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Chapter1 當一國公主可是個體力活





「公主,請醒醒。」

溫和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隨之而來是窗簾拉動的聲音,但窗外無光、天色尚暗,疲倦的我一點也不想起床。

眼看我毫無動靜,身邊的女僕有些著急,拉高音調繼續說道:

「公主醒醒,天快亮了,您再不起床就來不及了!」

那聲音毫無休止的跡象。我忍不住翻了一個身,把枕頭蓋在頭上,好遮斷一切打擾我睡眠的雜音。

昨晚參加舞會熬到十二點,當仙度瑞拉的陪襯、看王子撿起玻璃鞋、惆悵無比地唱了大半夜的憂鬱之歌後才回來,就不能讓我多睡點嗎?

「快來人、快來人啊!緊急情況,公主又賴床了!」

面對我像鴕鳥般逃避現實,身邊的女僕不顧形象地高聲喊叫起來,一大群女僕匆忙到來,很快的,紛亂腳步聲由遠而近,繞在我的床邊團團轉不停。

「來,一人抓一邊把床單抽起來,非得讓公主起床不可。」

「唔……妳們不要吵我睡覺啦。」

我伸出手來胡亂揮舞著,想把這些煩人的雜音揮去,只是睡得迷糊的我,全然忘記這個簡單的動作會帶給女僕們多大的危險。

「要小心不要被公主打到,會飛出去的!」

「啊!」

「飛出去了、飛出去了,公主完全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快,扯開棉被、拉開床單,務必要讓公主清醒。」

「啊啊啊啊啊!」

「有三個人飛出去了!」

「立刻補上人,四個角落都要有人才搖得起床單來。」

「撐住!就算犧牲性命,也一定要讓公主起床!」

「是!」

「數到三時把公主丟出去!」

「是!」

女僕們整齊劃一地應聲,讓我猛然清醒了過來,還來不及阻止她們的行動,就從大幅度搖晃的床單上硬生生被甩飛出去。

噗通一聲巨響,堂堂奎德薩第一公主我,以無比狼狽的姿態,慘烈地掉進滿滿一缸的蛋清中。

沒錯,身為一個公主,一天的美好開始,就是被蛋洗……

傳說中的公主,總要有足以讓王子一見鍾情的美貌、如雪的肌膚、纖細的身段、美好的歌喉,並時時展現這些優點,以博取民眾對王室的好感度。

可惜我雖然皮膚白,卻耐不住太陽,曬太久就會脾氣暴躁,散發出足以讓眾人血液凍結的怒氣,無法從事在日光下站在陽台上、露出閃耀著鑽石光芒的笑容、對百姓揮手的親民工作。

我親愛的後母、我國實際的掌權者────芙羅拉皇后陛下對此感到十分不悅,她認為一國公主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利用美貌與親和力,提昇國家形象,展現皇家親民風範,若是連這一點都辦不到,便是不合格的公主。

為了讓我成為模範公主,她安排了一齣完美的劇本:長公主萼特妮蒂美貌無雙溫柔可人,因為受到邪惡後母的妒恨,故意不讓她正式現身在大眾之前,以搶皇后風采。妮蒂公主只能在清晨與黃昏之時,出現在皇宮某高塔陽台上唱歌,傾訴自己的憂愁與美麗。

從此之後,我天未亮就得起床,開始一連串成為「完美公主」的行程。

誠如剛剛所述,首先我必須浸在滿滿的蛋清中翻滾,讓全身上下每吋肌膚都接受蛋白滋潤,變得細緻光滑咕溜咕溜,比煮熟的水煮蛋還要滑嫩。

「明明穿上衣服後大家就只看得見我的臉和手,為何我每天都得遭到全身蛋洗對待?」

我一邊奮力避免讓黏糊糊的東西灌入口中,一邊試圖向我的專屬女僕長艾蜜莉雅提出抗議。

正在指揮眾女僕讓我在蛋清中翻滾的艾蜜莉雅聽到了我的疑問,神色端莊地轉身正對我,面帶微笑,口氣極為溫柔地說:

「身為一個真正的公主,無論別人有沒有看見,都必須從內到外,保持完美動人的狀態。」

當時我正準備吐槽她「妳明明也知道我的內在和完美絕對扯不上關係」時,她已眼明手快地命令女僕們朝我潑麵粉……不,是撒上特調的珍珠粉,嗆得我一句廢話都說不出來。

沒錯,蛋洗之後的我得裹粉上漿,往下一個步驟邁進。傳說中,蛋清加上噗哩噗哩森林仙女特調珍珠粉,可以自然形成「超.光感面膜」,讓肌膚散發珍珠般的光澤,即使在清晨與夕陽不太明顯的餘暉下,依舊能閃耀出不可思議的萬丈光芒。

此外,為了讓我渾身散發美好的香氣,在敷「超.光感面膜」的同時,女僕們還會在我身上細細地鋪上玫瑰花瓣,一層又一層,直到我快被淹死為止。

根據我可愛的私人廚師表示,接下來我只要進入烤箱,撒上糖粉,再擠點奶油花,就是一盤完美的玫瑰糕。

令人欣慰的是,雖然具有怪力的我常常在睡迷糊時失手把女僕打飛出去,不過截至目前為止,艾蜜莉雅從未把我送進烤箱。但想起這麼多年來她照顧我所遇到的困境,莫非比起烤箱,她更想把我推上火堆直接焚毀?

當我正這麼懷疑時,身上的玫瑰珍珠蛋糊面膜也乾得差不多了。幾名女僕魚貫而入,捧著熱水注入了浴缸之中,艾蜜莉雅則盯著桌上的沙漏,輕輕喊了一聲:

「時間到,請公主起身。」

在她們的攙扶下,我這個「生.活動玫瑰糕半成品」終於脫離麵糊的命運,被泡進了聽說能讓人從裡到外散發燦爛如陽光耀眼氣質的「黃金美人湯」之中。

「啊……終於……」

我在黃金美人湯中洗去臉上的稀泥,深深吐了一口氣,一旁的女僕卻紛紛笑道:

「公主睡迷糊了,艾蜜莉雅大人還沒動手呢!」

「對耶,我真的是睡迷糊了。」

皮膚的保養只是基本,作為公主,驚人的美貌是必要的,可惜我離傾國傾城還有一段距離,這個時候就必須借助魔法……不對,是化妝的力量,讓一個路上人人過目即忘的普通少女,成為大家都會驚豔回頭閃到脖子的絕世大美人!

……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長得讓人過目即忘好嗎?剛才那句是譬喻,是譬喻!

泡完「黃金美人湯」的我披上浴袍、坐在椅子上讓女僕們擦拭頭髮。這時候的我依然很想睡覺,眼睛半瞇半睜地望著正在準備物品的艾蜜莉雅。等到頭髮被擦乾後,便見她雙手持著至少六種化妝用具,對我露出冷酷的眼神。

平日總是端莊親切、完美至極的她,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會露出這種表情。

那是一種唯我獨尊、無人能敵的自傲,這個時候,她就是王、她就是神、是誰也無法忽視的傳說!她可以化腐朽為神奇,讓我成為一個美得令人心碎的公主!

當其他女僕把化妝用品擺好之後,就會用一種崇敬的眼神仰望艾蜜莉雅,畢竟接下來的事情,任誰都會覺得是神蹟降臨。

「公主,可以開始了嗎?」

艾蜜莉雅音如天籟,眼神卻十分冷酷地問著。我嚥下口水點了點頭,她立刻目射精光,高舉雙手,並在下一秒變身為風暴女神,以狂烈之姿,將無數粉撲刷具往我臉上招呼過來。

「目光向下!」

睫毛刷咻咻刷過,我本來毫無特色的睫毛,立刻捲翹得可以掀起女僕的裙子。

「閉上眼睛。好,睜開。」

眼線筆默默畫過,我那愛睏的雙眼立刻變得盈盈含情、魅力四射。

「微笑。」

腮紅輕輕壓上,我那慘白而毫無血色的臉上,立刻染上了恰到好處的紅暈。

「再微笑,抿起嘴。」

天啊!鏡子裡面那宛若櫻桃,令人情不自禁想採摘的雙唇究竟是誰的?

鏡中的我無論從哪個方向看,都與妝前的我截然不同。

你可以說這是一個雕刻家,由石頭中解放人體的過程;也可以說這是一個畫家,揮灑出藝術巔峰的神啟。世界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的真諦,在我身上真實地體現出來……總而言之,我不想再藉由吐槽自己來強調艾蜜莉雅到底有多厲害了。

不過到此妝還沒有化完,艾蜜莉雅是個精益求精,務求我每一個角度都足以讓吟遊詩人唱上兩百句的完美主義者,因此她會要求這妝在每一種情況下都不能出現缺陷。

「替公主換裝!」她退了兩步喊道。

原本站在她後方排成一列,手持梳子、馬甲、絲襪、鞋衣等物的女僕立刻湧了上來。

「公主,這是今天要為您綁的馬甲,款式還可以嗎?」

「呃……好。」

我看著眼前微笑詢問我意見的艾蜜莉雅,就算心中百般不願,依然只能硬著頭皮點頭說好。

這個年代的公主,一定要有不盈一握的蜂腰,把腰顧好,人生就是彩色的,有無數王子會為妳折腰;腰沒顧好,人生就是黑白的。因此艾蜜莉雅給我設定的腰圍尺寸是傳說級的「十.六.吋」。

知道十六吋的腰究竟有多細嗎?告訴你,差不多就是可以攔腰折斷的地步,如果是用馬甲勒出來的,表示胃裡最好什麼都沒有。

「上馬甲!」

殘酷的命令響起,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吸氣,竭力克制自己不要反抗馬甲酷刑。

只見女僕們訓練有素地左邊一排,右邊一排,抓住我馬甲兩側的束帶蓄勢待發。確認大家就定位後,艾蜜莉雅微笑開口:

「開始。」

「一、二、三、用力!」

「一、二、三、用力!」

女僕們拔河似的分邊拉著束帶,努力在不把我腰斬的前提下勒出十六吋小蠻腰。受盡馬甲凌虐的我欲哭無淚,卻不能做出任何反抗,避免傷及無辜。

有時候我懷疑艾蜜莉雅才是我的後母,而且還是那種高竿的後母,無時無刻保持溫柔的微笑,笑得你心裡發毛,私下能百般折磨你,卻抓不到她一點把柄。

我被勒得滿臉扭曲,幾乎要斷氣,艾蜜莉雅卻不疾不徐繼續修飾我的妝容。

「公主殿下昨天在舞會上吃多了吧?今日的馬甲似乎特別難繫呢。」

「……我……我沒有多吃。」

「是嗎?解決了一頭牛不算多吃?」

「拜託,一頭牛怎麼叫多吃?我本來想讓桌上那一家四口的牛全部團聚到我肚子裡的。」

艾蜜莉雅輕輕地嘆了口氣:

「我知道您的食量略略比其他公主多一點,但為了您的腰著想,下次還是節制點,吃半頭就好。」

「可是我很餓,真的很餓,作為一個公主卻吃不飽,不是很可悲嗎?」

我有一本祕藏的愛書,名為《你所不知道的嘿嘿嘿嘿》,裡面寫著在某個遙遠的國度裡,有公主在聽到大臣說「人民沒有麵包吃」時,回了一句「沒有麵包吃,為什麼不吃蛋糕?」

這樣不知人間疾苦的公主飽受批評,最後被送上了斷頭台,是個失敗的公主典範。想想若是我的話,一定會回答:「我也已經好久都沒吃飽了……」然後流出悲傷的眼淚。

這是真心誠意的淚水,一點兒也不虛假,誰叫我一頓飯可抵人家十頓,偏偏又得作個十六吋腰的優雅公主?可惜艾蜜莉雅是個對我缺乏憐憫心的殘酷女僕長。

「如果公主覺得每天上馬甲都需要耗費如此陣仗是件可喜的事,那就算多吃幾頭也無妨。」

「對不起,我下次會少吃一條牛尾的。」

聽了我的回答,艾蜜莉雅含笑看了我一眼,隨後接過束帶兩端,狠狠地在我背後緊勒,害我差點噴出昨天吃下的某隻牛腿。

「……艾蜜莉雅……妳……妳是不是真的想勒死我?」

「怎麼會呢?沒有人比我更希望公主長命百歲。」

即使方才差點謀殺成功,艾蜜莉雅的口氣依舊溫和平靜,繼續對著其他女僕吩咐道:

「現在準備為公主染髮。」

在我掙扎著汲取空氣的同時,女僕們已執起我的頭髮開始處理。和之前的層層苦難相比,染髮是一件比較簡單的事情,我終於有一點空檔可以喘氣。

不過今天新來的幾個小女僕一邊為我染髮,一邊私語道:

「公主的頭髮竟然是白金色的,好美啊。」

「是啊,髮尾的地方幾乎是透明的,好像精靈!明明這麼美麗,為什麼要染成金色的?」

「公主的這頭髮色太特殊了,國外有些地方認為不吉利。畢竟早晨的節目是要提升我國國際形象的,為了避免誤會,染成金色比較保險。」

「原來是這樣……可是我覺得好可惜喔,這麼漂亮的頭髮……」

「時間緊迫,請大家動作快些。要為殿下更衣的人現在上來。」

因為我是受到皇后妒恨的公主,身上的衣服絕不能太華麗,也必須避免過於珠光寶氣,但作為提升國家形象而粉墨登場的公主,通身打扮當然不能是什麼隨隨便便的款式。

身為民眾憧憬的王室成員,這套服裝除了要襯托出我清新脫俗、高貴優雅的氣質,同時也得散發出純潔美麗與善良的氛圍,萬般功能集於一身,是多麼沉重的負擔啊!

而這沉重的負擔體現在服裝的重量上,通通由我一肩扛起!

請不要看不起公主的衣裝,有時候我們穿得比重裝騎士的盔甲還重,那看似輕盈的質料下是一層又一層的金絲銀線刺繡、蕾絲,以及無數金屬、骨架、沙袋交織而成的。

為了塑出形狀,我的馬甲上有一根一根的鐵條,每條都像是關重刑犯的監獄欄杆那樣堅固,身上洋裝那微微澎起的裙子當然也不是自然鼓起,而是由鯨魚骨架起來的。

這些驚人的重量隱藏在洋裝內部,為了讓布料展現出最美麗的皺褶,底下都根據計算縫上垂墜用的沙袋,於是一件看似平凡無奇的衣服,實際上卻擁有驚人的重量與殺傷力!

好在我雖看似纖細,但吃得多又力氣大,扛得起這些衣服。我常常在想要是自己穿著這身衣服上戰場,只要如旋風般快速旋轉,絕對能颳起殺人風暴,營造出萬夫莫敵的氣勢。

穿好衣服,我還得踏上十吋高跟鞋才能出場。身披百斤衣服,卻能穿著高跟鞋踏著輕盈步伐,這是多年來天天冒著生命危險,經過無數血淚努力所練就出的特殊才藝。

說起這項才藝,我就不能不提一件事情。皇家騎士隊最年輕的小隊長伊萊,英俊瀟灑宛若天仙,用劍如神深受各國公主歡迎,眾女獻花獻吻獻身之事天天發生,讓他不勝其煩,因此他無論見到哪位公主,都擺著嫌棄的表情。

實際上這也不能怪他,在這個波達爾大陸上,大大大小的城邦國家至少有上百個,說得白一點,公主算不上什麼奇珍異寶。如果是帝國公主可能地位還高一些,像我這種小國王室公主,隨便到任何城堡舞會中都能抓到一大把。

我和伊萊本身沒什麼交集,直到某天我可愛的小妹貝麗兒向我哭訴,說伊萊在眾目睽睽之下訓斥她,讓她無法完成「以壞心公主身分破壞他人戀情,好襯托那對戀人情比金堅」的高等公主任務。

想想伊萊好歹也是奎德薩皇家騎士小隊長,即使備受青睞,連自家公主都擺臭臉訓斥實在很不上道,於是我下定決心要給他一個教訓。

某天我全副武裝,看似不經意地走向他。他發現我走過去,深怕我會如同其他公主假裝跌倒撲在他身上,立刻擺出了難看的表情想逼退我。

當然我不為所動,蓮步輕移款款走到他身邊,然後「哎喲」一聲假裝拐到腳,重心不穩地將高跟鞋挪到他腳上,接著一腳把他盔甲的鐵鞋狠、狠、踏、破。

在那個情況下,倘若我把全身重量壓在他身上,他的腳背就會被鞋跟直接踏穿,當場跛腳。到時他不管再怎麼帥,也還是缺了隻腳,這對於一個帥哥騎士來說是多麼悲慘的情況?

伊萊也發現情勢險惡,汗如雨下地望著我。我依舊保持著柔弱善良天真無邪的微笑,臉上略帶(畫出來的)紅暈,柔聲說道:「你連對效忠的對象都能擺臉色,不如現在就讓我送你上路?」

但他不愧是優秀的小隊長,面對如此龐大的壓力,卻能在數秒之內迅速恢復平靜,以巧妙的身法擺脫了我的殺人高跟鞋,單膝下跪滿臉誠懇地宣示絕無二心。

當時大家都以為他是懾於我的美貌與善良,決心誓死跟隨,永遵騎士之道,只有我忍不住慨嘆,擁有萬貫家財,不如一技在身……

當東方第一道曙光升起時分,正是我大顯身手之際。再三確認我的裝扮完美無缺後,艾蜜莉雅終於向陽台門邊的女僕們點了點頭示意。

有些老舊的木門「咿呀」地被推開,我踏著故作無助的步伐走出陽台,將臉輕輕一抬,讓晨光以最合適的角度照耀我的完美妝容,並滿意地聽到陽台底下的觀眾紛紛發出讚嘆聲。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我狀似不經意地向下掃視本日來客人數,發現今天的外國觀眾不少,尚有數名吟遊詩人樣貌的人夾雜其中,可見公主我有口皆碑、名聲享譽國際。若下一季觀光客人數持續提昇,不知道是否能爭取將我的腰圍放寬到十八吋?

「喔,晨曦初露,萬物甦醒……」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輕輕張開雙唇,天籟般的音調徐徐傳出,底下的觀眾個個露出心蕩神馳的表情,全然沉迷於這美妙的歌聲當中。

因為距離夠遠,沒有人發現其實那天籟美聲並不是我發出來的!

畢竟在穿著百斤衣服、腰部被緊勒得都快斷氣的情況下,誰能有心情唱歌啊?沒發出地獄來的哀號聲把人嚇得魂飛魄散就不錯了。

可是傳說中的公主露面總是要哼個幾句,以便顯示出她才貌雙全、內外兼顧。為了讓我成為傳說,在陽台的扶手底下隱藏著一整個合唱團,天籟美聲由她們負責發出,我只要以最優雅的模樣張嘴,輕聲哼哼哈哈地配合她們就好。不過雖然不用唱歌,我還是得故作輕盈,宛如跳華爾茲般在陽台上移動,面帶笑容不時看向底下的客人,務必讓所有人都感覺到我在對他微笑。

根據母后的命令,我從任何角度看起來都必須美麗優雅、超凡脫俗、氣質得一塌糊塗才行。

「啾。」

「啾啾!」

「啾啾啾。」

數隻黃鶯飛了過來,圍繞在身邊與我一同合唱。我微笑伸出了手,其中一隻跳到了我的指尖上,啁啾與我對唱,塔下觀眾一陣騷動:

「公主多麼地美麗純潔啊!你看,連怕生的鳥兒都與她如此親近。」

「真是受到上天眷寵的美人兒啊!」

當眾人紛紛讚嘆時,我和手上的鳥兒深情凝視彼此,眼底深處露出了細不可察的奸險笑意。

「黃鶯的出場費是水果,啦啦啦……一籃水果就可以和公主相親相愛。」

我一邊配合著天籟美聲張開嘴巴,一邊依據實情胡唱歌詞:

「買通白鴿、買通白兔、買通松鼠和小鹿……啦啦啦……穀米栗子胡蘿蔔,可愛動物通通來。」

我身邊這幾隻黃鶯可不是什麼從天而降、受到我天籟美聲吸引的鳥兒,而是固定班底的召喚獸。在不同季節、不同場景下,和我合作過的動物們多如繁星,都是一些具有善良象徵意義的可愛動物,好彰顯公主我天真善良、惹人憐愛的一面。

「噹~~噹~~噹~~」

不遠處鐘聲響起,太陽也完全躍出了地平線,差不多是退場的時刻了。高歌完畢,我在窗台上哀嘆了幾聲,流露出幾分楚楚動人的憂愁後,便於眾人戀戀不捨的目光中光榮退場。

回到房間,我還來不及換下一身重裝,就聽到急促的步伐聲接近,轉頭一看,只見一道嬌小的身影朝我飛撲而來。在一般情況下,身穿千斤重的衣服、足踏殺人細跟高跟鞋,被這樣一撞絕對會倒地不起。

值得慶幸的是,就各方面來說,我都不是一般人!

在千鈞一髮之際,我已扎好馬步、穩住下盤,並張開手臂,接受迎面而來的熱情。

「姊姊人家要拋高高!」

「好!」

在接住她的同時,我借力使力,利用她衝過來的力道,輕鬆地把她拋往有三層樓高的天花板附近。她在空中高舉雙手歡呼,火紅色的頭髮隨之揚起,我又拋接了她好幾次,才停下來穩穩接住她。

「姊姊妳有沒有想我?」

我可愛的妹妹貝麗兒親熱地摟著我的脖子,眨巴著一雙美眸,噘著嘴巴對著我撒嬌。

我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有著一頭火紅色的頭髮和翡翠般的眼睛,雖然臉上零星散布些許雀斑,五官也尚有些稚氣,但保證長大後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可惜她這樣的外表和理想中溫和柔順的公主形象有些出入,無法成為本國的「公主形象」代言人,加上比起當「善良柔順的」公主,她更熱衷成為「邪惡的」公主,常常會翻著「邪惡公主聯盟」的小手冊,以便完成所有邪惡公主的任務。

實際上我們家貝麗兒最可愛天真了,儘管她因為年紀小,偶爾會使使性子,但在我們獨處時,她對我可說是百依百順,還會私下把那些奢侈購置的豪華衣服和珠寶轉賣,以我的名義去救濟貧困的人──雖然我一直不太清楚她為什麼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不過只要看到她的笑容,就會覺得她做什麼都是對的。

「當然,我天天都盼著妳回來呢!這次到赫淮斯學院表現得如何呢?」

「我這次非常克制喔,只有炸掉新學校的宿舍和院長室兩處而已!」她興高采烈地說著。

「很好,不過下次只可以炸掉其中一處。」

「好的姊姊,我一定會努力的。」

貝麗兒和我這個除了力氣大之外一無是處的傢伙不同,在火系魔法上有超凡的天賦,自幼就被母后送到各國知名魔法學院學習……然後再被各學院退回來。

畢竟她年紀小,又特別喜歡爆裂系的法術,去一間炸一間也是理所當然的!可惜這種表現太過驚人,除非是本來就打算重建,不然大部分學校都不能接受她卓越超群的能力。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她能少炸一點範圍,便代表在魔法控制上有長足的長進。作為姊姊的我聽到她這次沒把學院夷平,心中的感動實在難以言喻啊!

此時貝麗兒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匣子,滿臉通紅地遞給我:

「這是為姊姊帶回來的禮物。」

「貝麗兒,姊姊只要看到妳就開心了,不用每次都帶禮物回來,而且每次送的都是各地的罕見珍品,這樣零花錢不會不夠用嗎?」

「那、那些東西都不會很貴的,所以姊姊別擔心。雖然這次的禮物不是什麼珠寶,但很有特色,姊姊趕快打開來看看嘛!」

在她迫切渴望的眼神威逼下,我立刻打開盒子,只見一塊小小的泥板靜靜躺在裡頭,上面則刻著一些釘頭似的筆畫。

我迷惑地望著貝麗兒,她開心地說:「這是學校附近一個叫烏洛克的城市所使用的文字,上面寫了什麼就先不告訴姊姊了,姊姊要自己去查喔!」

印象中,烏洛克似乎是赫淮斯學院附近的大型城市,不過是座魔王轄下的城市,貝麗兒怎麼會帶這種「土產」回來?難不成學校有安排魔王城大冒險的教學?

據我所知,那裡的魔王可不是什麼與人類友好的魔王,以她這樣的年紀,學校做這種安排真是太危險了。

「貝麗兒下次讀的學校在哪裡呢?」

「在納古漠原附近。」

「妳每次的學院好像都在納古漠原附近呢……所以這次的新學校附近有魔王城嗎?」

我心中盤算,要是附近有危險的魔王城,一定要稟告母后讓她換所學院才行。

「附近好像只有一些劃地為王的小魔城,比較知名的大概是卡斯凱楚斯,但是也離得很遠呢!」貝麗兒很認真地解釋著。

我一聽到卡斯凱楚斯立刻就安心下來了,那裡的魔王和我們可是很熟的。我正想再多問貝麗兒幾句,艾蜜莉雅卻已款款而來,朝著貝麗兒欠了欠身,溫柔說道:「皇后陛下請二公主殿下一同用早膳。」

貝麗兒看看艾蜜莉雅,又有些戀戀不捨地看著我,小聲嘟噥道:「我想和姊姊一起吃嘛。」

艾蜜莉雅依舊維持不變的微笑站在一旁,沒有接口。然而眾所皆知,「壞心的皇后」是不可能和長公主一起用膳的,後母雖然疼愛貝麗兒,但也極有威嚴,她掙扎了一陣子,才不太甘願地離開。

我戀戀不捨地望著貝麗兒的身影,肚子早已餓得咕咕叫。受了整個早上的折磨,又唱歌又跳舞的,好不容易功德圓滿,現在總可以吃飯了吧?

我露出無比殷殷期盼的神情,看著堪稱是我衣食父母的艾蜜莉雅。艾蜜莉雅怎麼會不知道我的想法?但她還是不疾不徐地說:

「皇后陛下有要事交代。」

「什麼事?我好餓,為什麼不能等我吃飽再說?」

「昨日已和東之魔王恩利爾陛下協定,一個月後將邀請公主至魔王城堡作客,以展開勇者培植計畫。」

「咦,傳說中的勇者計畫要開始了?」

「是的,因此公主必須盡早做準備。」

勇者培植計畫簡稱勇者計畫,是以「美麗公主被邪惡魔王擄走」為開端,讓國內外有志之勇者湧起奪回公主、拯救王國激情,整頓裝備走上冒險之路。

根據統計,這樣的冒險計畫可以讓國家在最少的支出下,培育出最多具有戰力的勇者,以及深具實戰經驗的魔法師。

許多人都是在「拯救公主」這條道路上找到了一生信賴的夥伴,並成為史詩級的大英雄,卻很少人知道這段路常常是國家與鄰近交好的魔王共謀鋪設而好的。

除了國家可以用極低的成本培育勇者之外,拯救公主的路線也由王室和魔王共謀計劃,與雙方利益密切相關。

勇者們需要吃住與購買裝備,這當然是一筆可觀的商業利益。早在公主被抓之前,王室就安排好路徑上必需品商店的開設──從新手村到專業裝備,甚至是傳說中的武器,如聖劍或大魔法師的神奇法杖都量產製作完成,並運送到通路商那裡,謀圖龐大利益進帳。

而魔王也可以按照需求來規劃被進攻的路線,譬如說若有部下勢力太大,常常不聽命令,極為棘手,就可以讓勇者們前仆後繼地去攻打,好削弱對方勢力。

或是有哪些領地急需開墾,也可以安排在拯救公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