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推薦序】 
好戲開鑼,好書問世 


能為貢敏老師新書寫序,是我莫大榮幸。 
貢老師說《好戲開鑼》是做善事,為培養下一代的戲劇素養而做,其實這何止善事?這是關乎文化扎根的千秋大業,而貢老師幾十年來創作或推動了多少好戲開鑼啊。 
  
貢老師是京劇在臺領航人,民國八十四年(1995)軍中劇團重整為「國立國光劇團」,貢老師是首任藝術總監。這是臺灣京劇團由國防部轉歸文教單位的起始,藝術總監責任艱鉅。那時剛解嚴不久,大陸劇團名角如雲撲天蓋地登臺演出,而就在同時,也正是本土思潮高漲的時刻,臺灣人民認真思考這塊土地在世界上的位置,認真建構梳理本土文化脈絡。在「大陸熱」與「本土化」的交互作用下,京劇的處境非常尷尬。國光劇團成立之初,貢老師當下即與首任團長柯基良提出「京劇本土化」原則,並製作「臺灣三部曲」京劇新戲。此舉不但穩定局面,也拓寬了京劇的內涵。而貢老師對於國光更有一重要貢獻,即是在「臺灣三部曲」籌備階段,先邀「崑曲皇后」華文漪與臺灣著名小生高蕙蘭合演崑劇《釵頭鳳》。這項安排意義重大,崑劇是「百戲之母」,國光劇團選崑劇為創團第一部大製作,等於明確宣示扎根於傳統,而華文漪三個字,更為這次宣示增添迷人的故事性。前上海崑劇團長華文漪,公認最美麗的杜麗娘,卻在1989年六四之後於上海崑劇團赴美演出時跳機留美,幾年後翩然來臺,應國家劇院之邀演出《牡丹亭》,揭開崑劇專業名角登上臺灣舞臺的序幕。我喜歡用湯顯祖《牡丹亭》裡的詞句「驚春誰似我」來形容華文漪這場演出,「我」指的是所有崑迷,在此之前,臺灣幾乎看不到職業崑伶演出。貢老師在「驚春」三年後,把她請到國光主演第一部年度大戲,演出由上海鄭拾風編劇的原上海崑劇團代表作《釵頭鳳》,這項規劃,為扎根傳統的理念,抹上幾許美麗神祕的傳奇色彩與戲劇性,讓人不著迷都不行。 
  
貢老師與柯團長為國光建立制度,打開了格局,我在貢老師退休後擔任國光藝術總監(其間還有朱芳慧和朱楚善兩位總監),才能在前輩已開創穩定的局面中,逐步推動藝術理想。 
  
於公,貢老師是前任總監;於私,貢老師更是我敬重的長者。我在民國七十四年(1985)開始編劇,而我生性膽小內向,面對劇團的工作,心情緊張到不行。為陸光國劇隊朱陸豪與吳興國編寫的《陸文龍》參加競賽得到多項文藝金獎,但仍是緊張萬分。我記得得獎後參加一個座談會,我緊張得手足無措,貢敏老師卻在發言時首先給我莫大鼓勵,讚美《陸文龍》劇本的編寫既傳統又創新。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貢老師,但對這位編劇前輩當然是早已久仰,貢老師那時主要編寫話劇和影視,不過他對戲曲非常內行,一聽他說話我就覺得萬分親切,那天他的一席話真讓我覺得溫暖極了,後來每在劇場見到,我都有如見親人之感。在我到國光工作的新聞發佈記者會上,貢老師以首任總監身分的發言,也讓我感動。我記得貢老師說:「安祈非常喜歡挑戰傳統,但我知道她真懂傳統。」我和貢老師一樣深愛傳統,傳統流淌在我們血液裡,所以我們所謂的創新,絕對不是形式上的玩弄。有一陣子我還和貢老師通信,抒發我對戲的感受,有些心得,好像只能跟貢老師說似的。不過我一直有點不安,我很喜歡貢老師的《天下第一家》劇本,尤其五世同堂那段,國光曾兩次推出,但不知演出效果是否符合貢老師期待。
 
貢老師的編劇是全方位的,影視界他早享盛名(由趙雅芝主演的電視連續劇《新白娘子傳奇》至今在對岸仍有無數粉絲),京劇方面是兩岸公認領航人,對崑曲更是內行。貢老師能吹能唱,戒嚴時期我們戲迷都在「陽春」朱順官老闆那裡買大陸錄影帶,朱老闆自稱「史上最大盜版業者」,貢老師常欽點對岸的好戲請朱老闆偷渡來臺,早期有十卷崑劇精華就是貢老師挑選的。戒嚴時代這當然非法,但也可見貢老師對傳播文化、推廣戲曲貢獻之一端。貢老師更曾以「金聖不嘆」筆名在報紙撰寫專欄多年,內容不限於影視戲劇,更是新聞萬象、社會觀察,其中蘊含深刻的人文關懷,卻又妙筆生花趣味橫生。而這本加上漫畫的漫話京劇《好戲開鑼》,更是以輕鬆幽默的筆法引領年輕人認識京劇的精彩作品。 
  
最近貢老師身體不太好,大家都說:「沒關係,一看戲就百病全消。」可惜呼吸道的問題最怕感染,暫時不宜出門看戲。不過這本書的出版不僅嘉惠讀者,也可讓貢老師在重翻舊作時紙上閱讀重溫舊戲,相信一定很快會恢復健康。在好戲開鑼、好書問世的此刻,奉上由衷的深深祝福! 

王安祈於國光劇團 
【前言】 
戲迷,請了 
「好戲開鑼」,且讓扮戲的人說幾句開場白。 

按照傳統,中國戲曲中的人物,是最誠實不過的了。只要在戲中有一點重要性的角色,都要自報「家門」。立即向觀眾作自我介紹,讓觀眾很快就知道他是誰、性格如何,在劇中將要有何等作為;絕對是交代清楚、從不矇混。 
例如《四郎探母》這齣戲吧。楊四郎一出場,走到臺口站定,很正式地,以一種詠嘆的調子,先念引子:「被困幽州,思老母,常掛心頭。」再念定場詩:「沙灘赴會統貔貅,失落番邦十五秋,高堂老母難叩首,怎不教人淚雙流。」這已然把全劇的主要題旨點出來了。接著是一大段敘述自己身世、遭遇、心情,以及意欲何為的念白,就把自己完全和觀眾肝膽相照了。 
這一大段開場白有如一篇新聞報導,「引子」是標題,「定場詩」是子題,「念白」則是本文。以下,這個演員的責任就全在表演,觀眾也都知道他將要演什麼,但就是要欣賞他怎麼演。有的觀眾也許已經看過一百位演員唱楊四郎了,但他仍然願意看下一個扮演者。他不僅欣賞,還比較優劣,給予不同評價,這就是戲迷。 

「好戲開鑼」了,希望大家都能成為戲迷。第一齣戲是請「猴王」出場,先表演《弼馬溫》。這是老孫一百多齣戲碼中,最「斯文」的片段,他還頭戴烏紗帽、身穿大紅袍哩。這一小折戲中,我們不僅可以看到老孫的本領,還可以看到他底幽默感,和不願意受拘束的性格;居然還有人想對他打官腔,那更是談也不要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