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琵琶天才的吉他夢

每天放學後,音樂教室就會傳出一陣陣美妙的琵琶聲,時而溫柔、舒緩,像微風輕輕拂過臉頰,時而慷慨、激昂,像大鼓把心震得怦怦直跳,路過的同學聽了,無不沉醉於其中。

要問究竟是誰彈出如此動聽的琵琶聲,一個心照不宣的答案,在同學心中浮現──新上任的學校國樂社社長林雅婷。

「聽說林雅婷這次又代表學校參加校外的演出,她真棒!」

「那當然,雅婷可是我們學校的驕傲,上次學校音樂節,她的個人琵琶獨奏,真是超級精采!」

「是啊,雅婷可是『琵琶天才』,我當她的忠實粉絲已經很久了,她的每一場演出,我可是一定出席呢。」

關於林雅婷的好評,總是如潮水源源不絕,她在學校儼然是一個小小明星,崇拜、喜歡她的人非常多,然而,她卻沒有因此而感到絲毫的開心。此時此刻,她正坐在音樂教室裡,抱著琵琶,蹙著眉頭,擔心、焦急的表情在她的臉上一覽無遺。

已經不知道是這週第幾次表現失常了,自從一週前被選為國樂社新任社長後,她的狀態就一直不好,不是彈錯音符,就是節奏不對,再這樣下去,她不僅有愧於「琵琶天才」的稱號,更不可能帶領社裡的其他同學進行訓練。

以身作則的想法,如同一座大山壓在林雅婷身上,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憤怒的將樂譜摔在地上,但下一刻又不捨的將它撿起來。

為什麼要把怒火發洩在樂譜上呢?這一切的錯誤,都要怪自己立場不夠堅定,答應接下這個不適合的職位。

林雅婷的思緒又回到一週前,評選新任國樂社社長的那一刻。

「大家都知道,這學期我已經升上國三,為了應付未來的升學考試,我不得不退出國樂社。」

社長劉甯甯的話引起一陣軒然大波,同學紛紛中斷練習,開始議論起來。

「甯甯姊是個好社長,雖然早就想到有一天她會離開,但還是好捨不得哦!」

「是啊,如果不是甯甯姊,我們國樂社也不會受到學校的重視。」

「甯甯姊,你能不能不要走啊?我們不能沒有你!」

聽到這些話語中流露出的不捨,想起昔日與大家共處的美好時光,劉甯甯心中也十分留戀與感動,但想到國樂社的工作總要有人接手,只好暫時收起個人的情緒,語氣平和的說:「謝謝大家的好意,我們還是談談新任社長的問題吧!對於該由誰來接任新社長,大家心裡有適合的人選嗎?」

氣氛頓時凝結,過了好一會兒,才有同學小聲的提議:「我推薦江美橙,她原本就是國樂社的副社長,今年又升上國二,年紀、資歷都十分符合社長的要求。」

被提名的江美橙心裡暗喜,立刻熱切的為自己拉票:「雖然我自覺過去仍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夠好,但是如果大家選我做社長,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做好這個職務,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江美橙不行!」同學之中出現反對的聲音:「雖然她的資歷符合要求,但是我覺得她的音樂水準,還未達到能夠帶領整個國樂社的程度。」

反對的聲音猶如一盆冷水從天而降,讓局面瞬間冷了下來,剛剛還準備支持江美橙的同學,現在紛紛竊竊私語。

眼看原本有利於自己的形勢,被一句話瞬間扭轉,江美橙心裡又氣又急,有些不服輸的說:「既然你覺得我的程度不夠,麻煩推薦一個你覺得夠格的人選,我也好向他學習。」

「林雅婷怎麼樣?她的琵琶彈奏技巧可是數一數二的,而且她在學校裡十分有號召力,如果她當了社長,應該會吸引更多同學來看國樂社的演出。」

這個提議讓大家陷入熱烈的討論,氣氛再次熱絡起來。

「林雅婷不錯,她的比賽經驗豐富,水準又高,我同意這個提議。」

「我也同意,乾脆就選林雅婷做社長吧!」

「我想,林雅婷若能擔任社長,甯甯姊也可以安心囉,林雅婷真的很有實力。」

聽到大家熱情的舉薦,林雅婷摸摸鼻子,尷尬得擺了擺手。

「我不行啦,我擅長彈琵琶,但並不擅長領導團隊,社長還是由一個能帶領社員的同學來擔任比較適合。」

「雅婷,我覺得你可以勝任哦!不要急著否定自己。」

這時,一直在旁邊沒有發言的劉甯甯突然說話了,社長的權威,讓一屋子的喧譁聲頓時安靜了下來。

「音樂實力不是每個人都能具備,但領導能力卻是可以培養的,如果你在這方面有困難,可以找我幫忙,雖然我退出了國樂社,但我的心仍和大家在一起。」

「可是我真的不行。」林雅婷仍然推辭。其實領導能力不足只是個藉口,她根本不想擔任社長。

「雅婷,你可以的,就答應吧。」

「雅婷,我們相信你!」

「甯甯姊都這麼說了,你再不答應就說不過去囉。」

林雅婷面對大家的勸說,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眼看形勢一邊倒卻無能為力的江美橙,早已在一旁氣得火冒三丈,本來唾手可得的職位,就這麼從指間溜走,她憤怒的看著林雅婷,眼神裡彷彿有一團烈火在燃燒。

林雅婷感受到她的敵意,頭低得更低了。

「大家舉手表決吧!同意林雅婷當新社長的請舉手。」

除了江美橙,同學全舉起手來,大家從沒有像此刻這麼有默契。

劉甯甯的嘴角上揚,露出一抹滿意的微笑。

「新任社長已經產生了,她就是林雅婷同學。」

林雅婷點了點頭,表情頗有些無奈,現在,她再想推辭也來不及了。

「謝謝大家,我會善盡社長的職責,以後還請甯甯姊多多指教。」

從林雅婷允諾的那一刻起,重擔便壓在她的身上了,她從來沒有感受過這麼多人的期望和壓力,更重要的是,她必須趕緊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雖然,她根本不喜歡彈琵琶……

心裡雖然這麼想,林雅婷的行為卻絲毫不敢怠慢,馬上抱起琵琶,繼續埋首在樂曲中。但是無論她怎麼彈奏,都無法表現出心裡想要的感覺。幾輪彈奏下來,林雅婷索性停止練習,將琵琶放好後便走出了音樂教室。

看來,今天是沒有辦法繼續練下去了。林雅婷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準備去歸還教室的鑰匙。

突然,她定住腳步。

糟糕,好像沒有鎖門,林雅婷拍了拍腦袋,垂頭喪氣的想:「林雅婷,你不僅狀態不佳,竟然還把鎖門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簡直太糟糕了!」

她掉過頭,焦急的往回跑,一樓、二樓、三樓……眼看就快到音樂教室了,突然,一陣悠揚的琵琶聲傳入她的耳朵。

剛開始樂音輕柔、低緩,如同女孩在耳邊喃喃細語,可是漸漸的,節奏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奔放、激昂,讓人也隨之振奮起來。林雅婷癡癡的聽著,沉醉在美妙的音樂中。

等等,這曲子怎麼越聽越熟悉?過了好久,林雅婷才慢慢回過神來,心想,這不是我今天練習過的曲子〈十面埋伏〉嗎?我不管怎麼練習都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可是這個神祕的演奏者,不僅達到我夢想的水準,甚至還超出許多,沒想到校園裡竟然藏龍臥虎,有這樣的人才。

林雅婷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演奏者的真面目,她快步朝樂聲的方向走去,腳步不知不覺來到音樂教室。

演奏者正低著頭專注的彈奏,他沉靜、自信的側臉,讓林雅婷留下很深的印象。雖然沒有看到他的正面,但那清爽的黑色短髮和突起的喉結讓她斷定,對方應該是個男生。

沒想到男生也會喜歡彈琵琶,她一直以為這種樂器,只有女孩子才感興趣,過去在琵琶班裡,也從來沒見過男生來學習。

這樣的想法,不禁讓林雅婷對這個彈奏者的真面目更加好奇,她聚精會神的聆聽,心情隨著樂曲的節奏上下起伏。彈得真是太棒了!她甚至覺得眼前這個男生,才是真正的琵琶天才。

一曲結束,那個人放下琵琶,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慢慢抬起頭。

林雅婷不由得屏住呼吸,馬上就要看到他的臉了,她的心情有點緊張,還有些激動。

一雙圓圓的眼睛,藏在黑框眼鏡後面,此時,他的眼中寫滿了驚訝。不過,更驚訝的是林雅婷,她誇張的張大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林雅婷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個琵琶水準高超的彈奏者,竟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學──馬俊宏!

雖然和馬俊宏同班,但林雅婷並沒有特別注意到他,她對馬俊宏的印象,還停留在班上同學對他嘲笑似的評價。

「你們知道嗎?馬俊宏走路的樣子像在走貓步,看他小心翼翼的,彷彿腳下埋著地雷,稍有閃失就會爆炸。」

「沒錯,我覺得馬俊宏超『娘』的,聽說上次體育課,男生練習拉單槓,他撐在上面老半天都沒有完成一個動作呢。」

「別提了,他又懦弱又膽小,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簡直就是一個怪胎。」

這樣的男生,竟然是剛剛那個沉靜、自信的演奏者,林雅婷實在不敢相信。她皺著眉頭,狐疑的走上前去,想再次確認他究竟是不是馬俊宏。

「你是馬俊宏嗎?」林雅婷來到那個人面前,表情疑惑的上下打量著他。

「我……我……」馬俊宏這才回過神來,支支吾吾的說:「我想你認錯人了,我不是馬俊宏。」

認錯人了?林雅婷揉了揉眼睛,看到的是與馬俊宏一模一樣的臉,挖了挖耳朵,聽到的是和馬俊宏一模一樣的聲音。這樣的結果,說明了一件事──站在她面前的人就是馬俊宏。

就在林雅婷正要開口說話時,馬俊宏突然狠狠的撞開她,不顧一切的往外跑去。

「馬俊宏,你要去哪裡?我有話要問你呢!」林雅婷看到馬俊宏逃跑,立刻衝出音樂教室去找他。

走廊上靜悄悄的,只有林雅婷的腳步聲迴盪著,那個叫馬俊宏的男生,早已不見蹤影。

馬俊宏的琵琶彈奏,就像一顆石子掉入湖中,在林雅婷的心裡激起了小小的漣漪,可是沒過多久,湖面就化為一片平靜,而她也將這件事拋諸腦後。

轉眼到了週六,也是林雅婷上琵琶課的日子,更是一週以來,她唯一能夠真正放鬆的機會──可以接觸到讓她朝思暮想的吉他。

其實,林雅婷根本不喜歡彈琵琶,更不想當國樂社社長,她有另外一個夢想。

她喜歡彈吉他,想在學校組一個樂團,常幻想能抱著吉他在舞臺上自彈自唱,身旁是和自己趣味相投的朋友……每次只要腦海中浮現這個情景,她就覺得妙不可言。

可惜,夢想終歸是夢想,林雅婷連退出國樂社的勇氣都沒有,更別提放棄彈琵琶改學吉他了。尤其一想起媽媽最常和她說的話,林雅婷不免感到一陣沮喪──

「雅婷,你要好好學琵琶。媽媽年輕的時候很想學琵琶,可惜因為家庭因素,無法如願以償,現在你有學習的機會,希望你能替媽媽實現這個願望。」

「雅婷,這次比賽表現得很好,媽媽希望你不要鬆懈,要繼續好好練習哦!」

「雅婷,你就是媽媽的琵琶小天使。」

媽媽總是在她面前不停的談論有關琵琶的事,要是有一天她不學了,媽媽一定會非常傷心。

「我想讓媽媽引以為傲,不想看到她難過的樣子。」林雅婷這麼自我安慰,這些原因成為她咬牙繼續學習琵琶的動力。

不過,她並沒有就此放棄學吉他,吉他社在國樂社隔壁,由於琵琶課結束得比較早,下了課,林雅婷總會溜到隔壁偷聽課程,乘機學個幾招。

今天依然如此,林雅婷進入教室開始上琵琶課,一個半小時的高壓訓練,讓她整個人疲憊不堪,甩了甩痠痛的胳膊,好不容易才壓下煩躁的情緒。

「唉,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徹底擺脫琵琶?我一點都不想上琵琶課,真是太痛苦了。」林雅婷在心裡不斷哀號著,盼望枯燥的琵琶課趕快結束。

好不容易等到老師宣布下課,林雅婷馬上迫不及待的從班上衝出去,趕往隔壁的教室。

吉他社還在上課,授課老師正一個個調整著學生的彈奏姿勢,林雅婷也跟著學得十分起勁,她幻想自己的懷中也有一把吉他,模擬著老師所教的手勢,撥動琴弦。

可惜,林雅婷彈的是「無聲吉他」,當教室裡其他學生,依照老師的指導彈奏樂曲時,她只能靜靜聽著。林雅婷撇了撇嘴,感到有些難過。

這時,一抹明媚、燦爛的微笑,出現在她的視線中,有個女生朝她擠了擠眼睛,將大拇指和食指向上抬起,比出一個狀似手槍的手勢。

林雅婷笑了,也回了一個相同的手勢。她知道這個女生的意思,這是她們兩人之間的暗號,意思是「等我」。每到週六,這個女生就會向她比出這個手勢,這是兩人之間心照不宣的祕密。

林雅婷到這裡,不僅是為了偷聽吉他社的課程,更是為了等這個女生──陳佳琪下課。陳佳琪是吉他老師的妹妹,同時也是吉他社的助教,別看她長著一副甜美、可愛的模樣,彈起吉他可是十分瀟灑、帥氣。

陳佳琪是林雅婷的私人吉他老師,她答應吉他社下課後教林雅婷彈吉他,不過,談到兩人相識的經過,得從林雅婷偷聽,恰巧被陳佳琪撞個正著說起。

那天,林雅婷一如往常,上完琵琶課後,在吉他社的教室外面蹲著偷聽,她找了個極佳的位置,全神貫注的聆聽老師講解。

只是老師的聲音未免也太小了點,她怎麼也聽不清楚。焦急的她忍不住往前走,尋找能夠聽清楚的位置,漸漸的,她走到了教室的門前,身子前傾,耳朵貼著緊閉的門縫。

林雅婷聽得太認真了,絲毫沒注意到有個人影正朝她走近,並略帶責問的口吻對她說:「你在幹什麼?」

林雅婷嚇得打了個哆嗦,還向後退了好幾步,她看著眼前這個女生,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我只是好奇裡面在幹什麼,對不起,我馬上離開。」

這個女生看她一副受到驚嚇的表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不要害怕,我並不是在責怪你,只是想知道你在幹什麼。我注意你很久了,每週六你都會來偷聽我哥上課。」

林雅婷尷尬得笑了笑,索性不再隱瞞。「沒錯,我是在偷聽,要是不可以,我現在就離開。」

說完,她馬上轉過身打算離開,不料,卻被那女孩緊緊抓住手臂。

「別走啊,你不是很喜歡我哥的課,走了多可惜。我看你好像很想學吉他,為什麼不來和我們一起上課呢?」

「我有苦衷。」林雅婷深深歎了口氣,然後將喜歡吉他,媽媽卻希望她學琵琶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她並不期待女孩有所回應,沒想到,女孩聽了之後,拍了拍她的肩膀,義氣十足的說:「我叫陳佳琪,是吉他老師的妹妹,也是吉他社的助教。以後,你儘管在一旁偷聽。等下了課,我再教你彈吉他。」

「真的可以嗎?」希望的火苗在林雅婷的心中點燃,她感激的看著陳佳琪,有點不敢相信好運會降臨在自己頭上。

「當然,一言為定。」

陳佳琪笑著伸出了手指頭,林雅婷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兩根手指頭緊緊的勾住,一個承諾就此產生。

「我們今天就上到這裡,下週見。」吉他老師的話,讓林雅婷的思緒從課程中拉回來,她一看到陳佳琪從教室走出來,立刻朝她揮手招呼。「佳琪!」

「雅婷,這一週過得怎麼樣?」陳佳琪的手臂搭上林雅婷的肩膀,兩人熟絡的閒聊起來。「一週沒見了,我可要考考你,看你上次學的有沒有忘記?」

「佳琪老師,這週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我一定要跟你說;不過,還是等我接受測試之後再告訴你吧!」林雅婷笑嘻嘻的說著。

隨即,兩人再度走進教室,開始今天的吉他教學。

「佳琪,我在學校裡碰見一個比我還厲害的琵琶高手哦!」林雅婷一邊彈奏,一邊興奮的說。

對她來說,陳佳琪不僅是吉他老師,還是一位很好的朋友,她經常向陳佳琪傾訴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比你還厲害?」陳佳琪托著下巴,一副努力思索的樣子。「我還真是無法想像呢。」

「他叫馬俊宏,是我的同班同學。」林雅婷興奮的說:「星期三我練完琵琶後,突然想起忘記鎖門,馬上回去音樂教室,正好發現他在裡面彈琵琶。他彈得超棒的,我無法想像一個男生能有這樣的水準。」

林雅婷誇張的敍述,讓陳佳琪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聽你這麼說,他好像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呢。」

「是啊。」林雅婷贊同的點點頭,不過下一刻她又皺起了眉頭,不解的說:「可是有一點我不明白,他看到我,好像受到很大的驚嚇,立刻匆匆跑掉了,你說,他為什麼要躲著我啊?」

「他可能有難言之隱吧?你戳破了他的祕密,讓他感到很不自在。」陳佳琪聽完林雅婷的話,冷靜的分析。

「可是他琵琶彈得這麼好,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實力啊?」林雅婷實在無法理解。

「他有他的難言之隱,就像你有你的難言之隱。」陳佳琪從同理心的角度說: 「雅婷,你不也是到現在都不敢跟媽媽說你喜歡吉他的事嗎?」

「總有一天我會告訴媽媽的。」林雅婷小聲的敷衍著。陳佳琪的話戳到她的痛處,的確,她也有不能明說的苦衷。

「雅婷!」看她有些感傷,陳佳琪清了清嗓子,岔開話題:「告訴你一件開心的事,我的轉學手續已經辦好了,下週一就會到你的班級上課哦。」

「真的嗎?」林雅婷高興得緊緊抱住她。「佳琪,對我而言,你現在又多了一個新身分──同班同學。以後我到底是叫你佳琪老師,還是叫你佳琪同學好呢?」

「雅婷同學,我覺得眼前你最重要的事,是認真上吉他課,你的手法好像生疏了,再這樣下去,可是通不過佳琪老師的考驗哦!」

「不要這樣啦!佳琪老師,我一定會好好學習。」林雅婷配合陳佳琪的話,裝出一臉痛苦的樣子。陳佳琪見狀,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午後,兩個女生彈著吉他,說說笑笑,她們的情誼在教室裡飄散開來,直到很遠、很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