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刺激的見禮

清晨,寧欣習慣性的緩緩睜開了眼睛,移動了一下疲倦酸痛的身體,入目的大紅色讓寧欣想起了昨夜是她新婚洞房,她被李冥銳啃個精光!寧欣向身邊摸了一把,被褥裡還殘留著淡淡的麝香味兒,不過李冥銳早已經不見了。寧欣心底隱約有點失望,洞房花燭夜他表現的像是離不開她,可早晨就沒影了,不指望他一直陪著,但起碼在寧欣睜眼時,他應該在的……

  寧欣撩開了被褥,從褻衣中露出的吻痕足以證明昨夜他們兩個有多熱情!

  她從沒感覺雙腿這般無力,捶了捶後背,寧欣想著自己是不是太嬌慣李冥銳了?若是將男人慣成了不懂的珍惜的人,哪怕那個男人是她的丈夫,這也不是什麼好事。

  聽見內室裡面有聲響,抱琴和周嬤嬤忙走了進來,見寧欣坐在床頭想事情,全然沒有新娘子的羞澀靦腆,抱琴問道:「夫人?有事?」

  寧欣反問道:「他呢?」

  抱琴見寧欣面色不善,暗自嘀咕著是不是世子爺惹夫人不高興了?可看昨夜世子爺的表現不是很好嗎:「回夫人的話,世子爺在院裡練武!」

  周嬤嬤上前伺候寧欣起身,她受過寧老太太大恩,也被寧老太太特別的調教過,曉得寧欣有時候會跋扈專橫了一點,眼裡不容沙子。寧老太太教過她,這個時候只能慢慢的說話,千萬不可頂著寧欣。得多說燕國公世子爺的好話!

  「夫人可是覺得身上不舒服?」周嬤嬤笑容和藹又帶有一絲的恭謹之意,明顯同寧欣站在一邊,攙扶著寧欣坐在梳妝台前。

  「昨夜夫人的事兒都是世子爺一手操辦的,奴婢雖是在外面可根本插不上手,世子爺再疼夫人也是個漢子,便是上藥許不會太懂得,世子爺手上沒輕沒重的,奴婢一直擔心世子爺傷了夫人。」

  寧欣感覺下身散發著淡淡的藥香,他給自己上的藥?身上重重的吻痕也都塗上了一層淡淡的藥膏……是他!寧欣雖然昨天累得不開眼。但如果不是他的話……寧欣不會輕易讓旁人靠近。她耳邊彷彿還迴盪著他低沉的撫慰。別怕,是我!欣兒……

  寧欣臉龐多了一抹的緋紅,目光柔和了一些,嗔道:「誰讓妳說這些了?」

  周嬤嬤那可是經驗豐富的人,曉得寧欣是抹不開臉面。想想也是,哪個新嫁娘不想著丈夫陪伴?

  「世子爺給夫人上過藥後,便要了涼水……」周嬤嬤故意停頓了一會兒,見寧欣的注意力已經在這上面了。才輕聲說道:「深秋季節用涼水淨身,也不知世子爺身體是不是能熬得住,眼下世子爺又去院裡練武,萬一累壞了可怎麼好?」

  「他皮糙肉厚的,沒事。」寧欣恍然想起李冥銳早起練武好像是定好的,雖然不再生他的氣,但寧欣又想著是不是自己的魅力不夠大,讓他新婚之夜的第二天還記得練武!

  得佳人相伴,君王都不早朝的!

  周嬤嬤再聰明也料不到寧欣想到這處去了:「夫人,奴婢是不是將元帕送去給國公夫人?」

  「妳親手交給她。」寧欣擺了擺手,面容帶了一絲的陰鬱:「不過是做個活人看的事兒,偏偏很多人還樂此不疲,不說祖宗是否關心過子孫媳婦的貞潔,便是失貞了,他們還能從地下爬出來不成?」

  「夫人……」周嬤嬤將元帕放到盒子裡後,聽見寧欣這番話,頗為無奈的皺眉,寧欣從鏡子裡看得一清二楚:「算了,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