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暗湧

九龍寺中,松柏蒼翠,茶香繚繞。

裘千夜坐在樹下,盤膝合目,神色安然。

法源大師在他身側同樣而坐,靜靜問道:"殿下看到了什麼?"

"看到一片混沌。"

"還有呢?"

"混沌中有一線光芒。"

"光線之後是什麼?"

"是……一個人影。"

"殿下能看清那人是誰嗎?"

"看不清……"

法源大師微笑道:"見心即見自己,那個人應該是殿下吧?"

裘千夜微微一笑道:"大師要這樣說,也未嘗不可。"

"所以殿下心中的疑惑應該是來自于自己的本心,而未必是外界的紛擾。"

裘千夜睜開眼:"大師這麼說,是想勸我,讓我相信我夢中所見的一切只是幻想?"

"既然是夢,便是虛無,何須執著?"法源大師掀開旁邊的茶壺蓋,淡淡道:"茶水已經沸了,殿下要不要嘗一嘗?"

裘千夜站起身,走到茶水前面,看了一眼,說道:"大師既然說一切只是幻想,那這茶,這寺,甚至是大師您,是不是皆是幻想?"

"佛說萬象皆空,但也並非一切都是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所謂幻象,殿下可以想為: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但並非無山無水。"

裘千夜笑道:"大師打機鋒的本事真是高,說得我更加糊塗了。既然我此來所求的答案大師不能告訴我,那,我在寺中轉一轉,大師應該不會阻攔吧?"

法源大師笑著揮手:"殿下可自便。只是這茶已沸了,若涼了再喝,只怕會傷脾胃。"

裘千夜挑挑眉:"大師都說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一切都是虛妄,那我的脾胃也應該是虛幻才是。已是虛幻,怎會再傷?"

法源大師呵呵笑著:"殿下也打得好機鋒。"

裘千夜拱拱手,緩步離開。

九龍寺是他們飛雁的皇家寺院,上一次來是為了能將二哥扳倒。那一次費盡心力,拉攏了二哥的心腹簡霄,以讓法源大師詐死的方法騙得二哥的疏忽大意,才拿下那一陣。

但是,九龍寺中實際所藏有的秘密,似是比他當日藏在這裡的還要多。

裘千夜四處閒逛,一路穿過正殿、中殿,以及後殿,看過了佛祖釋迦牟尼、普賢文殊、十八羅漢,依稀間好像回到金碧。在金碧的寺院之中,也有著相似的造像,只是每次他來見菩薩,都是滿腹心事,不知道菩薩知不知道?

"都說佛家講究的是四大皆空,但是千百年來,所有的佛家信徒來菩薩面前燒香叩首,都是為了求,豈不是違背佛祖的本意?"

裘千夜站在佛祖面前癡癡一笑,此時晚課的鐘聲敲響,他聽到身後有很多僧人正在快步走向前面的正殿。

九龍寺的僧人晚課都是在正殿中進行的。

裘千夜站在過道一旁,看著眾多的僧人從自己身邊魚貫而出,他忽然拉住一人,問道:"請問這位師父,近來僧中可有新入寺的僧人?"

那名僧人較為年輕,看他一眼,訝異地問道:"新入寺的?施主的意思是?"

"近兩三個月剛剛入寺的僧人。"

那僧人笑了:"小施主是在開玩笑嗎?咱們九龍寺乃是皇家寺院,所有入寺僧人都需要嚴格的考試和審核後才可入寺的。而且是在每年的秋季之後才有一次入寺儀式,如今正要入夏,這三個月哪會有新入寺的僧人呢。"

"哦。"裘千夜略顯失望的鬆開手:"多謝師父了。"

晚課的鐘聲還在響著,僧人們念經的聲音已經從前面幽幽回蕩。

裘千夜茫然地在原地佇立了許久,終於還是舉步向寺院的大門走去。

※※※

莫岫媛從一個銀奩中拿出一朵做工精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