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恩澤雨露

承元二十八年十二月十九,皇帝駕崩,舉國哀。

蔣茹茵她們就跪在大殿外哭靈,比起宮中嬪妃,她們份位雖低但因著太子府,位置也算靠前,哭聲漫天。

這樣足足要哭三日,從早到晚,哭的最傷心的莫過於宮中嬪妃了。

太子府這邊除了太子妃外,其餘的人畢竟只見過皇上幾面,這情也淺了些。

不過半日,就有人哭暈過去了,這也不是哭暈了就算了,扶到一旁醒了繼續回來哭。

整個朝陽殿外都是哭聲,皇宮被染上了重重的哀傷,整個臨安城氣氛也沉重得很,百姓素服三日,百官素服二十七日,在外地任職的官員,則要在衙門內哭喪。

第二天的時候這哭聲就減弱了許多,鐵打的身子也撐不住日以繼夜的哭,蔣茹茵周圍跪著的,那金良人已經是雙眸紅腫眼神迷離了,眼看著就要倒下的趨勢,蒼白著臉色在那強撐著。

這天倒下的人更多,幾位公主也都哭倒了。

平日裡這都是嬌生慣養的,即便是跪軟墊子,一個時辰下來都會覺得累,這十二月的天冷不說,跪在那三日,是個人都熬不住了。

皇后娘娘累病了,還強撐著在那處理事務。

三日過後,不需要整日哭了,卻還不能回去,住在宮中,哭朝夕。

蔣茹茵終於見得容哥兒和平寧。

這三天兩個孩子看上去都瘦了大圈,蔣茹茵捂了捂他們的額頭,沒見發燒,放心多了。

吩咐孫嬤嬤給他們穿嚴實了,平寧倚著蔣茹茵半天才肯說話:「娘,他們都哭的好傷心。」

蔣茹茵摸了摸她的臉,聲音微啞:「妳皇爺爺走了。」

「去哪了。」平寧仰起頭,眼底還帶著一抹畏懼,這幾天這樣的場景真的是嚇壞他們了,平寧半點都不敢笑,周圍的人都在哭,哭的好傷心。

蔣茹茵把她摟在懷裡,嘆了一口氣:「去了很遠的地方,不會回來了。」

對死字理解不深,可不會回來了,對平寧來說還是充滿著哀傷,她淚眼汪汪的看著蔣茹茵:「那以後平寧就見不到皇爺爺了。」

「是啊!」蔣茹茵給她擦了眼淚,把容哥兒也抱了過來,細細的囑咐他們這幾天該注意什麼。

哭完了三日朝夕,她們可以回太子府了,靈柩送往皇陵,她們還得一路哭送……

百姓服喪三日,朝中大臣服喪二十七日,頭三天哭靈之後大臣們就回去戴孝辦公了,除了喪事還有新皇登基的大小事務,國不可一日無君,二十七日內,該下的詔書都下了,封皇后,封太子……

到一月二十四下葬,天陰鬱的可怕,這個年就是在哭喪中度過的,融了雪的皇陵中顯露了一絲生機,眾人跪在那,聽到領事官員高喊後,大哭……

蔣茹茵她們的詔書是在二十七日服孝之後下的,朝堂中官員有所變動,後宮中亦是。

蔣側妃晉賢妃,張側妃晉德妃,嚴良人晉昭儀,葉良人晉淑儀,金良人晉淑容,尚無所出的秦良人和王良人分別封了婕妤和貴儀,後來進府的三個良人,則是封了嬪。

救了太子和二皇子大公主的許良人,在皇后娘娘的進言之下封了容華。

如此,後宮成。

年初都在忙哭靈發喪冊封搬遷,因為先皇駕崩,即便是冊封都是低調行之,除了皇帝登基和皇后的冊封之外。

其餘人等冊封典禮通通延至百日後,而這皇家服的是重孝,二十七月。

※※※

三月初蔣茹茵她們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