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這不是小說……

這是英國權威科技媒體「物理學報」2014年8月27日的真實報導:



「獵殺癌細胞的奈米機器人真的存在!」



成千上萬比人體細胞小的「奈米機器人」進入人體,有如一支配備毀滅性武器的大軍遍布全身,追蹤腫瘤,獵殺癌細胞。這聽起來像科幻小說情節的敘述,卻已經成為活生生的存在!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癌症中心(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Cancer Centre)研究人員證實,多年來,他們致力於研發一種「多功能抗腫瘤奈米顆粒」,名為「奈米紫質」(Nanoporphyrin),目前,他們的研究已經取得突破性的發展,「奈米紫質」即將進入臨床應用階段,用來偵測癌細胞,消滅癌細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移記



瑟曼微微一笑,彎腰湊近唐諾,桌子上方的燈光灑在他臉上,這時候,唐諾忽然注意到瑟曼臉上出現一條條細微的陰影。那是皺紋的陰影。唐諾從來沒發現瑟曼臉上有皺紋。要不是因為此刻頭頂上的燈光,平常很難看得出來。從正面看,瑟曼臉型精瘦,下巴方方正正,比從側面看年輕。瑟曼是個直來直往的人,今天他能夠坐上這個位子,靠的並不是暗箭傷人,而是光明正大正面迎戰。

「你在喬治亞大學唸的是建築,對吧?」

唐諾點點頭。他常常會忘記,他很熟悉瑟曼的一切,可是瑟曼對他並不是那麼了解。畢竟,如果有人一天到晚上報紙頭條,想不認識那個人都難。

「我大學拿的是建築學位沒錯,不過上研究所之後,我就改攻土地規劃,拿到碩士。我想,與其設計房子給人住,還不如投入管理眾人之事,貢獻會比較大。」

聽到自己說出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唐諾不由得皺起眉頭。那是研究所時期的陳腔濫調,自己居然還念念不忘。他有點納悶,自己幹嘛這麼憂國憂民?幹嘛不跟別人一樣吃喝玩樂把妹,快活過日子,把那些陳腔濫調拋到腦後?他一直很困惑,為什麼瑟曼要召見他們這些菜鳥議員?唐諾剛接到邀請函的時候,本來以為這只是禮貌性的拜會,後來,當他聽到米克炫耀說參議員也要召見他,他又覺得,這次召見大概是傳統的例行公事。而此刻,他開始懷疑,瑟曼召見他們,只是一種政治操作。瑟曼想藉此籠絡他們這群喬治亞州的菜鳥眾議員,等到有一天,他推動的政策需要眾議院支持的時候,這群菜鳥手上那張票就可以派上用場。

「唐唐,告訴我,你保密的功夫到不到家?」

唐諾忽然感到背脊竄起一股涼意。他硬逼著自己乾笑兩聲,掩飾內心的不安。

「我不是已經選上眾議員了嗎?」

瑟曼微微一笑。「這麼說來,你大概已經領悟到保密的訣竅了。」說著他舉起手上的水瓶,擺出一個敬禮的動作。「那就是,不管別人說什麼,一概否認。」

唐諾點點頭,仰頭灌了一口水。他不確定瑟曼說這些是什麼用意,不過他已經開始不自在了。他感覺得到自己即將面臨所謂的「密室協商」,而當初競選的時候,他曾經口口聲聲承諾選民,如果他當選,一定會徹底杜絕密室協商。

瑟曼往椅背上一靠。

「一概否認,就是我們這一行的奧祕。」他說。「如果政治像烹調,那麼,一概否認就是祕方調味料。少了這種調味料,再好的食材也吃不出滋味。每次碰到新進的議員,我都會告誡他們,『不管事情是真是假,都要用同樣堅定的態度一概否認。有些網站和名嘴一定會跳出來批判,說我們黑箱作業,不過這樣一來,民眾反而會一頭霧水。』。」

「呃,有道理。」唐諾不知道該怎麼答腔,只好又舉起水瓶喝了一大口。

這時候,瑟曼忽然又揚起一邊的眉毛,一動也不動的盯著唐諾,過了一會兒,他忽然問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唐唐,你相信有外星人嗎?」

唐諾嘴裡的水差點從鼻孔噴出來。他趕緊抬起手掩住嘴,咳了兩聲,擦掉下巴的水。但瑟曼還是一動也不動。

「外星人?」唐諾搖搖頭,濕濕的手掌在大腿上擦了幾下。「不相信。呃,我是說那種會綁架人類的外星人。我不相信有那種東西。瑟曼先生,你為什麼會問這個?」

他懷疑瑟曼可能是在試探他。瑟曼為什麼會問他能不能守口如瓶?是不是瑟曼想拉他參與某種組織,所以必須先考核他夠不夠格?這時候,瑟曼依然沒吭聲。

「外星人當然不存在。」唐諾終於說。他盯著瑟曼的臉,觀察他的表情是否有什麼微妙變化。「我說得對不對?」

老先生露出笑容。「關鍵就在這裡。」他說。「不管外星人的傳聞是真是假,一般社會大眾還是一樣說得繪聲繪影,一口咬定有外星人。如果我告訴你外星人真的存在,你會感到意外嗎?」

「當然會。我會很驚訝。」

「很好。」瑟曼到桌上的檔案夾往前一推,推到桌子另一邊。

唐諾瞄了檔案夾一眼,然後猛然抬起一隻手。「等一下。真的有外星人?你跟我說這些,用意是什麼?」

瑟曼笑起來。「當然沒有什麼外星人。」說著他放開那個檔案夾,兩隻手肘撐在桌面上。「太空總署的人拚命巴結我們國會議員,拚命想爭取預算,這樣他們才有辦法把太空人送上火星。你應該見識過他們那種嘴臉吧?我可以告訴你,人類永遠不可能登上另一個星球。下輩子吧。另外,也不可能有外星人會到地球來。他們幹嘛要來?」

唐諾忽然感到困惑。十幾秒鐘前他還覺得自己很清楚外星人究竟存不存在,但剛剛他卻被瑟曼搞糊塗了。不過,他明白瑟曼說這些用意了。真相與謊言看似黑白分明,但實際上,如果你說話的時候半真半假,有真話有謊話,那不管什麼事都會被你說成灰色的,別人根本搞不清楚。他低頭瞄瞄檔案夾,發現那和剛剛米克拿在手上的檔案夾看起來很像,這時候,他忽然想到,科技如此發達,而這個政府卻還是很沈溺於一些老舊過時的東西,比如檔案夾。

「這就是一概否認,對吧?」他打量著瑟曼的表情。「現在你就是在示範什麼叫做一概否認。你想把我搞糊塗,對不對?」

「不對。我是在提醒你,科幻小說不要看太多。就是因為科幻小說看太多,那些蛋頭科學家才會一天到晚做白日夢,想到別的星球去殖民。你知道那要花多少錢嗎?簡直荒唐,那些人大概不懂什麼叫做成本效益。」

唐諾聳聳肩。他並不覺得那很荒唐。他把瓶蓋放回瓶口轉緊。「追求開闊的空間,本來就是人類的天性。」他說。「尋找沒有人煙的空間,開拓我們的世界。我們的國家不就是這樣建立的嗎?」

「我們的國家?美國?」瑟曼大笑起來。「我們到美洲,並不是要尋找沒有人煙的空間。當初這裡已經有很多人,是我們帶來的病毒害那些人生病,是我們殺了那些人,這裡才變成我們的空間。」瑟曼指著檔案夾。「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想出這個計劃。這件事我希望你能參與。」

唐諾把水瓶放到桌上,拿起那個檔案夾。此刻,他忽然覺得那張鑲皮的桌子看起來有點怵目驚心。

「這是委員會通過的法案嗎?」

他心中不免還存有一絲奢望。今年他才剛選上眾議員,如果在第一年就能夠參與法案制訂,以後他會身價非凡。那種渴望是很強烈的。他翻開檔案夾,往旁邊傾斜迎向窗口的光。窗外,一片風雨欲來的天色。

「不是。不是那種法案。這是『終站』計畫。」

唐諾點點頭。這就對了,難怪剛剛瑟曼會一直跟他扯什麼保密,什麼一概否認,難怪喬治亞州的眾議員幾乎都到齊了。「終站」是一個暗號簡稱,真正的名稱是「控管清除中心」。那是一個大型廠區,準備用來儲存全球各地的核廢料。在瑟曼剛提出的能源法案裡,這個計畫就是最核心的部份。當然,網路上有很多光怪陸離的傳言。瑟曼曾經拐彎抹角提到幾個網站,故意要引起大家的注意。某個網站說,那裡將會是下一個「第五十一區」,秘密研究外星人。有網站說,那裡是研發「新型超級炸彈」的祕密基地。甚至有人說,那裡是一個祕密集中營,專門用來收容那種瘋狂收藏槍械的自由派份子。網路上,什麼稀奇古怪的傳言都有,正好可以用來掩蓋真相。

唐諾有點洩氣。「難怪,最近我那個選區的民眾一直打電話到我辦公室,他們提到的那些傳聞,我聽了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他不敢告訴瑟曼,甚至還有民眾懷疑那裡是變種人的基地。「不過,瑟曼先生,我希望你知道,私底下我百分之百支持控管清除中心的計畫。」他抬頭看著瑟曼。「當然,雖然我不需要公開投票支持,但我真的覺得,時候差不多了,也該有人願意把自己家鄉奉獻給世人,不是嗎?」

「沒錯,為了全世界人類的福祉。」瑟曼喝了一大口水,往椅背上一靠,清清喉嚨。「唐唐,你是個頭腦很靈活的年輕人,很少人看得出來這計劃能帶給我們喬治亞州多大的好處。那真的可以讓我們脫胎換骨。」他微微一笑。「噢,對了,不好意思,小時候我都叫你唐唐,現在還可以這樣叫你嗎?我是不是應該稱呼你唐諾?」

「都沒關係。」唐諾沒說真話。其實現在他很討厭別人叫他唐唐,只可惜,到了這個年紀,要求熟識的人改變習慣,好像比登天還難。接著他又低頭看著檔案夾,翻開目錄頁,這時候,他忽然看到底下有一張草圖,嚇了一大跳。那張圖……他很熟悉,可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東西了。

「你看過財務分析了嗎?」瑟曼問。「這計畫一夜之間就能夠創造出多少工作機會,你知道嗎?」他手伸到半空中打了個響指。「四萬。就是這麼多。光是喬治亞州就這麼多,其中有很多會在你的選區。運輸、裝卸的工作機會。現在,這個法案已經通過,當然別州的國會議員也開始有動作了。鼻子比較靈的,開始會來找我抱怨,說當初我怎麼找他們──」

「這張圖是我畫的。」唐諾忽然打斷他,從檔案夾裡抽出那張草圖,拿給瑟曼看,那動作彷彿他真以為瑟曼會很驚訝這張圖會出現在檔案夾裡。唐諾心裡想,這會不會是瑟曼的女兒幹的好事。安娜。也許安娜做這件事,是想跟他開個玩笑,或是打聲招呼,或者,想跟他表示什麼……

瑟曼點點頭。「嗯,我知道,不過,這張圖是不是還需要再補充一下,細部要再加強一下?你覺得呢?」

唐諾打量著那張建築草圖,心裡有點納悶,瑟曼到底想試探他什麼。他還記得那張草圖。那是大四那年,他在綠建築課堂上臨時趕畫的,沒什麼驚人之處,只不過是一座巨大的圓筒型建築,大概一百多層樓,用玻璃和水泥建造,露台上有花園。圖上的建築物有半邊是剖面,顯示裡面各種不同功能的樓層,比如住宅樓層,工作樓層,商業樓層等等。他還記得,班上其他同學的設計圖,結構都很大膽前衛,唯獨他設計得很簡略,完全著重實用功能。平坦的屋頂上種滿了植物,這根本就是「減碳」概念的老套。

整體來說,那設計單調又乏味。杜拜的沙漠裡,新世代的高科技摩天大樓到處林立,要是旁邊出現自己設計的陽春大樓,那會是什麼情景?唐諾簡直不敢想像。所以,他就更猜不透瑟曼怎麼會對他的設計有興趣。

「細節要再加強。」他嘴裡喃喃嘀咕瑟曼剛剛說的話,一邊繼續翻閱檔案,看看文件裡會不會有什麼線索。他急著想搞清楚整個計畫的來龍去脈。

「咦?」唐諾忽然看到一頁建築機能需求清單。這種清單,通常只有在委託建案裡才看得到,是客戶寫給承包商的。「這檔案好像是一個營建計畫。」他注意到裡面有一些術語,看起來似曾相識,可能他從前學過,不過已經忘了,比如「內部人員移動流量」、「配置圖」、「暖通空調」、「水耕系統」──

「這棟建築裡不會有陽光。」瑟曼彎腰湊向前,辦公椅嘎吱一聲。

「我不太懂。」唐諾舉起手上的檔案夾。「你究竟要我做什麼?」

「我的建議是,採用我太太用的那種燈。」他一手舉起來,手掌拱成杯狀,另一手指著杯狀的中心點。「每到冬天,她都會用那種燈讓盆栽裡的小種子發芽。貴得要命,花了我不少錢。」

「你說的應該是植物燈。」

瑟曼又打了個響指。「不過錢的問題你不用操心。需要什麼儘管說,技術問題我會找人幫你。我會派工程師給你,甚至整個技術團隊。」

唐諾繼續翻閱檔案。「這到底是做什麼用的?為什麼會找我?」

「這東西,可以稱之為『備用建築』,說不定永遠用不著。不過,他們要求,控管清除中心附近一定要蓋這玩意兒,否則,他們絕對不會讓我們把核廢料放進去。就好比,當初我們家房子剛蓋好的時候,地下室窗戶位置太高,如果我不改建,把窗戶位置降低,房子絕對不可能通過檢驗。那窗戶是……呃,怎麼說……」

「逃生窗。」唐諾脫口而出。

「對了,逃生窗。」說著他指著檔案夾。「這棟建築就像逃生窗。我們非建不可,否則整個清除中心就不可能通過檢驗。照理說,這座中心是不太可能遭受攻擊,或是發生輻射外洩,不過,萬一發生了,工作人員必須有地方可以避難。這建築就是避難所。而且,這建築必須蓋得百分之百完美,不能有半點瑕疵,否則,整個計畫就會立刻被腰斬。唐唐,雖然這個法案已經簽署通過,但那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還記得幾十年前西部那個計劃吧?國會順利通過了,預算也有了,可是最後呢,還不是砸鍋了。」

唐諾知道瑟曼說的是什麼。那是一座埋在山底下的核廢料儲藏中心。媒體上已經有很多傳言,說喬治亞州控管清除中心的計畫,下場可能會和當年的計畫差不多。此刻,唐諾忽然覺得手上的檔案夾變得好沈重。瑟曼邀他參與的,是一個未來可能會失敗的計畫,這樣一來,他等於是拿他剛到手的政治前途當賭注。

「米克韋伯也加入了。他已經開始動手處理相關事務,負責後勤補給和規劃。有些地方,你們兩個必須通力合作。還有,安娜也很快就會來幫忙。她已經暫時辭去了麻省理工學院的工作。」

「安娜也要來?」唐諾不由自主的伸手想去摸水瓶。他的手在發抖。

「當然。在這個計畫裡,她是你的首席工程師。計畫裡有一些細節需要用到她的專長。空間座標。」

唐諾嚥了一口水,差點哽在喉嚨。

「本來,這件事我也可以找其他人來做。很多人可以找。但問題是,這計劃絕對不容失敗,你懂嗎?也就是說,這計畫必須由『自己人』來執行。那也就是為什麼我用的必須是熟人,必須是我信得過的人。」瑟曼十指交叉。「也許可以說,你選上眾議員,唯一該做的事就是執行這個計劃。我希望你把它做好。當初我幫你站台,就是為了這個。」

「我明白。」唐諾垂下頭,不想讓瑟曼看到他困惑的表情。選舉期間,他本來還擔心,瑟曼支持他,是因為兩家人的交情,也就是說,他等於在利用瑟曼。而現在看來,情況更糟,因為根本不是他在利用瑟曼,而是瑟曼在利用他。這位新科眾議員低頭打量著大腿上那張草圖。此刻,他忽然感覺,雖然他本來不是幹眾議員的料,歷經千辛萬苦才選上,可是現在,他甚至無法成為一位真正的國會議員。現在,他必須去做一件更令人沮喪的事。

「不對。」他忽然說。「我還是搞不懂。」他打量著那張草圖。「裡面為什麼要用植物燈?」

「因為我要你設計的這棟建築──是在地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