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腳踏車在一座既宏偉又莊嚴的建築物前停下,我抬起頭,看著未來人生的新起點。

  不愧是重點高中,氣派一流,學術味道濃厚,單是外觀,已是一流學府的格調。

  據我調查所知,裡頭除教學大樓、實驗室、圖書館、電腦室等必備學校設施外,還有一個可以舉辦全能運動會的運動場、游泳池、壁球室、網球場,以及靈修休憩亭園等,設施應有盡有,真好!

  懷著一腔的期待,我將腳踏車推進校門,沿著腳踏車停車指示牌指引,來到已經停了許多腳踏車的停車處。

  不想過分擁擠,取車時人擠人,我看了看,發現停車處中央有一棵大樹,正好可以替腳踏車遮蔭擋雨。

  「這麼好的地方竟然騰空出來……」我竊喜了好一會兒。

  呵呵呵……果然是好的開始,今早的那個夢境,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決定將寶貝腳踏車停在大樹之下,我停好車,上了鎖,還沒站直身,背後隨即傳來一道尖得令人發痛的高分貝女聲--

  「誰准妳把車停這兒的?」

  呃?什麼?

  我反應不過來,朝聲源方向看過去,看見一個穿著紅白相間的啦啦隊制服,長頭髮呈大波浪捲曲,雙手塗著鮮紅色指甲油,趾高氣揚,不可一世N倍的嬌小女孩。

  呵……別怪我說她嬌小,她應該只有一百五十五公分,我好歹也有一百七,絕對有天賦本錢說她嬌小。

  不過,她體形雖小,但氣焰可大著呢!

  目光不期然移至這隻小小暴龍身邊的腳踏車上。哇!我沒看錯吧!她的腳踏車竟像Iphone外殼一樣,貼滿粉紅水鑽,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這裡是校園,不是夜店對吧?

  「妳看完沒有?」小小暴龍柳眉倒豎,明顯對我的打量很不滿意。

  新學校,新地盤,新人事,還沒摸清形勢前,還是客氣點好,低調行事一向都是我的座右銘。

  「不好意思,妳的腳踏車……」怎麼形容才不會開罪人呢?「好閃亮啊!」

  「閃亮」是安全詞,對吧?我只是形容它的特徵,沒包含個人價值判斷。

  「當然!」小小暴龍以為我在稱讚她的品味,倒豎的眉沒那麼倒豎了,「這麼炫、這麼亮麗的東西,是妳這種平民老百姓可以擁有的嗎?」

  哈!幸好我是平民老百姓。

  「妳還不閃開?」小小暴龍對於我還待在那裡,好像非常不高興。

  「請問……這個停車位是妳專用的嗎?」

  等一下!這隻小小暴龍的樣子好眼熟啊!在哪裡見過呢?

  「當然!妳沒看見這裡寫著『簡凡高中啦啦隊隊長:闇詠品專用』嗎?」

  我認真地看著她指著的方向,好後悔有那麼一秒的認真。就像國王的新衣,只有「聰明人」才看得到的字。

  闇詠品!怪不得我覺得她眼熟,原來是簡凡巿三大家族之一--闇家的刁蠻千金!我應該在哪個聚會見過她吧!

  一想起闇詠品的身分,腦海自然而然想起她明戀多年的那個他……

  呸呸呸!我猛搖頭。

  這麼美好的一天,我才不要想起惡運王!

  「喂!妳還不讓開?」闇詠品喝道。

  三大家族,開罪不得,雖然我也勉強算是,哈!但要算我跟仙家本家的血緣關係,打起算盤來,實在要打上好幾天才可以算到的淺薄血緣關係。

  正因為關係本來就已經不緊密了,所以仙家在驅逐我和老爸的時候,才會那麼斬釘截鐵,那麼不留餘地,那麼不假思索。

  為什麼會被驅逐?不就是因為老爸跟來歷不明的媽媽私下生了我,在簡凡巿為名門望族的仙家,對遠親得不能再遠親的老爸怒不可遏,在我這嬰孩出現之後,便將老爸趕出本家,經濟上切斷一切補助。

  仙家對老爸開出的條件是,如果他肯將我送到政府相關部門,不再和我這不名譽產物有任何關連,他們便會網開一面。

  最後老爸當然沒有順從,他抱著仍是嬰孩的我和仙家決裂,一邊工作,一邊獨力撫養我,所以,我懂事以後,可以做的事都一手包辦,希望盡量減輕老爸肩上的重擔。直到我上了國小,家裡的經濟才有了好轉,不致捉襟見肘。

  被驅逐我倒樂得清靜,本來我就從不以名門望族自居,也鄙視那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嘴臉。

  你不讓我認祖歸宗也好,我也不想認你!

  「對不起!我馬上牽走。」反正停車位多的是,停哪裡都沒差,最重要的是低調。不惹事就不生非,不生非就沒麻煩,沒麻煩學校就不會聯絡老爸。

  老爸連辦公室的工作都自顧不暇了,我這個當女兒的還是別添亂,讓他更加處理不了。

  沒錯,我是天字第一號孝順女兒!

  「算妳識趣!」闇詠品漾出勝利笑容,將她炫目不已的腳踏車停進我騰出來的位置。

  我沒搭話,言多必失,我很明白這個道理。

  我將我相對來說樸素得很的腳踏車停到陰暗角落去,以免拿車時又跟這條脾氣不好的小小暴龍槓上。

  我要的是寧靜低調的校園生活,計畫裡可不包括這條小小暴龍!

  闇詠品打了勝仗,昂首闊步地離開停車處。

  我側了側頭,十分不解。她不是跟我同年嗎?怎麼開學第一天就穿啦啦隊制服?」

  啊!我忘了闇家最喜歡的就是「走後門」,啦啦隊隊長的位子,相信早就被她給訂下來了。

  不用說,以闇詠品的智商,能夠進得了簡凡高中,一定豪擲了不少的學術捐獻吧!

  以實力考進來的感覺,真好!對自己很自豪,我笑了。

  沒將停車事件放在心上,我慢步走到學校正門的告示欄,想知道分班的結果。

  簡凡高中每個年級均分六班,以「穎、勇、信、勤、真、儉」為班名,「穎班」顧名思義是最聰穎的,即是傳統的「前段班」。

  我看都沒看勇、信、勤、真、儉,專心盯著「高一穎班」學生名單。我有信心,以我的成績,絕對會考進最好的一班!

  咦?怎麼通篇名單,都沒一個中文,全都是英文?

  疑問沒在大腦逗留太久,我想起錄取通知單上註明日後校方公告時,學生姓名會以英文名字首字母代替,比如我叫仙茗藤,英文縮寫就是:SMT。

  我只要找SMT就行了!

  解開疑團,我努力在「高一穎班」找尋SMT。

  SMT……SMT……SMT……

  「有了!」

  「有了!」

  我興奮高呼。就說嘛!我一定是菁英班。

  還沉醉在成功的喜悅之中,我突然發現到不妥。

  等一下,剛才好像有回音?

  正在疑惑,視線不小心觸及告示欄,雙眼倏然瞪大。

  SMT怎麼有兩個?

  猛揉雙眼,我趨前細看,發現兩個SMT有絲毫之別!在T字右上方,有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1和2。

  「怎麼有1和2?」

  一股不祥預感油然而生。難不成……

  「小茗!」

  伴隨這聲「小茗」而來的,是一隻男性大手,拍上我的肩膀。

  我驚叫出聲:「唉呀!」

  「妳怎麼了?見鬼了嗎?」叫我「小茗」的人--仙銘騰,被我這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叫聲嚇了一小跳。

  我不可置信地盯著仙銘騰,在滿心匪夷所思、驚訝莫名之中,竟還有一絲竊喜!

  竊喜?怎麼可能!我對這倒楣王避之唯恐不及,怎可能會和喜悅這些正面情緒沾得上邊?

  錯覺!錯覺!這無疑是百分百的錯覺!

  對了!為什麼他會在這裡?他不可能出現在這啊!他明明……

  我的「明明」還沒能明下去,就被周遭圍了過來的一大票花癡的尖叫聲打斷思路。

  「哇!是籃球王子耶!」

  「真的耶!聞名不如見面,他真的又帥、又酷、又壞耶!」

  「看那小麥色的健康肌膚,手臂也好多結實啊!」

  「如果能被這雙強勁的臂彎摟住,真是死也甘願!」

  「為了考進簡凡高中,日夜顛倒地啃書,總算值得了!」

  那群為數不少的女孩子,就像一大群的蜜蜂一樣,在我耳邊不停嗡嗡作響,煩都煩死人!

  有什麼好尖叫的?不就只是一人嗎?難不成冠上「籃球王子」的美名,他就長出三頭六臂來了?

  如果他真有一般人沒有的,我一定二話不說把他賣到馬戲團去!

  「真的好帥啊……」

  花癡之音沒完沒了,我真想一頭撞死算了。

  仙銘騰真有那麼好、那麼吸引人嗎?怎麼我就是不覺得?

  我忍不住斜睨著仙銘騰——單從他留著一頭挑染金色過耳半長黑髮、左耳戴著單邊耳環、愛好打籃球多於讀書,就可知道他是個不折不扣、百分之百的壞孩子!

  因為常年在室外活動,膚色呈現小麥色,這個身高一百八十八公分,公認為簡凡巿不可多得的運動健將及籃球明星的男孩,正是每次出現都會招惹一大群瞎眼的女孩子,和我同一宗系,同樣姓「仙」,並跟我同窗多年的同學!

  幼稚園、國小、國中同班已經夠了,為什麼在簡凡高中又遇見他?

  難不成……今早的噩夢,是個恐怖的預言?

  一陣不祥預感,由我腳底爬了上來。

  我不要啊!我不想再做倒楣大王的同學了!

  為求釋去滿腔的疑竇,我推開一眾圍著仙銘騰的花癡,鑽到他跟前。

  正跟女孩子們聊得起勁,仙銘騰一看到十多秒不見的我,立即漾出一道陽光不已的笑容:「小茗!」

  「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只是路過、經過、跳過、飛過,他絕對不是這裡的學生--我努力、用力、猛力地說服自己。

  「今天開學,不是嗎?」

  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開學……腦海裡充斥等同死刑的兩個字,我完全失去反應。

  「小茗,妳沒事吧?」仙銘騰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進的明明是喬南高中,這裡是簡凡高中,你來錯地方了!」好不容易腦部重新運作,我糾正他。

  高中放榜那天,我特地留意了他的錄取學校,得知他跨不進簡凡高中的門檻,我不知道開心了多久,豈料……

  「我轉校了。」

  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轉校……腦海再度呈現一片空白。

  「你為什麼轉……轉校?」

  過了整整三分鐘,我才回過神來。

  「當然是為了妳啊!」

  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當然是為了妳啊……

  大腦再三當機,可能無法重新啟動了。

  這天殺的倒楣大王,究竟在說什麼瘋話?

  「你如果真的為了我,就應該去讀喬南高中!」我像岳飛再世,怒髮衝冠!

  「為什麼籃球王子會為了她,刻意轉校啊?」

  「就是嘛!她橫看豎看,都是個沒臉蛋、沒身材、沒氣質、沒修養的人。」

  「大街隨手一勾就一大堆的普通貨色。」

  我實在太生氣,壓根兒沒將身邊那些夾雜著醋意的交頭接耳聽進耳內。

  「妳見到我好像不太高興……」仙銘騰頂著一張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濃眉輕皺。

  長得好看的人就是有這個好處,不論是皺眉、開懷大笑,或是簡簡單單撥一下飄到額頭的劉海……都能引發身邊沒有腦袋的花癡們尖叫。

  「他皺眉也好帥啊!」

  誰來救救我?我的耳膜就快破了……

  「小茗,妳不想見到我嗎?」仙銘騰一臉不解外加備受傷害。

  「籃球王子,請您不要傷心,我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對對對!」

  「我們忠貞不移,誓死效忠於你!」

  「她好惡毒啊!故意害咱們的王子不開心!」

  一大票指責的眼神,就像一把又一把的利箭,朝我瞄準。

  他不開心,關我什麼事?他情緒失落,全世界都關心他,那我呢?誰來關心我的感受?

  還忠貞不移呢!看來簡凡巿得頒一個忠節牌坊給這群花癡了!

  「我的的確確不想見到你!」

  反正都快要萬箭穿心了,怕什麼?

  「為什麼?」聞言,仙銘騰失望神色更濃。

  陽光氣息的他超級迷人,偶爾陰霾密雲的他,秒殺魅力指數竟也不比晴天來得低!

  但我不是花癡、不是花瓶、不是虛有其表的美眉,不會被他秒殺,不會拜倒在他的籃球服底下!

  「男兒當灌籃」的風潮早完結了,更何況,他既不像熱血傻傻的櫻木花道,也不像終年一張冰山臉的流川楓。

  「因為你在我身邊,我會非常、十分、超級倒楣!」

  我是「惡運體質」,容易招惹是非禍端,當我意識到自己的磁場不利時,便刻意選擇低調的隱士作風,將自己藏到最少人去的圖書館,埋首書本之中,既有利成績,亦有助我擋去不必要的麻煩。

  但,我這低調的隱士作風,一旦碰上仙銘騰,就全然瓦解!

  簡單來說,一和仙銘騰扯上關係,我的運程就只能用「慘不忍睹」四個字來形容!

  被狗追、腳踏車撞車、成為情侶吵架無辜受害者、一個月內丟錢包四次、被誤會為小偷、踩到香蕉皮、逛百貨公司只碰一下商品都要賠錢、因為姓名讀音極度相近被老師誤會N次、實驗室漏瓦斯卻只有我一個人中瓦斯毒進醫院……不勝枚舉。

  因為仙銘騰而增強十倍的惡運,我已經走了差不多十年,夠了!從現在開始,我要重生!

  沒想到,就在我重生的這一天,他居然私自跑出來,頂著一張人畜無害的臉,說是為了我而特意轉校!

  佛祖啊!耶穌啊!誰都好,快來搭救我吧!我不介意先被打才被救,最重要是最終我有獲救……

  「妳是說,我是妳的惡運催化劑?」仙銘騰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

  「何止這樣!」

  他根本就是惡運本源體!打從我出生命名,好死不死跟他近音開始,我如黃河之水綿綿不絕的惡運,就由此開始了不歸路!

  「妳有證據嗎?」仙銘騰狐疑著一張臉,好像對我的指控非常不信任。

  「我這個受害者,就是最大的證據!」

  這十六年來,那些痛苦、折磨、冤屈的回憶,十點九九都是和他這個天殺的壞孩子有關!

  一直秉持低調行事生活的我,因意外碰見仙銘騰而當眾咆哮,完全沒察覺到我跟他短短數分鐘的「交談」,除了招惹一大群花癡們,還惹來一票好奇八卦的觀眾圍觀。

  「哇!這女的是誰啊?居然對我們簡凡巿的籃球王子這麼沒禮貌!」

  「就是嘛!一大清早就在校門大小聲,好沒儀態!」

  「她不就是那個仙家不肯承認的私生女嗎?」

  那些高聲的「竊竊私語」,令我被怒火沖昏了的頭腦回復一點平靜。

  等一下!我好不容易才求到的重生之日,可不能功虧一簣啊!

  我一定要低調!要冷靜!

  「騰騰!」突地,一道讓人全身的雞皮疙瘩大跳肚皮舞的聲音傳了過來。

  叫出那聲「騰騰」的,正是剛才在腳踏車停車處,大擺千金小姐風範的闇詠品。

  我可愛的高中生活,怎麼跟這兩號人物脫不了關係啊?

  國中時,闇詠品和仙銘騰雖然不同校,但她的猛烈「女追男」攻勢,已經兇猛得讓旁人受不了,現在,我還得跟這兩個人同校,嗚……我美好的高中生活啊!

  天啊!你來道雷劈死我吧!我不想活了!

  「騰騰!」

  我正在傷春悲秋、感懷身世之際,闇詠品已一個猛箭步撞開我,飛奔到她心愛的未來夫君面前。

  幸好我馬步夠穩,才不會跌個狗吃屎。

  「詠詠,妳也進了簡凡高中啊?」仙銘騰展現他招牌式的陽光笑容。

  對誰,他都笑得出來,跟阿豬阿狗,他都可以聊個沒完沒了,這種名之為「隨和可親」的性格,我實在受不了!

  聽到仙銘騰喊闇詠品「詠詠」,我忍不住作嘔吐狀。

  拜託!我才剛吃過早餐,別一大早就上演肉麻電視肥皂劇好嗎?

  要你儂我儂的話,請私下再做!

  「對!我為了追隨你的步伐,好不容易才躋身這裡。」闇詠品狂眨著她那雙黏了假眼睫毛的人工大眼睛,努力地送秋波。

  好不容易?我撇撇嘴,一臉不屑。有多不容易啊?妳爸銀行戶口少點錢而已,真的好不容易啊!

  人群的注目已經開始由我身上,轉移至突然插進來的闇詠品身上。

  我再瞄了瞄仙銘騰和闇詠品一眼,輕哼一聲,便躡手躡腳,頭也不回地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