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紅通通的大便

  企鵝大便時很有趣,牠們會把大便咻的一下「噴」出來!一般來說,企鵝的大便能噴出40公分遠!想一想,如果不噴得遠一點,凍黏在屁股上可就麻煩了。企鵝大便的顏色與所吃的食物有密切關聯,皇帝企鵝以魷魚和其它海洋魚類為主,大便通常是深綠色的;巴布亞企鵝喜歡吃南極磷蝦,磷蝦是鮮紅色的,所以牠們的大便是紅通通的!

  巴布亞企鵝常趴在窩裡休息,想便便的時候也懶得動,只是對準窩外,撅起屁股,翹起尾巴,噴一下,一會兒轉轉屁股,又噴一下,再轉轉屁股……時間一長,石頭堆的小窩被裝飾成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了。

  英國在南極半島上有一座觀測站,30年沒人駐守。後來他們決定把它改建為博物館重新使用。但是,當他們再次進入觀測站內―天哪!漫天的臭氣迎面撲來,滿房間亂七八糟的小石子、羽毛和一灘灘紅色大便。原以為已經荒廢掉的觀測站,結果是住得滿滿的。觀測站的新主人正是巴布亞企鵝。



不好惹的壞脾氣

  我在南極的大部分時間是在戶外觀測。攀岩的時候,棕賊鷗總會在天上跟隨著。我坐在岩石上歇腳,牠們就飛過來停在我身旁,歪著腦袋咕咕的叫,慢慢的晃過來,就像是我親密的夥伴―「啊,我的樣品袋!」冷不防的就叼走了我採集的東西。

  我帶的食物更是常常被棕賊鷗搶走,也只能餓著肚子望著天空嘆氣。

  被牠們叼走的東西是肯定是找不回來的,因為這幫傢伙個個都很護家,要是不小心靠近牠們的巢穴,牠們就馬上大喊大叫的衝過來,又是抓又是啄的,甚至飛到上空,對著你的腦袋使勁拉屎……

  有幾次,我正對棕賊鷗的寶寶進行近距離觀測,牠們從身後悄悄的飛過來,突然叼走我的帽子,扔到遠遠的另一個山頭,然後興致勃勃的看著我爬上爬下的去找帽子,還在一旁「嘎嘎、嘎嘎」叫著,樂個不停。



山岩上的小天使

  在中山觀測站的莫愁湖畔有一片小山崗,巨大的山岩上布滿洞穴和縫隙,這兒是雪海燕的家。

  雪海燕純白無瑕,只有爪子、嘴喙和滴溜溜的眼珠是黑色的,牠是南極海鳥中的小天使。

  有一天,我在山岩的縫隙裡看到幾隻雪海燕快要當媽媽了。於是我每次觀測回來,都會去瞧瞧正在孵蛋的雪海燕,也看一看小傢伙們是否都安全出殼了。

  終於,我看到了小雪海燕!

  雪海燕寶寶不像爸爸媽媽媽那樣一身潔白,牠更像賊鷗的寶寶,身上長著灰濛濛的絨毛,比小賊鷗的毛色還要深。

  雪海燕可比賊鷗溫柔多了。我幫牠拍照時,牠從來都不會大驚小怪,而是安靜的一動也不動。

  但是嬌小安靜的雪海燕也有了不起的本領,每當牠覓食回家―注意!雪海燕從百米之外就開始衝刺,唰的一下,眼前只見一道影子劃過,牠已經隱匿在岩縫中了。「天哪,接近洞口也不減速,真擔心牠會一頭撞在岩石上。」我的隊友說。

  我們貼近洞口去看牠,牠已經轉過身子,一對烏黑的小圓眸,炯炯有神,正安然的望著我們。

唉,真是白操心了。

  因為賊鷗常在洞口附近探頭探腦,雪海燕入洞只要稍有有遲緩,就會被捉住,這是牠們為了保護自已不被天敵截獲而練就的本領。

  雪海燕還有一個本領―如果賊鷗突然攻擊,牠會猛然噴出一種帶有惡臭的橘色胃油,臭得不得了,洗也洗不掉。

  真是聰明的小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