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各懷心計

在庭院正中間,十餘名穿著齊王府服飾的侍衛隨從如眾星捧月一般簇擁著一座轎輦。因為有齊王府侍衛,莊子上的僕從不敢靠近,紛紛躲閃到一旁。

  轎子裡靜悄悄沒有任何的動靜,微風拂過轎簾,隱約可見一側臥的人影。不是因為他是齊王世子,誰會在意一個傻子?可如今只是朦朦朧朧的一道影子就讓旁人不敢妄動。

  「寧欣!」

  「齊王世子。」

  在寧欣出現的時候,轎子裡的人影端正了身體,寧欣屈膝行禮,微微低頭露出好看的脖頸,輕聲說道:「表姐夫可安好?」

  齊王世子攥緊了拳頭,他深沉的目光隔著簾子看向寧欣,即便她容貌變了,變得嬌弱文雅,變得清高,可他還是能在人群中一眼認出她!認出刻在他記憶深處的寧欣。如今她這副身體,這樣的身份,寧欣估計很鬱卒。

  齊王世子勾了勾嘴角,仔細得看著她,她眼底的平靜無波讓他下意識的摀住了胸口,那裡不再是被劍穿透的傷口,此時他們不再針鋒相對,不死不休,可為何竊取來的今生,他又遲了一步?

  寧欣管他叫大表姐夫,齊王世子因為這句話胸口悶得生疼。如今彼此的身份,他根本無法接近寧欣。明知道結果,他卻不甘心,如何都壓不下來見寧欣的衝動。

  齊王世子唇角勾勒出淡淡苦澀,望著不遠處亭亭玉立的寧欣,她如同有毒花,他奪舍重生後依然身中其毒。原本他以為老天唯獨厚愛他一個,沒有想到寧欣也佔據了別人的身體。

  在這個世上他們是最瞭解彼此的人,他們曾經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彼此的習慣,彼此神色的變化,他們是最清楚的。寧欣每每說話時總愛微揚眉梢,她不知道,當她緊張的時候,總是愛眨眼睛。前生寧欣毀了他一生的基業,讓他主政天下帝王夢破碎。在分封護國四王之中,以他韓王整體實力最強!若是兵進中原,帝位指日可待!

  說他不恨寧欣是假話,可他同樣在前生滅了寧欣一族的人,下令千刀萬剮了授業恩師,徹底斬斷了師徒情份,明知道寧欣是那樣決絕的女子,他還做下了那樣惡劣的事情,最終接過不是報應是什麼?

  他以為這樣做可以斬斷對寧欣的癡戀,卻讓寧欣始終佔據著他心底最重要的位置。帝王無情,他對寧欣有情有愧,又怎能成為皇帝?前生寧欣毀了他的帝王夢,現在只要完全佔據齊王世子的身體,他可以名正言順的做大唐的皇帝。

  奪舍的過程是極為痛苦的,他的將自己的三魂六魄撕裂慢慢的融入這具身體裡,融入爭奪過程,凶險的讓他差一點魂飛魄散。因為對寧欣的愛恨難解和對帝位的渴求,所以他堅持了下來。先是在晚上由他控制身體,再一步一步驅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