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奇葩

六月的天,孩兒的臉。

剛剛還傾盆大雨,沒過多久,那雨一停,天空上太陽便已經升了起來,一道淡淡的七色彩虹開始在天際浮現。

這可是玲瓏上輩子時怎麼也看不到的情景,因此站在田埂上仰著頭,也不顧陽光刺眼,盯得入了神。

"出個太陽也這樣稀奇,剛剛還下過雨呢,外頭還涼著,不要站在路中間吹風,自個兒身體吹得不好了,還擋著我的道。"一個過路的村民,這會兒正挑著剛掰下來的一挑玉米沖一旁的玲瓏說道。

雖說表情有些不大耐煩,但語氣倒還算溫和。

玲瓏轉頭沖他一笑,答應了一聲:"多謝秦大叔提點了,不過我再看一會兒就是,秦大叔自己先走吧。"

那村民搖了搖頭,看了玲瓏一眼,也懶得再說她了。

這孩子半個月前病了之後就是這樣一副奇奇怪怪的模樣,也不像以前哭哭啼啼的可憐樣了,反倒像是換了一個人般。

她是孩子,家裡又只有她一個人,她沒事兒,自己事情還多得很?,這會兒正是農忙時候,多嘴說一句已經不錯了,哪裡有工夫站在這裡陪她多說。

更何況玲瓏平日裡在村裡的名聲也不見得多好,那村民說了一句之後也不想再與她繼續說下去,因此提醒了她之後,這被她喚為秦大叔的便搖了搖頭,自個兒挑著籮筐離開了。

玲瓏也不以為意,仰著頭又看了一陣,這才拉了拉背上的背?帶子,朝自己家中走去。

半個多月前她醒過來之後,便已經成了這趙都王朝之下,一個大河村裡的孤女劉玲瓏。

這具身體的父母早就已經去世了,而劉玲瓏的爺爺、奶奶卻以自己這一脈是個閨女不能繼承祖宗姓氏為由,將劉玲瓏父母留下來的可以向朝廷租借的田地與房產等,都分給了她的叔伯等人,只將這靠著河邊的破房子分給了她。

背著剛從山中采的一些野菜回了家,遠遠的還沒近家便能聽到水流的聲響,推開破舊的房門,那聲音便更大了些。

玲瓏先是到河邊打了水,洗了把臉和手,剛剛在外頭下著雨,山中路又不好走,踩得一身都是些草葉子與泥濘。

水盆中照映出一個年約七八歲,臉龐乾瘦黑黃的女孩兒影子來,頭髮稀稀落落的一小把,枯黃的搭在胸前。

玲瓏上輩子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狼狽的時候,一張開嘴,門牙處掉落了兩顆牙,還沒長出來,只剩了兩個窟窿,其餘牙齒又黑又黃。

雖然這幾天她已經想盡辦法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個人衛生,但事情可不是一天就能做得出來的,盆中映出來的女孩兒倒影,可真是醜。

她吃力的打了水,先將自己采的野菜給洗了。

廚房裡堆了一小堆柴,不過這幾天下著雨,這破屋子也不知道是幾十年沒住過人了,處處都漏著雨,那些柴被打濕了大半,一點兒也不好點著。

鬱卒的打水洗了鍋,這會兒缸裡連米也沒有,劉玲瓏本人也不知道多久沒吃過米飯了,一副發育不良的模樣。

人瘦小不說,這幾天出去上山找菜時,走幾步路都覺得喘得厲害。

鍋洗乾淨後,倒了些水在裡面,也不敢將水裝得多了。

一來是她自己挑水,十分困難,再來就是這鍋也是破的,只能裝到一小半,再多了便要開始漏水了。

柴也有些潮濕了,點了好幾下塞進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