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個陽光燦爛的中午,余慶富匆匆忙忙的來到車班報到,他看看手錶,「還好!還有五分鐘。」他拿出識別證刷卡。「嗶!」的一聲,完成了報到手續。

阿富來到內務櫃,拿出上班用的大背包,還有帽子、職稱名牌、領帶、哨子等東西,來到一面大鏡子前整理服裝儀容。

「阿富哥,早!」

「早!」

由於每個人上班的時間都不一樣,通常一、兩個月才見一次面,見面時總會寒暄幾句。

對著鏡子,整理好服裝儀容,他填寫完行車日誌拿去給副主任看,

副主任蓋了章,交還給他。

「阿富,今天福隆、頭城間六十公里慢行。」

「喔!工程已經做了一星期,還沒完工?」阿富將慢行區間記載到行車日誌上。

阿富拖著沉甸甸的行李箱,肩上揹著一個背包,

腰部還掛著無線電對講機、補票機,像是一名要上戰場的戰士。

經過寬廣的車站大廳,走過天橋到月台上。

「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

「要買票嗎?」

「熱呼呼的便當喔!」

今天值乘二四二次,從樹林站經台北、花蓮到台東,晚上要在台東過夜,明天再搭乘另一班列車回台北。

「列車長好!」一位年輕的女服務員向阿富打招呼。

「你好。」阿富問:「請問你今天是第幾車次?」

「二四二次,到台東。」

「我也是,一路上麻煩彼此照應一下。」

車上除了列車長、司機員外,還有一名隨車機務員,一名清潔員,和一名領班,一至二位服務員。機務員的工作是車廂電機工作的維修,清潔員負責收集垃圾和車上的清潔工作,領班和服務員販賣東西,包括便當、食品和飲料,有時候還兼播音員。

列車編組到月台後,阿富將行李放在休息室裡,拿出行車日誌來登記,再去向司機員通報車輛數目和載重噸數,並請司機員在行車日誌上簽名。完成後,兩人再對錶,以免時間有誤差。

回到車長室的阿富,剛坐下不久,無線電的鈴聲又響起了。

「阿富,現在接到臨時通報,在羅東站有一名輪椅旅客要上車,需要協助。」

「手動輪椅還是電動輪椅?」

「電動輪椅,八車一號到花蓮,已經通知花蓮站了。」

「知道了,謝謝!」

阿富馬上拿出筆來將通報記錄在行車日誌上。

「列車長,剛剛有旅客通知,十車有人打翻珍珠奶茶,我已經請清潔員過去處理。」服務員說。

「謝謝,我過去看一下。」阿富走到十車,看到胖胖的女清潔員蹲在地上,拿著報紙、抹布在處理,圓潤的臉上滿是汗水,車廂不時在搖晃,她好幾次幾乎要摔倒。好不容易處理完畢,阿富對她說:「謝謝妳!」

「不客氣。」女清潔員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