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試閱:
(一)格物致知與朱丹溪醫學
朱丹溪有一個姓呂的親戚,此人特別消瘦,皮膚暗黑,看上去很虛弱。他身上毛病不少,嗜酒,作風不檢點:年過半百了,在外面養小老婆。
有一天,此人喝酒後,突然發病,渾身發寒打顫,十分口渴,卻又不想喝水。朱丹溪給他把了脈,認定他不是「虛」,而是因喝酒發熱,體內的「鬱結之氣」不能發洩,所以只需祛熱便可。很簡單,讓他用「黃耆二兩,干葛一兩」煎湯喝,喝完之後大汗不已,第二天便康復了。
還有一個人得了滯下(腹瀉),後甚逼迫,按道理應該用承氣湯下(排洩)之。但是,朱丹溪沒有立即這樣做,反而給病患養胃氣去了。這讓許多人質疑,但是他仍然堅持,直到胃氣稍足一些,朱丹溪才用承氣湯下之,僅用兩副藥,就讓這個人轉危為安。

這兩則病例中,要治癒病人,都是需要用「攻擊」之法的。按著名醫學家張子和的「攻擊論」觀點,要讓體內的正氣回來,一定要將邪氣祛除,「正氣自安」,怎麼驅邪氣?可用「汗(出汗)、吐(嘔吐)、下(排洩)」三法。早年,朱丹溪是「攻擊論」的鐵桿崇拜者,可是,細心的你會發現,上面兩個病例中,朱丹溪「攻擊」的方式是有差別的。在第一個病例中,他直接用「汗」攻之,這跟張子和的方式一致。對第二個病例中的患者,他則採取先養胃氣,再用「下」攻之。這正是朱丹溪高明的地方,如果按照張子和的方法貿然攻擊,第二個人很可能就死了,因為他的胃氣太弱,受不了「攻擊」帶來的影響。很顯然,朱丹溪既掌握了「攻擊論」的精髓,又了解了人身體運作的「規律」。在當時,他為什麼能做到,而很多醫生卻做不到呢?
這得從朱丹溪的「理學」說起……

學醫之前,朱丹溪就在八華山潛心鑽研理學,他的老師是朱熹的三傳弟子--赫赫有名的理學大師許謙。理學是儒家學說發展到宋代的產物,對後世文化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理學是一個龐雜的體系,不過,對於朱丹溪來說,其中「格物致知」的思想給他的啟迪最深,使得他將最重要的醫學著作都起名《格致餘論》。

那麼,什麼叫格物致知?它對朱丹溪有什麼影響?跟自我調養又有什麼關係?
朱熹是這樣解釋格物致知的:夏天,我們都用過扇子,這把扇子是看的見、摸的著的物體,所以是「形而下」的;可是,透過扇子,我們了解了製作和使用扇子的道理,這就是「形而上」的道。因此,格物致知最本質的含義,是透過研究具體的器物,來明白其中的規律。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在實踐中總結規律,然後用規律指導實踐。

朱丹溪用這樣的理學思想來指導醫學實踐,使他更能把握事物表象下面的規律,讓他具備了理論思維,站在了一般醫生難以企及的高度上,上面兩個醫案就是典型。由於朱丹溪掌握了身體內在的運行規律,儘管他崇拜過「攻擊論」,卻不盲從,治病的時候既有原則性,又展現了靈活度。
當下,各種養生保健理論、養生方法讓人眼花瞭亂、無所適從。不過,只要我們像朱丹溪那樣,認識身體運行的規律,找對自我調養的方向,找對自我調養的方法,用「規律」指導自我調養的「實踐」,就一定能從茫然的養生「大海」中解脫出來,輕輕鬆鬆求取健康。

(二)從生活中悟健康之「理」
朱丹溪在《格致餘論》中說:「凡言治國者,多藉醫為喻,仁哉斯言也!真氣,民也;病邪,賊盜也。或有盜賊,勢須翦除而後已。」
這段話的意思是:「大凡談論治國的人,多藉醫療來比喻,這樣的比喻是很有道理的。真氣,就像老百姓;病邪之氣,就是百姓中的盜賊,勢必翦除才能甘休。」

其實,在朱丹溪向老師羅知悌學習的時候,這位老師給了他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世間的「理」是相通的,無論治病、治國還是生活,道理都一樣。一個優秀的醫生要學會舉一反三、觸類旁通,從這個角度上講,一個「良醫」完全可以成為「良相」。

有一次,羅知悌用秦朝的滅亡和漢朝的「休養生息」,給朱丹溪講解為什麼要養脾胃之氣。他說,劉邦用起義暴動的方式將秦朝推翻,這個過程,老百姓遭受了很大的苦難。就像我們去掉邪氣一樣,必然也會導致身體本身脾胃之氣受損,這時候,立刻開展大規模的「重建」,很可能讓脾胃不堪重負,「小病則重,重病則亡」。所以,應該「休養生息」,減輕稅賦,讓老百姓喘一口氣,療癒連年戰火帶來的創傷,之後再大刀闊斧「改革」。對於治病來說,往往就是先養「脾胃之氣」,再進一步治療。因此,聰明的統治者一定要了解這個道理,智慧的求醫者更要明白這個道理。

後來,朱丹溪牢記著老師的教誨,在治病、幫助人們調養的過程中,他總能用淺顯的道理說清楚病情,給大家很多收穫。產生如此效果的根源,在於朱丹溪做到了「舉一反三」、「一通百通」,讓「高深」的醫學變得「平易近人」。
今天,我們反而忘記了生活中的道理,所帶給我們的自我調養的很多啟發。比如,毛澤東的理論就對自我調養很有幫助。舉個簡單例子,毛主席要求「透過現象看本質」,治國是這樣,治病、自我調養是不是也該這樣?

在「生命樂章」課堂上,大家分享了習近平的一次講話。他說:「改革是被問題倒逼出來的!」總結幾千年歷史,每一次重大的改革,往往都發生在問題累積的時候,的確如習近平所說,這是治國的一條規律。
回到「自我調養」上來,朋友們想想,是不是「健康問題倒逼我們關注『自我調養』?」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是在健康亮了紅燈之後,猛然發現生命如此寶貴,以前沒有關注健康,實在不應該。健康問題倒逼我們關注生命,思考生活的意義。所以,我曾經說過,今天我們不關注健康,是因為我們受到的痛苦還不夠!

那麼,朋友們,當你看到這裡的時候,是不是該思考兩個問題:
第一、從現在起開始關注健康,而不要等到「問題倒逼」的時候。
第二、「自我調養」之「理」與生活的各個方面的道理是相通的,你只要有心,就能從生活中悟出「自我調養」的「理」來,你是否從今天開始,讓自己有這方面的意識?

(二)脾胃乃生化之源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當聽說一個人病了,第一反應是:他能吃飯嗎?這說明,在我們的潛意識中,知道脾胃的重要性。朱丹溪說:「若男子久病,氣口充於人迎者,有胃氣也,病雖重可治。」這句話的意思是:一個男子久病,只要人迎穴位有氣,證明這人還有胃氣,即使病重也能治療。
中醫還有一句話:「腎為先天之本,脾胃為後天生化之源。」先天之本的意思是,腎精的多寡跟遺傳有關。不過,上天是公平的,即使先天腎精少一些,也可以透過調理脾胃來彌補。我們常說,人要對自三十歲之後的面容負責,對身體同樣如此。三十歲後的身體,是由我們的飲食和生活習慣決定的,跟脾胃的健康與否有很大關係。

我們知道了五臟的氣機運行,那麼,脾胃在哪個位置呢?脾胃屬土,居於中樞位置,脾氣上升(清氣),胃氣往下(濁氣),一升一降,給五臟氣機運動提供了動力。而這種升降,又反過來促進胃的消化,讓我們胃口好。所以,這是一個互動的過程。相信大家都吃過酸辣粉,不知你想過沒有,在我們胃口不好時,吃上一碗酸辣粉,為什麼會讓我們開胃呢?原因在於酸的力量往下走,辣的力量往上升,一升一降,讓我們五臟的「圓」開始運動,氣機一動,胃口自然就開了。

我們知道,土生萬物,攝入的食物都得從土中來,胃就是五臟的「大地」,給臟腑提供生化之源。高明的醫生在治療疑難雜症的時候,常常從調脾胃入手,只要脾胃開始運作,身體便有了能量基礎,為後面的療癒提供了可能。我們還是從朱丹溪的一個醫案入手。
一個快六十歲的人,找朱丹溪看病,只見他身體強壯,但是神色蒼白,診斷後,朱丹溪認為病人是得了咳瘧。進一步打聽,才知道此人特別愛吃肥膩的食物。朱丹溪告訴他少行房事,多食清淡之物,然後用藥物調理,待體內的痰濁消減後,再出汗,就可以痊癒了。遺憾的是病人沒有聽朱丹溪的話,導致沒有治癒。病人又去找了另外的醫生,其他醫生用辛烈的藥物,使病人胃氣大傷,病情不僅沒有變好,反而更加嚴重了。朱丹溪再次接手後,首先就恢復病人的胃氣,待胃氣復元而汗出後,風邪就會自然解散。同時,當病人十分想進食的時候,朱丹溪告訴他先忍耐一段時間,用胃氣將痰濁消化。
我們看朱丹溪處理這個醫案,從關注胃氣的運行入手,幫病人氣機恢復正常運行,進而達到治病的目的。

中醫說:「存一分胃氣,便留一分生機。」人身體上有了毛病,會馬上從胃口上反映出來;反之,當一個病人開始大口吃飯的時候,證明他已經在康復了。
在古代,男子上門提親,丈母娘家會擺上一個大碗,看他飯量怎麼樣。在古人看來,飯量好,脾胃健,生發才有基礎,閨女嫁過去才不吃苦受累。
今天,對於自我調養來說,脾胃好了,運化有了基礎,五臟氣機健康運作,身體會自然去消化那些細枝末節的疾病。這方面,一位中醫名家經手過一個醫案,能給我們一些啟發:
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孩子,在中學就染上了一個毛病--手淫。後來,這男孩體力不好,稍微一運動就大汗不止、不停喘氣、沒有食欲;經常上熱下寒、口腔潰瘍、腰腿發冷;焦躁不安、脾氣不好、思想混亂;性欲強,但是功能不行……男孩子的症狀太多了,找了許多醫生診治,不僅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

那些醫生們的思路,我們都能想到:男孩手淫過頻,肯定傷腎,腎氣不足,所以補腎。一大疊處方上都開著補腎藥。問題是,補腎會壯陽,導致虛火妄動。用這位名醫的話說,是男孩手淫過度,做亂了身體裡面的氣機,氣亂了,各種症狀才會出現。單純補腎,讓腎火更旺,更失去平衡,氣機亂上加亂。
經過仔細問診,這名醫生決定以調整男孩氣機、陰陽平衡為根本思路,調理脾胃為切入點。脾胃調理好了,氣機運行就有了動力,脾氣上,胃氣下,動力產生,帶動五臟氣機上下有規律地律動,給五臟提供豐富的營養物質;在此基礎上,開一味專門調理腎臟的藥就行了。

名醫這樣做了,結果是僅僅二十天,男孩的全部症狀都沒有了,手淫習慣也改了,現在成了一個陽光大男孩,對未來充滿信心。
在西安有一個叫麻瑞亭的老中醫,一輩子救人無數,甚至嚴重的血液病都被他治好了。他治病十分有特色:簡單,就那麼一板斧--調脾胃!不管什麼病人來,老先生只用一招:用一個叫「下氣湯」的方子調理脾胃,病不同,他就在這個方子上做點加減法。往往幾帖藥下去,脾胃調和,氣機升降有序,五臟的「圓」順暢運轉,病人的病情很快就好轉了。


七百年前的某一天,浙江八華山上,一個兩次科考失敗的四十歲男子流著淚,將一本一本的儒家典籍投入熊熊大火中……
他為什麼要焚書呢?難道是因為科考失敗後,他在洩憤嗎?
事情要從他的老師說起……
他的老師是南宋大儒朱熹的三傳弟子,一代理學大師。不過,老師體質十分羸弱,常年臥病在床,找了不少醫生診治,都不見好。有一天,老師對他說:「我臥病在床這麼久了,一般醫生治不了我的病。你天賦好,悟性高,幹嘛一定要科考做官,擠獨木橋呢?何不去學醫,同樣可以濟世救民,順便還能看好我的病。」

老師的話,讓男子想起了不堪回首的曾經:兒子因患內傷去逝,伯父因胸悶去逝,叔父因鼻出血去逝,弟弟因腿疼去逝,妻子因積痰症去逝。憶起這些,這位男子心如刀絞,他又想起了母親……
十年前,母親曾因父親去逝,操持家務,辛勞成疾,到處求醫問藥也沒有好轉。最後,他潛心鑽研醫學,五年之後,居然治好了母親的病!這件事給他帶來了莫大的信心。
所以,在老師的鼓勵下,這位男子開始踏上學醫的歷程……
十年之後,這位男子不僅治好了老師的病,還透過不斷地學習精進,運用新的方法,將人的心理因素作為治病的重要參考,破解了許多疑難雜症,解除了許多人的痛苦,終成一代名醫。

這個人,就是金元四大名醫之一、將心理因素引入疾病診治的開創者、有「雜症找丹溪」之譽的一代醫宗--朱丹溪。
與其他醫學名家相比,朱丹溪的醫道帶有鮮明的「理學」特色。在他看來,宇宙萬物的「理」是相通的,某種程度上,治病跟「齊家、治國」一樣,正是這份通透和練達,讓他每每藥到病除。在深厚的傳統醫學內涵之上,朱丹溪與時俱進,大膽創新,將心理問題納入生理疾病的診治中,解決了許多疑難雜症。
朱丹溪之所以被後世敬仰,除了高尚的醫德、高超的醫術外,還展現在他的「獨特」上:他不僅治病救人,還能給一個人「自我調養」的方法,正如他所說:「與其救療於有疾之後,不若攝養於無疾之先。」可見,自我調養在他心中的地位。事實上,朱丹溪每一次給人治病後,總要為病人講解「自我調養」的道理。

朱丹溪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明確提出了心理問題會導致生理疾病的觀點,他說:「五志之火,因七情而生……宜以人事制之。」這裡所說的「人事制之」,即指心理治療。因此,治病救人的時候,他特別重視人的情緒控制、心靈建設、靈性修為,以至於民間有這樣一種說法:朱丹溪走過的地方,風氣都會為之一轉。

健康問題並沒那麼複雜,就如在歐美發達國家,被廣泛推崇的自然療法大師--馬克斯‧葛森所說:「人體有逆轉和調整的能力。最好的防禦裝置,是功能正常的腸道代謝和再吸收作用,搭配健康的肝臟。」所以,我們要做的是「順應自然」。

世界腸胃內視鏡首席權威、食療大師新谷弘實也說:「預防是最好的醫學,尤其是顧護好腸胃,對預防疾病、保持健康很有幫助。」他用「食物療法」促進人的腸胃健康,進而健康整個身體。
抗癌界領軍人物黃聖周博士同樣認為,要成功治癒癌症,在常規的治療之外,還需要加上冥想療法、催眠療法、順勢療法、按摩療法、香味療法、維生素療法、傳統的草藥和針灸療法,等等。他還提出一個觀念:透過飲食文化革命預防癌症。

以上大師、權威所說的這些療法,很多都屬於「自我調養」的範疇。從他們身上,我們或許可以明白「自我調養」對治療疾病、甚至是治癒癌症都有重要意義。再仔細想想,我們可以發現,葛森、新谷弘實、坎貝爾、黃聖周等和一代醫宗朱丹溪,有許多相通的地方,他們都認為,「自我調養」是獲取健康的關鍵。

正是在朱丹溪、馬克斯‧葛森、新谷弘實、坎貝爾等醫學大師的啟迪下,這些年我們潛心鑽研,汲取他們的智慧精華,累積了一套自我調養的經驗,給廣大的亞健康患者帶去了福音,也讓一些疑難雜症患者,從此過上了更好的生活,擁有了不一樣的體驗。
許多長期亞健康的朋友,在我們這裡彷彿獲得了「新生」,總會禁不住問,為什麼自我調養方法會如此有效?

我想,除了許多貴人、朋友的理解、信任、支持外,最重要的是我們誠懇地學習、鑽研和實踐。我們從眾多古代醫學名家智慧中,尋找自我調養之道,除了上面說過的朱丹溪、葛森、坎貝爾、新谷弘實之外,還有比如道家的辟谷養生、現代發酵果蔬汁養生、佛家的八關齋戒修心養生,等等。可以說,我們探尋的每一種方法,都根植於朱丹溪等醫學大師們的實踐。
這些年,我常常看見一些朋友,可能缺乏傳統常識及對現代生物科技的理解,錯失了透過自我調養收穫健康的機會,甚至因為不了解,還產生了誤會,比如一些朋友對「食療」不理解。其實,要解除這個疑惑,你只需要翻翻《黃帝內經》就能明白。

再比如,一些朋友不理解酶的運用。其實,新谷弘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已經被醫學界認可的觀點:酶決定健康與壽命。可見,我們要做自我調養,不關注酶,是很難取得最好的效果的。
隨著對健康的理解越來越深入,我們可以發現,不論西方還是東方,無論古代還是現代,人們對健康的追求是永恆的,人們的健康意識在不斷提高。在這個過程裡,古代醫學大師們尊重自然,尊重身體機制,啟動自我調養能力的方法,正在全世界引起共鳴。這當中,朱丹溪無疑是極其重要的一位。
朱丹溪的「自我調養」思想和實踐,對我們有著很大的影響,是我們自我調養療法的重要智慧泉源。我們從朱丹溪這裡受益良多,對一代醫宗永遠充滿了感恩。

大家都知道,健康對於一個人來說意味著一切,也正因如此,我們要一起努力,從眾多醫家中尋求健康的智慧,從傳統醫學中,一起去探索健康的奧秘。
基於這個美好的願望,我們出版了《跟朱丹溪學自我調養》。出這本書,除了感恩貴人、朋友,除了讓更多人了解自我調養思想的來源,我們還希望更多讀者認知到,自我調養是一種智慧,是讓我們成為身體真正的主人的智慧,是一個被眾多醫學大師見證體驗過的智慧。
最後,我們要祝福看到本書的朋友們健康快樂、富足喜悅。讓我們從現在開始,一起奏響健康的新樂章!
楊中武    
二○一四年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