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穿越

京杭大運河北起涿郡南到余杭,浩浩渺渺蜿蜒而下,謝橋坐在精緻淡雅的船艙裡,清淡的目光越過琉璃般的平滑水面,落在岸邊迎風招展的柳枝上。

一條條綠色的柳絲在早春的微風中不停滌蕩,岸邊的粉皮牆鎖住了深深的院落,偶有笙歌斷斷續續的隔著水飄送過來,不知道裡面是個什麼所在。

河道很寬,謝橋坐的船居中,兩側各有兩條小舟護著隨行,小舟上是父親安排護送她進京的僕人,還有幾個穩妥的婆子。

船槳輕輕豁開水面,蕩起輕微的漣漪,三條舟楫,成品字形緩緩前行,一路上她們走的並不快,反正也不趕日子,又正值春日融融,故此謝橋特意吩咐走得慢些。

端起小幾上青花纏枝蓮花壓底的手杯,淺淺啜了一口,有點涼了,但是清淡悠長的茶香依然盈滿口腔,從舌尖到喉氤氳而下。謝橋再一次控制不住,對著窗外的日光,細細打量手中的器皿,線條優美,比例協調,胎薄而著色均勻,圍著杯壁一圈纏枝蓮花,繪製的細膩生動頗見功底,清清透透的,看著就那麼別致。

即使她這個完全的外行,都看得出這只杯絕對不是凡品,估計要是拿到現代該能賣到個天價吧!就是在如今這個她聽都沒聽過的大秦朝,應該也價值不菲。

不過此大秦非彼大秦,和歷史上那個短命而偉大的王朝,沒什麼一致的地方,因開國的皇帝姓秦,因此就號大秦,是個架空的王朝,但是一切在謝橋看來和明清大致相似。

船艙的湘簾打起,一個十來歲,梳著丫髻的俏麗小丫頭走了進來。

謝橋目光微微閃動了幾下,不由自主的看了她兩眼,小丫頭上身穿著一件淺青色比甲,露出裡面一件半舊的藕色夾襖,下面一條蔥綠色的綾子裙,頭上別無釵環,只插了一支淡藍色的新制宮花,打扮的並不花俏,卻更加襯得小臉白皙,眉眼彎彎,說不出的機靈,雖仍稍嫌青嫩,但卻不失俏皮可愛。

她手裡端著一壺新茶,走上前掃了眼桌上空了一半的杯子,嘟嘟小嘴道:"姑娘,又喝這半冷的茶,奶娘知道了,又要數落我的不是,說我伺候的不經心,成天就知道頑皮,殊不知這哪裡是我的錯處,本是姑娘不聽我們下人的勸,我這去沖新茶的一會兒工夫,姑娘就把冷的喝去大半,真真沒法子。"

謝橋無辜的望著這個囉嗦堪比三姑六婆的小丫頭,怎麼都不明白,這丫頭小小年紀,怎麼就是個這麼婆媽的性子,將來要是結婚生了孩子,還不把人嘮叨死。

小丫頭端起杯子一揚手,把半杯殘茶,潑入河中,俐落的提起茶壺,重新倒了一杯滾滾的新茶遞到謝橋手中:"喏,趕緊喝兩口熱的溫溫脾胃,回頭鬧肚子疼了,可又是我的不是了。"

謝橋淺淺抿了兩口,放在桌子上開口問道:"可到了什麼地界了,打聽了嗎?"

小丫頭笑了:"嗯!船頭說了,過了今晚,明一早就到通州了。姑娘,您這愣了半天神了,身子剛好些,還是回艙裡略躺一會兒是正經。"

謝橋揮揮手道:"不妨,妳自去吧!我再看一會兒書也沒什麼。"

小丫頭還想說什麼,但是看了看自家姑娘的臉色,最後還是咬咬嘴唇,輕輕半蹲,福了福身子規矩的道:"是。"

轉身出了艙裡,謝橋無奈的歎口氣,不禁低頭看了看自己小小的身子,不過十來歲光景,卻是一身的綾羅綢緞,富貴以及,光頸項上帶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