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鑽石 Adamas

類型:晶體,寶石

來源:地函深處

化學式:C

鑽石光芒璀璨,堅不可摧,是美和堅強的典範。搭配上永不鏽蝕的黃金,便是理想的訂婚戒指,象徵著愛情與婚姻的純潔和永恆。大型鑽石十分罕見,因此是最受皇家青睞的寶石。不論對東方還是西方的皇室來說,鑽石都是華服上最耀眼的光芒。



鑽石項鍊事件

1786年,發生在法國的鑽石項鍊緋聞是一齣十足的鬧劇,當時的法國皇后、樞機主教、騙子與妓女均牽扯其中。事件中的鑽石項鍊本是由法國國王路易十五(1710-1774)為情人訂製,但一直到臨終前他仍未收到項鍊。而樞機主教羅昂(Cardinal de Rohan)這位好色的神職人員成了這齣鬧劇的倒楣鬼。他被騙子德拉莫特女伯爵(Countess of Lamotte)蠱惑為瑪麗皇后(Qureen Marie-Antoinette, 1755-1793)購買這條項鍊。但實際與他私會的是一名由妓女假扮的假皇后。等

到珠寶商向皇后收款時,皇后對此事一無所知,事件便因此敗露。雖然羅昂樞機最終洗脫了嫌疑,但仍被驅逐出宮廷。德拉莫特則判入獄,但後來扮裝逃脫。無辜的皇后名譽因而遭到嚴重的玷污,連同其他多宗皇室醜聞最後導致法國於1789年爆發革命,推翻了君主統治。



大如麗池的鑽石

1905年1月的某日傍晚,南非第一鑽石礦區的礦工在一堵岩牆裡挖出了一塊巨大的晶體。這傢伙大得出奇,以致礦區主管弗雷德里克‧威爾斯(Frederick Wells)還以為它是塊不值錢的天然玻璃。然而仔細檢查後,證明這顆碩大的晶體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寶石級鑽石, 重量高達621.35克,3,106.75克拉。礦區的所有者湯瑪士‧克利蘭爵士(Sir Thomas Cullinan)當天恰巧身在礦區,這非比尋常的巨無霸也因此被命名為克利蘭鑽石。雖然克利蘭鑽石比不上作家史考特‧費茲傑羅(F. ScottFitzgerald,1896-1940)的短篇小說《大

如麗池的鑽石》(The Diamond as Big as Ritz, 1922)中所描寫的鑽石龐大,但它

同樣是一塊無價之寶。礦場將這塊鑽石賣給當時的德蘭斯瓦共和國(今南非),

後者隨後將其獻給殖民國的君王,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1841-1910)。

為了讓企圖在運輸途中竊取鑽石的盜賊摸不清方向,德蘭斯瓦共和國派重

兵乘船護送一顆假鑽前往英國,而真鑽則通過郵寄掛號到了國王手中。愛德華

七世一收到鑽石後,就安排進行切割拋光。他將這項需要謹慎處理的任務交給

阿姆斯特丹的阿斯切鑽石公司(Asscher Diamond Company)。喬瑟夫‧阿斯徹

(Joseph Asscher)成功在第二次嘗試中將鑽石切成兩塊。最後,這顆巨鑽共

切出9顆大鑽和96顆小鑽。其中重達530.20克拉的克利蘭一號(Cullinan I)又名愛德華七世,被鑲嵌到英國國王權杖上。克利蘭二號則鑲嵌在英國皇冠正面,用於英國國王與女王的加冕儀式。克利蘭三號到九號有的鑲嵌於王冠上,或為伊麗莎白女王二世(Queen Elizabeth II)佩戴的珠寶。

儘管克利蘭鑽石是最大的王室鑽石,卻到很晚才面世。在此之前,世上最大的鑽石是重達105克拉的光之山(Koh-i-Noor)。該鑽開採於西元十一至十三世紀之間的印度北部,為印度君主所有。光之山先是被當做眼睛鑲進一尊女神像中。當來自中亞的穆斯林人占領印度後,光之山也輾轉於伊斯蘭王朝之手。英國占領印度後,它又落入英國人手中。十九世紀中葉,光之山為英國軍隊貢獻給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 1819-1901)的戰利品。傳說光之山是顆被詛咒的寶石,任何男性統治者戴上它都會丟了性命。不過詛咒對女人沒有任何影響,因此聰明的英國人就把它鑲嵌到女王和皇后的皇冠上。

長久以來,鑽石一直裝點著王室顯貴,但隨著十九世紀鑽石產量不斷提高和二十世紀人們生活水準的改善,越來越多人開始擁有鑽石首飾。史上第一筆鑽石訂婚戒指的記錄出現在十五世紀的歐洲,但此風俗直到1930年代才廣泛傳開。鑽石白金戒指象徵愛情的堅定和永恆。今天,它仍然是歐美最為流行的定情信物。



高壓下的煤炭

雖然有著超群的品質, 鑽石, 正如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 1923-)所言,其實就是煤經高壓形成。鑽石的化學式C,即說明鑽石就像碳與石墨一樣,完全由碳元素組成。不同的是,鑽石經過深至地函巨大高壓形成。當火山爆發時,包含鑽石的岩石被帶到地表,百萬年後,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鑽石便在風雨的侵蝕下露出。

鑽石特有的八面體結晶結構就像是兩座底座相連的金字塔,因此鑽石具有極高的硬度和半透明度。無色鑽石是傳統中價值最高的珠寶,而鑽石中的化學雜質會帶來不同顏色,其中最常見的是黃色和棕色,最罕見的則是藍色、黑色、粉色和紅色。近年的鑽石拍賣中,價格最高的是藍色和粉色鑽石。鑽石的一般度量單位是1907年成為國際標準的公制克拉。1克拉相當於0.2克(200毫克,0.007055盎司),1克拉又可進一步分為100分,每分等於2毫克。

鑽石以硬度聞名於世。從前想要切割鑽石只有通過鑽石本身才能完成, 現今則是藉助雷射。歐洲史上第一家鑽石切割公會成立於十四世紀,而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仍然是今日全球最大的鑽石切割中心。在將原石製成成品的過程中必須確保原石能發揮最大品質、擁有最大尺寸和最耀眼的色澤。工匠沿著原石內部的裂隙切開後,借助其他鑽石進行粗磨,把它削成圓形,然後在表面切出小平面,最終將鑽石定型。到此,整顆寶石已雕琢出最燦爛的光芒。如光之山的古老鑽石,由於切割手法較為原始,未能使其顯露最佳光彩。1852年,在維多利亞女王的夫君亞伯特(Albert)的監督下,工匠對光之山進行了第二次切割,又切下了40%的重量,從原本的186克拉減少到105.602克拉。儘管這令光之山更加光彩奪目,但亞伯特還是對此結果失望,便將這枚鑽石製成女王的胸針。

十九世紀,天然鑽石的產量大幅增加。到了二十世紀,合成鑽石及類鑽石(simulant diamond)的製作方法出現,導致鑽石稀有的特性與成本大幅下降,因而今日鑽石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前。不過,2011年天文學家在外太空發現了一顆碩大的鑽石,即使對鑽石興趣缺缺的人們也嘖嘖稱奇。它是距離銀河系四千光年一顆殞落星球的遺物,這顆鑽石體積足足是地球的五倍大。



銅 Aes cyprium

類型:金屬

來源:自然銅、銅礦石

化學式:Cu

石器時代延續了約二百六十萬年,當人類甫一定居,便開始利用一種新的材料──銅,來製造工具、武器和裝飾品。銅不像石頭一樣取之不盡,唾手可得,需要通過開採或貿易才能獲得。銅的出現創造了銅匠與富裕的權勢階層,而後者有能力訂製或購買金屬製品。



冰人來了

1991年9月19日,在義大利和奧地利交界的阿爾卑斯山冰川,兩名德國登山客決定走一條新捷徑。途中,他們碰到了一條深溝,遠遠的望去深溝裡似乎有些登山客遺留的垃圾。但近看才發現,突出冰面的其實是一顆人頭與上半身軀幹。這具屍體保存狀態十分完好,讓他們與後來到場的救援隊和警察以為這是一名迷路的登山者,不幸在危機四伏的阿爾卑斯山區丟了性命。然而,等到人們把這具

屍體從冰層中發掘出來送進當地停屍房後,才赫然發現這其實是具木乃伊。死者生前生活在距今5,300年前的銅石並用時代(Chalcolithic Age),或銅器時代(Copper Age)。而這具木乃伊便依據發現地點奧茨山谷(Ötz Valley)而名為冰人奧

茨(Ötzi)。

銅石並用時代處於新石器時代(Neolithic Age, 距今10,000到7,000年)和青銅器時代(Bronze Age,始於距今5,300年的近東地區,約一世紀後,歐洲亦進入此時代)之間。在此時期人類發現了金屬銅的加工方法,但並未放棄使用石器工具。在新石器時代,人類以在村鎮中務農的群體生活為基礎,發展出定居的生活方式。這對人類而言不僅是項新契機,更是個挑戰。挑戰之一便是如何獲取居所周圍沒有的食物和原物料,因而促使不同群體與文化之間首次出現貿易。另一方面,定居生活提高了生活水準,也增加了空閒時間,使得新技術(尤其是金屬冶煉)的發展有了可能。

考古學家認為人類社會在銅石並用時代開始出現社會階層化。銅的獲取和使用比岩石更為困難,需要專人進行加工。這些擁有專業技能的人可能因而成為領袖,或是將成果賣給權貴人士。銅本身並不能造成社會出現階層,但確實加強了

人類定居所帶來的某些發展趨勢。根據冰人奧茨的衣著和裝備,考古學家相信他具有相當的社會地位,也許是位部落首領或銅匠。他身上帶著當時典型的兩樣東西──來自義大利的燧石小刀和金屬斧頭。這柄斧頭長60公分,斧刃鍍銅長9.5公分,是一件有力的武器。同時,在不讓其磨鈍的狀況下,只需要半小時就能砍倒一棵樹。



地中海紐帶──賽普勒斯

在古代, 賽普勒斯(Cyprus)是地中海地區最重要的銅產地之一。因此銅的拉丁名即是「賽普勒斯金屬」(aes Cyprim, 縮寫為cuprum)。銅與黃金之所以成為人類首先加工的金屬有多種原因。銅是地表常見金屬元素第八名,儲量極為豐富,多種礦砂中均能發現銅的蹤影。另外,大多數金屬的色澤為灰色,而銅色彩亮麗,或紅、或黃、或橙。不僅如此,銅在受到侵蝕的狀態下,還會形成綠色的碳酸

銅。另外,天然銅還以純銅的形式存在於地表。雖然天然銅在人口稠密地區很快便開採殆盡,但通過冷錘法(cold hammering)相當容易將其加工成小物件。

人們曾認為銅的加工方法最先出現在近東地區,隨後才傳入歐洲,但考古證明這項技術在近東地區、歐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區都是獨立發展。容易開採的天然銅採盡後,人類不得不轉而從銅礦尋求這種金屬。冰人奧茨的家鄉阿爾卑斯山脈中部地區就擁有豐富的銅礦石,當時也有繁榮的銅石並用時代文明。部分理論認為冰人奧茨是在探尋銅礦的途中在此遇難。從礦砂中提煉出銅比直接尋找銅塊

的製程更為複雜。人類有可能是在粉碎並加熱有色礦石以對陶器著色上釉時,發現可從岩石獲取銅及其他金屬元素。

當人們將含銅礦砂開採後,經過粉碎並裝入炭爐,在1,000℃的高溫下反覆熔融銅礦砂以去除雜質,做成粗糙的純銅塊。這些銅塊會運送到人類定居處進行進一步加工或直接賣給其他部落。因為銅的硬度相對不高,可經冷錘法加工成銅珠或銅針等小物件,但若以冷錘法加工大型銅器則會造成原料開裂。大型銅器的製造,首先須進行加熱,使之易於加工。若想製造更為複雜的銅器就要借助澆鑄法,先將銅塊在陶製或金屬容器中熔化,再把將銅液倒入石製或黏土模具中,最後再施以冷錘法。冰人奧茨的斧頭便是用這種方法澆鑄而成,斧刃的形塑則是使用冷錘法。

金屬時代對人類社會和文化有著深遠的影響。不僅促使不同部落間的聯繫更加緊密,金屬時代亦促進人類文字系統的發展,以便於記錄生產、所有權與商業交易情況。社會階層分化也自此發端,人類社會開始出現不同階級,如專業手工藝者,政治、社會及經濟精英及其僕從。銅在人類早期文明的發展中繼續扮演著重要角色。下一章,我們將介紹由銅衍生出的第一種人類製造之合金──青銅。



青銅 Aes brundisium

類型:銅錫或銅砷合金

來源:人工合成

化學式:90Cu10Sn

儘管冶金術發端於對銅和黃金的冶煉,但真正改變人類文明,將人類推上更複雜的技術發展道路的金屬卻是青銅。青銅是一種銅錫合金,其生產推動了大型貿易網絡以及新的加工技術。雖然鐵在西元前一千年期間取代了青銅,成為工具和武器的製作原料,今時今日,人們鑄造塑像時仍然偏愛青銅。



第三時代

古希臘詩人赫希爾德(Hesiod,約西元前八世紀)說,在平盛的黃金時代和銀器時代過後,人類步入了青銅器時代(Bronze Age)。雖然並沒有任何歷史證據能證明黃金時代和銀器時代的存在,但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都以青銅器時代一詞,指代人類歷史上先進技術與財富權勢開展的時期。青銅器時代始於西元前四千年,結束於西元前一千年。但在西元前兩千年末期,在當時的主要發展區域,如印度

和近東地區,青銅已被鐵取代。赫希爾德認為在青銅器時代人類信奉阿瑞斯(Ares,即羅馬人信奉的戰神),戰亂不斷,此點也為史料和考古發現證實。在青銅器時代,第一批帝國文明相繼崛起,包括古埃及文明、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古敘利亞文明、古安納托利亞文明(Anatolia)、克里特文明(Crete)、古希臘文明、古印度文明及古中華文明。

青銅不是天然金屬,而是一種合金,其中約90%為銅,10%為錫。最早的青銅含砷,不含錫,因此稱為「砷青銅」。雖然這種青銅比錫青銅具有更好的延展性,但需要加強淬火才能獲得同等強度,而且砷對加工者來說具有毒性。雖然製造青銅的材料與技術更加困難,但青銅強度較高,易於澆鑄,而用途也更廣泛,因此它還是取代了岩石和銅成為人類製造工具和武器的材料。人們以青銅進行複雜程度更高的澆鑄加工,製成雕像、樂器、裝飾物與新型的工具和武器。此外,青銅比鐵器時代早期出現的熟鐵工具和武器更堅固。直到鋼現身後,青銅才逐漸消亡。青銅相對於鐵器來說還有一項優點,即它與銅相似,當表面形成一層綠色

的碳酸銅層便可以抵禦氧化。

錫與銅基本上不會在同一地區出產,因此錫須從遠方運輸到銅產地才能進一步加工。人們認為,大部分地中海地區的錫來自於現今英國西南部的德文(Devon)和康瓦爾(Cornwall)地區,以及西班牙北部和法國北部。近東地區和印度的錫來自中亞,而中國與東南亞則擁有自己的錫礦。這些貿易涉及的地域十分遼闊,也讓古代世界建立起廣泛的貿易網絡,天壤之別的文明之間開始直接交流。換言之,青銅的生產觸發了第一波全球化經濟。地中海東部的航海家登上了不列顛群島(British Isles),當時的人們認為已到世界的盡頭。而世界的另一端,錫也沿著現今人們口中的「絲路」進入印度和近東地區。

接著,青銅合金家族成員不斷增加,除錫青銅外還出現鋁青銅、錳青銅、海軍黃銅以及矽青銅。它們具有青銅的抗腐蝕性和良好的導電性,廣泛應用於生活用品、工業、軍事及航海領域。今日的青銅仍然是人們鑄造金屬雕像時使用最廣泛的材料,成品稱為青銅器。羅馬人稱青銅為布林迪西的金屬(Brundisium)。該名稱源於義大利南部阿普利亞(Apulian)海岸名叫布林迪西的港口,這個港口是古羅馬帝國生產與進口青銅的主要地點之一。



帝國根基

新石器時代(西元前10,000到前7,000年)沒有留下任何文字資料,因此無法再現當時國家和城市的政治社會結構。然而,考古學家認為新石器時代的文化應該相對民主且平等,很少有以性別、地位、財富和財產為基礎的社會等級。例如位於土耳其恰泰土丘(Çatalhöyük)的新石器時代大型城市中,並沒有公共建築和寺廟,居民共同生活且平等分享所有資源。

前一章提到在金屬時代初期,即銅石並用時代(西元前7,000至約前5,300年),伴隨著銅的加工,階層分化開始出現,因而產生冶金工匠、富裕的權勢階層和一般大眾。權勢階層有能力購買或委託他人加工金屬製品,而一般大眾則仍使用石製工具。青銅器時代中這種趨勢變得更加明顯。全球幾個主要帝國文明在此時有了極大發展,這些文明包括古埃及文明、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克里特文明、邁錫尼文明(Mycenaean)、古希臘文明、古敘利亞文明、安納托利亞的西臺文明(Hittite)、古伊朗的埃蘭文明(Elamite)、古印度哈拉帕文明(Harappan)以及古中華文明。

這些文明都是高度集權的君主體制,統治者控制大部分的資源,並用來修建奢華的宮殿、寺廟與墓地。不僅是對金銀的控制,加上對錫、銅和青銅貿易以及以武器為主的青銅製品生產掌控,都是其權勢和財富的來源。銅適合製造斧頭、

刀具、鑿子以及箭簇;而強度更高、延展性更好的青銅則讓一種遍布世界各地的全新武器誕生──劍。從歐洲的塞爾特(Celtic)到中國,各地都能見到它的身影。隨著青銅劍的出現,青銅鎧甲、頭盔和盾牌也相繼出現。這些護具能保護戰士,在與手持石製武器的對手戰鬥時擁有極大的優勢。得益於早些時候中亞人對馬的馴化,青銅器時代的軍事領域也出現了另外一項利器──戰車。

青銅器時代的兩大發明改變了戰爭。荷馬史詩《伊里亞特》(Iliad,約西元前八世紀)是古希臘最偉大的史詩作品,詩中描寫青銅器時代兩大勢力邁錫尼和特洛伊(Troy)之間的一場衝突。故事裡的英雄阿基里斯(Achilles)、赫克托 (Hector)、帕里斯(Paris)與奧德修斯(Odysseus)駕駛著戰車,身穿青銅護甲,手持青銅長矛、弓箭或長劍在特洛伊戰場上面對彼此,殊死搏鬥。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書《改變歷史的50種礦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