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Part 1 我們何以能為人



一、人,是唯一能夠追問自身意義的動物

  芥川龍之介有一篇著名的小說《河童》,講的是河童這個種族的嬰兒將要出生時,他的父母便會詢問他是否願意降到人間,如果回答不願意,他的生命將會自動消失。

  河童的人是幸運的,可惜的是,人類並無此幸運,沒有人會徵求你的意見:願不願意出生。你就已經降臨人世,有了生命,在呱呱聲中,來不及問一聲為什麼,命運的鞭子就已經催你上路了。

  面對洶湧而來的無限時空,人類究竟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在把目光轉向那玄妙不可知而又必然不可免的命運時,人類在面對物質世界的雄心勃勃和不可一世,是否還能剩下什麼?人活著又究竟是為什麼呢?

  「我為何而生?」古往今來,人類何止千百次地這樣追問過自己。我們究竟為什麼而活著,這個問題太簡單又太複雜。有人碌碌一生,未及思考就已經成為人間的匆匆過客;有人皓首窮經,苦思冥想,終其一生也未能參透其中玄機。

  茫茫的宇宙中,人類是唯一能夠追問自身意義的動物,這是人類的偉大,也是人類的悲壯。

  人生意義之所以成為一個問題,前提是生命的一次性和短暫性。在具體的人生中,每一個人對於意義問題的真實答案都不是來自於自身的理論思考,而是來自自身的生活實踐。

  人生的意義永遠是不確定的。用薩特式存在主義的觀點看,活著本身是荒謬的,是沒有人跟我們商量過,就胡亂將我們拋擲在這個世界上。

  人的一生,實質上就是上演一場悲劇。人,在自己的哭聲中、在親人的笑聲中踏入這個世界,又在自己的無言中、在親人的哭聲中離去。那最初的一哭,就是人生悲劇的開幕;那最後的一哭,就是人生悲劇的謝幕。也許人生的意義就蘊藏在那最後的哭聲的多寡與高低之中吧!

  有些人正因為看到了人生終極意義的虛無,在經歷了人世冷暖、艱難苦恨、富貴榮華、獲得世人稱讚活得有意義之後,卻選擇了放蕩不羈、遁人空門、離開這個世界。莊子為妻子的死鼓盆而歌;音樂家李叔同放下音樂念起經來;陶朱範蠡散盡巨富隱逸而終;國學大師王國維留下一句「五十只欠一死」跳湖了;歐洲中世紀哲學家奧古斯丁拋棄情人和未婚妻,做了修道士……

  我們是否也該效仿前人的「英雄壯舉」?不,你我都沒有資格。只有最聰明、最勇敢的和最愚蠢、最怯弱的人才夠格!正因為他們使我們一眼看到了人生的盡頭,讓我們頭腦頓時清醒過來,使得我們能夠達觀地對待身邊的人和事。

  人生意義的珍貴之處不在意義本身,而是寓於對人生意義尋求的過程之中。英雄探寶的故事之所以吸引人並不是因為最後能夠找到寶物,而是探寶途中驚心動魄的歷險情境。尋求人生意義就是一次精神領域的探寶過程,尋求的過程中使我們感到生存是有意義的,有價值的,從而能夠使我們能充滿信心地活下去。

  人來到這個世上,無非就是為了活一場罷了,生命本身並沒有什麼目的可言。這樣,「為什麼活著」這個問題就悄悄轉化為另一個問題「怎樣活著」。於是,我們為生命設置了目的:信仰、事業、愛情、幸福等等,實際上都只是我們用以度過漫無無目的的生命的手段而已,而生命本身則成了目的。



  人生中的很多大問題都是沒有答案的,但是,人類唯有通過思考這些問題才能真正擁有自己的生活信念和生活準則。





二、人,是在自我意志中選擇自己的生活

  自由意志是人的一項根本行為準則,人在不傷害和侵犯它的基礎上,可以做出任何自願的和自我控制的行為。這是人區別於動物世界飛禽猛獸的一個重要標誌。

  我們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我們有自己的靈魂,我們可以按照自我的意志行事,而非僅僅依靠生存的本能去獲取食物或者繁衍後代。

  自由意志是可以控制的自我行動力,但不是為所欲為,自由意志要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就是每個人都有發揮自我的自由意志的可能,不能因為我發揮了我的自由意志,就妨礙到你的權力,使得你不得不遷就我,而無法發揮自己的自由意志。

  我們需要用心雕琢自我的靈魂,這樣才能把握自由意志,既不為自由沖昏了頭腦,僅為一己私利傷害到身邊和我們一樣擁有此項權力的人,也不能形同機械,根本不給自己實行自我意志的機會。

  尺度的把握就成為掌握自由意志的可能。用心體會靈魂中的是與否,在心與內在靈魂的磨合中找到自己發揮自己的有效途徑,做一個自由而幸福的人。正如德國電影《自由意志》講述的故事,現實中,要把握自己的自由,是如何的不易:

  西奧,一個餐館的侍應生,性慾極強,一天和同事發生衝突後,他帶著一腔怒火離開了餐館。一個和他在路上相遇的姑娘成為了他發洩性慾的犧牲品,西奧也因此被抓進了精神病院,一關就是九年。九年過去了,西奧從精神病院釋放出來,經歷了長期的囚禁和治療之後,他一直試圖努力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

  這九年對一個人來說意味著什麼?面對慾望和意志的交錯,他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也許為了避免對別人的傷害,他選擇了禁錮自己所有的慾望,這看起來極端殘酷的方法,或許只是壓抑了慾望,而沒有機會讓那些潛在的慾望得以表達,也許這剛好就種下了悲劇的種子。

  只是西奧似乎失去了對女人的慾望,並且將自己封鎖在一個「禁慾」的世界之中。這時他遇到了奈特西——一名害羞的情緒抑鬱的女孩。奈特西成長於一個複雜的家庭,與父親的關係一直都很曖昧。對男人毫無興趣的她,決定要擺脫過去的一切,開始過完全屬於自己的新生活。西奧與奈特西從相遇到相識,愛逐漸在兩人心中萌芽。經過最初的艱苦歷程,他們看到了幸福家庭的一絲曙光,和奈特西的相愛,讓西奧以為自己痊癒了。

  毋庸置疑,愛是治療創傷的良藥,愛也能給我們靈魂的修練帶來驚喜,有了愛作為支撐,我們才有勇氣走得更遠,才有勇氣面對內心的怯弱和黑暗。愛是火光,能照亮我們黑暗的心路和不願觸及的傷痛。

  但一天晚上,奈特西告訴西奧自己要參加一次聚會而不能回來陪他的時候,西奧憤怒了。在街上遊蕩的西奧被一個開車的女人罵了一頓,可憐的女人為自己的口舌之快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回到家的西奧對醉醺醺的奈特西說,一切都結束了!在奈特西的追問下,西奧傾出多年埋藏在心底的秘密,然後決然離去。當奈特西再次找到西奧的時候,他已經割腕而亡了。

  電影的結尾,沒能給我們一個完滿的結局,或許真實的生活也是如此,根本沒有那麼多的皆大歡喜,西奧沒有能夠掌控自己的慾望,在最後的時候選擇了放棄,放棄對自我的約束,進而放棄對生命的追逐。在最後略顯壓抑的結尾裏,我們不禁厭倦深思,如果,他能夠不那麼極端地的封鎖自己的內心,能夠在愛人的幫助下走出往日的陰霾,那麼,迎接他的將是怎樣的生活呢?



  我們每天也面臨著很多的選擇,每天也要在慾望和意志之間不斷掙扎,那麼你,要怎樣的生活呢?





三、人命,雖然很平凡但卻一點都不卑微

  一天晚上,在普魯士的王宮裏,大哲學家布萊尼茨在向王室成員和眾多貴族宣傳他的宇宙觀時提出:「天地間沒有兩個彼此完全相同的東西。」聽者譁然,不少人搖頭不信。於是,好事者就請宮女到王宮花園中去找兩片完全相同的葉子,想以此推翻這位哲學家的論斷。結果令他們大失所望,誰也沒有找到兩片相同的葉子。

  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當然,也不會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這種不同,從外在來說,是容顏的絕不相同;從內在來說,是觀念、意識、思維、品德和修養等品性上的差異。正因為這種差異的存在,使得每個人的人生同他人的絕不雷同。

  每個人都具有某種潛能,不要浪費時間去擔憂自己與眾不同。你在這世上完全是嶄新的,前無古人,也將後無來者。遺傳學家告訴我們,你是由四十八個染色體互相結合的結果,其中二十四個來自父親,二十四個來自母親。每個染色體裏面有成百個遺傳基因,每一個基因都能改變你整個生命。因此,我們的確是「不可思議,極為奇妙」的一個組合。我們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我們是「雙贏」的組合。

  我們如果沒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思想方式,就會無法定位自我,別人一提意見,就會無所適從,驚慌失措。如果決定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就不用在意別人的目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你沒有必要努力達到某個所謂的標準答案。

  別人的人生與自己的人生,自然是不同的。自己的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會是「成功傳奇」還是「人生悲劇」,全是自己的問題。真理唯有實踐能證明,若能專心致力於自己的生活,一定會有一定的效果。

  世間生命多種多樣,有天上飛的,有水中游的,有陸上爬的,有山中走的;所有生命,都在時間與空間之流中兜兜轉轉。生命,總以其多彩多姿的形態展現著各自的意義和價值。生命在閃光中見出燦爛,在平凡中見出真實,所以,所有的生命都應該得到祝福。

  芸芸眾生,既不是翻江倒海的蛟龍,也不是稱霸林中的雄獅,我們在苦海裏顛簸,在叢林中避險,平凡得像是海中的一滴水、林中的一片葉。海灘上,這一粒沙與那一粒沙的區別你可能看出?曠野裏,這一抔黃土和那一抔黃土的差異你是否能道明?

  每個生命都很平凡,但每個生命都不卑微,所以,真正的智者不會讓自己的生命隕落在無休無止的自怨自艾中,也不會甘於身心的平庸。

  你見過在懸崖峭壁上卓然屹立的松樹嗎?

  這些松樹深深地紮根於岩縫之中,努力舒展著自己的軀幹,任憑陽光暴曬,風吹雨打,在殘酷的環境中它依舊始終保持著昂揚的鬥志和積極的姿態。或許,它很平凡,只是一棵樹而已,但是它並不平庸,它努力地保持著自己生命的傲然姿態。

  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綻放光彩的剎那,更何況人呢?一個真正有智慧的人,即使別人看不起他,把他看成是卑賤的人,他也不會受到影響,因為他知道自己的人格、道德,不一定要求別人來瞭解、來重視。他依然會在自我的生命驛旅中將智慧的種子撒播到世間各處。



  也許你只是一朵殘缺的花,只是一片熬過旱季的葉子,或是一張簡單的紙、一塊無奇的布,也許你只是時間長河中一個匆匆而逝的過客,不會吸引人們半點的目光和驚歎,但只要你擁有自己的信仰,並將自己的長處發揮到極致,就會成為成功駕馭生活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