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試閱:
如何做出正確的決定?

律師如何做決定?
律師的壓力
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就導致判斷錯誤的主要因素、無法下定決心具備哪些特徵,逐一探討。接下來,從本章開始,要進入介紹判斷時需要的具體技巧。
我本人還蠻常被問到這個問題。
「律師平常都怎麼下決定的?」
畢竟律師的工作內容,必須見證有些人一輩子不見得遇得到的重大事件,還得扮演催化劑的角色,促成委託人(客戶)做決定,更重要的是,律師身為委託人的訴訟代理人,等於背負著委託人的人生。因為委託人,可能因為自己下的判斷而出現重大轉變,所以下決定時所承受的心理負擔,其沉重的程度非同小可。

話說回來,律師在下判斷前,會歷經哪些過程?
雖然「以結論的理想程度為最大考量」是下決定時的最高指導原則,不過,整個判斷的流程在律師的工作,已經在某種程度上系統化。
詳細的流程如下。
①發現問題
②特定出假說
③收集證據
④將假說和證據進行符合邏輯的整合性驗證
⑤直覺

接著依照順序,詳細說明這五項流程的內容。
①發現問題
第一步的作業,律師要找出案件的問題及爭議點。

假設有間公司的社長登門請我接受他的委任。他遇到的問題是,已經離職的員工,要求他支付積欠的加班費。
離職員工主張他有加班,公司就應該支付加班費,公司卻主張「沒有硬性規定他要加班。」「業務員的工作屬責任制,以結果斷定一切。拿不出結果,應該無償加班,做出成績。」
我發現兩個有爭議的問題。

‧對方是否在正常工作時間外的時間工作?
‧如果有,是基於公司的強制規定,還是個人自發性加班?

公司主張的「自己應該無償加班。」在法律不受承認,所以根本不必考慮。我會向公司說明「在法律,即使表現不佳的員工,在公司的要求下,正常工作時間以外的時間工作,公司必須支付加班費」,讓公司接受。

②提出假說
第二項流程是「特定出假說」,就是設計一套"讓客戶勝訴的說詞"。
這個案件,可以成立的假說有好幾種。包括「本公司全面禁止加班,所以不必支付加班費。全體員工都準時結束工作。下班後是員工的自由時間,完全不受公司強制規定」,或者是「本公司對每個月的加班時數有一定的規定(加班時數上限),加班費完全依照規定已全數支付。所以並無加班超過時數上限之情事。」
這個階段,特定出愈多的假說很重要。
   
③收集證據
特定出假說,接著要收集與假說相關的證據。
就這個例子而言,相關證據包括徵才要項、勞動通知條件書、契約書、就業規則、薪資、出勤卡、業務日報表等。
這階段收集證據不能僅限有利的證據,連不利的證據全要收集。
 
④將假說和證據進行符合邏輯的整合性驗證
驗證第②步特定的假說和第③步收集的證據,在邏輯是否有矛盾的地方。驗證完畢,排除邏輯沒有整合性的假說。
舉例來說,一開始已經設了「本公司全面禁止加班,所以不必支付加班費。全體員工都準時結束工作。下班後是員工的自由時間,完全不受公司強制規定」的假說,但一看證據「薪資明細」就會露出馬腳,出現「加班費」的項目。
支付給員工的金額,出現加班費的名目是事實,等於和「完全不必支付加班費」的假說自相矛盾,只能排除。
要注意,證據的可信度並不是完全沒問題,還是有無法採納的證據。
可信度有問題的證據,會證實和實情有出入的證據。這時,除了假說,證據也必須排出。假說和證據出現矛盾,如果輕易排除,就可能連有力的假說也排除。和可信度高的證據產生矛盾的假說必須排除,證據的可信度如果不高,在排除假說前,必須先檢討這項證據的可信度。
    

⑤直覺    
仔細過濾後,最後剩下兩個符合證據的假說,我會依照直覺判斷哪一個正確。
有些人會很訝異「什麼!?之前的程序都強調要符合邏輯,結果最後居然要直覺定案?」
透過人生的各種歷練,直覺的靈敏度不斷進步。有關直覺,我在後面還會詳細說明,不過我想先提的是,每個人在下決定的時候,都很仰賴直覺的力量。
「直覺」絕對不是毫無根據的胡亂瞎猜。是透過我們日積月累的豐富經驗與知識,引導至自認為正確結論的能力。所以,經過一定社會歷練,我想「直覺」就會在工作上派上用場。

 身為一個律師,在執筆本書時,已經累積了十九年的經驗,多虧這些經驗,我才有辦法憑著直覺,做出「沒錯的結論」、「可以打贏這場官司的結論」。總而言之,直覺等於是決定最後關頭的利器。

保持眼觀八方的原則
在律師工作的過程,決定案件的處理方針和下判斷前,都會思考一個問題。「這件事情在關係者面前呈現何種樣貌?」「現在要下的決定對它們會有什麼影響?」
這是必須用「眼觀八方」的習慣。
以剛才提過的已離職員工要求公司支付加班費為例。
我的委託人是公司,所以當然要以公司的情況和利益為優先考量。就算不必刻意提醒自己,我還是會秉持這個原則做事。
還要注意到公司以外的各種面向。

只從公司的角度看事情,難保不會出差錯。
譬方說,那位已離職員工,說不定握有公司不知情的有力證據,能讓公司在這場官司輸得一敗塗地。正如有句諺語「窮鼠囓貓。」,如果這位離職員工被逼急,他可能會無所不用其極,例如,找工會以團體的名義發聲、散發黑函、上訴到最高法院等。公司會因而付出龐大的費用和勞力。
有鑑於此,律師除了替公司著想,必須揣摩離職員工的感受,想想對方可能握有什麼樣的證據、對公司抱持著何種感受等。
這時,如果有辦法掌握這位離職員工的家庭背景(已婚未婚、是否獨居)或經濟狀況,要把這些納入考量。
如果對方的經濟狀況不佳,養家餬口的負擔很重,基本上不會花費大量的金錢和時間長期抗戰。
想到對方聘請了律師,必須思考對方的律師會從哪個方向出招。雙方一旦對簿公堂,必須接受法院的審判,當然有必要以法官的立場為出發點,重新思考「聽了雙方的說詞,法官會如何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