者之凝聚力。可能是克氏在其力作用之基本理念上,認定“力”是絕對性之行為,而將“智”併於軍事藝術內而發揮。事實上智力與體力是密不可分者,且在任何之力作用行為中,其運作程序皆係先智能而後體能。因此,無論在戰爭或和平時期,皆必須妥為運用此種綜合力量,俾將力之作用導向於正確之方向,但皆必須作最大之使用—趨向極端,縱然在和平時,亦應如此而積極從事長期之非武力作戰─作戰準備。例如;中國在先秦時期,若非秦孝公採用商鞅變法,以強化秦國之國力(加強戰爭準備),則爾後之秦始皇就絕無可能統一中國。又如西漢初期,若無文、景兩帝積四十餘年之作戰準備,能在忍受匈奴不斷侵犯之痛苦下,致力於人民之生息與實施養馬政策,以堅實其國力,則漢武帝再是天才,亦無法在短期內積聚其強大之作戰力量,以從事其數十年之開彊闢土,建立大漢聲威之大業。 
截取自《新國防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