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咄咄逼人

「該殺,該殺……」老百姓們齊聲應和,一個個咬牙切齒,恨不得生吃了這些貪官們的肉。

「好,我在這裡做下承諾,一定把你們的心聲傳達天聽,將這些貪官繩之以法,林大人,擬一紙訴狀,讓這裡的每一個鄉親按下手印,簽下姓名,我要帶著這份萬民書回京。」陳敏兒鄭重道。

林大人心潮澎湃,盼了這麼多年,老天終於開了眼,當即毫不猶豫道:「下官這便去寫。」

陳敏兒又掃視跪地的官兵,威嚴道:「你們今日跟隨虞千總前來攻打縣衙,謀害朝廷命官可知是何罪?」

官兵們見虞千總跪在那裡一聲不吭,他們哪裡還敢吭氣,一個個心驚膽顫,把頭埋的更低。

陳敏兒道:「本官想,你們中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此行所謂何來吧?」

官兵們諾諾不敢言,卻是連連點頭。

陳敏兒道:「不知者不罪,只要你們能檢舉上司犯下的罪行,本官就不再追究你們的罪行,本官實話告訴你們,真正的欽差大人此刻就在來祁縣的路上,你們可是想好了,到時候,欽差大人手裡的尚方寶劍可是認理不認人。」

陳敏兒再下一劑猛藥,戳中官兵們的弱點,是自保,還是一條道走到黑?

「大人,我們願意檢舉揭發……」

「我們檢舉……」

陳敏兒的任務完成了,虞千總被五花大綁押進了縣衙,由陳敏兒親自審問。

為了防止有官兵逃脫,吳捕頭鼓動鄉親們將官兵團團圍住,穆恆的近衛負責戒備,弓箭瞄準,一旦有人圖謀不軌,立即射殺。

仲達就在院子裡擺起了桌案,把官兵們一個一個叫進來,先叫頭目,再叫普通士卒。能揭發特別重大案情的,會在功勞簿上記下名字,不合作的,直接三拳兩腳揍翻在地押入大牢。

林大人那邊倒是有些麻煩,這幾年在山西為官,早就收羅了袁守備的諸多罪證,只是苦於拿他沒辦法,如今終於可以一吐為快,竟是洋洋灑灑數千言也難盡述,當真是罄竹難書。

等他寫完已經是半個時辰後,好在鄉親們都很有耐心,一直等在外頭沒有一個人離去。

師爺當眾宣讀了罪狀,鄉親們聽得無不磨牙齒恨,吳捕頭請大家一個個上前來摁手印,倒也是井然有序。

穆恆帶著手下快馬疾馳趕來祁縣,卻發現城門無人守衛,街上行人也是寥寥無幾,幾乎就是一座空城。

叫了個人來問話,才知道有人圍攻縣衙,守城的官兵和老百姓們都去縣衙了。

穆恆暗罵,那些傢伙果然是衝著敏兒來的,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圍攻縣衙,就不怕引起民憤嗎?

問明了縣衙所在,穆恆一馬當先向縣衙飛奔。

咦?怎麼回事?縣衙前,圍滿了老百姓,但是次序井然,無人喧囂,大家在排隊,完全不是預料中混亂的狀態。

穆恆下馬,擠進人群,問身邊的一位鄉親:「老鄉,這是在做什麼?」

老鄉打量了他一眼:「這位後生,外地來的吧?我們這出了個大貪官,我們老百姓正在寫萬民狀。」

呃……萬民狀?

「不是說有人攻打縣衙嗎?」

老鄉往人群中一指:「喏,那幫龜孫子在那邊,被陳御醫和林大人給鎮住了,這會兒連個屁都不敢放。」

穆恆怔住。

虞千總幾百號人就這樣被陳敏兒拿下了?這丫頭神啊……這也太讓人意外了。

他心急火燎的趕來救場,沒想到陳敏兒已經把問題都解決了,連個表現的機會都不給他,真不?