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與韓國醫師梁珠勞博士談

中西醫結合之「中醫臨床」

李政育

記得幼時讀論語,其中有子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近幾十年來,個人在由中醫的角度從事中西醫結合,修正古法方藥,創出純中醫療法,同時努力培養新秀,希望達成這個理想方面,頗有一點成果,心中不禁興起一股向孔子學習的夢想;他滿意眾弟子之成就斐然,我亦心嚮往之。

因此,多年來我勤於臨床、與西醫合作研究,及教學、寫作、出版。除了盡量將中西醫結合的理、法、方、藥之一點心得,形諸文字、匯集成書之外,尚利用每週四中午、週五上午、週日下午的時間授課,帶領一批有志於繼往開來、各有擅場的中西醫師,一起研究、討論,期望能補西方醫學之不足、改善其常見的毒副作用之外,亦希望對海峽兩岸,甚至全世界廣大的中西醫學能有所啟發,從今往後能用純中醫藥治療各種疾病,包括危急重症;即使加護病房,亦能發展出純中醫療法,以恢復中醫藥之固有聲譽,而不要像目前兩岸的中醫醫院一樣,幾乎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臨床用藥都為西藥之怪現象。如今帶過的學生已經超過百人,其中多位都具有博士學問,本書的共同編著者梁珠勞博士就是有心研究、發揚中醫藥者之一。

大韓民國梁珠勞教授於西元二○○一年左右,受慶熙大學韓醫科大學教授崔昇勳兄之推薦前來台灣,與敝人遊,受一年臨床之業,返國之後,每逢臨床有疑義即用「傳真」相詢,敝人不揣簡陋,亦以傳真解其惑,前後歷約十年,於我倆二人間,形成數百篇中西醫結合之書函,於此之同時,梁珠勞醫師亦已在大韓民國出版自己的臨床醫書「雜症韓醫」二本。敝人與梁珠勞博士來往書函的第一年文章,已由傅磊(Frank Delaigue)與歐熙沂(Cyril Oswald)二人,合作譯成法文,在法國出版,書名為:「LES HOMMES DE L’ART」。美籍學者王浩博士(Marc Wasserman)與何世浩醫師(Scott Herbster),則將其翻譯成英文,即將於近期與韓文版同時出版。而本書就是由這些信函編整而成,目前預計出版上、中、下三本,其中有個人多年的研究、臨床心血,用心最多,應有其價值。

大家皆知道,希臘、羅馬所傳下來的文字,經過幾十百年的演變之後,已經幾乎無人懂得研讀原始文字。幸好中文字數千年來雖有字型上之變革,卻均能全面傳承、無縫接軌。而今環境、飲食、衛生、保暖、交通、通訊、醫療之發展日新月異,醫藥尤其面臨西方醫學之強烈衝擊,理法方藥(知識與臨床)亦應與時俱新,既強調中西醫結合,又能從中醫角度出發,選擇性的結合吸收,而保留、發揮中醫藥的特長,那才是我輩中醫藥從業人員應有的理想。期待吾黨二三子,能繼志於此,勇猛精進,以創新世界人類之健康幸福為目標而共同努力。

雖然不敢說本書可流傳久遠,但匡正未來可見之弊,應可確見。但本書之出版蒙陳教授淑芬醫師、鄭教授淑鎂博士、吳哲豪中西醫師之協助編校,陳美玲助理之繕打,元氣齋出版社社長林鈴塙先生之協助,於此一併致謝。並祝各位讀者健康平安。

2014年9月序於育生中醫診所



第一篇 遙控指導診療新嘗試

編按:

本書原係知名中醫師李政育大國手,以傳真或伊媚兒(E-mail)指點其韓國學生梁珠勞,在韓國看診(特別是疑難雜症或重症)的實錄,數十年臨床心法毫不保留地公開,令人欽佩。

梁珠勞原為韓國華僑,兩千年起跟隨李醫師學臨床,兩千零一年回韓國行醫,初期對治療重症與疑難雜症沒有把握,就透過傳真或電子郵件,請教疑難雜症與重症之治療方法。李醫師不但傾囊相授,也鼓勵他小心看診,大膽治療,以累積經驗,殷殷期許之情令人心感。這種「隔空」指導看診一直持續到二○○八年為止,其中有很多診治心法與竅門,不僅可供年輕醫師學習,也是有心「自學中醫」者的最佳範本,因此將其整理成書。

必須說明的是,這些信件往來長達近十年,有時就同一個病例的診療經過、藥方取捨橫跨多年,為了便於讀者理解,編輯特別將其歸類整理,依人體從頭到腳的部位、患者之多寡與嚴重度交互呈現,其中如有兩個相同(或相似)病例者,則另做說明,以一窺治療經過之全貌。

可能有些讀者或醫藥同道看到本書之後,會覺得不夠完整,有些病談得較多,有些則付之闕如。事實上本書內容主要為回答韓國學生在當地看診時碰到的疑難問題,再彙整、編輯而成,因此只談曾經「遙控診治」的病例,「不問即不答」,並非所有的病症都納入其中,否則別說出成上中下三本,即使出十本亦無法容納。

作者李政育醫師已在元氣齋出版十多本書,本書中的成方與專有名詞限於篇幅,無法一一列舉方劑、詳細解說;有需要的讀者請從相關著作中查找。



第二篇 臨床診治心法舉隅

以下為指導韓國華僑學生將近十年的臨床心法舉隅。由於時間拉得很長,內容也五花八門、包羅萬象,還有少數疑難雜症與重症大病之治療體驗與心得,如以時間序來編排,讀者可能比較容易瞭解,但難免有龐雜之慮。因此特別將其歸類,依從頭到腳的方式排列;如為治療同一人、同種疑難雜症,則在加上治療前、治療時及治療之後的反應一併陳述,以窺全貌。

本書共分成:癌症:腦瘤與腦部重症(含其他腦部問題)、呼吸系統癌瘤(鼻咽癌、肺癌)、胃癌、大腸癌、胰臟癌、肝癌、乳癌與其他癌症(扁桃腺癌、消化系癌、子宮頸癌、攝護腺癌、頸部淋巴腫、非何杰金氏性淋巴腫、脊椎多發性腫瘤、頸椎動脈瘤、汗管瘤),及頭部與腦心血管相關、心血管問題、其他部位的血管毛病,以及自體免疫疾病等等。

其他部位的疾病還有:腸胃病與脾臟問題,腎臟、膀胱疾病,骨頭與關節,神經性疾病、糖尿病、自體免疫疾病,血液、甲狀腺問題,感染,眼、耳疾與牙痛,皮膚問題,男科與婦科疾病,妊娠、產後與小兒問題;罕見疾病如:妥瑞氏症、自閉症等,還有失眠、心理疾病及其他等等,包括各種病之中西共治、中醫最常用的針灸方法與中藥,將分次出版。

必須說明的是,本書的內容主要為「你問我答」的形式,在說明方面可能有不夠詳細、完整之處,好在作者過去已經在「元氣齋出版社」印行過好幾本理論與實用兼具的書,如《不吃藥飲食法》、《點穴療法》、《有病自己醫》、《蔬果瘦身美容》等書,需要的讀者請另行參閱(詳細書目請參考本書摺頁或暢銷書目)。



從往來信件一窺指導經過

以下引述第一年(二○○一年)較具代表性的信件往來經過,以增了解。

李老師:您好

我有一位病人,她的病症如下:

一個月前晨起腰痛,嚴重時一走動就痛,兩下肢無力,我認為那是腰椎管腔狹窄症,經過幾家醫院檢查之後係「腰椎管腔狹窄症」。但西醫說還不用開刀,看以後的情況發展再做決定。我記得老師那本「腰痠背痛」的書中也提到,此症無法痊癒。我該如何醫治他比較好?

謝謝  請教我

梁珠勞2001.10.18

梁大醫師大鑒:

此症可緩解,但西醫開刀很快會再生,需長期服用類固醇;中醫快則一個月,慢則七八個月可以緩解,但以後要偶爾保養一下。

方用右歸丸或十全大補湯加減方,或截癱二、三方,如天天大便二、三次,則去大黃,加澤瀉、乾薑、附子、桂子,要慢慢加到至少五到七錢,配合脊椎夾脊溫針,應該能逐漸改善。

敬此 祝

看大病順手

愚 李政育 敬上2001/10/18



第一節 腦瘤與腦部重症

病例七:腦腫瘤放療後口乾、眼乾別誤用青光眼藥

問:一位24歲男性因β-人類絨毛膜激素(β-HCG)腦腫瘤而做放射線照射,放療後出現極度口乾、眼乾症狀,兼有不眠、性躁,而來找我診治。患者自訴曾使用pilocarpine hydrochloride(眼科藥物),大約只要一分鐘就可看到效果,即全身出汗,同時改善口乾、眼乾症狀,但過後又恢復原狀。請問中醫藥能治療此症嗎?

答:Pilocarpine 為治療青光眼的外用藥,理論上無法改善乾眼症,若長期使用還可能使眼睛變得更乾澀、灼熱,甚至血壓不穩,誘發白內障或青光眼。而β-HCG係子宮內膜癌的典型,男人應為睪丸或攝護腺、腎上腺部分病變,如轉到腦,應以清腎肝熱藥物來降β-HCG,如乾燥甚,可比照休格連氏症,用黃連解毒湯加青蒿、知母、地骨皮;不眠加代赭石或龍骨、牡蠣,或在攢竹、絲竹空、大椎上中下等穴放血,或針風池、完骨、合谷、三陰交、陰陵泉、太沖、神門、內關,或心俞、腎俞。

有時服用西藥乙醯膽鹼也會導致多汗,如亢奮甚,可改用健瓴湯(甘草)加黃芩、黃連、黃柏、青蒿、知母、地骨皮等。

第六節 肝癌

病例二:治肝癌三藥方

問:73歲男性患者的肝臟內發現了二十幾個腫瘤,但肝功能數與T/D-bil都正常。我開給他柴苓湯(茯苓、澤瀉各5錢),加大黃5分,三稜、莪朮各3錢,黃芩、黃連、黃柏各8錢,蒲公英1兩。服一個禮拜,但沒有AFP(肝細胞癌的腫瘤指數)的血檢報告。請多指導。

答:這類有20幾個肝腫瘤的病例,可考慮許多方案。

一為「柴苓湯」加重黃芩,再加黃柏、黃連、三稜、莪朮或山奈、鬱金、川七之類;但黃芩、黃連、黃柏至少要8~10錢。

二為「乳沒四物湯」加黃芩、黃連、黃柏、蒼朮、茯苓、澤瀉、三蟲、川七,或再加三稜、莪朮、山奈、鬱金。

三為「通經方」加四苓、黃芩、黃連、黃柏。

以上三種皆須加萬靈丹、育生丸,並補充營養以避免腹水產生;患者最好能維持每天排便二、三次,以避免高門脈壓力形成體循環、腹水與食道靜脈曲張。

萬一服用後肝功能數與肝細胞癌腫瘤指數升高,或總蛋白(T-PRO)、GPT下降,就應加入乾薑、附子、玉桂、人參,或再加四神(淮山、芡實、蓮子、薏仁、茯苓),或白果、大小金櫻等。若患者為實熱體質,就不宜添加人參、乾薑、附子、玉桂或四物湯、黃耆,否則腫瘤會長得更快、更多。在實熱期可清熱解毒,一般常用蒲公英與連翹、銀花,或半枝蓮、白花蛇舌草,但黃芩、黃連、黃柏的效用廣且快,是不錯的選擇。

如病情穩定、慢性化以後,也可加入辛溫熱藥,如咖哩粉(薑黃),或唐辛子、白芥子、花椒、胡椒,或檳榔、荖葉、蓽撥等,或良薑、砂仁根亦可。

手術及放化療後針灸原則

問:現在癌症患者及其家屬都習慣在西醫治療(手術或放、化療)之後,才請中醫調理;不過多數醫院的癌症專科醫師都不認同,甚至相當排斥中醫藥。近幾年來有愈來愈多中西醫合作抗癌成功的病例,這種偏見似乎才漸漸改觀。最近就有韓國某大學的主任教授主動和我聯繫,希望合作一篇「癌症和針灸相關效果」的論文,重點放在乳癌經西醫治療(放、化療、切除)後,針灸的防治與改善效果。我想將重點放在防治放化療副作用的效果之上,但我在這方面的經驗還不夠多,請有以教我。

答:惡性腫瘤經化放療後再針灸的效果較差,針灸時要把握幾個原則,其中最重要的是:務必要用「溫針」,尤其已注射化學藥劑一段時間,注射處的血管已萎縮者更須用溫針。溫針還可緩解手術後疼痛,減輕拔引流管之後的水腫時間,改善化放療後的造血不良,提升免疫力。

取穴原則以合谷、內關、尺澤、三陰交、陰陵泉、手足三里、肺俞、脾俞、腎俞、太沖為主,神門、風池、後溪等亦可。出針時要特別留意患側,如手術側的手有淋巴腫,最好用溫針,且注意先壓好再拔出。

此外,針灸治療時不可再注射西藥,但一定要同時內服中藥才易見效。

第二節 紅斑性狼瘡

病例五:類風濕性關節炎與紅斑性狼瘡

問:34歲女性,類風濕性(Rheumatic)關節炎或紅斑性狼瘡(SLE)。類風濕因子(RF):28,C3/C4:54/9,白血球數(WBC)正常,主訴是全身痠痛,兩肩腫熱痛(臂臑穴部位),西醫認為是SLE,請問兩者有何區別?

答:首先應分辨同是免疫疾病,但如何由血檢分辨出是類風濕性關節炎,還是SLE。SLE的病患C3/C4一定低,RA不一定高,如高亦不像類風濕性關節炎(中醫病名為歷節風)那麼高,而SLE會抗核抗體(ANA)、抗雙股DNA抗體(ANTI-DS-DNA)偏高,CRP高,或不高,CRP與ESR可能高;但歷節風ESR、CRP在發作期皆會高,SLE的乳酸脫氫酶(LDH)、肌酸磷化酶(CPK)亦可能高,而歷節風則只在侵犯到心臟與血管時才會,凝血酶原時間(PT)、活化部分凝血活酶時間(APTT)二者皆會有變化,此部分請參看哈里遜內科學。

推測患者應為SLE,如尚未服類固醇,或MTX,可用黃連解毒湯加重黃芩、黃連、黃柏,再加青蒿、知母、地骨皮,皆至少每藥八錢以上,如有身重痛,再加葛根或麻黃。臂臑腫熱應為血管炎,可在前方中加入川七、丹參,即可慢慢消。注意,不准推按,此處為動脈,也不准患處放血,頂多在五指井穴放血。正常的C3/C4至少應該C3在80到140,C4從10到30至40才行。

第四節 狐惑病

病例十二:成人史迪爾氏症候群(STILL’S DISEASE)

問:一位30歲女性因全身關節腫痛、疑似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RA)而去醫院檢查,但其類風濕因子(RA Factor)(-)ESR、CRP只稍高起,醫生懷疑是「史迪爾氏症候群(Still’s Disease)」。她已患病三年多,持續吃類固醇控制,因此臉胖。請教高見。

答:「史迪爾氏症候群(Still’s Disease)」係免疫過亢引起,但也應該再檢查C3/C4、ANA、ANTI-DS-DNA Antibody、血清尿素氮(BUN)/尿肌酐(CR)、尿蛋白,目前西醫不管怎麼用藥,包括類固醇、免疫過亢劑如環抱靈、奎寧……,或血液置換,或抗癌藥物,就中醫來看皆屬熱症,其治法一如皮肌炎或類風濕用藥一般,用「免疫過亢方」加減即可。必要時再加「健瓴湯」或「保安萬靈丹」,並在大椎上中下、委中、寸口、心包井、肝脾胃井穴放血,同時以毫針針灸少陽經,採瀉法,很快即可獲得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