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1、武林高手

「阿婆, 收保護費了, 快把錢交出來! 」

一個留著雞窩頭,穿著打扮流裡流氣的傢伙對路邊攤一個賣水果的阿婆吆喝道。

他的嘴裡叼著根菸,腳不停的抖動著,說話大舌頭,好像含了顆糖,聲音含含糊糊的。

他的身後,還站著一高一矮、一瘦一胖、一個光頭一個長髮的兩個跟班。

個子矮小、身體瘦弱的阿婆急忙抓緊了錢包,說道: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想搶劫嗎? 」

雞窩頭說:

「話別說得那麼難聽嘛,老婆婆! 既然你不想交錢,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嘍! 」

他手一揮,兩個手下很聽話的衝了上去,拿起阿婆攤車裡的水果,四處亂扔。馬路上瞬間全都是蘋果、柿子、李子、梨……

路上的行人看到都感到很氣憤,但又敢怒不敢言,誰也惹不起他們——

這三個傢伙是無業遊民,經常在我們附近這幾個社區遊蕩,做些偷雞摸狗、敲詐勒索的事情。大家都不敢輕易的招惹他們,平時看到他們,我也是躲著他們繞道著走。

阿婆眼中滿含淚水,無奈的阻止他們:

「快住手,別扔了,我給你們錢! 」

但是這三個流氓仍然不甘休,扔水果扔得更放肆了。一個柿子在陽光下畫了一道弧線,朝我飛了過來……若在平時,十之八九會被砸到,但是今天很奇怪,我的身體下意識的閃了開來,那個柿子從我的眼前飛過,落在地上,炸成了一小攤鮮紅的柿子泥。

裝在我口袋裡的爸爸氣壞了,說道:

「這些成天遊手好閒的傢伙,太過分了,竟然敲詐阿婆的錢! 」

故事講到這兒,你一定會問我:等等,你的爸爸為什麼會被裝在口袋裡?是你口袋很大,還是你的爸爸很小?

好吧,讓我來告訴你! 我爸爸確實是個拇指小人兒。不過,他原來不是這樣的,他過去和別的爸爸一樣,是個一百八十幾公分、人高馬大的壯漢。他之所以會變小,是因為我的媽媽經常罵他……媽媽每罵他一次,他就縮小一點,罵了一百八十次,他就變成了拇指小人兒,整天待在我的口袋裡,當我的「教育部長」,監視我的一舉一動。因此,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裝在口袋裡的爸爸」。

對於流氓們的行徑,儘管我也感到憤怒,但是我也惹不起他們。就在我打算趁他們沒注意,偷偷溜走時,我聽到一聲吼叫:

「住手! 你們還要不要臉? 」

誰啊? 那麼大膽,竟敢為一個不相干的阿婆出頭!

我東張西望,並沒有看見說話的人。這時,那三個流氓把頭轉向了我,眼神裡充滿了驚訝和不屑。

我這才驚覺,那說話的聲音怎麼那麼熟悉? 我再一細想,天哪,剛才的話竟然是從我嘴裡說出來的!

我這是怎麼啦? 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三個流氓扔下阿婆,朝我包圍過來。我頓時緊張起來,全身哆嗦了一下。

雞窩頭指著我的鼻子問道:

「小子,你剛才說什麼呢? 」

他說話的時候,腳仍然不停的抖啊抖。

我想告訴他,剛才的話雖然是從我的口裡說出來的,但卻不是我想說的!

但是,話離開了嘴巴,跑到空氣中時,卻變成了:

「你腳抽筋了嗎? 抖什麼抖? 」

我的天,我的嘴巴為什麼不受我控制了!

雞窩頭一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了,隨後勃然大怒,臉漲得通紅,咆哮道:

「給我揍他! 」

高瘦子和矮胖子圍了過來——即使是矮胖子,也比我高一個頭。我四下打量,看能不能溜出去,但是他們三人站成了一個三角形,將我圍在了中間,而且他們的腿都比我的長,跑是跑不了了!

沒辦法,我只好打腫臉充胖子,兩手擺出了一個李小龍的經典動作。

雞窩頭冷笑道:

「你以為你擺出這個姿勢,我就怕了你嗎? 」

說著,他朝我揮出了一記右鉤拳。看著他的拳頭往我臉上飛過來,我竟然處變不驚,頭稍稍一偏,臉微微一側,安然無恙的躲了過去。此外,我的洞察力也讓我驚訝,在短短的幾秒鐘裡,我竟然注意到他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他的

拳頭上︵看來他真的是被我激怒了︶。

當他的拳頭落空時,他的身體因為慣性往前衝去,若是平時,我是不可能觀察到這樣的細節。他的身體前傾之後,想伸出腳去調整身體的平衡。就在這時,我抓住了這稍縱即逝的機會,伸手拉住他的胳膊,恰到好處的順勢往旁邊一帶。雞窩頭剎不住身體,撲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

他的兩個手下愣住了,驚訝的看著我。看著地上他那狼狽的模樣,我不禁哈哈大笑。雞窩頭氣急敗壞的朝他手下吼道:

「你們傻站著幹什麼,給我扁他! 」

高瘦子和矮胖子一擁而上,若是以前,只能任他們把我揍得滿頭是包,眼冒金星。但是今天離奇了,有如神助般,我將他們的一招一式看得清清楚楚——他們並沒有學過真正的武術,打架靠的是蠻力和鬥狠,因此破綻百出。

我如魚得水般在他們中間穿梭著,他們連我的一根汗毛都沒有碰到,自己人卻打在了一起。我戲弄了他們一會兒後,巧妙的利用他們的破綻施以反擊,

三兩下,他們就和雞窩頭一樣被我打倒在地。

三個流氓從地上爬起來,驚恐的看著我——這才知道他們遇上了高手。

「還不快滾! 」

我威風凜凜的朝他們吼道。三個流氓欺善怕惡,嚇得抱頭鼠竄,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阿婆走過來握著我的手,感激的說:

「小朋友啊,謝謝你! 」

我搖搖頭說:

「沒什麼,阿婆! 」

我彎下腰幫阿婆撿水果。

爸爸在我的口袋裡誇我:

「楊歌,帥呆了! 」

我卻感到萬分疑惑:我怎麼成了武功高手? 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口袋裡的金鑰匙?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