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隔世生存

雪白的床榻,雪白的被褥,白紗為縵,白玉為鉤,煙霧繚繞,輕軟如雲,空氣中彷彿有梅花幽幽清淡的香味。

  屏風一幕,軟榻一具,矮几一張,靠牆的八仙桌上鳳形褐釉香爐裊裊瀰漫著一道輕煙,看著這陌生的環境,初見時腦海裡一片恍惚,有種屬於時空錯置的感覺,環著柔軟的被褥,吸進一口無比清新透澈的空氣,混沌的腦袋漸漸清醒過來。

  她咬了咬自己的指尖,傳來一陣刺痛,不是在做夢啊!

  這不是她的身體,她已經二十三歲了,但在三日前自神志不清中醒來,她隱約見到那三屏式的銅鏡中,自己如今的模樣最多也不過十二、三歲的樣子,還是個小女孩。

  低頭看著自己嬌嫩白皙的小手,還有一身素白柔軟的綢衣,她感到一陣惶然的陌生,這不是她生長的時代,不是二十一世紀,她很少看小說,但也聽過時空轉移,穿越之類的故事。

莫非那天地震之後,她死了?而靈魂卻莫名其妙的飄到這個小女孩的身體了?那原先的這個女孩子呢?死了嗎?

  恍惚中,有一抹穿著霞色衣服的身影慢步走了進來:「初見,妳可有好些?」

  來人是一名大約三十歲左右的女子,身材弱骨纖形,面容更是端麗冠絕,她身著霞色荷葉邊繡羅裙,顯得很優雅高貴,但眉目間卻彷彿有著化不去的憂愁,就連聲音也是那樣倦怠綿長。

  女孩看向那向她走來的女子,不知她手中端的是什麼,遠遠也能聞到那苦澀的藥汁味道。

  哦!對了!

  她記起來了,三天前她醒過一次,眼前這個女子似乎在模糊中是見過的,似乎是這個小女孩的媽媽,而她,在這個還不知道是哪個年代的名字,叫玉初見。

  是巧合吧?她原來的名字也是叫玉初見。

  「初見,今日妳氣色好了許多。」那女子坐到床沿,雙眸欣喜地看著她。

  初見點了點頭,不敢開口說話,雖然她能聽明白這個女人講的是什麼,但是她話音裡的方言味道很重,而自己只會標準的普通話,她不確定自己講出來的話會不會令這個女人感到驚慌,畢竟這個女人看起來是那麼柔弱,那麼楚楚可憐。

  所以,她只能默不作聲地點頭。

  「都是母親的錯,若非母親只顧自己……妳……妳就不會墮水,就不會……差點……」女子突然眼睛發紅,語氣充滿了內疚地說道。

  初見眨了眨眼,心中暗中驚訝,這個女人真美,她從來沒見過有人落淚能像她如此動人的,真的是梨花帶淚,惹人憐惜。

  那女子見初見默不作聲,只是直直望著她,懸在眼角的淚珠更如斷線的珍珠一顆顆往下掉:「我差點忘記了,大夫說妳可能因為墮水時受到驚嚇,神智暫時未能恢復過來,初見,妳可還記得母親?」

  神智暫時未能恢復?初見挑眉,這真是一個好理由,她對這裡一切都非常陌生,她想她需要一段時間來慢慢熟悉一切。

幸好自己是個很懂得調適自己且隨遇而安的人,既然上天沒讓她死在那場地震中,那麼,就讓她從接受自己的新身份開始。

  她會努力忘記關於二十一世紀的生活,如今她還是名為初見,是一個不曉得在什麼年代的十多歲小女孩。

她想她的家境應該還不錯,從這裡的擺設上看,不難看出這是一個比較富庶的家庭,哦!她還有一個很漂亮的老媽,她自己還沒認真照過鏡子,不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